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流星灯饰厂(上)》--小夜风满楼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21   共 0 篇   访问量:344
第十二章 流星灯饰厂(上)
发布日期:2020-11-21 字数:59749字 阅读:344次

       陈旭光越来越发现,百盛宾馆一案似乎并不像普通的贪污受贿那么简单和易见,那座起先还不显山不露水的海鲜自助城,此刻更像是一个戴着面纱的蒙面刺客,令整个案件更加诡异和扑朔迷离。
  陈旭光觉得,巡视工作开展到现在,百盛海鲜自助城已经是一个必须要去看一看的地方了。
  王志昌和陈元芳陪同着陈旭光走进海鲜自助城,四下打量着餐厅的布局和装修。
  王志昌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格调高雅,舒适宜人,看得出这装修和定位是下了功夫的呀。”
  陈旭光点了点头:“我在一本书里面看到过,说餐厅是一个集合了视觉、味觉、听觉的综合场所,只有各方面都满意了,消费者才会认为超值,这百盛海鲜城无疑是达到了这一标准的。”
  陈元芳笑了起来:“陈组长,您还研究过餐饮呀。”
  陈旭光笑了笑:“谈不上研究,我看的书比较杂,很多东西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
  王志昌也笑了笑:“陈组长一向都是博闻多学的,他这是自谦呢!”
  身着一身标准职业装的林斌悄然走了过来。
  “三位是来用餐的吗?”
  陈旭光看了看林斌,说道:“我们是准备用餐的,不过,可能不止三个人呐。”
  “那……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陈元芳问道:“你是这儿的负责人吗?”
  “我不是负责人,我叫林斌,是这儿的大堂经理。”
  陈元芳用手一指陈旭光和王志昌。
  “这两位是我们公司的老总,我们准备搞一个大型的客户联谊会,正在物色地方呢。”
  林斌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三位能找到我们这儿来,那真是找对了地方!在长州,招待最重要的人,就来百盛海鲜自助城,虽说我们开业才半年,但这个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了!”
  “何以见得呢?”
  “先说这装修吧,三位如果去过商业五星级酒店的海鲜餐厅,就可以对比得出来,咱们这儿的装修格调和档次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比任何一家酒店都更为舒适和奢华!”
  林斌用手做了一个引路的姿势。
  “三位请移步。”



       林斌将三人带到了菜品的展示厅。
  “再说菜品的品类吧,咱们这儿的海鲜品类不下两百种,包括日本国宝火焰虾、蓝鳍金枪鱼、帝王蟹、澳洲鲍鱼、加拿大牡丹虾、新西兰八爪鱼、法国生蚝等等,这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海鲜,在这儿都能吃到。相对而言,商业五星级酒店的海鲜类别一般也不会超过几十种。”
  陈元芳问道:“品类繁多,东西也很不错,那……你们这儿的消费一定很高吧?”
  林斌笑了笑。
  “这您就猜错了。咱们这儿的定位是高端低消费,顶多也只能算是中等消费。我们做过市场调查,在咱们这儿花几百元吃一顿自助餐的,在五星级酒店要花几千块钱。”
  王志昌问道:“那你们的具体定价是多少呢?”
  “每位客人598元至798元。”
  陈旭光微微点了点头:“价格是不高……可我们有接近三百人用餐呐,你们能接待吗?”
  “没问题呀,建议采用包场的形式,这样就不会有别的客人影响到你们的联谊会了。”
  陈旭光转过头看了看王志昌和陈元芳。
  “你别说,还真是个好主意。”
  林斌补充说道:“不过得提醒三位,因为来店消费的客人比较多,不管是正常用餐还是包场用餐,都需要提前进行预订。”
  “这么火爆的生意,保守估计你们一个月的营业额,估计得有这个数儿吧?”陈旭光伸出了三根手指。
  林斌笑了笑,抬起了自己的手,伸出的却是五根手指。
  陈旭光不免吃了一惊:“平均也有五百万?挺厉害嘛!这在长州算是数一数二了吧?”
  林斌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不瞒三位,我们店的客人遍布长州的各个阶层、领域,就是官场上的大官儿、小官儿也是定期来这儿消费的。”
  王志昌说道:“如此说来,你们这海鲜城的老板一定也是非富即贵了!没有相当的人脉关系和身份背景,是不可能让官场上的人来定期捧场的。”
  林斌浅浅地笑了笑:“具体的就不便透露了。”
  陈旭光略微一思索:“这样吧,我们再考虑一下用餐的具体时间和方式。”
  “好的,没问题。”林斌将一张名片递给了陈旭光,“这是我的名片,您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联系我。三位随意,我就先去了。”
  林斌说完便走开了。
  陈旭光看了看四周。
  “趁现在人还不多,我们找个位置坐坐吧。”




