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不情愿的较量_短篇小说_扫花网
《》--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1-26   共 0 篇   访问量:947
不情愿的较量
发布日期:2015-01-26 字数:36906字 阅读:947次

(白燕无意中闯入了别人的领地,遭遇了算计。她别无选择,只能应对。最后她选择了退出,但,那是一种.... )

白燕,45岁,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文静儒雅,在一家大型国企做文案工作。老公周建是一家外企的技术总监,正在国外学习。女儿在外地的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一。

十月中旬的一个傍晚,白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百爪挠心似的难受。突然猜想:“老公该不是,正和那个香艳撩人的妖精翻云覆雨的折腾呐?”越想越心烦,许多往事像过电影似的,浮现出来。

白燕和周建是高中同学。白燕住在北京一个有名的胡同里,家境很好,学习也好,像一个骄傲的小公主,惹得好几个男生追求。周建的父母是工人,但高大帅气,特别是那一点点的忧郁;那一点点的傲气;那若近若离的姿态,使白燕痴迷。她选择了周建,大学毕业不久他们就结了婚,随即又有了女儿。

女儿三岁的时候,有一天,白燕在单位闲得无聊,就谎称身体不舒服,跟头请了假,买了菜,急匆匆的往家赶。她一进屋,就撞见周建赤身裸体的和一个白花花赤裸的女人滚在地毯上。她“哇”地,像鬼一样嚎叫着,向那两个肉团扑去……

平静后的白燕,把女儿从幼儿园接出,直接送到了姥姥家。又把家里的存折、银行卡,全部挂了失。现金也全部放到了妈妈那。晚上,她跟周建提出离婚。周建,用被子捂着头嗷嗷的嚎哭,求白燕饶恕。那是白燕看见周建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哭,那哭声让白燕震惊也让她害怕。

她们没有离婚,以后周建也再没惹出什么绯闻。但,那件事好像深深的藏在了白燕心底里的某个角落。时常钻出来,搅得她心烦意乱。

零点35分,白燕起床,吃了一片安定。躺下后更兴奋了,还是怎么也睡不着,又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像过电影一样,把自己的一生过了一遍。感叹再普通的生命都有其难忘的过往,即使是痛苦的。泪水湿透了枕头,凉凉的。这丝凉,惊醒了白燕,她要写一点东西,写给自己看。

白燕痴迷上了写作。不到40天,她就写出一部6万多字的中篇小说《胡同儿》。在白燕的一篇散文里,她是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的:“我写起来就忘了做饭,甚至望了吃饭。尽管别人嘲笑,我却依然如故。我向来是干什么只有几天的热乎气,还没等别人泼冷水呐,自己就凉了。这次是怎么了呐!我百思不得其解。今天做着饭,我突然醒悟:“爱好!这是我的爱好。”就像路边打牌、下棋得人。即使汗流浃背,即使冰冷刺骨,他们都专心致志的玩,任由围观人的品评。当然赞赏更好,要是被人嘲笑,骂臭棋篓子。指不定就急了!顶两句,拍屁股走人。第二天,照来,像吸了大烟似得。

白燕把《胡同儿》贴到一个小说网站,一会儿看一次点击量,战战兢兢地等待读者检验。两天过去了,没什么人点击。她心灰意冷,怀疑起自己的写作水平,为自己的匆忙感到羞愧。

    周建,从国外回来了。吃过晚饭,白燕羞答答的把周建,拽到电脑旁。像哄小孩似的说:“嗯,帮我看点东西啊,你先别说话,慢慢看。”

    周建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怪怪的。他一脸疑惑的看着白燕,问:“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哎,就是我写的小说!也不知道,见得了人,见不了人。”白燕说着,又撒娇的把周建,按到椅子上,说:  “看吧,我给你沏茶去!”

周建越看越爱看,一字一句的读,有时还读出声来。不停的说:“嗯,好,还行!”头也不抬,边看,边伸手拿白燕给他沏好的茶喝。

白燕侧身躺在旁边的床上,不住眼珠的盯着周建,一点动静都不敢弄出来。心里琢磨着:“是我真的写的好,还是周建故弄玄虚呐?不,不像。”她盼着,周建多看点,慢慢看,又急切的盼着赶紧看完。好,发表意见。周建看了一个多小时,挺了挺腰,挪了下屁股,往椅子上猛的一靠。看向白燕,怪笑着。

怎么了,行不行呀!”白燕见周建,只是笑,又说:“诶呀,你倒是说话呀!急死人啦!”

