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5-07   共 0 篇   访问量:2003
坐滑竿游石宝寨
发布日期:2010-05-07 字数:1651字 阅读:2003次
  坐滑竿游石宝寨

  

  石宝寨是我一九九五年赶在三峡截流前长江三峡行的一处景点,游船当时在这个景点停靠仅一小时。起初我以为这是一个诸如瓦岗寨之类农民起义的据点,见得多了不足为奇,也就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

  第二天三峡行的中午时分,游船停泊在石宝寨。面对此寨时,我改变了原先的主意。这石宝寨原来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塔,它一面背靠大山,三面为人工建造的塔身,共有十二层。不像杭州六和塔之类的是底层大,上层小,依次由下往上递减,塔顶与塔底的中心相对应;而是随着山势走向所建,从侧面看更为明显,塔顶正中与塔底中心不在同一条直线上,塔层上面三层为一处,与下面几层错位,像是一条斜折线。这样的塔,我们平生还是第一次看到,因此值得一游。

  我们刚上码头,只见一长溜的滑竿和双人轿排在两旁,主人纷纷拉客去乘自己的滑竿或轿子,离游船近的几处开价单程十元。一小时的游程确实短了些,我们也想坐它一回滑竿,于是先不动声色回绝了几位的邀请。等离船稍远些再一问价钱,才十块钱包来回,两厢情愿皆大欢喜。

  两位男劳力扛起滑竿的两头,迈开稳健的步伐,神色坦然地带上我一晃一悠地踏上了征程。这晃晃悠悠倒使我别扭起来,我的眼前浮现出电影银幕上蒋介石让人抬着上庐山的情景,这还真有点不自在。我尽量欠起身子,不靠在滑竿上,想让抬我的男劳力减轻一些负担,以安慰自己负疚的心理。没过几分钟,石宝寨就到了,滑竿的主人说就在塔底等我们,回去再由他们抬,钱也回去一块给。

  我这时觉得他们倒也挺实在、淳朴的,难道就不怕我们“溜走”吗?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能记住我们?

  走到塔底方知,石宝寨的入口只有一处,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到里面只不过像登六和塔那样,一级一级地往上爬而已,只是六和塔是观赏钱塘江,而此处则是欣赏长江。可塔内的景观还不如六和塔,由此看来:这石宝寨只可远眺,不可近观。

  游完石宝寨,刚一出门,有人就喊住了我们,这几位农民兄弟还真有耐心,他们一直在此等着我们。我们再一次乘上了滑竿,我又准备欠身,后面的那位小伙子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说:“你别不好意思的,我们出力,你们出钱,一个愿抬,一个愿坐,公平交易,你就心安理得地坐舒服点吧!”一番话说得还挺辩证的,这回坐着的负疚感也没有头一次强烈了,“你们每天都如此吗?收入怎么样?”我和他们攀谈了起来。

  “我们每天都到码头去抢生意,如今不比以前,干这一行的人多了,光凭力气还不够,还得凭信誉、凭服务质量取胜。这样一天下来,多时大约可以有百来元,少时也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不过,这样的好日子不长啦,哎……”

  “噢,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长江三峡工程吗?我们将要被迁往别处去,石宝寨也要被江水淹到第三层。靠寨(指石宝寨)吃寨,离了它我们喝西北风去呀?往后我们就是有力气也没处去抬滑竿啰。”

  “长江三峡工程是利国利民的伟大工程,要相信党和政府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我们可不管这些,只要有钱赚就行!”

  说话这功夫,他们已送我们回到了游船上,我们付了钱,目送着他们远去。望着他们的背影,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面对祖辈耕耘了几千年的土地,要他们离开,可能从感情上一下子是接受不了的。但一头是国家,另一头是个人,孰重孰轻?每个人都应该来衡量一下。看来从物质上使他们走上富裕之路,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实现这一目标;而从精神上欲使他们走上富裕之路,其难度则相对要大多了,这可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我们衷心祝愿这里的人民能早日从物质上脱贫,但更主要的是使他们从精神上脱贫,过上真正幸福的生活。

  “滑竿要坐吗?不贵,很便宜的。”我们的游船渐渐离岸,又有一艘游船到港了,岸上的生意又要开张了。

上一篇: 《想起了景阳岗上的武松》     下一篇: 《变脸
责任编辑:阿木 | 已阅读2003次 | 联系作者
对《坐滑竿游石宝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