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君》--茅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0-29   共 0 篇   访问量:1265
丽君
发布日期:2015-10-29 字数:5464字 阅读:1265次

一位叫丽君的女人,17岁那年她做了我工作上的师傅。她个子不高,走路踮着脚尖,像是天生后跟不稳。她很爱笑,一双大眼睛漾着亲切、友善,说她整个人写着贤良淑德一点也不为过。她只不过大我5岁,但我是个青嫩的女娃,她那时已经显得历经风霜般的成熟。也许,她在家里排行老大,弟妹多,又要上班又要干家里的农活,勤劳的牛也会因为疲倦而变得世故。上夜班,多半是师傅在做,徒弟窝在布堆里酣睡。吃夜霄,师傅自然又会轻柔的喊醒徒弟-----!与她同班了三年,后来我换了工作,就失了联系。

有缘的人,无论你在哪里,自然会有邂逅的一天。某日,竟真的在街上与她巧遇。才惊觉岁月,已经在彼此中间淌过了十几年。她还那样,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眼睛里漾着柔和、亲切,这次多了一份惊喜。就那么拉着我的手,我俩站着商店门口,她说孩子已经读书,丈夫在企业里上班,她呢?刚刚从某保健品店辞职,转行做保险。刚进保险公司,大家都觉得她不可思议?因为有三千多元的工作不做,偏偏又要从未涉及过的行业重新开始。毕竟,能拿到三千多无的工资,这在我们这样的城市,算收入很不错了。做保险这一行,谁都知道,并不她做的。见我也诧异,丽君不置可否的笑笑说,我就是想从一个陌生的领域,看看自己能不能开辟出另一片天地?

那天,我没事陪她一起去做保险。第一站去她的家乡,一路上,不时的看见她与别人打着招呼,关系的熟络的像是这个世间,没有她不认识的人?一般,她打过招呼后,随即会掏出包里的名片双手递过去,告诉别人现在她已经改行了。

累了,她带我走进一间信用社的大厅休息,与她还没说上两句话,她的眼睛就开始东张西望,见对面一对年青的父母在逗弄小孩,她自言自语‘小孩不知保单了没’,她没有丝毫的犹豫起身,堆起一张笑眯眯的脸走上前去搭讪。一会儿,就见她与小夫妻俩用乡音聊起来,说说笑笑很亲热。夫妻临走,还抄给了她号码。丽君一直目送中他们出了门,然后朝我扬扬手中的号码兴奋的像个孩子,‘就算保单没签,这也是一种收获。’仿佛她手中的不是电话号码是中了头彩的票据。

她很小心的把电话号码抄在一本小册子上,才好像感觉真的有些累了,舒服的把背靠在凳子上。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二包沙琪玛,递给我一包。她又笑了,自做了保险业务员,常常东奔西颠的,宾馆、酒楼、银行的大厅是她最好的歇脚地方。刚开始进来坐坐挺不好意思的,久了脸皮也厚了。里头的工作人员虽叫不出她的名字,对她这张熟面孔,熟的不能再熟。

 

吃完沙琪玛,我们继续上路。走到下午三四点疲倦之极。丽君叫饿,路边有买麻辣烫的,就一口气吃了四串,辣辣的汤也喝的只剩几粒辣椒籽粘在碗底。吃完抹抹嘴唇,这次她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几句:饿真的难受。回城的路上,她很少笑,告诉我:其实,人为了要生活,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而自尊、脸面什么的都顾及不上了。我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跑了一天,想想也实在没什么地方好去了。刚好走到公园的门口,我们进去找了一个地方来座。她眼神黯然,喃喃的说,‘已经好几天没进保单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公园的出口陆陆续续有游人进来,每每有抱着小孩的父母亲,丽君就情不自禁的笑言,‘孩子真可爱,不知保单了没?’话还没说完,她已经把手放进兜里,眼睛盯着渐走渐近一对夫妻,待他们离我们还有两尺远时,她‘豁’的站起来,与他们打招呼,赞美了小孩,并逗弄小孩‘咯咯’笑,父母也笑了。丽君把一只一直塞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跟着出来的还有一张名片,年青的妻子似恍然,脸色一下子暗沉拽拽丈夫的衣摆。丽君捏着名片很尴尬的看着他们躲避瘟神似的走开。她还在那笑,人却被人点了穴位一样,怔怔站在那里,一脸通红。一会儿,她又恢复了平静,跑回来座在我身边,眼仍不安份四下搜索抱小孩的父母,看见了她又会念上一句,‘小孩不知保单了没?’然后,一只手又放进包里,眼睛牢牢锁住目标。她的这个样子,就像一个钓鱼的人在等着鱼儿上钩。而丽君的饵却是在心里,鱼杆则是她的眼神。