周建推开椅子,扑向赵燕。大笑着说:“行,太好了。没想到,我老婆还真有能耐。”

吴恙是周建的狐朋狗友,搞工程技术的却偏偏爱写诗,文雅瘦弱,挺象个诗人。收入不算太高,养家糊口还行,就成天的云啊,雨啊的玩文学。说是:“灵魂有了寄放的地方,肉体才能够平静安然的在世间行走!”他还在一个文学网站上,当了个诗歌版主编,每天,点评、写诗,不亦乐乎。

周建看完白燕的《胡同儿》,突然觉得老婆的写作水平挺高。琢磨着:“老婆从结婚就忙这个家,把自己的才能都埋没了。如今女儿在外地上大学,自己也成天的满处飞,留她一人在家寂寞无聊,要真是写写小说,不仅消磨了时光,说不定还能写出点什么来。”随即拨通吴恙的电话,约他出来聊聊。

周建,把吴恙约到茶馆,想:那里清静,好说正事。“怎么了,这么急?”吴恙没落座就问。

“嗨,也没什么大事!后天我又要去上海,想跟你见个面。”周建边招呼吴恙坐下,边回答。

哎,你这......总是满天的飞,嫂子就没意见?”吴恙半开玩笑的说。

嗨,今天找你,就是为你嫂子!”周建看了一眼疑惑的吴恙又说:“你嫂子写了一部小说,她没把握,想让你看看。”

“嗨哟,嫂子还真行啊!写起小说了,没问题!不过我只会写诗,这样吧,我有一个写散文的朋友,可以指点指点嫂子。”

当天晚上,白燕把自己写的一篇散文和一篇短篇小说给吴恙发了过去。她没有发《胡同儿》,心想:“那么长的小说,看起来太费时间,还是发短的吧,只要他认可了我的写着水平,我就可以往网上贴了。”

不一会,吴恙就打过电话来:“嗨,嫂子,你的文笔真好,感情真挚,文笔清新。小说也写的好,笔下有神。写的太好了!”大而欢快的声音震得白燕耳膜发响。

不等赵燕回话,吴恙又说:“嫂子,你就把这两篇文章,发到我们网的散文版和都市小说版,我让散文版的副主编给你点评。我觉得,你有写作天赋,稍加点拨,一定能成。”

好家伙,他比我还兴奋呐!”白燕心想,还没来得及回话。吴恙又说上了:“诶,嫂子,你听到没有?你现在就发,你就……”

 白燕让他催的脑仁直疼,只好答应“行,行,我现在就发。”

晚上九点多,白燕把散文《春天的脚步》、短篇小说《生命的拷问》分别发到了那个网站的散文栏目和都市小说栏目。明早,周建还要出差。夫妻俩就洗了澡,上床睡了。

吴恙刚跟白燕通完话,就拨通了郭雨轩的手机。

郭雨轩50岁,是水利局教育处副处长,官场老手。官场不得意,就经常写诗、作画,雇佣风雅。郭雨轩是诗歌版的副主编,由于还经常写写散文,需要散文版编辑做点评,推荐作品,一来二去就和散文版的主编海默搭上了关系。见了几次面,喝酒、聊天,很是投缘,就成了哥们。赶上网站正在调整,在海默的推荐下又做了散文版的副主编。

海默知道,郭雨轩想当诗歌版的主编。郭雨轩喝醉的时候就念叨:“哼,一般大干部,都喜欢写诗。雇佣风雅呗!他们还特别喜欢别人为他们吟诗作赋。其实他们懂什么好诗呀,就是看你的头衔,头衔越大,越唬人!这当诗歌版主编啊,接触大官的机会多!”每当这时,海默就偷偷地笑,心说:“嘿,真他妈的马屁精,想升官,都想疯了!”

郭雨轩看不起吴恙“哼,就是个书呆子,穷打工的。"但他,还装着和吴恙好“嗨,吴恙诗写的好,有时候还得吴恙帮忙,写两首呢!”

