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15   共 0 篇   访问量:46772
奶奶的眼神
发布日期:2010-06-15 字数:3695字 阅读:46772次
  

  我是长房长孙,从小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奶奶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眼神。

  我奶奶是平湖一个教书先生的大女儿,人长得秀气,一对柳叶眉下映衬着一双大眼睛。我童年的记忆中,奶奶额头虽说有抗战时期颠沛流离所留下的印痕,也有解放战争时期担心儿子从事学生运动恐遭不测所刻下的皱褶,更多的是新中国新社会新气象所带来的舒展,尽管额头的皱纹使年龄无法掩饰,然而奶奶的那双大眼却始终透着光芒,尤其是看到我时的那种爱怜那种慈祥那种希望……

  待我长到三岁时,奶奶和爸妈商议将我送到了全托的幼儿园入学。幼儿园离家大约有三站路,每到周一有三轮接送车接送,父亲送我过几回,但主要是奶奶送我上车。每次奶奶送我,我都死活不肯去幼儿园,总要哭闹一阵,随着接送车的远去,我总能从车上那个小窗口看到奶奶一直盯着我们的离去,奶奶的眼神我分明能读出“恋恋不舍”这四个字的含义来。好端端地在家里玩,一切都能由着我,这是多么开心的事啊!我不明白奶奶、爸妈为什么会那么狠心将我送到幼儿园去?

  有一回,三轮接送车刚进幼儿园,乘下车时的混乱,幼儿园老师也没留意,我悄悄地走出了园门。我那时也够大胆的,偌大的一个小孩愣是能从三站路外的幼儿园找到回家的路,自然那时候也没有手机等通讯工具,我不知道奶奶、父母、幼儿园老师当时是如何联系的?一回到家,我就扑进奶奶的怀抱里一个劲地要奶奶答应再也不让我去幼儿园了。我的这次抗争,父母拗不过我,终于得来片刻不用去幼儿园的承诺。

  呆在家里,一个人没有其他小朋友玩,爸妈要上班,奶奶要买菜做饭,我只得一个人自得其乐。我玩得最多的是用几张方凳竖排成一列算是一个车厢,用一只脸盆放在最前面的那张横过来的方凳上算是汽车的方向盘,在前方一正一反将两张方凳叠起来,用一根绳子将一只筷子绑在反转那张凳子的横档上,算是汽车的雨刷,我双手转动着脸盆俨然是一名合格的驾驶员,嘴里也不闲着,模拟着“嘀嘀叭叭”的汽车喇叭声……真佩服童年时的模仿能力和想像能力,我后来没有去读工科研制汽车实在是太可惜了。如此这般,一个人玩久了也会没劲,我叫来奶奶当公交车的乘客,我既当驾驶员又做售票员,奶奶只要看到孙子快乐,她的眼神里总是洋溢着慈祥的光芒。

  “乖孩子,快快长大,奶奶要坐你开的车。”

  “好啊!好啊!”我一跳八丈高,“奶奶永远要陪着我。”

  “好啊!”奶奶边答应边在一旁剥豆角,“奶奶还要做饭给你吃,你爸妈回来也要吃。”

  “我不嘛。”我任性起来也是够倔强的。

  “这不,假如你有个弟弟妹妹的,或是这时候有其他小朋友和你一起玩,岂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

  “是啊!”奶奶的一番话,勾起我想到了幼儿园的好处来,“那我?……”

  “孩子,奶奶给你讲个故事,你爱听吗?”奶奶洗了洗手,将我抱到怀里,来到院子里的鸡笼前,她指了指那只母鸡和一群小鸡问我,“孩子,你说那些小鸡快乐吗?”

  “它们整天只能在鸡笼里,一点也不快乐。”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会问这些,噘起小嘴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

  奶奶用她那双长着硬茧的手轻轻地捋了捋我的头发,“孩子上回陪你到动物园,看见过雄鹰吗?”

  “我见过,它能飞得老高老高。”我踮起脚跟,用手比划着,“但是……幼儿园里经常教我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奶奶,老鹰是不是很凶啊?”

  “老鹰能飞上蓝天,看到广阔的天地,没有一点顽强的意志是做不到的。”奶奶接着我的话题问:“孩子,玩游戏时你愿意做老鹰还是小鸡呢?”

  “奶奶,我愿意扮演老鹰!”未等奶奶说完,我兴奋地从她的怀里挣脱出来,展开双臂,张牙舞爪地盘旋到奶奶面前,“奶奶,老鹰来了。”

  “看把你乐的?小心摔跤。”奶奶连忙一把抓住我,“孩子,你知道鹰为什么能飞?而鸡为什么不会飞呢?”

