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二节 明镜山庄》--夏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0-29   共 0 篇   访问量:780
第一章 第二节 明镜山庄
发布日期:2015-10-29 字数:8026字 阅读:780次

楚国盛夏,酷热难耐,似乎火神祝融在云层蒸馒头。然而,楚地某些地方,是火神嫌弃的,大概是蒸出的馒头不够松软香滑。譬如明镜山庄。

去过楚国都城伯庸,却未被邀请到明镜山庄的,必定是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和马车扬起的尘沙般卑微。

明镜山庄,难得被火神冷落,却完美无瑕。船家送客,临近月牙状湖泊止步,叮嘱持三尖两刃银蛇枪少年小心。没错,这里是明镜山庄的入口-——月荷湖。月荷湖,清澈见底,宛若美人腰肢玉带。可惜,是位冷美人,纵使温柔如暖心鸡汤的手,轻触玉带,也会被刺骨的寒凉伤害,凝结成飞霜。奇特的是,冰冷的月荷湖上,终年盛开白莲点点。白莲,一瓣一瓣清香,经风爱抚,跌落至湖水,碎成热泪,流出恍若隔世梦境的雾霭。少年每每见此景,心生怜意,可他知道,这是白莲的使命,没有它,也就没有庇护明镜山庄的迷雾。

少年从腰间取出荷叶状翡翠石,趁白莲坠湖之际,瞬息掷入。迷雾变得稀薄,依约可见一条粗壮柳枝延伸至少年跟前。他,步履轻盈,点在柳枝上,眼神无丝毫忧惧。柳枝尽头,雾气散尽,汉白玉砌成、椒图雕饰、高三丈有余的碑门,威严屹立。碑门石柱镌刻一副对联,上联是一身正气龙虎惧,下联是两袖清风鬼神惊,苍劲有力,烘托得石碑横柱上明镜山庄这四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少年径直迈向石碑门后的平坦宽阔古道,古道旁栽种四季金桂,灿若星光,馥郁却不刺鼻,兴许是从广寒宫移栽的。桂香黯淡之处,是一面湖泊,光滑无风,恰似西王母备用的梳妆铜镜,故得名明镜湖。少年又从腰间取出葡萄大小的夜明珠,递给湖畔的渔夫,那渔夫一把浓密灰白羊排胡须,嘴角沾些颗粒笑容,道:“先生,想捕什么鱼?”少年道:“蓝底过背金龙鱼。”渔夫道:“上船。”少年登上竹筏,渔夫点篙撑驾。千里划行,直挂云帆,两岸青山似剑眉竖立,湖中水草若方舟争流,远眺可见鹰击长空,俯视亦观鱼翔浅底,念锦绣山河尽收眼界,何人忍弃渭水垂钓!

观赏明镜湖旖旎风光至困乏之时,渔夫提醒少年:“先生,前面将是水龙吟,小心。”少年发现湖面变得很狭窄,水流极其湍急,非娴熟的渔夫无法前行。半盏茶之后,渔夫划进一岩洞,岩洞幽暗阴沉,时而传来类似困在岩洞之龙发出愤怒的呻吟,不觉得颤栗。少年问:“老先生,为什么不能在水龙吟点火把,这声音怪可怕的?”渔夫哈哈大笑:“人总是对未知事物充满恐惧。然而敢于说出来的却是少数。”他接着道:“少年,老朽讲一个故事给你听,这声音就没有这么恐怖了。”渔夫思索片刻,道:“传说,明镜湖曾栖息一条水龙,他喜好安静,与诸神来往甚少,独和火神祝融深交。他珍藏一颗夜明珠在身体里。这颗夜明珠,原本被精心养育在西王母的断肠池中,每以灌溉西王母的眼泪。西王母寿宴之时奖励他护卫天庭有功才忍痛割舍。宴罢,西王母遣侍女董双成告知水龙,将他死去孩儿魂魄聚在此夜明珠,吸取日月精华,假以时日,必能复活……”渔夫略有伤感,道:“可惜,外界只知此夜明珠能不断涌出泉水,不知还有这原委。火神祝融将取火之法授于楚人,未意料到,楚人凭借聪慧竟研制出不灭之炎。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灭之炎迅速蔓延楚国都城伯庸,江河湖海俱枯竭。祝融不忍子民饱受炎火之苦,哀求水龙借夜明珠扑灭炎火。水龙念推心置腹之情,将夜明珠原委告知祝融,并再三叮咛方借给祝融。”少年忧心插了一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渔夫顿顿神,道:“夜明珠涌出的泉水确能克制炎火,可是一旦泉水不流,炎火很快燎原。祝融不得不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抉择,是将夜明珠归还水龙,保挚友孩儿性命,还是将夜明珠投于炎火,救千万楚人性命。祝融选择后者,水龙伤心欲绝,怪罪楚人,誓要血债血偿。祝融不得已与水龙开战,降他于明镜湖的岩洞之中,告诫楚人岩洞之中切不可使用火把激怒水龙,否则楚人灭族。祝融悔恨自己未能想出两全其美之策,无颜面对水龙,遂每次遇明镜湖转道而过。”少年流泪,道:“仔细倾听,发现龙吟之声含几分凄怨。”渔夫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少年道:“牺牲一人,救千万人,是顾全大局,然而漠视此人性命,不同样是残忍?”渔夫语重心长:“少年心善,恐怕不适合江湖。”少年慷慨激昂:“老先生此言差矣,江湖非黑即白,我从小习武,立志和父亲大人一样,惩恶扬善。”渔夫叹气:“黑非黑,白非白,黑白难辨。恶可向善,善亦成恶。”少年不语,不理解,也不相信。

