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黄河》--顾横塘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8-28   共 0 篇   访问量:931
路过黄河
发布日期:2010-08-28 字数:1232字 阅读:931次
  我坐在车上,像一枚芥草,远远地招摇。

  谁也别想比我大,谁也不比我小,都是远远地浮沉,像路过的扁舟,身陷风波。然而,我们都安全,因为在桥上,长途客车让人打瞌睡,见怪不怪,桥下的奔涌。

  我趴在车窗上,几乎听到了那从天而降的大水的声音,响彻深谷一样,直冲进灵魂的黑暗角落里,一通震荡。我醒着,对旁边的陌生男生说,这就是黄河了。他说,是。他也许已经看过多次黄河了,因为他的家就在河那边的城市里,所以他镇静,他的回答一定是镇静,而不是平静。一种长虹贯日的气势,贸然临视,是需要镇静的。

  我目瞪口呆,久久凝视。小时候,见过的黄河,只觉好宽,如今却是好阔。这是我们的母亲,你知道,如果说母亲河的时候是个什么意味。这里的险浪和平阔,有资格让我称她母亲。车过黄河大桥,大概要几分钟吧,两岸上的护堤杨树,青色欲燃。在那缓慢而深厚的坡度上,是沃野千里,玉米地、沙土花生,黄豆、高粱。这些原始的谷物,从千年以外长至今日。仿佛对河堤的固守,对两岸人民的忠贞,水流无日夜,年年岁岁都是耕种和收获。这是一种永无休止的对峙,却又唇齿相依。我凭什么不为我在那虚无缥缈的烟雾中活着的时候,能知道这背后有这样的恩育而满怀远祖的深沉。

  你看。有没有人愿意看。有,有许多人都要伸着头往外看,想目及千里,想目送归鸿。然而,天上来的,和地上去的,都是梦幻中的神话故事,是不知首尾的神圣,仿佛祭祀大典上的方鼎,盛满浊酒,等待一位逐日的神人,顷刻渴饮,酒杯倾倒,掷地有声。

  看到黄河,那极短的一瞬,你不想起李白吗?一水中分白鹭洲,要向何处去?大水如被精灵施了咒语的万马奔腾,白鹭惊飞,那个州便是一座落水的城池,绿荫庇护全城,浓不可化,遮盖了它降临此地的预言,临水而固,岿然不动。

  我要到那里去打探一番,却只能听到远处艄公的号角和悲腔。其实,我听不到,然而我看到了那种为神而颂的声音,以水为乐。黄浊的浪涛,冲冠愤怒般,咆哮而去,坚守着从高原峡谷,从陡峭岩石上跳落的悲壮。这悲壮如同血液,几千年了还在流。若有人为这飞花溅到,立刻就会燃起胸中的沸腾,像是痛,是嚎啕,是千回百转,万里的情仇荡气。

  你昼夜兼行,如云龙吐雾。你却又埋躯于华夏之土,携泥沙俱下。你两脚沾泥,满身苍黄。你这是谁呀?我的祖先的遗迹,还是流传下来的龙之血脉。黄河啊,你更像一个遮风蔽日的男人,黄浪滚绞着你的双腿,我看到你腰腹的百折不挠,你抬起双臂,掠过两岸的青苗,在太阳出世之前,你以玉山倾倒的覆压,勾起你与大地之间的每一根神经,普施露泽。

  你的射精,不带欲望。旭日映照河床,悄悄的黎明,这是个你应该安静的季节,强壮的体魄流露出无限温存。浪花来不及惊岸,我看到你浊浪排空后的细枝末节,又真像一个女子的婉转,轻巧、柔和。

  黄河,你要到哪里?我随你去。

上一篇: 《一窗梦雨》     下一篇: 《梦回唐朝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931次 | 联系作者
对《路过黄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