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御史血谏朱元璋》--周明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3-02   共 0 篇   访问量:1545
齐鲁御史血谏朱元璋
发布日期:2016-03-02 字数:2754字 阅读:1545次



《中国名人大辞典》载:“齐鲁,明,嵩县人。洪武进士,授检御史”。齐鲁,今嵩县旧县镇齐家河(前河)人,明洪武四年(1371)进士,曾在山西、福建道任职。在任监察御史时,先后向朝廷上谏章数十篇,被擢升为都御史(都察院的长官,正二品),以耿直清正、敢言直谏、不畏权贵而闻名于世。

齐幼年家贫,十余岁尚未入学,某日随父跋山涉水到旧县赶集,适逢旧县分司审讯诉讼案,父子入衙门参观。古时,官府审讯民间纠纷、刑事案件,不论大小,皆公开审问,允许百姓旁听,以示公正教民。归家途中齐鲁问其父:“桌子里边坐的是何人?那样有权,说打就有人打跪在地上的人。”父答:“那是官”。又问“何人能为官?”父答:“读书人”,即说“我要读书”,父笑而答“我家住山中,村中无学,也从来没有读书人,我家又穷,怎能上学?”。齐无对,但不断发出“我要读书”之声,到家后,如狂如痴,常自言自语“我要上学!”“我要读书!”

齐家河小村在伊河大拐湾处右崖小山头上,土地脊薄,物产不丰,群山环抱,交通不便,与外村往来只有羊肠小道。齐求学心切,再三向父请求,父总以故推辞。竟以不食抗命 ,父爱子心切,乃许。村中无学,送到外地就读,塾师教以《三字经》,则凝视不语,师再三逼问,乃答“不懂意思,如何可读?”古时初学少儿,口授字音,使之和声而诵,并不讲解意思。师再三催促,仍然不读,无奈予以讲解才读,几刻便能背诵。师问所学意思,对答如流,大惊:“此生奇才也”,尽力培育,未两年读完《四书》,开始读经,师学问浅薄,荐入他学。几年后,精通经史,尤长于文章,名冠士林,乡试第一,连试皆捷,赴京试,攻取进士,入朝任监察御史。

齐鲁贫家子弟,生长在山林,历代以耕耘为生,生活朴素,虽任高官仍保持农家勤劳朴素之风,对人诚实,为人耿直,光明磊落,不畏权贵,不畏生死,处事公正廉洁,办事皆以民为本,时刻不忘百姓耕作之苦。对贪污舞弊、仗势欺人者,详察真实,报呈皇帝惩处,监察御史专司弹劾官吏贪污、横行失职等行为,为贪官污吏所忌,多欲嫍媚,暗送珍物,欲贿赂免罪,齐对贪官行贿皆严词拒绝,并报皇帝加重惩处,贪官污吏闻之丧胆,不敢胡作乱为。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奸诈多疑,为达到中央集权,以图万世之业,屡杀功臣。群臣恐惧,万口如封,嫍媚相与,千颜一容,惟齐鲁不怕生死,直言进谏,朱元璋甚是讨厌。但所报皆关系国计民生之事,不可反驳。某日,朱元璋戏鸡,齐到,急藏衣内,齐知其衣内藏鸡,故久立不去,待齐离开,鸡亦死。

明初,政府用中原地区的茶叶交换西南地区的马匹,控制了茶叶,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少数民族地区,因而明政府把茶叶列为战略物资,严禁私自出口。洪武三十年(1397),为了加大反走私和反腐败力度,朱元璋派自己的女婿当朝驸马欧阳伦,作为钦差大臣,到陕西、四川巡视,重点查处茶叶走私事宜。为巡视方便,朱特赐其尚方宝剑一把,圣旨一道,令欧阳伦一路之上,如遇到私自走私茶叶人员,不论官阶高低,一经查实,即予以就地正法。

可让朱元璋意想不到的是,欧阳伦本人和他的妻子安庆公主,就是个走私茶叶贩子,而且是大明朝当时的茶叶走私贩子总头目,多年来他们夫妻狼狈为奸,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采用极为隐蔽的手法大肆进行茶叶走私活动,从中谋取巨额暴利,由于手段高明,加上是皇亲国戚,没人敢查他们,更不敢治他们的罪,赚到了大量的黑心钱。

为了从重打击茶叶走私行为,彻底抑制茶叶走私,明朝法律规定,私贩茶叶二十斤以上者一律处死,弃市暴尸三日。因而冒如此巨大风险进行茶叶走私的人很少,走私茶叶的利润十分丰厚,因而贪欲大增的欧阳伦就同妻子商量,利用代天子出巡的良机,在运输各种犒赏沿途军兵的粮草中,夹带五万斤茶叶,运出境外进行走私获利。过海关时,利用在前线军队中的关系过关,欧阳伦夫妻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不承想自己的下属,都是些骄横跋扈之人,特别是家奴周保更是蛮横,过陕西蓝田县河桥海关时,竟动用官府车辆,擅自闯关,不纳税,任意殴打把关人员,地方官员不堪忍受,向皇上递上奏折。兰州一个海关官员,更是据理例行检查,使其走私茶叶之事彻底败漏,欧阳伦一怒之下,假公济私,罗织罪名,欲将知情之人尽行斩杀,一名官员在临死之前设法派出得力家人,将一封有关欧阳伦走私茶叶的紧急奏章和走私茶叶证据,连夜送达以刚直不阿闻名天下的右都御史齐鲁那里。

齐鲁获知驸马欧阳伦走私茶叶之事后,大为震惊,于第二天早朝时分,将此事奏明朱元璋。朝堂之上,朱元璋认为欧阳伦夫妇为皇帝至亲,官高权重,走私茶叶之事纯属诬陷,应该不予采信。齐却坚持认为,这件事于情于理都是应该予以采信,并应该进一步进行深入调查,因为任何一个地方官员,尤其是级别很低的下级官吏,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是绝对不敢诬陷当朝驸马的;朱则以驸马不差钱为由坚决不予认可。大殿之上,君臣两人大吵起来,三五回合之后,朱元璋大怒,走到齐鲁面前,抡起巴掌,一掌过来,打得齐鲁口吐鲜血,眼冒金星,两颗牙齿当即落地,过了一会,齐才回过神来,躬身弯腰将两颗落地的牙齿拾了起来说:“臣此二齿,当送史馆保存。”朱元璋一听,更是火上浇油,火冒三丈,当堂一脚将其踏翻,并将齐收监,待彻底查清事实还驸马欧阳伦清白之时,将齐鲁从重治罪。后经查明,齐鲁血谏属实,欧阳伦被抓了起来杀掉,齐得以官复原职,但他本性不改,得罪了许多亲贵大臣,终被排斥罢官。

齐鲁回到故里,耕读自娱,以终晚年。朝官归家,皆凭平日所得,田连阡陌,亭台楼阁,奴婢成群而度晚年奢华生活。然而齐为人正直清廉,从不受贿,所得薪俸多作救济贫苦之用,两袖清风而归。仍居山上茅舍,以历史知识、圣贤之言教育后代,多劝邻里和睦相处,为乡人称颂。病故葬于村下黄土坡边,乡邻树石碑述其平生,有翁仲几件,称“御史坟”。家无恒产,子孙后代依然务农,后人多居住今嵩县田湖镇洒落村及栾川县潭头镇汤营村,坟墓于20世纪30年代为洪水吞没。

上一篇: 《翻越心坎---诗评:诗贵之处显风采》     下一篇: 《第四章 工厂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45次 | 联系作者
对《齐鲁御史血谏朱元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