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20   共 0 篇   访问量:1592
村支书的一天
发布日期:2010-06-20 字数:3334字 阅读:1592次
   近日,上水头村支书李欢友十分心焦。乡里要他悬挂横幅,张贴标语,高音喇叭广播,宣传麦天禁烧工作,制定麦天禁烧措施。

  他刚把这事张罗完毕,回到家还没吃饭就被老婆絮絮叨叨地数落了一场,老李顾不上和老婆摆正,失急慌忙地胡乱吃了几口饭,拾掇好镰刀绳索,开上手扶拖拉机就向自家已经熟过的麦地奔去,心想:今儿千万不敢有啥事了,就是有也不管了,邻家的不是割了一半就是割了几亩,自家的麦一棵也没有割,要不是觉得理亏,会吃老婆哪一壶,现在当个村干部只有学窝囊点才中,要不一天也干不成。

  李欢友开着手扶拖拉机突突地顺着村村通路向自家的麦地奔跑,天上的日头火辣辣的毒,烤得地上象着了火一样,叫人喘不过气来,路旁的地里,人们都在紧张地割麦装车,没有人顾着和他打招呼,要搁平常谁见了他不赶紧慌着给他说话,不是因为他是支书,而是他的人缘太好,村里不管谁家的红白喜事都是他的总管,不管谁家办一场事他都得慌张几天,办完事回家得歇两天。只从他二十三干支书,今年已经五十五了,这几十年他都是忙完村里的公事忙邻里的婚丧嫁娶,就没有停趟过一天。

  他心想:现今的村支书是越来越不好干了,村里啥也不行给老白姓摊派,乡里一年就只有那一两万块钱经费,光上头分的书报杂志就得扣去四五千块,一年夏秋两季禁烧又得罚两千多块,说起禁烧真叫人做难,麦天还好说,麦秸还有人收,麦季也短,没有人咋点,还好管点,到秋天真不好弄,蜀术杆豆穰子大谷堆,既没人收,现在又没啥人喂牛,又不耐烧,堆在地里没法种,堆在路上没法走,没法处理,只得掏钱秘上十几个人看着,就这也总是有人偷着点,村里算是个冤大头,还得给看火人掏钱,还得被乡里罚款,没有办法,谁叫你是村呢?这几年网杂事也特别多,哪一场事不花钱都不中,村里几个伙计的工资到年底都开不下来,给支书的自个趁来怪没本事,受伙计们的埋怨,乡里的领导还不满意。

  最做难的是这几年接上访,你说咱没给群众把事办好,群众告咱咱没啥说,你说有两个憨不憨,奸不奸的人成天跑着告状,一个告五八年修水库除了他家三棵树非说得赔他家三万块钱,一个告他儿媳妇不给他儿子过和别人偷跑了,要政府把他儿媳寻回来,叫他去公安局,法院报案,他说那得花钱来,不去那里。两个人不是这个去县里,就是那个去省里,告了几年省市县乡都解决不了,咱村里更没办法,可哪一年都得花一两千块钱去接他们,不去接,县乡都下不来台,真难办。

  现在政策灵活,老白姓农闲时,不是去做生意,就是出去打工,只要勤快些,哪一年不挣个万二八千,自己当个支书农忙时自家的庄稼不能按时收种,农闲时不是公事就是邻里家的事,栓得死死的不能动弹,眼看着东邻西舍的二层小洋楼,庭室小洋房都盖得美美气气,只有自家还是浑砖到顶的小瓦房,最近上头有土坯房改造政策自己的又不符合条件,亲戚朋友都掰活着不叫再干了,给乡里领导说了不知多少回,递交了好几回辞职报告,都不批准,有几个领导打诨说:

  “老李,你干了几十年,俺哪对不起你了,别的领导在这你干的恁葛劲,俺在这你就要撩挑子”

  有啥办法,不能躁践了咱干了几十年的名声,不能拨了领导的面儿,让咱干是看得起咱,咱有啥加事来,只有钻着劲干吧!穷就穷点,反正孩子们都大了,已经分开另过了,不会看着老子受怔不管。在乡里村里成天跑着到处都是熟人,不觉着自己是应爷的人,总觉着怪年轻透得劲,嘿嘿。

  老李支书两眼盯着前方,两手紧握拖拉机手柄,头脑里想着这乱七八糟的事,一会儿就来到了自家的麦地地头,他停车收拾停当,戴好草帽,掂起镰刀站在地头朝自家的麦田一望,立马来了精神。

  自家的麦地有将近二亩,沉甸甸的麦穗看见他象害羞似地低下了头,随着微风向他招手,好象欢迎主人来将它们收割,今年麦天是个大丰收,虽然去冬多雪,今春多雨,麦子缺少阳光暖晒,有点急熟,有些发白,但仔实饱满,颗粒沉重。

