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还是集体宿舍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18   共 112 篇   访问量:500
还是集体宿舍
发布日期:2020-12-18 字数:3614字 阅读:500次

  我在前面写过《集体宿舍》和《又是集体宿舍》两篇文章,是写上师范时和刚当老师时的事情。今天我要写的还是有关集体宿舍的事。二零一三年暑假,我们几个男老师商量到远处打工,心想:一则可以体验一下打工生活,二则可以在假期里赚几个小钱,以补贴家用。


  说走就走,一个炎热的中午,我们坐上了嵩县至郑州富士康的直通车。


  在校园待得久了,一下子来到大城市,花花绿绿,五光十色,还真是感觉外面的世界好大,好新奇。想不到,仅郑州富士康就有十几万员工,一个仅仅靠加工简单电子部件的富士康工厂占地面积惊人的大,这远远不是我们厮守校园的见识短浅的人所能想到的。


  在这里当然还是住集体宿舍,大家都来自山南海北,十几个人同室,白班夜班交替,彼此交流的机会很少。如果是夜班,白天就躺在集体宿舍的木板床上睡觉,睡够了就起来洗个热水澡。淋浴之后,就一个人趴在窗户上往外面看。窗户仅仅能拉开一点点,这是厂方为避免员工跳楼而专门设计的,我们来时听闻全国所有富士康工厂加起来已经出现“第八跳”了。


  打工为了赚钱,为什么他们会轻易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呢?起初我想不通,时间一长,我想通了。这与富士康苛刻的管理模式有关,就是出奇的严,哪怕连续几个月没有订单,员工也要死守岗位,就整天一遍遍重复性地打扫卫生,反复地无聊地擦抹器械。要么就是背诵毫无技术含量的操作流程,班长看着背,还要提问,一遍又一遍。因为时值淡季,没有订单,一个月我总共才亲手加工过三十几个苹果手机的“菜单键”,可是光操作流程我就背诵过上百遍,有意思吗?要么就是一个流水线的员工突然紧急集合,如军营一样,班长气势汹汹地讲纪律,训话,往往训话中还夹杂着骂人的污言秽语,也有用女性生殖器官骂人的,听起来刺耳锥心。要么就是正襟危坐于自己的工作台,身要直,头要正,不能随便扭头,更不许打瞌睡或与邻座的员工交谈;即便这样的静坐,班长也要严格巡回监督,若稍稍转头、打瞌睡或与人微微私语,都要挨受严厉的呵斥。


  带班班长一脸凶相,所有流水线的班长都这样,他们脸上好像生来就带有对人丝毫也不信任或百般挑剔怀疑的神色。他们动辄就毫无理由地训斥人,歇斯底里地发脾气,就像一头暴怒的驴子,或者一头吃了毒药的母猪,或者是一个长期备受性压抑的正值青春壮年的性饥渴者发泄心中的不快一样。久之,你会知道在富士康淡季时期,打扫卫生、背诵流程、集合训话或者一丝不苟的静坐就是工作的全部,除此还能干点什么呢?因为根本就没有订单,你没啥可干。


  慢慢我悟出了道理,人啊,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你没有任何正经事可干,当你没有任何正当的事情可干时,空虚和寂寞就会鼠咬砖头或木头一般地啃啮你原本健康充实的心灵。时间一长,没事可干必定掏空你精神的仓库,拆散你心灵小屋的支柱,最终毫无疑问地导致你精神大厦的坍塌。于是富士康集体宿舍就出现了间断性的“第八跳”,到后来的“第十条”“第十一跳”“第十二跳”,这就丝毫不奇怪了。看来世界上最苦痛的折磨也许并不是无休止的劳动,而是让你无事可干,还要让你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并且严格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有什么比这种方式更能折磨人的心魂呢?看来平时我们总在抱怨劳累,那是你根本不懂劳动对于人生或曰生命本身的意义;如果没有劳动,你不可想象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生命还有什么趣味,其实劳动就等同于生命本身,劳动和生命是完全不可分割开来解释的孪生姐妹。


  人总要有一个发泄消极情绪的突破口,在车间备受压抑,我想我不能发疯,也不能像那些想不开的人一样跳楼轻生,也更不能就此煎熬苦痛的心灵。怎么办呢?看来就只能在集体宿舍慢慢缓解这种压抑的情绪了,否则谁都受不了的。不能完全拉开的集体宿舍的窗户,让我还是感到有点不舒服,外面新鲜的空气不能顺畅地进来,我观看外面世界的视野也由此变得狭窄。不过好在玻璃是透明的,并不怎么影响我对外部世界的窥看。