   “郭老师,还好吗?最近有什么大作吧?”吴恙谦虚的问候郭雨轩。

   “嗨!哪有时间写呀,光顾着应酬了!”郭雨轩说话总忘不了显摆。

吴恙只想着白燕的事,没顾上奉承郭雨轩。急急的说:“我有一个朋友,写了点东西,发在散文栏目了。您帮助看看,指点指点。啊,对了,她的笔名是:白燕。”

郭雨轩有点不高兴,又一想:“嗯,也真怪了,这小子一反常态。莫非,这个女人是….."不觉得有了兴致,就痛快的答应着:“好,我一会就看,你放心吧!”

    郭雨轩看了那篇《春天的脚步》,感觉文风清新高雅,文笔舒畅大气,很是喜欢。再看下面,已经有两位编辑和副主编做了好评,就有些不舒服了,心想:“这小子,真他妈的上心了,还求了他们 。”又一想:“嗨,还是别得罪他吧!”就胡乱的写了几笔点评。

吴恙给郭雨轩打完电话,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在老婆的一再纠缠下,早早的上床睡觉。

上午,刚到单位,吴恙就迫不及待的查看《春天的脚步》的点评。“嘿,我还真没看错,白燕还真有写作潜力!”吴恙赶紧给郭雨轩打电话道谢,高兴的和他聊了几句。然后,又给白燕的qq留言:“赶紧,看看大家给你散文的点评!我只跟郭老师打过招呼,其它的点评都是看你的文章好,才评的!一般的文章,人家是不做点评的!”

两小时以后,吴恙忙完别的事,看白燕还没给他回话,暗自嘲笑自己:“嗨,皇帝不急太监急。何苦呐!”但,还是忍不住,又留言:“郭老师说了,你很有写作潜力,稍加指导,就会成为很好的网络写手。你一定要听我的,加郭老师的qq,,他觉得还是在下面指导你好些。”写完,又跟了一句。“小说写的也好,干净、利索。”

白燕忙了一上午,中午休息的时候,才上qq。发现吴恙给他的留言,赶紧去看《春天的脚步》的点评。她欣喜的看完点评,又给郭雨轩发了想加他为好友的请求。就锁紧办公室的门,躺在沙发上眯起了眼。每天睡午觉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睡,下午她就会像霜打了似的抬不起头。

晚上,白燕发现郭已经成了她的好友,但没有上线,就给他留言:“我是白燕,谢谢您的点评,我按照你的指点,修改了《春天的脚步》,请您多多指教。”

白燕发现,郭老师访问了她的空间,心想“郭老师可能一会就给我回复了。那,我先关照关照自己的博客吧!”

西风,是这个网站的管理人员,负责员工培训。刚被调整到小说版当主编,正苦脑小说版力量太弱:“两个副主编,一个倒有点名气,是省作家协会的理事,但那是用来撑门面的。一个副主编刚在网上发了几篇像散文又像短篇小说的文章,也是兼职的。两个编辑,都是本市的,也就是写写散文、故事的,是刚从作者中挑出来的。

西风突然发现一个新作者,写的小说《生命的拷问》,结构紧凑,故事曲折感人,人物刻画生动。就做了点评,还推荐了此文,写了推荐语。又发现这个作者还同时发了一篇散文《春天的脚步》,看了后面的点评。突然眼前一亮,赶紧给作者发了一封邮件:“看了您的小说,想请您当编辑,不知您的意愿如何,请加我qq。”

柳小花前两天刚被海默推荐到小说版当编辑,成天提心吊胆的观察着网站的动静,生怕有什么闪失。

海默是柳小花的初中同学,上学时就暗恋她。柳小花那两个白白的颤颠颠的若隐若现的好像随时都要从她领口跳出来的大奶子,总是惹得他浮想联翩,躁动的难受。那时候海默矮小,黑瘦,家里又穷。不是那些经常嘲笑他穷的,有钱人家孩子的对手,海默羞愧的把那种感情藏在心底,半丝都没敢表露。

后来海默考上大学,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在一家大企业当了工程项目部经理。锦衣还乡,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

聚会结束时,已经深夜。海默开车,送,柳小花回家。喝了点酒的海默,有些激动,从柳小花身上飘过来的汗水和香水混合的味道,使海默躁动不安,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的颤抖。他随即开大了所有车窗,路旁高大的树木和大片的玉米地让海默更…..

