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寂寞的看山者_亲闻亲历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3   共 112 篇   访问量:2105
寂寞的看山者
发布日期:2009-01-13 字数:2249字 阅读:2105次
  

  

  

  

  每当夏末秋初,故乡大山深处就总出现一位寂寞的看山者,年年如斯,风雨无阻,他是我的父亲。

  

  故乡群山环抱,林木蓊郁,庄户零稀,地处偏僻,常有各种野禽走兽出没,寻水觅食,糟蹋庄稼,祸害乡亲。野兽多昼伏夜出,趁着夜幕肆虐。有时,一夜之间,大块的玉米﹑红薯﹑豆子或花生就被野猪﹑獾等洗劫一空,惨遭践踏。面对一片狼藉,忠厚的庄户人家徒有长吁短叹,为曾经付出的辛劳和洒下的汗水而哀伤,为秋天收获的无望和生活的无着而悲痛不已!

  

  因此,自记事起,每年此时父亲便会煞费苦心,为保护自己汗水的结晶而不辞劳苦,不惜代价,看守着山里人一年中最美好的沉甸甸的希望。

  

  仲夏悄逝,酷暑来临。一家人忙碌于山坳,顶着烈日锄草﹑剔苗﹑施肥……豆大的汗水浇灌出满目的葱绿,艰辛的劳作孕育着金秋的硕果。喜看庄稼日渐长大,巴望着五谷丰登,此时,父亲便开始了看山的准备。

  

  金秋渐近,父亲先在地头扎起稻草人,用来吓唬野畜。又用木棍撑起破旧的黑衫蓝裤,装扮成人的模样,头顶斗笠,迎风摇摆,长袖飘舞,让它们严密地监视着四周的敌情,机警地守护着一方领地。

  

  同时,父亲也要精心搭建好他夜里看守庄稼的营寨。凭依苍老的树干,旁逸斜出的虬枝,因形就势,因陋就简,搭起茅庵。庵里横摆树枝,树枝上平铺树梢,树梢上一席一被,旁置烛台,两头透风,这就是父亲看山日子里的家。

  

  小时侯,我何其羡慕父亲的哨所。它高踞山巅,隐卧树阴,像玲珑的鸟巢,它是我心中的空中楼阁,世外仙居。晚上,我便缠着父亲和他一起看山,但他严辞拒绝,说夜里山上风大﹑露重,我年幼,怕得风湿病。我很是不情愿,但也只得作罢。不过,白天我便有了领略和享受父亲诗意栖居的福分了。一个人溜上山腰,钻进茅庵,好奇地顾盼着,似乎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新鲜诱人。躺在席子上,凉风抚面,遐想联翩。透过茅庵,远望群山巍峨,林涛如海,蓝天纯净,白云飘悠,想象着父亲晚上沐清风明月,听鸟鸣虫吟,我不禁依依难舍这洞天福地了。

  

  夜幕降临,吃过晚饭,踏着崎岖的羊肠小径,趟着夕露,哼着小曲,父亲登上起伏的山峦,来到庄稼地头,开始了他一夜的厮守和孤独的巡逻。

  

  说孤独也不尽然,父亲有一最忠实的伴友,就是我家那只玲珑可爱的小黑犬,常带在身边。夜里,大约每隔一更时间,父亲就会带着小狗,拿着手电筒,来回巡视,看守庄稼。他会环顾山腰上上下下,走遍庄稼地的角角落落,以发现野兽出没的痕迹。之后,是他扯开喉咙的吆喝和呐喊,以期用振聋发聩的声音恐吓或吓跑那些企图侵袭庄稼的野兽。时不时,父亲还会用铁棒敲响铁环,以给飞禽走兽以铿锵有力的震慑。

  

  记得小时侯,夜半时分,安逸地睡在家中的我,常常被父亲看山的吆喝声﹑铁环的轰鸣声﹑黑犬的汪叫声惊醒。那时,我常把父亲想得浪漫,因为他独享自然风情,鸟鸣谷幽,诗情画意;也常把父亲想得清苦,因为他独担重任,独挡风雨,独熬寂寞,看守着一家人生活的依托和希望。后来,随着求学之路越走越长,远离故乡,白驹过隙,岁月如流,我也便淡忘了父亲看山的艰辛,看山的寂寞……

  

  去年秋初,回到故乡,听母亲叙说着野猪﹑野羊﹑兔子﹑獾等肆虐庄稼,父亲又是夜夜看山,我不禁一阵酸楚和难过。岁月荏苒,我从懵懂孩童长成青年壮汉,父亲由健步如飞变为两腿蹒跚,时间像魔术师一样让人倍感人世沧桑,而父亲却依旧在岁月的沧桑中独熬着看山的寂寞!金秋时节,父亲夜夜沐风浴露,守在高山之巅,星月之畔,为一家生计劳苦奔波,我于心何安?

  

  晚上,我执意和父亲一起看山。那一夜,风清月朗。更深夜阑,又听父亲粗重的吆喝和呐喊,又闻铁环的击打和清幽的犬吠,我抱愧于父亲一生对大山寂寞的看护和厮守,抱愧于父亲对我们兄弟姐妹艰辛的养育和操劳。

  

  置身清风朗月,鸟吟虫唱,那份幽静和恬淡,那份诗情和神逸又让我如回童年,重温往昔。这里没有都市的繁华,这里也没有世俗的喧嚣;这里少了时尚和潮流的青睐,这里也少了滚滚红尘名缰利锁的羁绊。故乡虽然还显原始和落后,但却独守着她千百年来优美的自然风情和淳朴民风。甜卧黑土,搁浅浮华,栖息灵魂,心如止水。此时,我想父亲是寂寞的看山者,其实他也何尝不是置身世俗名利纷扰之外的幸福的诗意栖居者?

  

  杜鹃声叫远遁,又值夏末秋初,远在小镇,每当夜晚耳边总会萦绕父亲看山的声音。故乡大山深处,寂寞的看山者老父亲那粗重的吆喝,犹如一记钟声,时刻鸣响在我心灵的深处,任岁月飞逝,人事变迁,依然清晰可辨,悠扬悦耳。故乡夜幕下,孤独的守护者老父亲那深长的呐喊,犹如一册古老的线装书,纸张发黄,但穿越时空,我依然能嗅闻到他温馨的油墨清香,陶醉于他内涵的丰富和思想的深刻。

  

  故乡是一首诗,意味隽永;父亲是一首歌,韵味深长……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孩子,回家!
责任编辑:长歌采薇 | 已阅读2105次 | 联系作者
对《寂寞的看山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