  我一时语塞。

  奶奶接着告诉了一段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话:“窝里的鹰是飞不起来的。老鹰在小鹰能够站立的那天起,就将小鹰轰出窝去,让小鹰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学会生存的本领,包括飞翔的本领。”说着奶奶又指了指鸡窝里那群依偎在母鸡翅膀底下的小鸡,“鸡妈妈却总是用自己的翅膀护卫着自己的孩子,所以小鸡们长大后,也只能重复母鸡昨天的故事啦。要是老鹰也像母鸡一样照顾小鹰,那小鹰也就同小鸡一般没有什么两样的了。这人啊,也得锻炼锻炼啊。”

  我似懂非懂地听着,觉得要像老鹰一样搏击蓝天,还真非得在群体里出类拔萃方有可能。自然,奶奶故事讲完后的第二天,我就乐意去幼儿园了。

  童年是快乐的,拥有一位睿智的奶奶更是我一生中的大幸。

  转眼到了少年时代,我的家庭由于“文革”的变故,父亲被打倒,戴高帽子挂黑板游街示众,成了“走资派”、“反革命”,父亲被关进“牛棚”、蹲监狱、到工厂接受监督劳动当翻砂工,家庭的状况一落千丈。只有母亲一个人的工资,家中又多了一位尚在襁褓中的妹妹。这时我家的居住环境也每况日下,我们被迫从原先的干部楼搬到了两处二小间的简易房,一间奶奶住,另一间我妈、我妹和我住。这两间房相差二站路,走走大约需要二十分钟。

  记得临近岁末的那个冬天,我去看望奶奶,奶奶的皱纹更深了,这几道皱纹比起以往的来,更多了些心理的因素,眼神没有以往的光芒,多了些许泪痕。看到我,奶奶擦干了泪痕,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生怕漏掉某一个细节,眼睛里又放出了一丝光芒来,她见我脸上有些营养不良的白斑,心疼地把我搂在怀里爱抚了一番。末了,从柜子里掏出一点钱,带上我去隔壁的馄饨店给我买我最爱吃的馄饨。

  这时候的奶奶已经穷得每个月只有十元钱的生活费,连买肉馅自己包馄饨的钱也没有,但每次孙子去看她,她总是要带我去这家湖州大馄饨店买一角一碗的大馄饨给我吃,而每次奶奶自己却不吃,就让我一个人吃,我曾经问奶奶为什么她不吃?奶奶回答说吃过了。如今想想我那时真是少不更事,那一角钱正是奶奶一顿饭的饭钱,我后来读书时每个月也只有十元钱的生活费,自己作主才知道一角钱的用处,尽管那时一顿早餐一个大饼一根油条一碗豆浆只要九分钱,但对于每月只有十元钱生活费的奶奶来说,用掉了一角钱就意味着要少吃一顿了。

  我从碗里捞出一个最大的馄饨硬要塞到奶奶嘴里,奶奶就是不肯,她老人家坐在我的对面,尽情地享受着孙儿狼吞虎咽吃馄饨的模样,一个劲地劝道,“慢点,小心噎着。”虽说那馄饨比不上奶奶亲手包的,但也算是味道纯正,尤其是奶奶买的,我吃着觉得口感很好,惬意极了。奶奶还是用她那双带着老泪痕迹的大眼,慈祥爱怜地瞅着我,仿佛在说快快长大吧。

  “奶奶,我长大了要买好多好多的馄饨给您吃。”我看着奶奶那期待的眼神,天真地说道:“我还要让奶奶坐坐我开的车。嘀嘀叭叭……”

  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奶奶连声说好,“不过,奶奶吃不了那么多馄饨啦。”

  “要吃!现在奶奶给我买,将来我长大,我来买给奶奶吃。”我坚持自己的想法。

  “好!好!奶奶等着那一天。”吃完馄饨,奶奶带上我离开馄饨店,在门口遇上了一位老年乞丐,奶奶又从怀里摸出了仅剩的一角钱递给了她。

  “为什么要给她?您都舍不得吃馄饨。”我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人都有个难处,你看她这把年纪,行动不便,这一角钱可能能让她吃上几顿呢?”奶奶说得很轻松,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令我一辈子难忘。

  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我和奶奶祖孙俩在馄饨店里这一别竟成了永诀。第二年的元月三日,也就是五天以后,奶奶突发脑溢血跌倒,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才被邻居发现,等我们接到报信赶到时,她老人家已经不省人事。

  在医院抢救了二天,奶奶便与世长辞了,临终前奶奶已经不能说一句话了,无论别人如何呼唤她,她都没有反应,唯独当我扑在她病榻前喊她时,她会微睁双眼,用已混沌迷离的眼神盯着我,我做了个展翅高飞的动作,奶奶脸上泛起了笑意……

  如果说奶奶讲述的鹰击长空的故事,培养了我独立的人格,勤奋做事的秉性;奶奶那种关心弱势人群的行动,造就了我善良的品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三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今我真的拥有了自己的轿车,我第一个愿望就是能够载上奶奶,让她老人家好好地享受一番,然而这一切早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到清明时分,我会亲手包上馄饨,驱车前往墓地去看望奶奶,寄上我的一瓣心香,回想起奶奶的那慈祥爱怜期望的眼神,我都会问上一句:

  亲爱的奶奶,您在他乡还好吗?

上一篇: 《“大手大脚”绝非“大家风度”》     下一篇: 《端午节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46772次 | 联系作者
对《奶奶的眼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