幸好她也只是待他们快走近自己的面前,才恭敬的上前去问候一番。别人愿意搭话,她就随意的聊两句。别人惊慌的跑开,她也就讪讪的笑,老老实实的座着。还没癫狂到在公园里追着别人跑来跑去?否则,别人没有吓走,我可要找地洞钻了。

   园内的人少去,她把名片收了。说了很多关于她自己的事。单位下岗后,在一间超市做导购。凭着她的努力和真诚,做到了促销员。日积月累,她促销的水平和业绩逐渐提高。领导也屡次让她去拓展新的领域。她一个女人,一次一次走进偏远的山区、城镇。那个时候,真的很艰难,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看尽各种人世间的冷暖,家里还有刚刚断奶的儿子等着她----!她嘴上扬着笑,眼里眩着泪。真的太难了,她又说了一句。当终于成功的把商品,如愿以偿摆进新的市场,这种满足和喜悦,抵消了所有的累、苦和委屈。到现在她都已记不清,自己究竟开拓了多少市场?由此,她的位子也升到了业务经理。本来,她可以享受业绩带来的丰厚报酬了。她的顶头上司把自己的亲戚招进了公司,短时间的,她的业绩移花接木全给了这位不劳而获的亲戚。业务经理的位置还她座,也只是有名无实的空架子。单位里一旦要开发新市场,就想到了她,她去了,辛辛苦苦开好荒,播上种子,静待丰收的时候,上司的亲戚又来收割了去----!几次三番,她感觉自己的善心被一次次贱踏、蹂躏?她压抑的难受,又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她提出了辞职。领导极力挽留,她还是走了。经人游说她来到了保险公司。她喜欢保险行业的唯一理由就是自由,跑的好的话做出来业绩就属于自己的,很公平。

   如今,她在做着保险的同时,还替一位老板推销保鲜蜡。老板是她小学时的同学,她见他困境,主动要求给他帮忙,没想到这位仁兄还不领情。后来,他的产品在他朋友店里一直滞销,他才开始着急来找她,她不计前嫌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他那些产品全部销了出去。现在,他的产品还一直仰状她在推进市场。

   她说,也并不是自己有多少能耐?而是凭着自己的一股子信念和对人的真诚。经常的下乡,她和那些纯朴的村人都交上了朋友,她各种地方不同的方言说的流利之极。说到农村,她想起一段经历:在某一天的早晨,她走到一节山路上,四周除了望不到境头的山峦,和一块块参差不齐的稻田外,路上没遇到一个人影?再走了一会儿,她才看到田埂上有个男人弯着腰在割草。有点累时刚好有人打电话给她,她顺便座在路边休息一边接电话。正聊着,突然背后一声大喝,吓了她一大跳,她竟然不知道?那个蹲在田埂上割草的男人,正站在了她的面前,瞪着一双眼睛,手上握着一把镰刀,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绳子。她呆住,问他什么事?男人暴喝着问她给谁打电话?她心通通猛跳,看看他破烂的衣裳痴呆的眼神,她才知道自己碰上了神经病。

    路上,还没有一个人经过。她正慌乱间,不知哪来的机智,她赶紧从包里掏出了一盒饼干塞给他,就开始拼命的跑。等她一口气跑到山上的寺院,所幸他没追上来,寺院里的人告诉她,那条路上没多少人要走。前几天,这位神经的男人把个十四岁的放学的女孩子,赤身裸体绑在一根树上。要不是女孩的父母亲见女儿迟迟没回来,一路寻找,否则女孩也不知要绑到何时?她听的吓得全身发抖,望去那个神经的男人,还站在那里朝寺院里张望。一直等到月落西山,她才随两个大爷下山。

丽君笑完叹气道:现在老板都是这样,用得着你时,那张脸,可以笑成一朵花。而一旦没有利用的价值,接个电话都不耐烦,包括她这个做保鲜蜡同学老板。所以,她看开了。现在,她还在观望,能寻找到一条可以掌管自己命运的那条路,就算路途有多曲折蜿蜒,她也会闯一闯,路,不就是让人走的吗?呵呵!

又听到了她爽爽朗朗的笑声!真好!


上一篇: 《树立和培养正确的是非观》     下一篇: 《第一章 第二节 明镜山庄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265次 | 联系作者
对《丽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