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9-06   共 302 篇   访问量:822
细数村名寄乡愁
发布日期:2015-09-06 字数:3958字 阅读:822次


psb.jpg

  人生远近皆逡游,忠孝难全总梗喉,闲来遍观山水楣,细数村名寄乡愁。

    说起村子,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是我们的根,大多数人自呱呱坠地起,就会像依偎在母亲怀抱一样,依偎在自己的村子里,从此与它相伴一生,同喜同悲,生死与共。

    小时候,因为对村子的熟悉,我并没有仔细考究过它的来历,长大后,背负行囊,脚涉四方,走过一村又一庄,除了极个别的原因外,对于一个个人生的节点,也不曾考证过它的渊源。

    如今年岁高矣,闲来无事,早晚散步中,总想起那些普普通通的村子,不免对以前的粗疏有点歉疚,忽一日竟然产生出归类记录想法来。

    村,《汉典》解释为乡下聚居的处所”,直觉感受觉得不够贴切,再看《康熙字典》,解释为“《廣韻》墅也。《增韻》聚落也。字从邑从屯。經史無村字,俗通用。又看新华词典,释义为“泛指人口聚居的地方”,这还相对准确明白一些。

    既然考究,就再百度一下来历,结果是"村"的概念出现较迟,连《说文解字》上都没有,那上面只有村的原型”邨“,邨:地名,从邑,屯声。同期文献上没有。东汉中后期,“村”的概念正式出现。南北朝时期,“村”字被收入字典中。“村”概念在传世文献中也大量使用,唐以后,“村”的名称作用出现泛化趋势。至此,村的概念在我心里才明晰起来。

    我说的村子是指”自然村“。说到自然村,顾名思义就是自然形成的村落吧?在原始社会初期,人类依靠采集、渔猎为生,逐水草、居巢穴,无所谓村落。到了原始社会的中期,约在新石器时代,人类掌握了农业生产技术,有了耕种土地、照管作物、饲养畜禽等生产活动,人类开始定居下来,从而出现了最早的村落。原始村落是以血缘关系形成的氏族部落的聚居之地,实行原始公有制,按自然分工进行生产活动,平均分配。至原始社会末期,交换有了一定的发展,在一些交通方便、位置适中的村落中,出现了集市。之后自然村落变化不大。

    自然村是由村民经过长时间在某处自然环境中聚居而自然形成的村落;一般情况下它只有一个姓氏,是同一个祖宗的子孙后代,有相同的血缘关系。它受地理条件、生活方式等的影响。比如在山里头,可能几户在路边居住几代后就会形成一个小村落,这就叫自然村。

    它往往是一个或多个家族聚居的居民点。自然村是农民日常生活和交往的单位,但不是一个社会管理单位。与自然村对应的概念是行政村。村是一个包括农业生产资源、以农业为主要生产方式的人口居住群落。

    人类确定聚居群落之后,为了区别村子的归属,都要给村子取名,取名一般看来比较随意。大致分来有这样几类——姓氏、地貌、方位、故事、历史、宗教、自然(植物动物矿物)色彩、数目等。

    全国村子多达数百万,类目或许更多,我只说说家乡的村名,以饷读者。 根据最新县志记载,2000年底,全县共有3742自然村。粗略看去,以姓氏命名的占近一半,其次是地貌。具体可分九类

    1. 以姓氏命名的。姓氏出现很早,上古三代,就有了,后来封建制出现,姓氏增多,远远不是一本《百家姓》可以涵盖的。既然有了众多姓氏,也便有了众多以姓氏命名的村子。像:赵家洼,钱家村,孙元,李树沟,周家圪垯儿,吴家坡,郑家门儿,王家村等等……

    2. 以地貌命名的:多以河、坡、岭、沟、崖、洼(凹)、坑、坪、峪、谷、岗(圪垯儿)。像漠河、辽坡、宋岭、汪沟、红崖、水洼、泥坑、时坪、流涧峪、兰花谷、望城岗等

    3. 以方位命名的:上下左(右)前后东西南北中里外高低天地边根口閁等,像上村,下河、左峪、前河、后岭、东源头、西园子、南庄、北园、中黄庄、线里、外台、高村、榆树低、天桥沟、上地、土边、坡根、牙口、黄閁等……(村名方位最多的行政村——小豆沟(东坪、西庄、北地、南地、前坑、后坑、上沙河、下沙河)

