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4-27   共 0 篇   访问量:1172
未名河
发布日期:2010-04-27 字数:962字 阅读:1172次
  “文革”晚期,家庭变故,我离开了母亲去爷爷退休居住的硖石生活。时光已经过去那么久,儿时的回忆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磨殆尽。而唯独爷爷家旁边的那条说不上名的小河,姑且称之谓“未名河”吧,令我这一辈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永远不能忘怀。

  那是一个初冬的上午,寒风凛冽,雾气茫茫,河面上静得出奇;河水清且涟漪,近观偶尔还能看到水中穿梭嬉戏的鱼儿,泥沙颗颗粒粒尽收眼底。我独自一人在垂钓,间或能听到几只无家可归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唤声。

  雾渐渐地散开,我尚未尝到胜果。正当心灰意冷之时,忽然捏着鱼杆的手中一紧,我赶忙往上提,可居然提不起,莫非真是条大鱼上了钩?我立起身来,使劲往上一提,“扑通”一声响,不是鱼提上来了,倒是我连人带鱼杆整个儿掉进了河里,面朝上背朝下。

  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更没有死的恐惧。有生以来头一回这样平仰在河面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那一天,雾后的天空是那样的蓝……

  若不是身体轻,穿了棉袄棉裤有浮力;要不是那位同志碰巧路过未名河,我大概早就没命了。

  等我喘过气来,已在慈祥的奶奶怀中。“是谁救了我?”

  “一位中年男子,中等个头,戴一顶工人帽,着军便装穿解放鞋。问他,硬是不肯说名字……”

  这特征在当时也太普通了,上哪儿去找呢?

  打那以后,我一放学便天天来到未名河边,那个曾经让我死过一回的地方等待,连奶奶喊我回家吃饭都忘记,大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希望能够感动上天,使我找到那位救命恩人……

  这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如今,我早已长大成人,生活、工作在繁华的省会城市,但每年初冬我都会来到这未名河畔,去寻找儿时的记忆。

  小径还是那条小径,柳树还是那几株柳树,未名河还是那条未名河。所不同的是——小径上多了些沟沟坎坎,柳树上增添了几多皱痕,河水中再也见不到那翕动的小鱼、颗颗粒粒尽收眼底的泥沙……那么,恩人又将会怎样呢?

  今年,我又去了趟未名河,望着这流淌了半个多世纪的未名河,我的心里慢慢悟出个理来:“那普普通通的恩人”不就是生我养我的未名河,未名河不就是“那普普通通的恩人”么?

上一篇: 《杀人不见血的伪民主》     下一篇: 《拒绝家访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1172次 | 联系作者
对《未名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