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5-10   共 772 篇   访问量:1860
李老懒告状(惠农领域反腐题材)
发布日期:2016-05-10 字数:6347字 阅读:1860次


  

  

  

  人物:

  陈小河……大树村村主任

  李老懒……大树村长期上访户

  谢富顺……大树村支书

  李三成……大树村会计

  

  陈小和妻子

  陈运河……陈小河宗兄

  二伯……陈运河之父

  

  张和……反贪科科长

  科员二人

  

  1、日,外,检察院门口

  李老懒跪在检察院门口,手上捧着“状纸”。

  几个路过的观众,驻足惊讶观看,有的拿出手机拍照。

  检察院里走来两位工作人员,忙把李老懒拉起来。

  工作人员甲:唉,同志,这都啥年代了,不能这样,有啥到办公室说。

  李老懒:俺要告状,俺要告俺村村长陈小河,俺要见反贪局长。

  工作人员:好好,咱办公室说去。

  大景拉开,两人簇拥着李老懒往办公楼去。

  

  2、日,内,陈小河家里

  陈小河在拾掇衣服、牙刷之类的往包里塞。

  (眼前浮现出)

  运河:小河,你爹妈死得早,是俺爹——你二伯把你养大的,你连你二伯都要坑?你无恩无义呀你!

  支书:小河,作为支书,也是你叔,俺劝劝你,要注意和班子搞好团结,不要独断专行,你

  这样下去,只能背离同志,背离群众,成为孤家寡人。

  李老懒:陈小河,你吃得恶啊,人家别的干部是吃了留骨头,你是骨头也不留啊。俺要告你,

  俺要告你!

  (陈小河妻子甩帘子进门,把小河又带回了现实)

  小河妻:陈小河,你这是要干吗?

  陈小河: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老树村呆了,我要去南方打工?

  小河妻:打工?我看你这是要逃。陈小河,是男人你就给我站直喽!

  

  3、日,内,检察院反贪科办公室

  反贪科的门牌。

  李老懒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杯水,咕咚咕咚喝着。

  李老懒对面坐着反贪科科长张和两个科员。一个科员准备记录。

  张和:(笑)同志,慢慢喝,慢慢喝。我是反贪科的科长张和,能和我说下你要反映的情况吗?

  李老懒:俺要告俺村的村长陈小河。

  张和:哦,你是哪个乡哪个村的,叫啥名?

  

  李老懒:俺是陈甲乡的,叫李长顺,俺们村的人都叫俺李老懒。

  张和:你要反映问题的陈小河,是你们村主任?

  李老懒:对。俺要告他陈小河贪污,告他侵吞国家财产。

  张和:能说的具体点吗?比如他在哪些方面,怎么贪污?

  李老懒忽然想起:

  (陈小和对李老懒:懒叔,你也不用告了。这村主任的位置呀,俺已经辞了。俺要到南方打工去。明天下午就走。)

  李老懒:(着急地问检察人员)现在几点了?

  科员小陈看看表:快十二点了。

  

  李老懒:(一拍大腿)唉呀,他就要逃了!咱路上说好吗?你们再不去控制住他,他就没影了。一个大贪污犯就没影儿了。

  张和:谁要逃了?

  

  李老懒:快快,陈小河说下午要离家,你们再不去,一个大贪污犯就要逃了。

  张和和科员对视一下。

  张和:走,先往老树村去着,咱边走边说。小陈,做好记录。

  走下。

  

  4、日,外,公路上

  一辆检察车在往老树村去的路上飞驶。

  

  5、日,内,陈小河家

  夫妻二人在闷坐。

  小和妻:唉,人家当个官,都当得风风光光的。看你干这个两年,弄得怨声载道,把人得罪了多少。早知道这样,当年就不该让你竞选这个村长。你看人家支书,干了十年了,稳稳当当的。人家会计,比你位置低,整天跟狗一样跟在支书屁股后头,利没少赚,也照样干得神气活现的。你说你,咋就越干咱家日子越穷,越干越得罪人,可倒好,最后把自己也干下来了。你知道村里好多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的说你啥,说你陈小和贪污,你说,你到底贪污了多少,贪污的钱呢。

  陈小和:我贪污的钱?你还不知道吗,俺都拿着外面花天酒地,养女人去了。

  小和妻:(抓起一个东西扔过来)你敢!

  

  5、日,内,公路车上

  一科员驾车。张和和李老懒坐后排,小陈在前排。

  张和:老懒同志,说说陈小和的情况吧。

  李老懒:陈小和是俺们老树村长大的娃,今年三十多岁吧。出国打过几年渔,手里头有俩钱。两年前村里竞选村长,竞选上了。给村里修路、架桥,还搞啥扶贫搬迁新村。

  张和:这是响应党的好政策,好事啊。

  李老懒:啥好事啊,群众谁不知道,不干点工程,当村干部发不了财。

  张和:也不能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吗?这些工程款项有没有公示?

