《淫妇冠名始末》--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5-24   共 0 篇   访问量:1720
淫妇冠名始末
发布日期:2016-05-24 字数:1418字 阅读:1720次

    她落地在一个漫山桃花的小山村,十六岁那一年,出落得“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她,有一张天使般的面庞,这天使的面庞竟撩拨得他爹一柱擎天,兽欲大发,兽欲大发的结果便是她那亲生父亲将自己的兽欲尽皆发泄在了自己亲生女儿的体内,还孕育了生出来不知该称子女还是弟妹的孽胎。      

    那一天,是她十六岁的生日,这生日过在一棵桃花盛开烈烈的桃树下。在树下,她被自己的亲爹强行劈腿,扒得一丝不挂。在他爹的兽行发作中,桃树,被震得落英缤纷。血,她的处女血,血色染艳了那些纯洁无瑕的落英,染得竟比她蒙羞的人面还红。

    在胎儿刚刚在她肚中凸起显怀时,她的生母便把已然被自己男人坏了身子不再值钱了的女儿远远地给嫁了,嫁给了外村的一个瘸腿、独眼的老鳏夫,那老头是一体力不支再也劫不了道的下山还乡响马,不仅腿瘸独眼,还口臭无比,且这“独眼龙”的岁数比拿走她处女膜的亲爹他爹还大。

    花样年华的新娘子,没有新婚之夜雨露滋润的天伦之乐,有的只是那老新郎喷着臭熏满屋的口气与彻夜对她腹部地凶悍暴打。

    他太老了,老得令他那在新婚之夜行使夫权的设备软得宛若一条耗子尾巴,面条似地耷拉着。他不行,就抠,就咬,就打,且专狠命地打她凸起的孕育所在,至到打得她在新婚之夜就流产于婚床,那死去活来凄惨地啼血哀嚎,让那些蹲在新房外听墙根儿的毛骨悚然,有人竟然吓得将尿失禁,秽液顺着裤腿滴答流下。但新娘子流产于新婚之夜,“独眼龙”娶得不是处女是个怀了野种的烂货,却从此传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 

    那一夜,被蹂躏得如血人一般的她,没死,但那老头儿的另一条腿却也动弹不得了,他瘫了,全身都软得像面条,宛若一条耗子尾巴。从此,他再也没有从床上下来过,田地、家务、里里外外的活计加上给他接屎端尿喂水擀面条给他吃的事儿全靠她,屋内屋外,雪里雨里,日夜操劳不止。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尽管夜夜有闲汉在她的窗外叫春、淫挑、撩拨,可她心无旁骛,独守着孤灯,一心一意地做针线,纳鞋底。日子,便就这样一天天地过下来了,平淡无奇。

    这干了大半辈子打劫勾当的瘫老头儿的身子,尽管哪儿都软像面条,可他吃面条的生命力却是相当的强大。在她六十六岁生日那天,他方才停止了对面条的吞咽,将自己的那只独眼永远地闭上了。“六十六,我的日子也到啦。”她呢喃着,一个趔趄,轰然倒下。

    在村里人发现她不行了时,她已倒下七天了。围过来的村里人,听到躺在自己那老丈夫身边的她反反复复地喃喃自语着:“五十年啦,那一年,桃花开得可真好啊,我爹来了,他把我抱到了桃树下 ……”

    那天晚上,在月上柳梢头儿的那一刻,她咽下了自己喘了六十六年的最后一口气。村里人趁着月色连夜将她的尸首用一张破席子卷了,挖坑儿独埋了,且这坟埋得与预留葬她丈夫的墓,离得远远的,中间还隔着一个山包。

    村人们在她的小坟头儿上随便插了块儿小木牌子,没写名,也没有姓,只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字儿:淫妇。

上一篇: 《幸福其实很简单》     下一篇: 《第一章支书家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720次 | 联系作者
对《淫妇冠名始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