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8-30   共 0 篇   访问量:1406
岭头的老柿树
发布日期:2010-08-30 字数:1936字 阅读:1406次
  在老家的西岭头上,有一颗不知多少年的老柿树。从我记事起,它就是这样:树根发达,树干高大,树皮干裂,树冠博大。栉风沐雨不知多少年,容颜不改,姿态不变,枝繁叶茂。仰望着天空,俯视着大地,观看着行人。前几天回老家办事,看到记忆中的大人,如今年逾古稀,弯腰弓背,有的已经过世。儿时的伙伴,如今也是鬓生华发,额头纹深,孙男娣女,盘肩绕艩。而这颗柿树,只是更粗壮高大了些,没有其他任何的变化。这就引起了我的好奇,我特地来到这棵柿树下,驻足观望了许久,绕树转了几圈,深查细思,品味良久,才略有所得,才发现了些许奥妙。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原来是这样的:

  这棵柿树生长在离路不远的地疙磷上,及缺水分,又无人施肥,更无人管护。树根下还被堆了许多料疆石头,生存的条件可谓艰苦卓绝,无以伦比。但它之所以能够顶风冒雪,茁壮成长,关键在它有一个庞大的根系。它的根系非常特殊,树根有几十条之多,粗的有小腿粗细,细的也如胳膊,形成一个强大的根盘,深深地扎入地下,吸收土地深处的水分和养料。人们在地里干活累了,行人路上走的困了,就会坐在柿树的根上纳凉休息,养精蓄锐。树根粗壮稠密,撑起了参天大树,这和固本培元似乎是一个道理。

  这棵柿树生长在艰难的环境之中,也就养成了它许多独特的性征和优良的品格。

  它的独特在于,它的树皮粗厚干裂,容貌丑陋,不像其它植物叶绿干翠,引人注目。它的材质优美,深深地藏于皮内,白里透红,绵韧坚固。做案板,任凭刀砍斧剁,绝不屈服求饶,不留一丝痕迹。若腐烂,任凭风刮雨淋,也不会成为一把朽沫,而是一层一层地呈小方块状脱落,宁可玉碎,不做朽木。它的枝奇独秀,如苍龙狂舞,傲视苍穹,错落有致,乱中有序。粗枝如钢钎,宁折不弯,细枝如柔丝,一发系斤丸。

  它的品格优良,春天的时候,草繁叶茂,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而柿树宁静地坚守在不毛之地。树干树枝依然干裂,四季如一,处变不惊,永葆本色。绿叶浓重,不鲜不艳,黄花碎小,独具一格,叶花相衬,素雅大方。在万绿丛中,默默地奉献着自己,为春天增色添彩。酷暑盛夏来临,稍有干旱,其它树叶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其他植物塌眉迷眼,焉头缩脑。而柿树巨叶,信心百倍,精神抖擞,叶面问天,敢于骄阳斗威,敢于热浪争强。为大地呈现一片绿荫,为人们送去无尽的凉爽。深秋到来,凉风乍起,万木萧条,大地苍凉,江河寂静,山川失色。而柿树之叶,由绿转红,艳红欲滴,为苍茫的河山大地,增添了勃勃的生机。寒临霜至,红叶落地,剩下満树的柿子,由黄变红,晶莹剔透,如奇珍异果,令人馋延不止。冬来雪飞,冰天雪地,寒风凛冽,刺骨穿肺。其它树木屈从地随着寒风,发出一声声的哀叹。只有柿树,枝干虬劲,如姣似龙,迎风狂舞,发出一阵阵的怒吼。要驱赶严冬酷寒,要迎接春暖花开。

  柿树结的果子叫柿子,它春夏成长为绿色,秋季长成为黄色,秋末冬初成熟为红色。树上结的果实大部分是,春花夏蕾秋果,历经三季。只有柿子,历经春夏秋冬四季,因为生长周期长,所以柿子皮薄汁甜,滋心瑞肺,甘甜爽口,乃果中上品。柿子在冬季不用保温,天越冷味越甜,还不会坏,能放到明年春天。柿子还可以做成柿饼,储存在瓷罐内,能放上几年,时间越长越好吃。柿子还可以酿成醋,密封在瓷坛内,能放上几年,数十年,在醋的表面会生一层白皮子,将醋与空气隔绝,醋也是越陈越好,叫做老陈醋,柿子醋才是醋中的珍品。柿子放洪后,还可以和面掺在一起,蒸成柿壳馍,味美甘甜,诱人食欲。

  柿树,生长在最瘠薄,最干旱的地方,生命力依然旺盛。敢于大自然抗争,甘为大自然添彩。不图名利,从来没有人想起过它,从来没有人歌颂过它,它依然固我。

  柿树,根节庞大,根茎粗壮,深深地插进土壤之中,与大地融为一体。不慕虚荣,枝干干裂,色彩奥黑,从来不向人们索取,只为人类奉献。

  柿树,树干高大,材质柔韧中含有刚烈,平凡中渗透着伟大。将美丽的色彩深藏在丑陋的容貌之内,默默地俯身为案,为人们的生活工作着。

  柿树,树冠博大,枝Y 遒劲,浓荫厚凉,果稠味美。不向困难屈服,不为富贵所动,历春度夏,经秋越冬,福荫大地,傲舞长空。

  柿树,树龄漫长,栉风沐雨,博雪斗霜。流览几代人生命,笑看世间沧桑,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它都为了自然,为了人类,尽心尽力地贡献着毕生的力量。

上一篇: 《七峰山下》     下一篇: 《时值中秋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406次 | 联系作者
对《岭头的老柿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