  老李越看越喜欢,心里高兴,劲头十足,紧了紧腰带,朝手心吐了两口吐沫,弓步弯腰,镰刀飞舞,一会儿在他身后就放到了一排整齐的麦铺。他越割越有劲头,心想今天一定在地里好好干一天,让老婆看看我李欢友还是个干家,不会叫麦子炸到地里,麦罢静吃白馍喝面疙瘩了。

  正当他割得起劲,忽然听到老婆在身后喊:你快回去吧,乡里叫你回去有事,老支李头也不回的说:

  “说管他啥事来,今儿得割麦来”

  老婆跑到他跟前,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镰刀说:“你快回去吧,有关紧事,说是咱县正县长来看啥来?咱乡书记,乡长都在咱村里等着你来”

  老支书一听,把头上的草帽望老婆的头上一戴, 那我得赶紧回去,会是给咱村送变压器的!

  老婆无奈地一笑,”你回去吧,有关紧事们“。

  老支书转身就快步如飞地朝村里跑去,边跑边想:这一回县长可是给俺村办了一件大好事,变压器一送来,今儿把电接上,行黑就能打麦,老白姓就不怕沤麦了。老支书为啥想着县长是送变压器的,原来就在五天前,村里的变压器被人偷走了,眼看就要动镰割麦,这可急坏了他和乡亲们,赶紧向乡政府和派出所报案,向电业局报告,可派出所说破案得找线索,电业局说他们得向保险公司立案,按程序给他村按装,他这个一村支书心焦火燎,无奈前天给县长打了热线电话,今天县长就把变压器送到村里,真是人民的好县长,想为人民所想,急为人民所急。

  当老支书李欢友满头大汗地跑到村里,乡书记,乡长和十几个乡干部已经等得焦头烂额,看到老支书跑得累成这样,领导们也没有批评,只是吩付说:

  “赶紧找十来个人配合乡里去把你村外的通道上打扫干净,特别是不能摊麦,县长要来视察麦收和防汛工作”。

  “这时候去哪寻人,都在割麦”老李为难地说:书记乡长两个人眼都瞪了来:啥时候了还说这话,光等你都等了半天,叫割麦的人先停停,把路弄干净等县长走了再割麦。

  老李看书记乡长恼了,也没有说啥,跑到地里向割麦的人三求四拜,请帮帮忙去扫路,割麦的人看着老支书恁大年纪,不忍心耽误他们割麦,又实在没有办法,十分作难,只好放下手中的麦子,随着支书和乡里的干部一大群人赶往村外通道,有两个年轻人边走边扩二话:

  ”县长大人真是忙啊,真热的天不在空调屋里办公,下来视察,焦麦炸豆不叫我们割麦,叫我们扫路,路边有大树,是叫我们来凉快的,真是关心我们农民啊!

  老支书心想:县长一定是来给俺村送变压器的,他知道打麦连天没有电,天热不说,下场雨就把麦子沤了,叫老白姓吃啥来?

  到了通道上,乡干部和老白姓一共三十来人,开始打扫公路,书记乡长赶紧坐车去乡界迎接县长去了,剩下扫路的人干着活就扯开了闲话,一个说:当县长真美,在家有空调,在办公室有空调,在餐厅有空调,在车里有空调,不知道啥叫热天。一个说:当县长不美,咱一年四季冬冷夏热,春花秋实,身体结实着来,啥都好吃,当县长弱不禁风,啥都吃过,吃啥都没有咱吃着香。老支书吆喝道:不要说闲话,赶紧扫路,县长辛苦着来,真热的天还来给咱送变压器。一个年轻人接口说:支书伯,今儿县长肯定不会给咱送变压器,你没听书记乡长说是来视察的。老支书说:年轻人知道啥,县长是咱的父母官,他肯定应记着咱。视察就是来给咱送变压器的,他知道咱打麦老关紧。年轻人笑着说:哪就等着看吧! 众人正在紧张打扫,有人说,县长过来了,话没落点,就见七八辆小车紧挨,前面一辆警车开道,闪着警灯,鸣着警笛,风驰电挚般地就从扫路人的身边驰过,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老支书心想:我们辛辛苦苦扫路县长也不看看,白耽误了割麦人的半天工夫,真是可惜。县长太忙了,可能把咱村按变压器的事忘了,今天他下乡太累,就不给他添麻烦了,明天一定再打电话给他提个醒,他答应咱老白姓的事一定会应记着的,他一定是太忙了!

上一篇: 《父亲》     下一篇: 《红歌声飞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1592次 | 联系作者
对《村支书的一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