20年后海默再一次见到柳小花,一种藏在心底很久的痛,又钻了出来。那是一种很想忘却,却无法忘却的,时刻影响着他的屈辱和自卑。

柳小花也琢磨着自己的事,她初中毕业就回家务农。21岁嫁给了本村的会计,生了两个女儿,不死不活的度着日月。她那颗不安分的心,总是想入非非,让她苦闷烦恼。她常思索:“就这样唉声叹气,煎熬着,走完自己的一生吗?”今天的聚会,看到同学们都混的人五人六,特别是那几个女同学光鲜亮丽,趾高气扬的,她没有生气。她是有备而来,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她就是为了逃出那个穷山村才来的,她瞧准了这个杨建国(海默的真名)。

嗯,你现在可真气派啊!”柳小花开始进攻了。

嗨,有什么呀,就是上了大学,在城里买了房,又当个副总吗?”海默故意轻描淡写的介绍自己。

柳小花知道海默在显摆,洋装不知,一脸媚笑的说:“诶哟,这就让俺,羡慕死喽!别说是在城里买房,就是让俺在城里住几天,俺就高兴死嘢!”

海默很是舒服,脸上浮出笑容:“嗨,上学的时候,你们谁也看不起我。我就只好努力学习啦!”

谁说的,我就很欣赏你。特别是你那淡淡的忧郁,让我着迷。哎,就是你当时太傲了,让人不敢靠近。”

是吗?”海默一个急刹车,“咣当”柳小花的头,猛的撞到座椅背上。海默,愣了一下,就扑了过去……

那低低的呻吟声;那绵软又富有弹性的肉体;那像汹涌的海浪猛烈撞击的快感,让海默陶醉、满足,这是他从没尝过的刺激和疯狂,更是他性格的完善,他终于把埋藏在心底的自卑连根铲除了。

柳小花,刚开始只是迎合,继而主动。她调动了她对性的所有体验,引导海默去感受一次次超越,一次次新奇,她胜利了。

一个月后,柳小花来到了城里,住在海默给她租的房里。在海默所在公司的员工食堂搞卫生。

两年过去了,如今的柳小花,已经是食堂的管理员。还经常在海默兼职主编的网上贴贴诗啊,散文啊,小故事什么的。刚开始是海默大段,大段的帮她改,使劲的帮她点评、推荐,打压别的作者。慢慢的,她的作品经常出现在推荐栏里,还有一篇成了精品。现在她的两篇散文,一篇小说(其实也是散文)就在网站的推荐栏目上。柳小花的远大目标是到网站做专职编辑,像西风一样到对面那幢大楼里上班。

今天是柳小花值班,她突然发现一个新的作者,那篇《生死的拷问》风格还真特别。“嗯,怎么西风还做了点评?西风,平时不轻易的做点评呀!”再一看西风还做了推荐,她脸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嗅到了一股气息,心想:“不要急,先给西风打个电话,探探口风。”

柳小花即刻拨通了西风的手机,探寻的说:“诶,主编,我发现了一个新的作者。她那篇《生死的拷问》写的挺好,我也想做点评,你看怎么样?”

西风正在外面和朋友喝酒,随口回答:“行啊,这个作者文笔很好,也有一定的写作功底,我想让她当编辑,明天就跟站长说。你好好看看她的作品。啊,对了她还有一篇散文。”

柳小花,没心思看西风说的那篇散文,她立刻给海默打电话:“哎,你上我这来一趟吧!”不等海默说话,又赶紧说:“马上来,我有要紧事!”啪,把电话挂了。她不能等海默说话,一等,海默就该磨叽了。说不定,他就不来了。

海默闲的没事,正琢磨找,柳小花腻味呐。这电话就来了!还没等他开口,电话又挂了。“嗨,这娘们,就是他妈的这样!一会儿,温柔似水,小鸟依人似的。一会儿,又刁钻、精明,行事像男人一样圆滑。”

海默边开车边想:“嗨,也难怪她了,上学时,花蝴蝶似的被男同学追逐。尝尽了,让别人宠爱,让别人吹捧的滋味。转眼间,就沦落到被人嘲笑,被鄙视的地步。她现在的性格,也是生活逼的呀!”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两个白嫩的大奶子,下面就挺了起来,心痒痒的。

一进屋,海默就抱住了那女人,脸埋在两个大奶子中间使劲的亲,手伸进了下面。柳小花穿着宽大,透明,露着半个胸的睡裙,靠在门边的墙上,迎合着海默。半闭着眼,低低的呻吟着。她知道海默,喜欢随意的情不自禁的做爱,说:“那才是情与爱的交融,是性的最高境界。”所以,她们在地毯上,在茶几上,在浴盆里,在海默的办公桌上,在大庄稼地里,随着性子干。

柳小花“操啊!操啊!”的呼唤,叫海默欲仙欲死。一番云雨过后海默躺在床上享受的吸着烟,柳小花依偎在他的身边,一边抚摸着他的大腿,一边问:“小说栏目新来了一个编辑,你知道吗?”   

