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31   共 0 篇   访问量:1168
那人,那衣,那故事...
发布日期:2010-05-31 字数:1857字 阅读:1168次




  女人的衣橱中永远少一件衣服。寻衣,于女人而言,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情结。



  只是,一见钟情的衣裙,可遇而不可求。寻衣,往往是乘兴而来,扫兴而归。孰知,纵算如此,女人依然行走在寻衣的希望和失望之中。



  不知曾听谁说过,千衣,千寻。女人于寻衣的执着,男人不曾亦不能理解。衣,于男人而言,只是一件衣,于女人而言,则是一种缘份;寻衣,于男人而言,寻的只是衣,于女人而言,寻的则是灵魂深处的注视。当女人问一个男人自己的衣裙漂亮与否时,他也许会调侃:不穿更漂亮。女人,可怜的女人,低骂男人的可气又可爱之余,始知那一衣之缘媚惑的不过是自己,始知那寻衣过程中寻的不过是自己某个时期的印痕和剪影。只是,纵知如此,女人依然执迷于寻衣的悲喜之中。



  比如,前几日北京之行的一个下午,我和他那年龄与我相仿的外甥女妍在朝阳门南小街附近的老胡同里闲行,无意中看见前面的一个旗袍专 卖店,就不约而同地走了进去,眼神同时为一件浅藕色丝质传统斜襟小立领、滚边、盘花扣的小包袖旗袍而停留。每一件衣服都有一个独特地属于她自己的名字,这件旗袍亦不例外:“藕花深处”,恰如其分的贴切之名。



  在妍的极力推荐和耸恿下,我穿上了这件旗袍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缓缓对镜,我仿佛看到一场关于江南的邂逅:藕红的底色仿佛满塘的藕花,胭脂红的缎面滚边仿佛藕花深处的绯红,从领到襟、到腰、到下摆开衩处的一字盘扣仿佛只只静立的蜻蜓;缓缓转身,既是一抹诗意江南的流光剪影,也是一缕莲步生香的古筝清曲……



  从店主和妍意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件旗袍真的很合身,仿佛是为我量身定做。妍甚至夸张地问我:小舅妈,你婚礼上的中式礼服有这件旗袍漂亮吗?妍无意提及的婚礼破坏了镜中那个婉约女人的美丽心情,使得她不得不打消买下这件旗袍的欲 望的同时,还逃似地离开了那家店面。



  妍紧跟着追了出来,不解地问道:小舅妈,这么合适的旗袍,为什么不买?不能告诉她没有婚礼是自己这一生的隐痛和遗憾,遂找了个不喜欢旗袍的粗劣藉口掩饰已经破败的心情。心细如妍,非但没有相信我的说辞,还敏感地觉察到三十七度高温下的我周身却泛着些微冰凉。她迅速地转换了话题,并以极其轻快的语气给我介绍着这老胡同悠久的历史,和曾经发生在这胡同里的故事。她强调,这些故事,有些是从街谈巷议中听来的,有些则是从书文记载中看来的。末了,她象是对自己说,又象是对我说:故事的由来犹如人的口碑,是用耳听来、用眼看来、用嘴说来,至于是否属实,还需用心细细想来……



  不知什么时候,我和妍走出了那条胡同,出现在王府井附近繁华的街道上,并朝这一带有名的圣若瑟教堂走去。他,妍的小舅,应该正在教堂的门口等着我们,这是事先约好的。



  圣若瑟教堂的门口,我们和他汇合了。妍眨着聪慧的眼睛,要我和他在教堂门口留个影做纪念,说这可以让西方的神送给我们无限的祝福。留影的时候,妍反复地要求她那不会笑的小舅笑一下、再笑一下,惹得我忍俊不禁笑起来的时候,她按下了快门。留完影,妍拉着我的手朝王府井商厦走去,把还站在教堂门口笨拙地笑着的他甩在了身后。



  在商厦里随意地逛来逛去,偶然也是必然,我和妍在三楼的女装卖场,和“藕花深处”重逢。妍牵着我朝“藕花深处”走去的同时,无意却有心地说我的指尖很凉,掌心很暖。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掌心相叠,一股暖流涌入心中。也许,那个不会笑甚至还有些冷傲的人,和我这指尖有些冰凉的人,心却都如同这掌心般地暖?一瞬间,暖流变成热流,涌上心头。感激地看向妍,她已拿着条和“藕花深处”竭然不同的异域风格白色真丝连衣裙朝我走来,并笑称这简单却不失其独特意韵的裙子送我这简单却不失细腻的女人,才不枉“衣如其人,人如其衣”之说。

  ……



  那天,当妍一手挽着我,一手挽着他,从商厦出来的时候,突然冒出惊人之语:小舅,我觉得小舅妈简单得象个孩子。他佯怒着说妍没大没小,妍不示弱地回敬:小舅,迂腐。而我,就在那人、那衣和那故事的似有所悟里,在我和他的“简单”和“迂腐”间,心上突然纯净无比。



上一篇: 《你是我生命的藤》     下一篇: 《蜻蜓飞过的夏天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1168次 | 联系作者
对《那人,那衣,那故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