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看“永不停歇飞行的鸟”!》--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4-27   共 0 篇   访问量:369
走,去看“永不停歇飞行的鸟”!
发布日期:2016-04-27 字数:6529字 阅读:369次

之一:mmexport1458901168762.jpg

    朋友:你听说过有一种叫斑尾塍(音诚)鹬的候鸟吗?你听说过它持续不停地飞行八天八夜,一气飞行12000公里吗?这种被世界鸟类科学界誉为“永不停歇飞行的鸟”,任谁听闻,无不为这生命的传奇而惊叹,无不为这生命的伟力所震撼,无不为这生命的远行所感动,无不为这生命的风采所吸引。

    1、去看斑尾塍鹬的风采。当听省野保中心的专家介绍,要见如此神奇的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每年的4月份至5月初,斑尾塍鹬都要飞临鸭绿江湿地。顿时,让人心中产生冲动:我要去观鸟!

    可真要目睹这鸟的风采,也非轻易。刚到海边,那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海霎越积越浓,能见度都不到30米,那冰凉的海风呼呼地吹,让你感到就像掉到冰冷的海水般绝望。这回野保专家白清泉可大派上了用场,小白非常迷恋斑尾塍鹬保护,常年沿斑尾塍鹬的迁徙路线在世界各地科研,至今36岁还没找到意中人,人们都称他为“鸟人”,丹东的发音是“雀人”。

    这个“雀人”能判断出6公里外滩涂上涉水觅食的塍鹬,何时能被涨潮的潮线推到海边,又何时随南风在海边飘移到何处,又能在何处停留几分钟,又需要提前在何位置“守株待兔”,这海霎又何时能散开等等。若没有这精准的把握,这回就是来丹东看鸟,也很难一饱眼福。

    在“雀人”的算计下,一到达待机的海堤,海霎竟神奇地散去,斑尾塍鹬的鸟群也露出真容。看到被潮线推到眼前的这群约10万只斑尾塍鹬在滩涂上觅食,那场面是相当的壮观!而这庞大的鸟群在海潮的推涌和南风的劲吹下,要不断依次飞向更高的滩涂。这鸟群展翅一起,那真是弥天遮日,那真是撼动人心。

    在举着相机抓紧拍摄中,我也没忘记祈颂:斑尾塍鹬--愿你能在我生命的天空自由地飞翔!之三塍鹬是水鸟群的主体.jpg    2、缘何成斑尾塍鹬的乐园。鸭绿江入海口处咋成了斑尾塍鹬的天堂乐园?因鸭绿江入海带下大量泥沙,在入海口处形成大片滩涂。所谓的滩涂,就是指沿海大潮的高潮位与低潮位间的潮浸地带,说白了,涨潮是海域,退潮是湿地。斑尾塍鹬虽能游水,但非游禽,属涉水禽鸟,长腿和长喙适合在滩涂觅食。

    滩涂不同于沙滩就在于是由软泥和沙泥构成,特别适宜生长虾、蟹、蚌、螺、跳跳鱼、泥螺、沙虫、薄壳、扁蛤、文蛤、蛏子等小不点的海产品生长。而这正是斑尾塍鹬喜欢的美味佳肴,特别有趣的是它不吃渔民养殖的文蛤之类的经济生物,也就不与人类争食。

    鸭绿江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08057公顷,东港市二道沟一带的鸭绿江入海口,落潮时的海水距岸边有六里宽。这么大的湿地面积物产丰富,也让动则五十多万只的鸟群,在这里能得到充足的补给。这个斑尾塍鹬回迁的“前进基地”,才成了候鸟集聚的巨大吸引,也成就了鸟群漫天飞舞的壮丽,也成了丹东一个神奇。

鸭绿江入海口湿地广阔.jpg    3、“永不停歇的飞行”。斑尾塍鹬长脚、长嘴,羽毛远看好像通体斑纹,体长约成人的半个手臂,最重不到一斤。就这其貌不扬的水鸟,2007年9月却抢尽天下风头,让以往认为鸟类直飞不过太平洋的生物学家,那是大跌眼镜。

当时,科学家给12只斑尾塍鹬佩戴卫星定位跟踪装置,其中一只编号为“E7”的斑尾塍鹬,8月30日至9月7日,连续不停地飞行7天,从美国阿拉斯加直飞11664公里,斜跨太平洋飞到新西兰,创造了鸟类不间断飞行的最长纪录,斑尾塍鹬也被称为“永不停歇飞行的鸟”。

当冬季降临新西兰之前,3月7日至25日,又连续不停地飞行八天八夜,从新西兰飞经10240公里到达鸭绿江湿地,在春夏之交的3月25日至5月1日休整一个多月;待到阿拉斯加草长莺飞,它们又于5月1日至5月6日,再连续不停地飞行六天六夜,从丹东飞经7290公里回到了孵化地。  

科学研究表明,人不吃饭能活20天,不喝水能活7天,而不睡觉只能活5天。这斑尾塍鹬不吃不喝不睡,能连续飞行八天八夜,还一天一夜飞行1400公里,这怎不令人肃然起敬。

从阿拉斯加—新西兰--丹东-阿拉斯加,就成了斑尾塍鹬的迁徙路线。相比丹顶鹤、大白天鹅的迁徙不过千里或几千里之遥,斑尾塍鹬每次迁徙都要飞3万公里,在它们15-20年的生命里,飞行的总距离远超过从地球到月球的40万公里,它们还是世界上飞翔最远的鸟,也是飞行距离最长的鸟!之五:mmexport1458901160494.jpg

    4、斑尾塍鹬飞翔的“绝技”?当阿拉斯加冰封降临前,斑尾塍鹬开始准备大转移。它们能一冲万里之遥藏,奥秘就是压缩内脏器官,腾出脂肪生长空间,将自己喂胖一倍,却流线身材不变!以致开始远征飞行时,斑尾塍鹬基本变成带脑子飞行的肌肉和脂肪团,这本领无鸟可及。这占到体重一半以上的脂肪,就是斑尾塍鹬不间断飞行的燃料。

斑尾塍鹬不停歇的万里飞行,当如何睡眠?如何不迷失飞行方向?如何能支撑住体力?答案科学家们还不确定,猜测它们的睡眠,或许让两个大脑半球轮流休息。它们都是看天象辨方向的天文学家,白天通过阳光定向,夜间辨识星光定位。它们还是气象专家,懂得如何选择在顺风的大气层中飞行来增加效率。

只用半个脑子控制,还能不停振翅,又能保持正确航向,还善于利用气象,这简直就像一台自动驾驶的飞机。可无论想象的多么浪漫,这上万公里的连续飞行,也是悲壮的远征。等它们到了目的地,多出来的一半体重基本消耗殆尽,也有撑不下去的同伴葬身大海。

看了斑尾塍鹬的飞翔,听了专家对斑尾塍鹬的礼赞,让人登时感到,这不仅在看一个生命的传奇,还能为自己增添一种天地的伟力,更是送上一个对斑尾塍鹬的由衷敬意。

祝福斑尾塍鹬飞得更高、更远、更快、更自由,更吉祥!


上一篇: 《过客》     下一篇: 《走,去看“永不停歇飞行的鸟”!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369次 | 联系作者
对《走,去看“永不停歇飞行的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