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童年的味道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29   共 112 篇   访问量:629
童年的味道
发布日期:2020-12-29 字数:2490字 阅读:629次

  三四十年前,酱油很珍贵,那时农村或大山的人们要么根本就没听说过,要么知道但吃不起。这大概是今天的孩子们感到很不可信的事情吧。


  那时正值童年,住在大山深处,离集镇将近三十里。父亲每隔一段时间会从镇上神秘地提回来一壶酱油,是那种带把柄的白色半透明长方体塑料壶,回来后小心地藏在柜子深处的角落里,吃的时候必须由父亲亲自取出(其他任何人是没有资格的),倒出一些,再拧紧盖儿,重新藏起来。这个过程我是记忆深刻的,我亲自见过父亲倒酱油时,那种小心谨慎绝不亚于化学老师在实验室里倾倒有强烈的腐蚀性的药物时的模样,唯恐不慎泼洒,唯恐出一点点差错。我也亲眼见过倾倒酱油时,塑料壶的出口总会旁逸斜出一点点,父亲总是用左手的食指抹一下壶口,然后再用舌头舔舐左手的手指。这时,在童年的心灵里,你绝对会相信酱油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酱油怎么吃呢?这也是今天的孩子们所不能理解的。蘸馍吃,不明白吧,馍就是馒头啊,就是像用蒜泥来蘸馍吃一样,那时山里的人们竟然不知道酱油还能加在饭菜里以增加美味,这真是孤陋寡闻。酱油盛在碗里,一家人围在四周,一个个把馒头掰开,一点点蘸着吃。这时,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人人都感觉特好吃,人人都会因为有了酱油而多吃几个馍,人人都时时关注着碗里的酱油是不是少了许多,人人都唯恐盛放酱油的瓷碗见了底儿。当吃完了酱油,人人都含着微笑在心中慢慢回味着这咸味中掺和着浓郁的酱香味的味道。那时真的感觉酱油的味道绝对不比大肉差(关键那时大多时候也吃不起肉),那种回味不尽的悠长的余味,似乎妙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现在想来,在大山深处能吃上酱油,这真算得上是贫穷年代里最为奢侈的享受,因为我清楚地知道那时的山民大多就根本没吃过或吃不起酱油。


  那时有一家,离我家不远,隔一道山岭,婆媳关系特别紧张,儿子怕老婆。一瓶酱油高高地挂在厨房的墙上,吃时取下来倒一点点。也从来没人告诉过老婆子这是酱油,也没人说过让老婆子尝尝,老婆子也根本不知道这是啥玩意。老婆子虽然老了,但也说不上老眼昏花,终有一天她发现了挂在墙上的瓶子,并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你可千万别以为只有小孩子好奇,其实好奇并不是小孩子的专利)。当看到这黑黢黢的液体时,老婆子在内心深处曾有过一番严格的逻辑推理:她想这应该是“敌敌畏”(当时一种具有剧毒性的农药),因为颜色相似,都是液体;但瞬间她又推翻了自己的判断,她想如果是农药,不可能挂在厨房,那是相当危险的。那是什么呢?竭力回忆,她模模糊糊地但又清楚地记得见过儿子和媳妇取下来往饭碗里倾倒过,这说明它能吃,没有毒性。那么为什么儿子和媳妇从来不让自己吃呢?是不适宜老人吃吗?最终她果断定论:这定是儿子和媳妇间的一场阴谋,分明是好吃的东西不想让老人吃,更是对自己恶意的排挤、无视和冷落。想到这里,老婆子心里愤愤不平,气不打一处来,更加恼恨自己的儿子、媳妇的无情和不孝。她想,一定要瞅准机会来一次报复性的行动。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儿子、媳妇不在家,她搬个凳子,爬上去,取下瓶子,拧开瓶盖,就像酷暑天气口渴时急不可耐地喝水解渴一样,她偷偷地咕咚咕咚猛喝几大口,一时咸得她喉咙发紧,几乎呛得她上不来气。从此她知道了世界上有酱油这种东西,当她给邻居老人悄悄说起这件事时,还是一脸的愤怒不平,继而是两个老人仿佛是报复成功后幸灾乐祸式的放声大笑。


  恍惚一梦,时光竟走到了三四十年后的今天。现在我经常做饭,饭菜里总少不了酱油,但也并未觉得好吃,这是多么奇怪的感觉啊!我总感觉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了。我也曾经疑惑,童年时那么好吃的酱油,怎么现在不一样了呢?苦苦思索,我总怀疑今天酱油的酿制方法是不是不再是几十年前纯原始的发酵法了。在这种怀疑之下,有一天做饭时我也喝了一口酱油,慢慢品尝,品咂,品味,我还是觉出了与几十年前味道上的差别。


  也许我的味觉变了,变迟钝了,麻木了?也许这个速成时代人们不再遵守严格的酿制工艺,所以酱油的味道便有所不同。竟想不到,小时候得之不易的东西,味道是那样的诱人,让人终生难忘。而今天当一切得之不难,味道却再也不是小时候的味道了!究竟是过去真材实料、原始发酵而成的酱油包含的更多的是做工的严谨,生意人的厚道,人情的纯粹,人心的古朴,还是今天的酿制过程充盈着太多利益的诱惑,做工的敷衍,人心的浮躁,还有粗制滥造,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人心不古呢?究竟是味道变了,还是人们的味觉变了,还是时代变化的原因呢?有时我真的不明白,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究竟带给人们的是什么,难道就是童年时这美好的味道的永久消逝吗?这真是让人感到惆怅和遗憾的事情啊。


  无论怎么说我还是愿意遵从我内心的感受,不说假话,还是觉得小时候酱油的味道好,今天的与之相比确实大为逊色。这是不是大多我的同龄人共有的感受呢,是不是人人都有的怀旧情结在作祟呢?


  唉,人一旦到了老是怀旧的年龄,是不是证明他已经老了呢,或许他的生理年龄并不算太老,但至少他的心理年龄或者心态已经倾向于真正的衰老。就像我近年来老是回味童年酱油的味道一样。那么,童年的味道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童年的味道,是记忆中的味道,是岁月深处永不褪色和变味的味道,是掺和着浓郁的乡情乡愁的味道。我想,比之歌曲,童年的味道是儿歌和童谣;比之爱情,童年的味道是初恋的味道,是结发夫妻的恩情;比之绘画,童年的味道是泼墨山水,不着任何颜色但一切意蕴和趣味尽在其中,让人久久回味难忘;比之于水,童年的味道是家乡的小溪,虽没有大江大河的波涛汹涌,但那份永远缠绵流动在梦中的清流是什么也不能比拟的,其实那何止是一泓清流,那是纯洁的童心,是素朴的温情,是柔美的乡愁,是散发着泥土气息的故土情结,是人之初年最温润深厚的情致。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海洋哥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29次 | 联系作者
对《童年的味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