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4-13   共 0 篇   访问量:1234
闪亮的半熟时光
发布日期:2010-04-13 字数:1711字 阅读:1234次
  读小若的《半熟时光》,想象着儿时的小小若坐着半截红砖趴在木凳上给语文课本里的插画人物添上胡须和眼镜的纯真,想象着小辈份的小旭宝凑在稍长几个月的小若姨的耳边说等他长大了要娶她做老婆的无邪,忍不住“扑嗤”一笑。只因曾经的曾经,那份可念可想的纯真无邪的种种雷同。

  曾经,年幼。不仅喜欢在课本上给插画的人物画胡须和眼镜,还喜欢隔着厚厚的玻璃看太阳,抓耳挠腮做一个色彩斑斓的梦。须臾,二十多年弹指而过,我的小丫已趴在小书桌上给童话里的公主拼贴换装,五颜六色的衣甚是好看。然,只是好看罢。很想告诉小丫大红大紫虽美却无缘最美的那一刹间,恍然从小丫简单而纯粹的笑靥里看到自己不自知的世俗:我竟然忘了,童年是时间之外的乌邦托,是一个非日常的虚构意义上的年纪。

  曾经,年少。陪着奶奶回老家走访亲友,姨奶奶和她那比我长出几岁的孙子平一路陪同。十多天相处下来,我成了平表哥的小跟班。姨奶奶见我俩如此投缘,有心想促成这桩亲上亲。于是,平表哥经常遵照姨奶奶的意思给奶奶和我打来问候的电话。直到那天,和我特别亲的十来岁的表弟文在接到平表哥的电话后,很生气地说:平表哥,你怎么能抢我的表姐。短暂的安静之后,奶奶先是宠溺地骂我长大会是个容易惹人欢喜的小妖精,而后是一阵爽朗的笑。笑声里,流淌着我们年少的懵懂和无知。

  年少之后,又一个十年,悄然而过。仿佛是昨天,平表哥的儿子已七岁,我的小丫已五岁,记忆里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表弟文也已长大成人并在不久前的一天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礼之前,我整盅般地给了他一个红包,一个很大很纯粹的红纸包包,惹来表弟对我的一番笑骂“你这幺幺,你这妖妖”,也惹来自己对书生和妖妖的一些沉重。婚礼之后,于安静里静静地看表弟文空间里那套“钟爱一生”的婚纱照,细细地品味时间这样过去也很好的淡定和从容。

  安静之后,独自走在冬日热闹也清静的街头,偶尔邂逅一片从层叠的冬柏树叶里透出的阳光。驻足观望,花仙子花房已被春至前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春前的明暖。凝眸细看,花房玻璃橱窗后好些叫不出名来的花儿,似乎也因为这春前的明暖开得热烈而灿烂。且,花房的玻璃橱窗上还映着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不经意的一声叹息,因了身在花中央的又不自知。长期以来,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要顾虑别人的感受,所以隐忍,所以卑微。然,卑微的处境总是开出格外清新的花,不是么?努力地抬首仰望天空,阳光一直都好,一切一直都很好。只是,妖妖,已没有书生想象的好。不是么?

  抬首,也回首:儿时赤足走在石子路上,脚板被石子的棱角硌得生疼的疼痛依旧;少时侧耳听花开,听到花瓣与花瓣相互碰撞之声的懵懂依旧;年青时推窗张望雨巷,奢望有人可以给自己撑一辈子伞的浪漫依旧。然,纵算一切都依旧,以前的感觉却已有了不容忽视的欠缺。就象,一个自己很喜欢的瓷器,不小心摔碎经过技师高明的修补后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可内在的裂痕依然存在。然,只有珍贵的东西才需要修补,才有修补的价值,不是么?如此反复,我将再度陷入一个永恒的矛盾里。

  小丫,我的小丫,总是适时地天使般快乐地飞到我的眼跟前。“妈妈,我要做个小仙人,把灰尘变成蝴蝶,让汽车的喇叭放出优美的音乐,给到处跑的北风找个温暖的家……”这聪明的孩子,总是能把不知从哪学来的儿歌变着方儿地给我这样那样的意外和惊喜。然,我是不是也可以学学小丫的聪明,把矛盾变成调侃,让沉重变得轻盈,给现实有端无端的落寞找个舒适的家?如此,纵算书生不再是从前的书生,而妖妖依旧还是妖妖,还是那个“一袭清衣,一张素颜,悠然行走于尘世”的素心女子。

  ……

  季节的路口,笑看冬和春,牵着手、却隔着年。尘世的路口,醉看三千场悲喜情仇,只隔着一场意识的风雨。攸地,远方的远方燃起了一场盛大而华丽的烟火。烟火落寂,有人惊讶于我的平静,我只是径自喃喃:烟火,何曾寂寞?那人哑然失笑:你,总算是变成熟了。遂,双眸闭合之间,眸底有了闪亮的泪光。且,一些平常时游荡在眼角颇让人伤神的细小鱼纹也因此变得透明,甚至生动可爱起来。

上一篇: 《只不过心有微澜》     下一篇: 《且行且记之潜山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1234次 | 联系作者
对《闪亮的半熟时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