    4.以民间故事命名的:像王莽窑、择铺窑(刘秀)、銮驾镇(武则天)、喂母寺、九皋(诗经)、德亭(李怀德,元末明初隐士结茅为庵名怀德亭)

    5.以历史事件命名的:像陆浑(陆浑之戎)、高都(战国汉置)、旧县(北魏建东亭县)、古城(汉置陆浑县)、汪城(战国汝滨城)、等。

    6.与宗教相关的:像泰山庙、佛泉寺、南庵、和尚窑、老道沟、等

    7.与自然相关:植物——杨树沟,栗树街、白果树、桃园等;茅草沟、韭菜疙瘩、麦子坪等。动物——龙头、狮子坪、老虎沟、豹子沟、狐子沟、牛庄、羊眼沟、马河等;矿物——金洞沟、银洞沟、铜河、铁匠炉、石场、土边等。

    8.与色彩相关:黄庄、红崖、绿豆沟、青山屯、白河、黑虎庙等。

    9.以数目命名的:从半开始到万——半坡、半截沟、头道壕、独立树岭、二亩地、两岔、仨圪垱、四道沟、五龙庙、六合沟、七棵树、八里滩、九店、九丈沟、十字岭、十八盘、百叶、千秋、万安等。

    村名一般比较固定,但也有根据形势更名的现象,譬如1958年,更换名称的有:城关—红星  田湖—卫星  寺庄—东风  闫庄—红旗 黄庄—红光  大章—新华  车村—跃进  白河—上游 木植街—火箭;文革期间改名的村不完全统计,德亭镇有老道沟—劳动沟  黄水庵—胜利  柳树岔—向阳,佛泉寺—红林    龙王庙—永进  圪垱上—丰产,闫庄镇有总管庙—朝阳    党湾—团结村  顶心坡—顶修坡,白河镇有火神庙—东风    下寺—新闻    榆树底—四新。

    在域内的村子中,几个特别的村名给人别样的感觉——望乡台(闫庄乔沟)、大坟沟(何村桥头)蛇沟(德亭南台)、古墓沟(德亭大王沟)、棺材沟(小汪沟)、黑阴沟(大章水沟)、母猪洼(大章东沟)狮子头(同前)蚰蜒沟(旧县龙潭)虎牙沟(纸坊七泉)恶水沟(纸坊吕沟)杨寡妇沟(同前)狼窝沟(草庙)鳖盖坡(饭坡南庄)蝎子窑(时坪)蚂蚁沟(黄庄龙石)蚂鳖沟(养育)老代沟(车村)烧人场(宝石)。

    村落诞生于自由选择,村落价值观念的独立性不可替代。村名不仅仅是一个村子的符号,每一个传统村落都有独特的风土民情,“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作为一种思想文化载体,它更有着厚重的人文含义:淳朴,自然,中和,宽怀…… 它留给我们的浓浓乡愁(思乡的愁闷)随时都会点燃我们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信念。这些现象在文学作品中不胜枚举。乡村是乡愁的载体,可惜的是战乱、疾病、贫困、天灾往往使一些村庄颓败以致消失,渐行渐远,永远成为历史。

    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冯骥才透露,相关部门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我国的自然村2005年前有360万个,当今则只剩270万个,一天时间消失的自然村大概有80个到100个。

    在他看来,很多传统村落就是一本厚厚的古书,只是很多还来不及翻阅,就已经消亡了。他又说,我国的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是长城,而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就是村落。

    清华大学建筑系的陈志华教授曾是梁思成、林徽因的学生,从1989年开始,20多年里,他率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乡土建筑研究组,一直在各个传统村落间奔波,专门从事的就是乡土建筑遗产的研究和保护工作。陈教授说,乡土建筑是摆放在子孙后代面前的一扇窗,它清晰地投射出一方水土的前世今生。

    也有人提出质疑,社会在进步在发展,为什么一定要让传统村落里面的人依旧苦哈哈的过日子?冯骥才对此回应,保护传统村落与当地百姓提高生活质量并不矛盾。

    冯骥才说,保护传统村落会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也许十年八年都做不完,但它就像传递火炬一样,一定要把前辈留下来的精华小心翼翼地传给下一代,这是一代人的文化责任。

    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拿起笔来,写下曾经,记录当今,影响后世。


  2015-8-29


上一篇: 《荷塘清风》     下一篇: 《七律/白露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22次 | 联系作者
对《细数村名寄乡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