海默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柳小花叫他来的用意,忙回答:“不知道啊!”

我想你也不知道,是西风刚说的,明天他就像站长汇报。”柳小花说完,就拽海默起床:“来,我也说不清楚,你看看就明白了!”

海默来到电脑前,《春天的脚步》那篇白燕的散文就摆在他的面前。他皱起了眉头,显然柳小花早就设计好了。

柳小花边挪动鼠标,边说:“你看,这么多好评,特别是郭雨轩的点评,你不觉得奇怪吗?”过了一会儿,赵燕又说:“你再看看她那篇小说,西风那点评,有意思吧?”

海默一直没说话,只是慢慢的看。柳小花又问:“嗯,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吗,这对你,很不利。”海默沉思着慢慢的说:“这个白燕和以往的作者不同,又是北京人。见多识广,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被挤走。不挤走吧,她要是当了编辑,先不说你升副主编没戏,就是编辑,让她一比也会让别人说三道四的。”

那怎么办呀?”柳小花有些沉不住气了。

哎,我先给郭雨轩打个电话。”海默说着就拨通了郭雨轩的手机。亲切的说:“哥,还好吧,看了你给《春天的脚步》做的点评。觉得,这个白燕,不一般呀!”

嗨,就是吴恙的一个…….”郭雨轩边说,边哈哈的大笑。

啊,我可琢磨,这,对你不利啊!”海默故弄玄虚的说。

怎么会那?”郭雨轩不解的问。

西风要让她当小说版的编辑,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不好说,可她要是当了编辑,吴恙就如虎添翼啊!”海默知道郭雨轩是聪明人,一听就会明白。

果然,郭雨轩坐不住了,急切的问:“那,你说,怎么办?”心想:“哼,我才不给你当炮灰呐!还是你打前阵吧,我就在旁,敲敲鼓啦!”

海默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提高了嗓门说“好吧!明天是星期六,站长不会早到办公室。你……9点吧!9点,你准时上网。看我的动静,稍微配合一下,就成!”

柳小花,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娇羞的贴向海默。海默只是亲了一口,就告辞,急急忙忙的回家了。

白燕正写一篇博客,吴恙又来电话了:“诶,嫂子,你加了郭老师没有。”

加了,我们已经成了网友,就是,还没聊上,我给他留言了。”

啊,那就好,一会你客气点,请他好好的指点指点,他一般都是晚上给作者点评。”

嗯,我就等到10点,太晚了,不好。”

行,你看着办吧,我挂啦!”

    白燕和吴恙通完电话,继续写博客,然后又和女儿视频,一直到10点多,也没看到郭雨轩上线,就去睡了。

                     

    星期六上午8点多,白燕上网。打开邮箱里的一封邮件,不由得兴奋起来。她立刻添加西风为好友,并留言:“我是白燕,谢谢你的邀请。只是,我写作水平太低,怕不能胜任。”

西风正在用手机上网,一看是白燕。立即敲出几个字:“你的写作水平没问题,完全可以胜任。你还有什么作品吗?”

白燕赶紧写到:“还有几篇散文,一个中篇小说。”

西风又写:“那就都发上去,有什么,发什么。想修改,以后再修改。我一会就向站长说你的事。他可能会看你的作品。”

白燕又写:“好的,我现在就发。”

西风紧跟着写道:“一会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编辑栏了,你一定能做个好编辑的。”

白燕的情绪,被西风撩拨的更兴奋了。她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自己的文章发完了,特别是刚写的散文《小路》还没检查,就发了上去。

发完了文章,白燕觉的不妥。心想;“吴恙一再嘱咐,发文章前,最好先让郭老师看一下。自己还真应该同郭老师打个招呼,别让人家反感。吴恙那?也应该说一声。虽然是铁哥们,也不能太过份呀!”她就给吴恙的qq留言:“小说版的主编西风,让我当编辑。我没来得急跟你说,就按他的要求,又发了几篇文章。”然后,又给郭老师qq留言:“您好,我一时疏忽,又发了几篇文章,请你帮我看看,指点指点,谢谢。”

