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母亲的同学会_生活散记_扫花网
《母亲的同学会》--高阳酒徒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2-03   共 0 篇   访问量:1402
母亲的同学会
发布日期:2021-02-03 字数:2861字 阅读:1402次
      前些年,年近七旬的母亲被多年不见的老同学 邀请去县城参加同学会。回来后给我大谈她的感受,“唉,几十年不见都认不出了,当年在学校时都是十几岁的小娃娃。现在 ,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
      我羡慕我的母亲。像我,一个七零后,就从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同学会。这主要是因为我的特殊经历,就是有人来组织,也联系不上绝大部分同学。
      我问母亲,“你们一大堆老头老太太在一起,都谈些啥。”“一是聊当年在学校的往事;再就是聊现在,老年人的生活。”母亲说。
     母亲经常给我讲她当年上学时候的情况。那时候,从德亭到旧县就只有大章三中一个中学。也没有啥交通工具,全靠步行。先走到德亭街,然后翻桑树梁走近路到大章。放学上学来回得一天时间。五八年时候,没有吃的,地里的草都让人吃光了。桑树梁上有棵柿子树,柿子才指头肚大,厮跟的男同学就摘下来,大家分着吃。“不吃不行啊,饿啊!你们没挨过饿,那知道当年受的苦?顿顿吃的是野菜。吃个黑面馍,那都是过年。”
     “当年人干劲都大,大人们都是勒紧裤腰带白天晚上不停的干。叫,大干快上建设社会主义,超英赶美。又是修梯田又是修水库,改造河山。我们学生也不闲着。平时要学工学农 , 勤工俭学。自己挖土做土坯,盖教室。到三人场烧砖瓦,砍檩条。阴历三月,岭上的雪都不会化;到白鹿沟种麦子,满沟都是石头 ,没有一点土。不过沟里的萝卜,生吃起来像秋梨。这辈子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萝卜……”
    我惊诧于她们与我们迥异的学生时代。我上学的时候正是八,九十年代。虽然和现在比起来差了点儿,但和她们比起来,也算得上是天壤之别了。
    我说 “你们都去干活了,那学习咋抓紧。”她说,“干活是干活,学习一点不拉下。那时候,大家学习都比较刻苦。彻夜下苦工那是常事。一般是一边干活,一边学习。把学习当做一种休憩。麦田里,场院里都是我们的教室。成绩好了有奖学金,我就得过。最后因为家里穷,才没上高中。六零年,学校礼堂放西藏平叛的新闻片,当时就有几个男同学积极报名参军。”
      那个年代,初中毕业。在社会上,也算得上小知识分子了。他们中的好多人以后被招工、提干。成了国家职工、干部。当然更多的是回了农村做农民。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历经四清、文革、改开 ,结婚生娃,养家糊口。老了老了 ,还能聚在一起,着实不容易。每个人都有着说不尽的故事,诉不尽的衷肠。母亲就曾经埋怨“不是因为你爸,我现在也有退休金。”
       之后,母亲每年都要参加同学会。回来给我谈她的见闻。谁谁老伴去世,又娶了。谁谁住院大难不死,又活过来了。我觉得,老年人参加这样的聚会也挺好。他们毕竟有他们的共同语言。有些事情,我们未必能理解。
     母亲的同学,有几个我也认识。比如庄科的陶培照、村医梦轩叔的老伴娥儿婶。
      陶培照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儿。我刚入社会的时候,经常去庄科我的表叔家玩。老陶是他家的邻居。那时候老陶已退休。儿子在北京上班。每天闲的没事干,老陶就在房里拉胡琴。土胚房里胡满了报纸,一尘不染。老陶正襟危坐,微闭双眼。胡琴声吱吱呜呜如断如续如泣如诉。等到一曲终了,老陶半响才会回过神来  ,问我几时进来的。
      老陶这拉胡琴的本事,就是当年在毛主席思想宣传队里练出来的,当年为了不被批斗,只有苦练此等神功保命。没想到老了老了,尽成了自己唯一的爱好。
      老陶当了一辈子教师,喜欢神侃。王天纵的二架杆陶福荣的故事,就是他给我讲的。那是他本家爷爷。五八年大炼钢铁。村里人把陶福荣的墓扒开。柏木棺材足有一尺厚。棺材里只有半截尸首,没脑袋。柏木棺最后被拉去练了钢铁,半截尸首被随便扔了。陶福荣没亲儿子,养了个干儿子。干儿子一辈子未婚,这枝儿就绝了。这就是坏事儿做多的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苍天又饶过谁?
       娥儿婶自嫁给梦轩叔后就在村里当民办教师,一直干到干不动。等我从学校出来,她唯一的儿子就得了糖尿病去世了,死时还不到四十岁。唉!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几年,参加同学会。都是娥儿婶和母亲厮跟着一块去的。谁知道没过几年,娥儿婶也因病去世了。现在我回家,在路上遇到梦轩叔。感觉他个头越越小了,腰也佝偻了。全没了以前的精气神。
     母亲的同学大抵就是这样的一群老人。说普通,也确实普通,普通如山间的草木 ,默默无闻的过着这一生。说不普通,也真是不普通,人这一辈子太不容易,那个老人不是在碱水里煮过三遍,再在盐水里煮三遍。
    现在,母亲他们的同学会,每年还在举行。只不过,参加的人员越来越少。大家聚在一起,主要是谈论,如何防治各种老年病。;大家都喝什么药,效果如何。或者卖些东西,看望一下重病的老同学 ,很有些临终关怀的意思。某次,有人伤感的说 :今年咱们能见面,明年都说不上谁就走了 ,伤心。
      母亲回来像我学舌。我安慰母亲道“你们这辈人,啥事情没经历过,都八十多了,还有啥过不去的坎。咱能多活一天,就得快乐的活一天。坦然面对生死.”母亲想想说,“也对” 。
      我希望母亲的同学会还能继续开下去。也希望每个老人在有生之年度都能快乐的生活。每,,快乐生活。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嵩县部分乡镇地名亟待变更之我见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402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的同学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