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8-09   共 0 篇   访问量:1008
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日期:2010-08-09 字数:2553字 阅读:1008次
  曾听人说: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友谊很微妙,不知不觉被吸引,却又说不清具体的原因。在论坛行走多年,一直予人温和而安静的我,得知古灵精怪得可以和桃花岛黄药师之女黄蓉媲美的大蓉儿将要来汉,当即留言“到了武汉,若不来鄂州,我扒了你的皮”,或许就是因了这般的微妙?

  

  然,考虑到蓉儿一路的舟车劳顿和在汉停留的时间有限,赶来鄂州着实有些为难。遂,我提议,待蓉儿到汉后我也赴汉,而后在她入住的酒店大厅碰头,余下的另作安排。蓉儿一笑:这样,最好。而后,又笑:到汉之前的几日里未曾下船好好休息,已有些狼狈不堪,趁着等你的时间空儿,可以稍适休息调整。

  

  赶赴蓉儿武汉之约的路上,我在短信中戏谑地问:撇下同事,一个人在酒店等我,就不怕我把你绑了带回鄂州去?蓉儿的回答,不是一般的惊人:欢迎绑。转瞬,回想起她在版区内一会嚷“杀千刀的豆秧,你给我滚出来”,一会喊“江南,你欠姐一封情书”,一会写“岁月静好,岁月淡淡,祝豆子生日快乐”等等,而不由得去思考:怎样的女子,才能这般口齿伶俐且性格开朗,还心地透明?由此,我不得不感叹:这女子,怎一个娇媚了得!

  

  到了蓉儿入住的酒店门口,下车,边打电话边往里走,“我刚进大厅”的话音还没落,一个原本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黑发黑衣黑裤黑鞋的娇小女子已起身并迎了上来。蓉儿?她唤我“清衣”,我唤她“蓉儿”,分明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呼唤,感觉却是没来由的耳熟。再次大略地看了看蓉儿,果然是传说中“一身黑”的标志性装扮,脸上那淡淡的妆容不仅掩饰住了连日来的疲惫,而且还无声地诠释了前人那句:女子妆容,是对生活有情,是对世间有礼。同为女子,我却忍不住要赞叹:这女子,怎一个精致了得!

  

  向来不认生的小丫,口口声声的“蓉妈”叫得颇为亲切。细心的蓉儿,还准备了一套芭比娃娃送给小丫,使得原本就已馋芭比娃娃多时的小丫更是“蓉妈”、“蓉妈”地叫了个没完没了。然,孩子毕竟是孩子,也许是为了以后可以跟小朋友显摆蓉妈送了她一套多么贵重的芭比娃娃,在吃饭的空儿,小丫很没礼貌地问蓉儿:蓉妈,这些娃娃得花多少钱?蓉儿不愧是老师,当即就给小丫讲什么是情意无价。而小丫,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她那小脑袋瓜。

  

  在蓉儿逗小丫的空当,看着桌上的菜,我愕然发现自己真的把蓉儿当成了多年的老友,点菜的时候居然都没问蓉儿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就径直给“安排”了。有些难为情地问蓉儿:菜,还合口味?没想到蓉儿非但说她从来不挑食,甚至还指着桌上的菜说:点这么多菜,吃不完,很浪费哦。等会,把能打包的打包带回去。过日子,要节俭才对嘛……因了这带有浓郁蜀中乡音的“嘛”字,和此前的“过日子,要节俭”和“情意无价”,我怎能不称叹:这女子,怎一个纯朴了得!

  

  相聚的时光,总是快乐而短暂。匆匆相见,又匆匆惜别。送蓉儿回酒店的路上,蓉儿说着老江的“霸道”:我的衣服,在买之前,必须得到他的认可。现在,我都懒得逛街,也不用逛街,反正衣服都有人买回来。且,穿起来是那种适合自己的独特的美……其实,蓉儿的幸福,我已从她含笑的眸子里看到。象蓉儿这样灵异的女子,既可以被男人引为知已,也可以被女人引为知交,老江自然是要把她放掌心里来疼爱的。不是么?

  

  又到了酒店门口。又下车。蓉儿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蓉儿进了大厅的门,我戛然止步。蓉儿转身,一道门槛横在了我们中间:她在门里,我在门外。蓉儿唤着“清衣,我们……”时,右手已伸了过来,我也本能地伸出了右手。两手相握,蓉儿用无声的唇形描述了我们都舍不得说出口的两个字:握别。

  

  我回到了车上。车窗外,蓉儿仍然站在刚才的位置,目送着我们的车离去。车窗里的我,看着蓉儿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很难想象身材如此娇小的她,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凭着一种什么样的勇气才敢在震区来回穿梭,既是志愿者,又俨如深入震区的编外记者,还在论坛组织募捐而后买来灾民需要的生活物质和简单药品,并领着学生亲自分发……试想,象蓉儿这么美丽的志愿者,让我又如何不惊叹:这女子,怎一个勇敢了得!

  

  晚十点左右,到了家,先生好奇地问我:这么多年,你没见过任何网友。而今,你却执意要去见蓉儿,她肯定值得你去见?先生对“网友”的疑虑,我心知肚明。然,我无法跟他解释清楚虚拟的网络很轻很轻,但真实的情谊却很重很重,更何况是象蓉儿这样用心和脚步丈量人生的真性情女子,如果存有丝毫“是否值得见”的疑虑,于己于人,都是一种肤浅。

  

  第二日上午,突然想起送给蓉儿的那幅十字绣,临时绣上去的“清衣”两字的左右顺序居然弄反,遂短信告诉蓉儿这个低极的错误。孰知,蓉儿却娇笑:传说中错版的邮票,只会更珍贵。我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这女子,怎一个聪慧了得!

  ……

  

  此后三两天,先生又探询地问起我蓉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让我在这么热的天里赶去武汉只为和她匆匆见上一面。我象是回答他,也是象自言自语:或许,这就是缘吧。蓉儿象一面镜子,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已知或未知的自己。能和她在红袖相识,是缘;能和她在武汉相见,更是缘。先生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这么简单?我反问:这,简单么?

  

  附:这次见面终究还是有些小小的遗憾。遗憾在于大地主高原凑巧回了老家,使得小地主我原想冒充蓉儿同事陪蓉儿和高原一起等“清衣”,一等再等却不见“清衣”,惹得高原吹胡子瞪眼睛时,偶和蓉儿躲在一边偷笑的“计划”没能实现。不过,虽然没见到高原老师,可高原老师那特告蓉儿、清衣“武昌的入住预约已经办理。你们只需去前台登记,报我的姓名并领取房卡即可住下,退房时去前台退房卡就可离开……”,让蓉儿和清衣感动得直嚷嚷高原太象专制而不讲理的老师和长者(当然了,谁让高原本就是老师,亦是长者咧。呵呵)

上一篇: 《清茶一盏也醉人》     下一篇: 《但为一字心释然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008次 | 联系作者
对《遇上你是我的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