两人沉默,忽见薄弱光线,已靠近洞口。行半晌,至洞口,少年跳上岸边,与渔夫告别,踏上羊肠小道。翡翠石落满小道,任凭淡雅芬芳消散,衬得旁边松柏越发铁石心肠。少年不再留心沿途风景,加快脚步,他必须在申时之前到达。羊场小道转折九次,高大团块状台榭式建筑群映入眼帘,严格正南北轴线对称,望楼高耸,悬山屋顶,莲瓣柱础,垂带踏跺,母阙上方刻明镜山庄,两子阙各书写不平事,明镜断,整座山庄以黑色为基调,显得质朴刚健。子母阙各站立四五个持青铜戟的武士,纹丝不动。一着青色窄袖织纹衣的小厮向少年奔跑:“少庄主,你回来了,想死你了。”小厮取下少年行李背在自己身上。少年急切问道:“依米,父亲大人还没有饮茶吧?”依米挤挤眼珠子,道:“方才我偷偷瞧见,杨管家正端着水盆往庄主卧房走。”少年道:“幸好来得及。依米,你把行李拿到我卧房里,我去书房门外静候父亲大人。”依米撇撇嘴,嘀咕:“说好的礼物呢?”少年摸摸依米后脑勺,道:“真是小家子气,你想要的天佑国羊角匕首,放在行李里,自己去翻。”依米抱着行李,乐呵呵,边走边说:“少庄主要小心庄主问话。”

少年整整衣冠,不紧不慢走到书房。等候半个时辰,只见一位长者,从少年对面,踱步而来。这位长者,穿玄色宽袖广身素纹布袍,头戴皂帛委貌冠,腰系老坑翡翠双卯,鹰眼如喙,平直断眉,浓密粗硬的胡须长到喉咙,面色温厚却有威严之处令百鸟震慑。这位长者,正是楚国世袭诸侯明镜山庄庄主柳正风。柳正风点头示意少年随后进入书房。少年待柳正风正襟危坐,方敢将三尖两刃银蛇枪置于身旁,坐下。柳正风道:“冲儿,你已经离庄数月,有何见闻?”柳月冲抑制兴奋之情,答道:“庄外的世界非常精彩。天佑都城天赐霸气十足,一马平川,高楼林立,无论男女,皆会识文断字,骑马射箭。卫国都城凝夜奢华非凡,虽然仍在过冬但无丝毫的沉闷,夜夜歌舞升平。闹市商品琳琅满目,花街灯会百看不厌。”柳正风脸色阴沉,道:“只有这些吗?我们楚国呢,太初呢?”柳月冲略惧,道:“父亲大人,因为初露锋芒大会在即,心想楚国和天佑离山庄近些,以后有时间可以慢慢了解。”柳正风和颜悦色,道:“是为父过虑了,以为冲儿被卫国那奢华迷惑了心智。太初尊礼,男耕女织,未闻僭越之事,其优雅值得我们楚国借鉴。但是,冲儿,切记,太初的礼原本是从楚国学习,楚人善乐,《微子》、《离娄》、《九歌》等楚声尽显张弛有度。可惜,如今,楚国世风日下,将古人崇尚的简约抛之脑后。”柳月冲见父亲又陷入感时伤怀,便转开话题:“孩儿在路过太初天佑交界之处的千岁楼,听得一老翁说夏侯家后人也会参加这次的初露锋芒。”柳正风欣慰道:“正是为父求得紫电所期待的。”柳月冲道:“父亲大人,平日膳食只一荤一素,从不添置锦衣华服,但为了紫电不惜花重金寻求,不过是想变着法赠给夏侯家。虽然明镜山庄世代与夏侯家交好,但夏侯家本是楚国世袭大将军,勾结天佑,私用禁术,其通敌叛国,罔顾人命之罪人神共愤。孩儿不懂,父亲大人为何维护夏侯家。”柳正风忧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夏侯家规行矩步,忠心耿耿,堪为楚国中流砥柱。可惜,奸臣当道,国君昏庸,夏侯家千年清誉,毁于一旦。”柳月冲面色愧疚,起身作揖,道:“是孩儿糊涂,听信谣言,还请父亲大人恕罪。”柳正风道:“罢了,怨不得你,夏侯家当家人和四大使者火焚之时,百姓愚昧,竟投掷石头,楚国忠贞之士无不痛心疾首。”柳正风紧握拳头,老泪纵横。柳月冲从未见父亲大人哭过,一时不知所措。

