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19   共 0 篇   访问量:1242
一住回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
发布日期:2010-05-19 字数:2717字 阅读:1242次
  若是哪位爱美的人士听说,搬一次家、换一次房,新房子里一住就能倒退三、四十年时光,能恢复青春,何乐而不为呢?然而,我的这次搬家遭遇却使我时光倒流,但并没有感到任何快乐可言。

  三年前,由于出手及时,我果断地在杭州钱塘江畔买了一套商住两用的住房,全精装修的——省事、省心;水、电采取民用——省钱、省力;唯一与七十年产权的商品房之间的不同仅是少了二十年的产权而已。售楼小姐还热情地演示了小区采用电信IP宽带收看电视的功能,频道多、图像清晰是其特点。对于我们这样的工作狂人,没功夫打理其它,如此卖点如此地段如此价格(当时七千多一平米,在杭州已是便宜),于是我与这套位于江边的房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到底是钱塘江边,空气比闹市区清新得多,住着很惬意。只不过住进去才知道整幢大楼除了电信的接口外,没有其它任何接口。问网通华数宽带,说是小区没有预埋线路,无法接入。不得已,只好去电信申请,得到的答复是不能再用1M或2M的宽带(我原先是用2M),想要看IPTV,只有4M以上才能赠送,当然4M宽带的速度之快是1M、2M所无法比拟的,简直就是冲浪,自然价格要比1M或2M的高出许多。

  总不能不看电视吧?既然没有选择,用用4M宽带,享受冲浪的感觉也好。交完钱后,一位汪姓电信员工立马给我家来安装,他试了电视、电脑后告诉我,一切可以使用了。回想起以前用的2M(单位也是2M),我梦想着体验4M所带来的乐趣。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工作繁忙,我回家的上网时间本身就不多,可就在这不多的时间里,我却发现上网时打开一个网页,远没有以前2M和单位里的快。无奈,打“10000”反映,满意10000的回答到是令人满意。不久,就派来一位瘦小的葛姓员工上门修理,他测试了几下告诉我修理好了,并演示给我看,我也从未真正尝试过4M宽带的速度,感觉比以前快了点也就认可。

  一次偶然的减速,只要有人上门来解决问题,我们对于电信的售后服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奢求。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命运喜欢恶作剧。

  葛姓员工走后,没有多久,网速再一次慢了下来,电视只能看到“无信号”的字样。万般无奈之中,我再一次打通“10000”号反映问题,接下来葛姓员工、傅姓员工(后来据说是身体不好,先是只来了一次)、小李小高两位小青年、据说是他们领导的殷经理都与我联系、接触和上门来修理。

  修理次数多了,久病成良医。我自然也知道了如何测网速,还有输入“ping202.101.172.35—t”来测,看看有没有掉包现象。

  与葛姓员工前后打交道不少于三次,他什么方法都试过,末了落下一句话,说我的宽带账户是老的(从老房子处迁移过来的),让我换新的,期间一个自称是他的领导的殷经理也跟我说,对于网速太慢表示歉意,说是次年缴费可以减半。我与他们说减半不减半我不感兴趣,我要的是速度,既然消费的是4M,那么就要名符其实的4M,与葛姓员工断断续续打交道有半年多时间,到他不干这项工作,结果既没有解决问题,也没有对第二年缴费减半。

  小李小高两位小青年则先是怀疑我的电脑有问题,尤其是小李说是他在学校读的是电脑,并以此来表明自己的专业,说我电脑页面上图标太多(我又不是第一次用电脑,以前和单位里使用时图标还要多,2M的速度也比这快),也不管我方便不方便,给我删去了许多,但仍然没用;用他们自己的电脑来测试,无论用什么电脑都是开始好一阵,等不了一小时网速就开始衰减,最低时只有0•16M,数据显示为:故障处理。没辙,他们只好偃旗息鼓。

  后来,电信干脆没有了下文。期间,第二年我只好打了“12345”市长公开电话。

  这回上门的是前面曾经出现过一次的傅姓员工。他首先告诉我,说我电脑不行的是伪专业,说是以前生病了,别人不清楚,他最清楚我家的情况,于是又是查线路,又是将所有的接口都换了个遍(我家共有三个电信接口)。在今年里又开始与我家有五、六次的亲密接触,其中一次带来了工程师,一次带来了接线工(据说当时房子里的线路是他们安装的),前后总共浪费了我五、六个半天时间,到后来我家的电脑网速仍然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他们走后,我按照他留下的工程师邮箱将平时截屏网速慢的数据再次发给工程师,他说是工程师会与我联系的,可这一等就是半个月也没有了回音。再开始打电话与他联系,也就石沉大海了。

  再一次拨打“12345”有事找政府,因为他们的承诺是“678910”件件要落实。好不容易打通电话,接听电话的是一位20号工作人员,他一查说是我家是不是又有新问题(原来他们有记录),我说还是老问题,可他却说电信方面反馈是在一年前问题已经解决。这是怎样的世界呢?我无语……

  工作人员跟我叹了一大堆苦衷,说是电信是垄断企业,政府很难管,我怎么听此话像是白岩松说楼市“总理说了不算,总经理说了算”。我立马说,现今是共产党的地盘,政府说了算。他不好意思再推托,让我耐心等待,并答应帮我督促解决。

  我已经等了近三年时间,我不知道我这一等又要等多少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可目前的事实就是如此。

  我俨然觉得自己回到了二、三十年前,不要说是用电脑,连看电视都是奢侈品。

  我不由得记起那个年代有过那么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

  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

  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

  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是啊!二、三十年的发展,城市乡村不知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但对于我来说,上网速度太慢,经常死机;看电视,常常没有信号,甚至比农村都不如,比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也不如。

  这真是垄断不除,监管不力,百姓是否真的一住就会回到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去?

  我欲说还休。

上一篇: 《张冠李戴的断案》     下一篇: 《“摩的”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1242次 | 联系作者
对《一住回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