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29   共 0 篇   访问量:1111
且行且记之潜山
发布日期:2010-05-29 字数:2169字 阅读:1111次
  周末的清早,飘着雨。迎着雨,我跟团去了潜山。一路的疾速行进,雨刮刮落的一串串凝在挡风玻璃上的雨珠和道路两边的树木、河流、村庄和田野,转瞬就落在了身后。偶尔,三两个在田间劳作的农人,和几只在水边吃着草、撒着欢的牛儿也意外地融进了车窗外正无限倒退的画卷里。倏地,心上有些惊挛,因了突然想起岁月的车轮恰似此际这疾速转动的车轮,转眼间,那年、那月、那人、那情就成了倒流的时光画卷里无心的一笔。

  

  临近中午,行至潜山县城。导游介绍说,潜山县以潜山为名。然,潜山之“潜”,做何解?导游又介绍说是因为整座高山常年被云雾缭绕,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故名“潜”。听着导游自以为是的解说,我故意问了她,湖北潜江之“潜”又做何解?孰料,她竟答:差不多吧。闻言,我明显地怔住了:倘若,所有的游人都就此偏听偏信了去;那么,蒙尘受损的会是谁?正思量中,我仿佛听到一本线装史志的某一章节里,传来了前人的哭泣。

  

  简单的午餐后,我们去了依山势叠架的三祖禅寺。拾阶而上,山门殿后是天王殿,天王殿后的院落正中是大雄宝殿。出大雄宝殿,转入后面山崖下的三祖洞。从三祖洞过去,地面有块刻着“解缚”两字的大石。“在‘解缚石’上转三圈,可解除心上的束缚”,导游的话音未落,解缚石上已多了一个双手合十、虔诚地转着圈的青年男子。男子三圈转毕,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束缚“我们”的是谁?求“我们”之外的“解缚石”解缚,到底是有心解了束缚,还是无意又添了束缚?

  

  不知是因为偶然,还是因为“解缚石”旁我那有些不敬的笑声惊扰了千佛殿的菩萨,刚才还只是稀稀疏疏飘着的雨,转眼就细细密密地洒了下来。溅起的水花,湿了鞋尖,也湿了眉眼。抬起微湿的眉眼,看着千佛殿外的人来人往,看着千佛殿大门两边的红底楹联“三祖道场重现,千花满载而归”,想起赵朴初两咏三祖寺之“汲尽泠泠江水,冲开靡靡山围。三祖道场重现,千花满载而归”和“大悲无不包容,浑忘得失是非。识得信心不二,千花满载而归”的同与不同,满心的澎湃,却是不能与人去说。

  

  从千佛殿出来,经过一个门楼。让人意外的是,门楼的角落里趴着一个残肢的乞者。有风从穿过门楼的游人中间的缝隙里钻过,乞者面前那个破旧的铝制饭盒里一张揉皱了的伍角纸币在风里涩涩地颤抖着。我还清楚地看到,角落里乞者趴着的身体也瑟瑟地颤抖着。然,我只是麻木地绕过了乞者和乞者破旧的铝制饭盒。而后,转身,却看到刚才经过门楼的游人中正好有人往千佛殿的功德箱里投进两张醒目的百元大钞,而后手持高香、虔诚地行叩拜的大礼。那一刻,我不敢回想山门殿里哼哈二将怒目圆睁的模样。

  

  同行的人还在为千佛殿后觉寂塔上的风铃和寺内山谷流泉的摩岩石刻“啧啧”称奇时,我逃也似地走出了三祖禅寺,回到了停在寺前广场的车上。透过车窗,看着在“信心不二,不二信心”门下进出的游人,思忖着王安石入相得志后,把当年在舒州任通叛夜宿三祖寺、夜游石牛古洞后写下的“水泠泠而北出,山靡靡而旁围。欲穷源而不得,竟怅望以空归”一诗,改成“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恰似那三祖僧璨《信心铭》中提及的“但莫憎爱,洞然明白”么?

  

  暮色时分,雨停了,我们在半山腰的一家酒店里住了下来。晚餐过后,酒店门前有山民推着小货车售卖自己手工制作的木制或竹制的小工艺品。我买了把弹弓准备打鸟玩,因为来之前曾听友人说起山间的早晨起来窗口会有小鸟在唱歌。友人没有骗我,第二天清早醒来的时候,我真的听到了小鸟在窗外“啾啾”。光着脚跑至窗边,拉开窗帘,紧邻窗口的松树枝上果然停着几只黑色的小鸟。然,等我转身找来弹弓时,树上的小鸟却不见了。找来找去,树上也尽是些酷似小鸟的黑色松球。也许,小鸟的“啾啾”是从松树林深处传来的,而我看见的原本就是黑色的松球?然,同样眼拙的,又岂止我一人?

  

  为了和其他团队错开爬山的时间,我们七点刚过就到了天柱山的山脚下。明知坐缆车上山会错过很多美景,然碍于自身的体力和耐力都不是很好,故而直到上山的第三程时,我才开始一步一个台阶地缓缓而上。关于天柱山如何的雄伟而不失灵秀,和其峰如何奇、石如何怪、洞如何杳、泉如何秀,早已无需我多言。然,登至天柱山的试心崖时,我被一棵从试心崖的岩石缝里钻出来的身上挂满了雾气凝成的露滴的草惊得目瞪口呆:阳光一缕缕轻柔地照在草和草尖挂着的露滴上,露滴变成了闪耀的珍珠,挂满了露滴的野草转瞬间变成了闪耀的珠饰……

  

  静立于试心崖之上,放眼望去: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山是那么的青。耳边,满是风拂云动的寂静之音。偶尔,还有“我要摘云去”的激情之声。闻此声和音,我笑了:笑眼前人的“身在云中不自知”,笑云中人的“只因身在此云中”,也笑身边人不晓也不懂对面山峰上飞来的石头和有着石头般心性之人的固执:飞来一定是飞来,不是世人胡乱猜。既然飞来又飞去,何必当初要飞来……

  

  

上一篇: 《闪亮的半熟时光》     下一篇: 《怎一个情字了得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1111次 | 联系作者
对《且行且记之潜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