海默,早上8点多上网。望着白燕的《春天的脚步》发愁,不知如何下手。转了一圈,突然眼前一亮,“嗯,这女人,还是个急性子!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发了这么多文章!特别是最新发布的《小路》标点符号有好几处用错,错别字也有几个。”于是就像老师批改作文一样,做了点评。随后又写了一篇《关于写作之我见》发了上去。随后,点燃一根烟,舒心的吸了起来。

不一会,柳小花,郭雨轩的点评纷纷出炉,热闹非凡。半个小时以后,海默的《关于写作之我见》也先后的出现了柳小花的点评:“海默老师说的太好了!错别字、标点符号,是基本的写作知识。我们切记不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郭雨轩的点评:“正如海默老师所说:‘只想着名利,耐不住寂寞,就会内心浮躁,继而紊乱,是写不出好作品的’欣赏!”

9点30分,海默估摸着时机成熟,就拨通了站长的电话。“陈总,我刚发现了,一个叫白燕的新作者。文章构思奇妙,很有培养前途,就是写作基础知识差点,标点符号不会用,错别字也太多。我针对这个问题专门做了点评,还写了…….”

等等,你说……她叫什么名字?”站长刚和西风谈完员工培训的事情,西风正要离去。海默的电话引起了站长的兴趣,他边用手示意西风不要走,边追问海默。

海默从站长的问话中猜到了那里的情况,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急忙回答:“嗯,叫白燕,是一个新人,一连发了好几篇文章,好像还有一篇《生命的考问》是个短篇。”

嗯,我知道了,你就看着办吧。”站长急着挂了海默的电话,转向西风说:“你刚提到的白燕,我看,不适合做编辑。小说版的编辑你在慢慢物色,不要急。”

您看……我……”西风说了一半的话又吞了回去。他清楚,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站长的态度和刚才那个电话有关,但为什么呀?他一头雾水,他发愁怎么向白燕解释。

白燕一反常态的没睡午觉。她先把脏衣服全放到洗衣机里搅,又拿墩布去拖地。一边拖,一边哼着歌。随后竟扔掉墩布,“蹦嚓嚓,蹦嚓嚓”的跳转起了三步。转着转着,“哐”的撞到了沙发上,她就仰倒在沙发上,笑了。

白燕躺在沙发上,想:“下午和梅(白燕的好朋友)喝茶时,一定要告诉她,我当网络编辑的事。省得她总嘲笑我,枉做白日梦。”

晚上7点多,白燕回到家。发现编辑栏里,还没有自己的名字,qq上也没有西风的留言。心里有些不安,猜想:“莫非,站长觉得我,写作水平太低。没同意?”沮丧的情绪立刻涌了出来。她赶紧给西风的qq留言:“我觉得自己写作水平太低,不想当编辑。想请您有时间的时候,看一下我的小说,给我指点一下。谢谢!”

整个晚上,白燕都在焦急的等待西风的回复。她发现,今晚出奇的清静。一贯火烧屁股似的吴恙,也没一点声响;郭老师几天来一直没给她回复。她突然觉得有些蹊跷。她开始对网站,做起了研究,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家不起眼的小网站。作者,来来往往,老是那些人。根本不像吴恙吹嘘得那么好!

其实,吴恙什么都不知道。他正带着孩子、老婆在郊外度周末呐,早把白燕的事,忘到脑后了。郭雨轩,是有意不理白燕。西风正在为难,不知道怎么向白燕回复。

白燕夜里没有睡好。星期日早晨8点多,才起床。一起床就上qq,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突然想起:“诶呀,我稀里糊涂得就把刚写的文章发了,还没检查呐!”她赶紧去看那篇《小路》。

《小路》后面的点评,让白燕惊呆了。那硕大的红字,像老师给小学生批改作文似的满页的顿号、逗号、句号,还有被纠正的错别字。变成了一股羞愧的火焰,从白燕的心头烧起,一直烧到脑顶。烧的白燕满脸通红,浑身颤栗。

冷静后的白燕,觉得自己给吴恙丢了脸,又想:“这个主编,也许是好心。我不能那么小家子气,”就给海默发了,请求加为好友的要求:“您好,我是白燕,很想得到你的指点。”