  李老懒:有公示,公示结果,陈小和自己还给村里掂了几万块钱工程欠款。你说这世上有这样的傻子吗?就说我们村里那退耕还林补助金,陈小和当村长,凭空就少了十几万;粮食补贴金,一年那也少了几万块。往年过年,村民们家家能分上一壶油,自达他陈小和当村长后,就啥也没再发过,你说少那些钱要不是他贪吃了,那跑哪儿去了。

  张和:这么说这陈小和还真有些问题。

  李老懒:问题大了去了,这些年国家照顾咱农民,使劲往村里补贴钱,什么种粮补贴、退耕还林补贴,危房改造,听说几十项呢,可咱老百姓都没咋见过钱。他陈小河在村委是一手遮天,全是他一人说了算,三委班子议定的他也不听,象我李老懒,吃了多少年低保了,好啊,他一上来就把我给抹了。

  张和:就你啊,享受低保?

  李老懒:啊,啊,我,我有病我。

  (眼前浮现出)

  (支书会计坐一起儿)

  支书:老懒呐,你的事我不是不管啊,可是现在我管不了啊。你那些年的低保不都是我给你办的,可是小和这人他拗啊。要不,你再去做做他的工作?

  会计:你说小河这人也真是。咱吧,咱是他的眼中钉。老懒可没得罪他啊。

  陈小河:不行啊,懒叔,你这个没得说,能不能享受低保,国家有严格规定。你说要给你弄成低保,这不弄虚作假嘛。

  李老懒:陈小河,你要敢把我的低保弄掉了,我就去上访,我告你。

  陈小河:懒叔,我知道你是个老上访户了,谁都怕你,支书他们都一直迁就你。我也想讨你的好让你安安稳稳的,让咱村更合谐,可我不能拿原则来交换。你要去告我也随你,我陈小河身正不怕影子歪。

  陈小河:哼,陈小河,你的事多着呢,咱走着瞧。

  

  检察车呼啸一起拉回现实,继续大树村走。

  

  6、日,外,陈小河家

  陈运河扶着父亲——陈小河的二伯走进了院子。二伯有中风后遗症,木呆呆地站在那里。

  运河:小河,小河在家吗?

  小河妻到门口:运河哥,啊,二伯,您也来了,快,屋里坐,屋里坐。

  运河:小河呢?

  小河妻:在屋里呢。小河,小河,咱运河哥来了,还有咱二伯。

  小河忙掀帘走出来:啊,二伯,运河哥,你们来了。

  忙走过去扶住二伯坐下。

  运河:小河,你要不用客套了。今天带我爹过来,就问你一件事,我这危房改造的事,你报是不报。

  小河:哥,这个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你的房子是平房加二层,这根本不符合国家危房改造政策。

  运河:那我爹——我大哥家住那房子算不算危房。

  小河:二伯和大哥住在一起,住的还是你们家最早的土瓦房,三十多年了,墙体都开裂成那,那肯定符合国家危房改造政策。

  运河:这不就结了嘛,那我爹跟我他不是一回事嘛。

  小河:你要盖的房子如果是改造大哥和二伯现在住的老瓦房,那就符合国家补贴政策了。

  运河:什么政策不政策。那我的房子要盖成了,接我爹去住,那不跟改造他的房子一样嘛。

  小河:不一样。

  运河:小河,你可别胳脯肘往外拐啊,别成天给别人办这办那的,自己家人倒不管不顾。你别忘了你是谁养大的。

  小河妻端来苹果:二伯,哥,吃苹果(递了个削好的分片的苹果给二伯,二伯在口里慢慢咬着)。

  小河妻:(拍拍小河的背)小河,你来屋下。

  

  

  7、日,内,小河家屋内

  小河妻:小河,咱哥说的你可以考虑下。咱家确实有这危房。你看人家支书家,哥家弟家,亲戚家,不是吃低保,就是退耕还林,要么是危房改造户,人家瞅的是国家的空子,吃的是国家的,这就叫本事。这权利啊,是你不用白不用,过期作废。你说你从小没父没母的,是咱二伯把你养大,这些年咱运河哥又没少帮衬咱,你说就这点事,你睁只眼,闭只眼就解决了。咱不是不想干了吗,不干前,把二伯家的事给办了。

  运河:我欠二伯家的债,我自己还。但是我不能丧失原则,不能欺骗国家、偷人的东西。这是二伯一直教我的。我想如果二伯现在要是清楚的话,也会支持我这么做。

  小河妻:你呀,吃亏就是这个死脑筋。你得罪的那伙人啊,把不得咱们家庭不和呢。你要再把咱运河哥得罪了,咱们还真没脸在这村里呆下去了。

  (小河眼前浮现出——)

  

  8、日,内,村部会议室

  支书、会计在坐,正在叭叭抽烟。

  支书示意下会计,会计心领神会去把门关锁上。

  会计从包里取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推到陈小河面前。

  会计:小河,这是你的一份。

  陈小河:虚报危房改造户、冒领危房改造款,这些是国家拔付群众的救命钱你们知道吗?!

