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15   共 772 篇   访问量:2426
跳楼秀
发布日期:2010-06-15 字数:3619字 阅读:2426次
  那天上午我正坐在记者办公室改一篇稿子,主任走进来,看着腕上的表说:你去一趟吧,人间天堂那儿又有人跳楼。我现在还是实习记者,一直都跟师傅,从没有单独外拍采访过。这样重大的采访任务,没想到主任交给了我来完成。我看着主任,有些疑惑,有些感激,主任脸上挂着莫测高深的微笑,我相信这是在鼓励我,他交待道:人多,一定要注意保护好机器。

  我赶忙领来摄像机,噔噔噔跑下楼去,拦一辆出租车就急奔现场。开出租的司机白白胖胖的,戴着幅墨镜。听说有人跳楼表示出的极大的兴趣,一路不停地通过报话机给别的司机说:人间天堂那楼上又有人跳楼了,记者这都去了,一起瞅瞅喂!

  到了人间天堂那儿,却看人间天堂楼下平平静静,行人车辆来往自若。七层高的人间天堂楼顶,也不见人影。我们在四周转了一圈,也无任何迹象。问路人,都摇头说,哪有啊,没听说。难道是我听错了?打电话给主任,主任说,那是还没开始吧,你到对面楼顶支好机器先等下。

  出租司机把我送到人间天堂对面的楼下,墨镜摘下来看着我下车,说:记者同志,你没蒙我吧,要没人跳楼,我这回糗大了。我苦笑一下,“乒”地把车门关上了。

  到了楼顶,看这坐楼顶建有好大一幅遮阳顶,只给楼顶留出了四个角。其中一角视线正好,正对着对面的人间天堂。我便走过去,边走边看着人间天堂的楼顶。果然见楼顶中间坐着一名男子,正坐在那儿喷云吐雾,四下张望。那幅安逸的神态不象是来跳楼的,倒象是赏风景的。我扛起摄像机,借摄像机的长焦镜头向对面扫描远望。忽听背后有人喊:喂喂,小兄弟,别抢镜头啊!大家都得吃饭呐!

  一扭头,见遮阳顶顶棚的荫凉下长枪短炮的相机摄像机支有五六个,几个人围在一起正在闲喷。有报社的,有电视二台三台的记者,还有网络上的拍客。这些人我有的认识,有的还是第一次见。我为先前的鲁莽感到挺不好意思,扭扭捏捏走到他们中间去。然后便有人介绍,有人引荐,由于是同城的同行,加上经常在媒体上互见名字,从同事中听闻其人其事,一会工夫,便和这几个人全混熟了。

  正自聊得投机,忽听对面楼顶上有人拉长腔调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债不还,猪狗不如!只见原来楼顶坐的那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骑坐在楼顶正对着我们这侧的护檐上,正自对着我们大喊大叫。虽然这儿的护檐下还有一个小小的楼耳,看上去仍是有些危险。果然有人要跳楼了!

  众记者胡拉一下散开,各自打开相机摄像机。便有快门的声音喀喀嚓嚓在耳边乱响。

  我的心咚咚跳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要喊话劝阻对面那人,看别的老记者那镇定的神情,又不好意思出头。

  在我旁边拍摄的是电视二台的小李子。他弓着屁股看了会寻像器后,忽然问:消防上他也打电话了吧,怎么现在还不来?报社的摄影记者老王笑道:现在楼下还没有聚人,他们就是知道,也不会早来的。

  我爬在楼檐上往楼下看了看,好家伙,这一会儿工夫,楼下已聚的人山人海了,不管有没有这个年代流行的颈椎病,都呈四十五度地仰着脖子向楼顶张望。几名交警正手忙脚乱地指挥着交通。紧挨我们这坐楼的楼下,横七竖八停满了出租车。一群人围着一个白白胖胖戴墨镜的人,看着他不停地指着楼顶摇头晃脑地说着什么,不是我来时的出租车司机是谁!

  刺耳的火警警报声传过来,消防队来了。

  抄家伙,快下楼!老王一声喊,拎起摄像机就跑。众记者也都飞快收拾好相机摄像机,紧紧跟随。我迟疑了一下,慢了半拍,差点被他们关在电梯外。下了楼,我们又排开拥挤的人群,穿过大街,一路跑到对面的人间天堂。

  人间天堂是一排近市中心的老式楼房,里面开有几个洗脚、按摩店和低档的旅馆。不知为什么,这座城市的人一跳楼,往往选择来这里。今年这里已经上演过四次跳楼事件了,都被我消防人员成功营救。我消防人员救人的先进事迹和感人镜头,在电视和网媒上广为流传。当然,这成绩,也与我们这帮记者的精采记录与报道分不开。

  消防人员果然驯练有素,有条不紊。很快在楼下撑起了气垫。领头的队长,面色白晰,腰杆挺直,理一头精神的平头,戴一幅威武的墨镜。先是靠着车门,指指点点一番。继而又同记者们一一握手,和熟悉的记者互拧下胳膊。然后气定神闲地带人向楼上走去。众记者或前或后,紧紧跟随。

  在暗仄仄的楼梯过道上。消防队长说,这两年跳楼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多是为债务问题。今天跳楼这人名叫贾四,是位农民工,带着同乡的人给一家矿山打了一年工,老板托欠了他们四万多块钱工资讨不回来。

  我问:他为什么不通过官方和法律解决?消防队长哈哈笑了一下,没有哼声。二台的小李子说:这都托了两三年了。要早能解决,他还用来这里跳楼吗?