忽然,一家仆仓皇而至,跌倒在柳正风跟前。柳月冲上前扶起,家仆道:“不好了,庄主……”话音刚落,一指甲大小的土黄蜘蛛跳到家仆背后,家仆立刻瘫倒。霎时,柳正风将杯盖扔向欲再次将家仆扶起的柳月冲,恰好刮伤柳月冲的手,急切道:“冲儿,他已中毒身亡。”书房侵入一阵似雨后莲香般清雅的声音,柳庄主,依旧是好眼力。声音消散之时,一袭水黄莲色齐腰月华裙已翩然于门上。柳月冲缓神细看,这女子,梳灵蛇髻,蔷薇分心,丹唇微启,翠眉轻垂,雪肤玉肌怜薄雾,一池风荷迷归路。月冲觉得眼前这个美人姐姐像极了小时候李妈讲的守护西王母断肠池的神女,无法将她与杀害家仆的恶人联系起来。“冲儿,你去吩咐杨管家安排几个小厮将这家仆安葬,还有,来者是客,给百步门门主上茶。”柳正风起身走到月冲后面,待百步门门主坐在月冲之前的座位才发话。月冲本想叱问恶人如何进入戒备森严的明镜山庄,但见父亲大人面容严肃,只好作罢,离开书房。接着,几个小厮在死去的家仆身上盖了一层沙漠土抬走,杨管家亲自端枸杞莲子茶至百步门门主。

几个仆人来来去去,片刻,清静,书房仅仅关着两个人,百步门门主和柳庄主。“六眼沙,你若想参加本次的初露锋芒,就请安安分分,遵循我明镜山庄的规矩。”柳正风道。“十年未见,柳庄主连一句嘘寒问暖的客套话都没有,还真是绝情!”六眼沙嘴角含着笑意,眼梢生了恨意。“一路风尘,六眼沙,好生休息。杨管家,杨管家,领百步门门主入芙蓉浦住宿。”柳正风道。少顷,杨管家至书房,低头待指示。“不,奴家最厌倦这自诩清高的荷花。沉香榭,正合我意。”六眼沙侧目相视。“杨管家,沉香榭,带路。”柳正风道。“奴家识路,不劳烦杨管家奔波。”六眼沙换了一副堆起的僵硬的狐狸笑,拂去袖上蜘蛛而去。“随她,你也下去吧。”柳正风叹口气,整个身子依靠在檀木书案。杨管家小心翼翼关上房门也离去。

申时,酉时,戌时,两炷香,四炷香,六炷香,时间居然放慢脚步。明镜山庄,终于盼来,打湿在素笺上的泪痕般大小的月。不知,这月光,是否足够下一壶酒,解千结百愁。

 

上一篇: 《丽君》     下一篇: 《咄咄怪事:中国的大文化人缘何缺文化
责任编辑: | 已阅读78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章 第二节 明镜山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