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黄河》--顾横塘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8-26   共 0 篇   访问量:1168
一窗梦雨
发布日期:2010-08-26 字数:1524字 阅读:1168次
  近日,夜雨,念了两句好诗,一窗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我想,站在窗子边是看不见雨的。尤其是九楼,没有阳台,站在厨房里,对面就是楼,只听雨打芭蕉,却看不见雨。即便是有阳台,也一定是帘幕重重,玻璃窗,铁栅栏,等到可以看时,几乎偌大的玻璃窗已被堵死了。

  

  所以,现在,是不会有一窗雨的。推开雕窗,廊下即是芭蕉棕榈,淫雨霏霏,寒噤戚戚,孤零零的冷淡。一灯如豆,远远地沾着若雾若烟的容光,这境地是不会再有了。

  

  可叹,或者你我,都是小孩子时,依然会置这境地不顾,而更想到白天太阳下,轻风为何吹动灵旗?这样一思考,就更有意思了。

  

  我看到雨时,是从外地回来。清早,我从郑州出发,然后乘火车到另外一个城市里,跑来跑去地一圈,晚上拎着包再回来。已是十二点整了,从早到晚地乘车,我竟发现自己已能熟悉地,从郑州出发,然后到达周边城市,一天后尚能安排时间回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骤然的我还以为很难周折的时候,却已经如此轻易让我劳累着来回了。我该轻喜,还是该厌弃?

  

  人,这一辈子,大概是需要许多回无事忙的。年轻的时候,总是不厌其烦地无功而返,待年长一些,仍然是不厌其烦地却是有功而返,等到中年以后,虽然也还不厌其烦,然而只是有功了。这个时候,大概是功成之时,至少这一生的日子就如此铸就了。到那时回想无功而返的日子,倒要看着身边的小孩子,一个个地开始走上自己的老路了。此时,你不待在窗边念诗,品咋,你还想做什么呢?

  

  郑州夜晚的雨,我是第一回看过,以前都是晴天,是月满高楼。这天的夜晚很冷,快一点钟的时候,路上依然车流飞驰,只是行人少了,我静静地走。一次次踩在水里。走廊边,花坛旁,我看见多个男人站在那儿,掏出小弟弟撒尿,我与他们擦身而过,并无异样。也有醉酒的男子,把车灯全部打开警示,自己去抱着树,大吐。远远地我听见恸哭的声音,走近了才发现是一对情侣,哭的人是男人。甚为不解。何事逼他如此泪落?郑州的夜,像所有城市一样,掩藏不住每一个受到蛊惑的灵魂的沉醉与心痛。半夜里还慌忙赶路的车辆,是他们在此居住要付出的代价。

  

  我撩开雨伞,站在动物园门口的广场上,两只小豹子的招贴画,逗弄地卧在那儿。头顶是大灯,撒下晕辉。雨滴坠落,在渺茫的光照里,仿佛是丝露织锦,成了想象中的一幅美妙之图。

  

  有朋友从另外一个城市里发来短信,感慨奔波。也是一个不眠的人呢,我提醒她该睡安了。其他的事情,醒了再说。我没有打出租车,而是站在站牌下,和几个同样零落的男女一同安静地等待。十字路口的红灯,阻挡了涌过来的车辆,一时马路上静悄悄的,雨打着什么了?一滴一滴地在路边的积水上,点出圆润的浪圈。我想起“龙猫”里,那个等待的镜头,不顾一切,只是等着你要等的人,车流人海,与你什么关系?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才是心中的念想与欢愉,然而,说不定,此时就会有一种精灵一样神奇的运势,永保平安!

  

  车来了。我走了。郑州的夜,其实城市的夜都是冷清的,别以为它通宵不眠就是时尚与娱乐。尤其我绕走紫金山立交桥时,旋转的路线,庞大冰冷复杂的桥墩,让我感到深深不安。仿佛一种迷失,让我想喊,记忆中的许多伙伴的名字,然而却一个也喊不出来了。

  

  在大多数时刻,城市都是你一个人的。与旁人无关。

上一篇: 《最后一枝与夫妻对拜》     下一篇: 《路过黄河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1168次 | 联系作者
对《一窗梦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