  原来他们提前都知道。我有些疑惑,这是在拍电影,还是面对一个真实的跳楼事件?

  跳楼者贾四看到我们拎着长枪短炮的上来,身子连忙往楼外又趔了趔。

  消防队长急喊道:贾四,你小心点,要掉下去,虽然下面有护垫,脑袋仍是会扭断的。

  贾四急忙又往回挪了挪。

  我要的我钱,我要见赵五梁。见不到我的钱,我就往下跳了。贾四嚷道。随即,又冲着楼下把相同的话大喊了几遍。

  跳呀,你倒是赶紧跳啊。楼下有不少人起哄。

  日他祖奶奶的。我们给赵五梁扛了一年长工,他一分钱也不给我们。我们去找乡里,乡里说得去找劳动局;我们去找劳动局,劳动局说得去找法院;我们去找法院,法院说我们没有劳动合同,管不了,让我们再去劳动局,劳动局说这事只能找法院。我们去公安局,公安说不归他们管;我们找报社电视台,他们说象我们这样的事太多了,也太小,他们管不过来也管不了,他们只报道新闻。我们去县政府,看县政府天天围了一堆上访户,人都虱多不怕咬的,我们几个算个屁,还要自个对付饭钱。就想着跑到中央问问温总理去,这个事儿难道就没了解决办法,俺农民工的死活还有人管没?刚跑到省里,就被逮回来了,差点关进去住几天,说是上访违法。我们再去找赵五梁理论,赵五梁养着一帮打手见我们就打啊……

  贾四面对着下面的观众越说越激动:我们这些满身臭味的农民工,不跳楼,你们这些城里人谁能认识我们,看到我们的存在啊。不跳楼,你们谁能把我们的事当事不当屁,解决我们的问题啊!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了,要今天得不到我们应得的血汗钱,我肯定要跳的。我就不信我死了,你赵五梁还能好好活着,那些不管事的人还能好好在位置上。

  你死了赵五梁会活得更好,因为没有人追着他要债了。而且你跳楼死了,就法律上来说,也根本治不了他的罪。你死了,这地球原来怎样转,还会怎样转。你一个屁民的死,象死一只蚂蚁的死一样,能引起地震、海啸?能换来什么呢?不过窝窝囊囊一死罢了。我旁边的小李子忽然激动地说道,他在记者之外另一个身份是个诗人,最容易情绪激动。

  半天没有说话的消防队长这时说:是呀,贾四,跳楼是一种最不理智的方式。要珍视生命。我想今天来了这么多记者,又有这么多观众。你的事,已经变成大家关心的事、关注的事,而解决这些事是需要一些时间的,难道你不想活着看到自己被托欠的工资重新要回来吗?消防队长边说,边慢慢往贾四走去,看样子要把贾死拉回来。

  我呆呆地看着,感到血液在一点点凝固。耳畔喀嚓喀嚓的快门惊醒了我,赶忙也把镜头对了上去。

  大出意外,竟然毫无一点悬念。只见消防队长走到近前,轻轻跟贾四说了几句什么,忽然一把把他拉下楼顶护檐,紧紧抱着贾四的腰,把他往房顶中间拉。

  喀嚓喀嚓,闪光灯在他们身上狂闪。有些逆光,记者们变换不同角度拍摄。

  贾四被消防队长一路搂着护送到楼下。临出楼道门时,一楼的看门的房主忽然探出头,冲着贾四嚷道:贾四,记着回头把今天的租金交了!

  当晚本地的电视的网络以及第二天的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消防队长智救轻生农民工的新闻。相关图文并茂的新闻报道及后续报道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清晰拍摄整个营救过程和现场的记者,凭借这则新闻,当月分别获得了大小不一的荣誉或奖励。贾四跳楼讨薪的新闻,引起了当地政府部门主要领导的重视,亲自带人去解决问题,帮贾四群体讨回了血汗钱,并送给了贾四。贾四捧着钱,涕泪交加。领导拍着贾四的肩膀,说着什么,他的形象在贾四的的涕泪面前是那么高大可亲。

  消防队长,也在当年高升到省里去了。

  如果不是贾四闹那次跳楼,原本我们看到的世界,本就是象现在一样和谐的。

上一篇: 《闲适》     下一篇: 《木札岭景区推介文字(摘录)
责任编辑:阿木 | 已阅读2426次 | 联系作者
对《跳楼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