  支书(支书猛咳嗽几下):小河啊。这是是政府的钱,又不是群众的。这些钱啊,你不变着法向上边多要点,白不多要,他不落到咱村,就落到别处去了,你不要,别人要。你说咱这些村干部啊,操心劳累,一个月发那仨核桃俩枣,还不如群众去外面打几天工。咱干政府的事,拿政府的钱,那是天经地义。咱啊,就把握住一点儿,咱拿国家钱。咱不坑群众,咱还给群众办事,改善基础设施,发展经济。你这两年领着架桥铺路的,俺两个跑前跑后,可没少出力啊。你说咱要不吃饱了,有力气干事吗?咱这班子只要拧成一股绳,啥事都能办好,啥事都好说,大家的生活呀,也会越来越好。

  陈小河:叔,你们一个支书,一个会计,这些年变着花样侵吞国家的惠农补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真把国家惠农的钱当成自己的提款机了。国家拔的惠农扶贫的钱是拔给贫困群众的,他就是群众的钱。你们贪占这些钱,就是侵占群众的钱。叔,这是犯罪啊!

  支书:(咳嗽,灭烟)小河,你叔呢,也老啦,这支书的位置啊,早晚是你的。你也知道我们家,你婶长年躺在床上,多少年了,离不开药。我需要钱。我也知道,你这从小无父无母的,过得也不容易。你进班子进得晚,所以会吃点亏。三成啊,你把这次预备给村委会留的那些钱,也都分给小河吧。

  李三成从包里又拿出两沓钱来,推到陈小河面前。

  陈小河拍桌而起:我劝你们还是去自首吧,我绝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

  陈小河摔门离开。

  会计看着老支书,欲张嘴说什么,被支书制止。

  老支书继续咳嗽。

  

  

  9、日,村内,外

  检察车驶进了村子。

  李老懒指着陈小河家的房子:前面,前面那家就是陈小河家。哎哎,出来了,前面出来的是陈运河,陈小河他叔伯哥和他二伯。

  (车窗前陈运河扶着陈小河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陈小河和妻子送至门口。)

  陈妻一戳陈小河的头:你啊。

  

  10、日,车内,内

  

  李老懒:陈小河是他二伯把他养大的。据说这小子楞是连他二伯的帐也不买,就不给他哥上报危房改造,忘恩负义到这地步。

  司机:张局,开过去吗?

  张和:不,调头,我们先去支书家坐坐。

  

  (字幕:2个月后)

  

  11、日,内,法庭

  法庭。

  张和:经过我们检方近两个月来的调查,发现陈甲乡大树村村党支部书记谢富顺,会计李三成相互勾结,采取种种手段,欺上瞒下,贪污国家拔付的惠农资金,自2011年以来,两人共贪污各类惠农款二十四万八千四百零六圆整。今年,他们又通过虚报、瞒报危房,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贴,被村主任陈小河发现后,两人试图拉拢陈小河入伙,但被陈小河严辞拒绝。为了去掉这块绊脚石,两人鼓动村内长期上访人谢长顺,意图借谢长顺的手把陈小河告掉,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法庭。

  法官声音:根据公诉方提供的证据。经本法庭认真审理,认为公诉方指证陈甲乡大树村村党支部书记谢富顺,会计李三成贪污公款证据成立。按照   规定,判处李大顺  年有期徒刑;判处李三成 年有期徒刑,立即执行。

  

  12、日,村内,警车

  支书、会计等被抓上警车。

  群众围着,指指戳戳:该!

  李老懒哭丧着脸:哎,支书,我去告的是陈小河,咋把你给告了。

  支书和会计瞪了一眼李老懒离开。

  有人辟辟叭叭燃放鞭炮。

  李老懒仍哭丧着脸呆呆地立在那里。

  有人过来,将一面写着“举报英雄,为民除害”的纸牌挂到了李老懒胸前。

  李老懒哎呀一声,一脸尴尬。

  

  13、陈小河背着包站在村头,等车要离开,妻子在送行。忽然看到身后出现了好多群众。

  一群众:小河,留下吧。

  群众:是啊,留下吧。

  一群众:小河,咱大伙都需要你。

  群众:留下吧,留下吧。

  包从小河的手里掉了下来。

  小河妻看着小河,喜极而泣,一下子扑在小河怀里。

  小河抱着妻子转圈……

  (完)

  


上一篇: 《魏则西事件,百度不过又是个替罪的临时工》     下一篇: 《浅谈散文的“神”与写作者的“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860次 | 联系作者
对《李老懒告状(惠农领域反腐题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