白燕等了一上午,海默那里一直没有动静。中午,白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怕梅看到那些点评;怕爸妈看到那些点评;更怕读者的耻笑。恨自己干嘛要发这些文章,干脆让网站把那些文章全删了。白燕一骨碌爬起,给网站负责人赵欣欣打电话,要求删除自己的全部文章。

赵欣欣把白燕的要求向站长汇报,站长觉得海默的点评是有些反常,就向赵欣欣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

一小时以后,白燕的qq出现:“您好,我们按您的要求,删除了海默老师对《小路》的点评。我们认为你的作品新颖感人,人物刻画与把握到位,有发展潜力。希望您,继续努力。”

此刻,白燕已经恢复了理性。正在研究网站散文版、小说版、主编、副主编、及各位编辑,相互之间的关系。看了他们给作者做的点评及他们相互之间的点评,经过半天的分析。白燕,终于明白了一切,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笑容。她伸了个懒腰,起身,打开书房的灯,又坐回电脑旁。先把西风从好友中删除,又给郭雨轩qq留言:“我正在写“圈套”和“官场老油条”两篇小说,请你关注。”然后也把他从好友中删除。她,再也不愿意,跟他们来往了。

海默陪着孩子、老婆,上岳母家吃晚饭。晚上21点,才回到家。等那娘俩,洗完澡,睡觉,已经是22点了。海默到阳台吸完烟,才打开电脑。发现赵欣欣的来信:“海默老师好,根据作者的要求,我们删除了你给《小路》的点评。请见谅!据,该作者称:她一直想加你QQ,都没有成功。我想,可能是你没有发现,请你关注。”

海默看罢来信,沉思了一会。就在白燕的好友请求信息上,点击同意。不一会儿,对话栏上就出现了一行字:“我在一家大型企业的中层,工作多年。我明白你们的用意……刘 ,啊对不起,打错了。”

海默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像被人剥光了衣服,赤身露体的被大家观看。他感到,遇到了对手。这个“刘”是对手故意写错的,暗指“柳”。他不能忽视,他立刻回复:“你好,我想和你聊聊。”半天没有回音。

“哎,先不管她了。那篇《关于写作之我见》郭、柳二人的点评有点让人生疑,还需要一个局外人做个点评。找谁呢?”海默想到了瘦弱温柔的何月秋。

何月秋,40岁,大专文化,在一家超市做会计。她从小喜欢写作,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海默。在海默的帮助下,发表了几篇散文。她迷恋海默,她忘不了,去年秋天,那个雨过天晴的午后,海默牵着她的手,在湖边散步。她们走过小桥,穿过假山,在一个开满荷花的池塘边驻足。碧绿的荷叶;亭亭玉立的荷花;不远处摇曳的芦苇,让她们如痴如醉。她指着一朵带着水珠的淡粉色荷花惊奇的叫道:“诶,你看,那朵,像玉雕的一般。多漂亮……”话没说完,就被海默紧紧的抱住,“你就是那朵荷花”海默喃喃的说。她想海默;爱海默,疯狂而自卑的爱着海默。爱得心在滴血。

在海默的眼里,荷月秋,只是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他拨通了何月秋的电话:“月,我写了一篇《关于写作之我见》的杂文,你一会做一个点评。你先上qq,我们一会在qq上聊。”

   “好,我现在就上网。”何月秋顺从的答应着。

不一会,何月秋给《关于写作之我见》做了点评:“海默老师说的好,有些人文风不正,和钱挂钩,这是一种弊端。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海默在qq上写到:“谈谈你自己的想法。”

很快,何月秋又做了第二条点评:“我就不计较什么。写东西就图自己抒发情感,记录生活。留下自己生活的印记。”海默有些急了,又在qq上写到:“多谈谈,谈谈你自己的经历,认识。”

过了一段时间,何月秋的第三条点评又出现了:“海默老师说的真好,浮躁,是一种浅薄的表现,是写不出好作品来的。错别字,标点符号是一个大问题,我一定要引以为戒。我爱写作,从小就爱,为了写作我下过岗,离了婚。我写作只是为了玩,从来拒绝当编辑,我这个人非常随和,名利心比较淡薄……”好家伙,没完没了,写了整整一大篇。海默真是气急了,又写道:“算了”。

海默气急败坏的关了电脑,上床睡觉。心想:“真他妈的,越描越黑,傻子一看都觉得蹊跷。《关于写作之我见》的所有点评,就是个败笔!唉,事已到此,爱谁谁吧!”