  夕阳西下时分,窗外,称不上湛蓝的天空,硕大的飞机倾斜着银白的机身卖力向上起飞,显出吃力的样子,发出刺耳的轰鸣。我对此种景象甚感新奇,一看就是老半天,从不腻烦。从小住在深山,我只见过起伏的高山之上,大约一万米的高空,那如风飘过的如白鸟一样小的一点白色,那是我心中最初有关飞机的印象。童年时,每当晚霞满天,我总是仰头看那万里高空的一点银白色穿越彩霞,最后消逝在天边那高山的尽头。对于一个贫穷的农家孩子,我曾无数次向往近距离看到飞机,今天也算以较为切近的距离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满足。有时飞机飞得很低,我能隔窗清晰地看到飞机的整体轮廓,大约它是要徐徐降落了,因为看样子它缓慢且轻松和从容得多,并不感到吃力。结果不出所料,飞机徐徐下降飞行的高度,沿着一条斜线缓缓下降。就这样,我常常在七层高楼上透过集体宿舍的窗户看飞机的起起落落,升升降降,想象人类在空气动力学原理作用下创造的奇迹,想象人类模仿鸟类的飞翔,根据仿生学发明飞机的这一伟大的创造。


  有时也看窗外的街道,车流如织,人流如潮,南来北往,慌急匆忙。街道上行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急切如蚁,那么心事重重,一副急于奔赴目标或目的地的慌忙的神态,一派汲汲于功名富贵或急于攫取到某种利益的焦灼的模样。站在集体宿舍的窗口俯瞰这个偌大的城市,你想到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想到了生活的不易和创业的艰辛。你想到了奔波也许才是人生的常态,安逸只能流于生命的平庸和俗常。你想到了城市和乡村的差别,想到了城市的热闹之下、霓虹之中、华彩背后人心的浮躁和欲望的膨胀。你想到了乡村老家山河的宁静和泥土的芬芳,还有农人和牛羊那迟缓的脚步。


  窗外的世界近在眼前,不想看了,就移步床前,坐在木板床上,捧起书本读读吧。这是我来富士康前早有的准备,顺手带了一本《中国最美散文》,一本《余秋雨文集》,一本《梁实秋散文》。这真算得上是我在富士康闲暇日子里最美的读书时光。重读这些经典,我一点也不觉得重复和腻烦,相反还觉出经典常读常新和永也读不厌烦的美的特质。余秋雨叙事风格的老道成熟,深沉内蕴;梁实秋笔下浓郁的生活情趣和他叙述语言的轻松幽默,这些都让我一下子忘记了打工生活的枯燥和无事可干的空虚无聊,淡忘了富士康车间班长那不可一世的傲慢和永远阴沉的面孔。


  看书真是世界上至美的享受,大多时候集体宿舍寥寥几人,偶尔也只我独身一人,静静地读,默默地品,慢慢地悟。偶尔兴致来时,就丢下书本,也信手涂鸦一篇随笔、散文,写人记事,抒发哲思。那些日子里我写了《林哥》《算命》《我听不到鸟叫的声音》《向每一个平凡的日子致敬》等文,现在读来,这些小文章确也还能找到精彩之笔和闪耀着哲思的句子。


  有时下班回到宿舍,什么也不干,一副想家的心思便觉一切都是无味,我知道我有点想家了。就坐在床上静坐吧,发呆,冥思苦想。偶尔同室工友刚刚淋浴出来,就毫无顾忌地站在我的面前,吊悬着男性阳刚的生殖神器,赤裸着雄性显著的生殖标志,一丝不挂,好像要独独对我进行一场人体裸展。这有意思极了,裸展者从容淡定地与我谈话,我这唯一的观展者目光平静,并不被他裸露的躯体引起什么风吹草动。他无意于让我观看,我也无意于他以什么样的角度和姿态站立于我的面前。我想假如我是画家,这是最好的模特,我要用娴熟的曲线勾勒出他的形体,刻画出他的骨感,描摹出他的神态,表现出他的神韵。他裸露而立,让我想到远古时代人最初从丛林里走出时,赤裸身体,茹毛饮血;再到用树叶遮掩羞处,再到披兽皮为衣,再到以葛麻制衣,最终人才由纯粹的自然人过渡到有羞恶之心的社会人,由不知羞耻为何物的野蛮人进化为有廉耻意识的文明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庆幸人终究还是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从此这个世界才有了男女之别和伦理秩序,否则这个世界将会多么不可思议。说到底,人只有穿上衣服才可谈文明,只有穿上衣服,群居而生的社会才不会像丛林一样混乱无序。看来衣服这一看似简单的东西在人类和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我们平素所想不到的吧。


  你看,在富士康一个月的打工生活,在集体宿舍里我竟然也以某种合理的方式度过了心理上最危机的时期,我的种种观感、阅读和遐思,不就填补了我在车间里没有正当活儿可干时的空虚和寂寥吗?不就大大缓解了我在近似高压管理状态下的压抑情绪吗?我不是没有发疯、没有跳楼吗?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半屋阳光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00次 | 联系作者
对《还是集体宿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