郭雨轩跟朋友喝酒聊天,一直到深夜才回家。见老婆已经睡觉,就悄悄的走进书房,准备写点东西。突然发现白燕的qq留言,心中一惊。猜想白燕可能生气了,又发现海默给《小路》做的点评被删了。觉得事情不好就鬼使神差的给白燕的长篇小说《胡同儿》做了点评:“人物刻画到位,语言生动朴实。如再注重心理和环境描写,小说则更具魅力!”

白燕刚修改完《胡同儿》正想睡觉,发现郭雨轩的点评,立刻回复“谢谢,我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年,对很多人都了解,也都能揣测人物的心理变化,特别是官场小人了解深刻,请您多多指教。”然后,高兴的睡觉了。

郭雨轩看了白燕的回复,感到白燕不一般。后悔:“唉,小说版的编辑都不点评。我,一个散文版的编辑,平白无故的跑到小说版做什么点评呀!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郭雨轩急忙拨打,肖诺的手机,如此这般的嘱咐了几句。肖诺,接完电话,披衣起床。给《胡同儿》做了点评:“文中人物刻画到位,人要有阳光的心情和阳光的思想。题材很好,小说构思很到位,可在人性升华上提炼一下,使人物的形象更丰满!”

星期一早上6点,白燕就起床。她料想会有更精彩的事情出现,急忙上网查看。果然不出所料,《胡同儿》在凌晨1点又出现了新的点评。她一看名字就笑了,她对这个网站编辑的个人资料,已经了如指掌。立即回复:“谢谢,你跟郭老师一样,也是水利系统的吗?你又是写小说的,你的水平一定很高呀!”

白燕决定不再跟他们玩了,她漫无目的阅览着网站的作品。好奇地发现,在《小路》的前面有一篇海默的《关于写作之我见》,随手点了一下,心不在焉的看着。越看越气,特别是那三个人的点评,再仔细分析了点评的时间,显然这是对着她来的。

白燕毫不客气的回复点评:“我在一家大型国企做中层,我和老公月收入8万多。我在前天就谢绝了小说版要我做编辑的邀请,请三位老师不要以自己的心思揣测别人,你们已经伤害了我。我以后不会再上这个网站,也不会回复。”

白燕想了一下又写到:“我以为文人很干净,这里是一块净土。其实不然,那么晚了还搬来救兵。何苦呢?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把整个事情公开吧,就会一目了然!”

上午八点,赵欣欣接到白燕的qq留言:“我分析了海默的《关于写作之我见》及所有点评。我为他们的处心积虑感到可笑,更为他们的深更半夜还为我奔忙感到疑惑。我还看了郭、肖,两位老师对《胡同儿》的点评,两位老师凌晨1点还再为我工作,使我受宠若惊。 我突然感到,我被愚弄了,我很不舒服。”

站长看了白燕的信息,没说话。他在电脑上查阅完那两篇文章及相关点评。嘲笑的看向赵欣欣,阴阳怪气的问:“你说,我是用“此地无银三百两”哪?还是用“画蛇添足”来形容咱们这几位编辑呀?”赵欣欣“扑哧”一声笑了。

站长又满脸严肃的说:“这样,1.立即在小说的编辑栏里加上白燕的名字,同时拿掉一个编辑。记住,不要拿掉柳小花,拿掉另一个。2.给白燕回复.....。3......。”

正在这时白燕又发来一条qq留言:“我早就谢绝了当编辑。你们有什么话可以直接的告知我,不用暗示。即使,偏要暗示,也没必要采取那种做法,可以在QQ上或给我发邮件。何必羞辱人哪!一个网站或人,只有光明磊落才能大气,蓬勃日上。否则,只是小家碧玉。”看罢这段留言,站长和赵欣欣相视而笑。

星期一上午10半,白燕接到赵欣欣的qq留言:“1.祝贺你,加入我们的编辑团队。希望你写出更多的好作品。2.我看了你的来信,觉得你想多了。你提到的那几位老师,都是被作者多年认定的好老师,你要是接触多了就会了解。3......”

白燕没看完,就立即回复:“谢谢,我再次声明:我不会再登陆你们网站,请停止对我的伤害。”多年以后,白燕以这段经历为素材,写成了一部小说。

(故事纯属虚构,它可以发生在任意城市,任何行业,各种人群。你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但,不可以对号入座。)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命运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47次 | 联系作者
对《不情愿的较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