  恰在此时,沈永捷和段风丽也走了进来,同样四下打量着餐厅的布局和装修。
  还是段风丽率先看见了坐在一边的陈旭光等三人。
  “诶,你看,巡视组的领导!他们也在这儿!”
  两人走过去坐了下来。
  “两位组长,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们!是来微服私访的吧?”
  陈旭光笑了笑:“是啊,巡视组就得巡起来嘛,如果整天待在房间里面,那就得改名为坐视组了!”
  沈永捷看了看陈元芳。
  “元芳,好久不见了。”
  陈元芳轻轻一笑:“怎么样,回到熟悉的地方,心情挺不错吧?”
  段风丽瞅了瞅沈永捷和陈元芳:“你们……认识?”
  王志昌微笑着说道:“段风丽同志,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在北京,沈永捷是在国监委,而陈元芳同志在中纪委,说起来他们还是同事呢。”
  段风丽傻傻地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陈旭光说道:“我们来得比你们早,还算是有些收获。元芳,把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给沈永捷同志说说吧。”
  沈永捷笑了笑:“有领导给我们开路,我们可是省事儿了。”
  陈元芳说道:“餐厅的管理人员向我们透露,这海鲜城的老板是一个具有相当身份背景的人物。来这儿吃饭的人不光有普通的消费者,就连长州官场的大小官员也会定期来这儿消费捧场。”
  段风丽说道:“说起来,也只有像赵长海这样身兼副市长和市局局长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号召力和聚集能力。”
  陈元芳接着说道:“而且这个店的生意非常火爆,每个月的营业额都高达五百万以上。如果不是提前预订,当天来这儿吃饭根本不可能有位置。”
  陈旭光轻轻点了点头。
  “假设这个店的幕后老板真的是赵长海,海鲜城营业已经超过半年,营业额累计也已经超过了三千万,这里面有多少利润进了赵长海的腰包啊。”
  王志昌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是谁修建了这座海鲜城?又是谁默认了这座海鲜城的存在和营业?现在看来,这海鲜城的问题不亚于宾馆装饰工程里面的问题啊。”
  沈永捷说道:“这些都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不过,现在有了领导提供给我们的这些信息,我们更有把握去查清这个案子了。”
  陈旭光缓缓说道:“目前看来,这个案子的确很有可能牵涉到市里面的高层领导,不要急,慢慢来,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查个水落石出。”



       冯成忠没想到,这么快又和郑奇伟见面了,而且还是郑奇伟主动来陵园公司找的自己。
  不过,他更没想到,郑奇伟竟然会抛出这么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
  “什么?要我离开?你们凭什么赶我走!”
  郑奇伟皱了皱眉:“谁说要赶你走了?这叫策略性地回避!”
  吴劲松用手轻拍着冯成忠的肩膀。
  “老冯!你别激动嘛!先坐下!让我慢慢跟你说啊……”
  冯成忠缓缓地坐了下来。
  “老冯啊,现在的情况是,只有你先策略性地回避,人家才能进得来。人进来了,资金才能跟着进来!这资金一进来,就能解决好多问题……”
  冯成忠冷笑了一声:“我看,重点是解决你和郑局长的问题吧。”
  吴劲松愣了一下。
  “怎么能说是解决我和郑局长的问题呢?应该是解决我们大家的问题吧?”
  “吴馆长,您终于明白是解决大家的问题了?我就顺着您这话再说明白点儿,这陶成业进来,首先得解决陵园资金的亏空问题!这里面大部分可都是我的资金!”
  郑奇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个大家都明白,你就别再反复唠叨了!你现在应该也清楚了,只有你让出这个位置,人家陶总才能进来投资,才能规避禁止招商引资的政策规定!我和吴馆长会想办法,让他协助咱们解决这陵园资金的问题!”
  冯成忠正色说道:“郑局,您别把我当傻子,我这一走,以后肯定回不来了!陵园的钱挥霍一空,你们看样子也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贵人,不需要我这个累赘了……郑局长,您这是过河拆桥啊!”
  “老冯,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冯成忠叹了一口气。
  “郑局长,吴馆长,你们憋了这么久,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看来也是黔驴技穷了!你们不是要我离开吗?行,我可以走,但我是有条件的!”
  吴劲松忙不迭地说道:“老冯,你说。”
  “陵园开发了这么多年,在法律上,这增值的资产也是要计算到我的股份里面的。这些东西我可以放弃不要,就当是我对长州城市建设做的贡献吧……但我在走之前,必须要拿到我最初入股的那750万原始股金,这也是我的底线!”
  吴劲松一下为难了起来。
  “这……恐怕有点儿难吧!老冯,要不你先离开,让这改扩建的工程推进到一定的时候,咱再想办法把股金退给你?”
  冯成忠冷笑了一声。
  “吴馆长,您还想忽悠我?我这闷声不响地走人,你们一口咬定我是自愿净身离开的,我该找谁去?您能给我写个书面的保证不?”
  吴劲松愣住了:“这……不太合适吧。”
  冯成忠站了起来。
  “你们和那姓陶的慢慢商量去吧。不过我得提醒你,这事儿再这么拖下去可不是个办法,不定什么时候市里面就来调查了。到那时候,咱仨人儿谁都走不了!”



       吴劲松看着冯成忠离去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郑局,这冯成忠还是倔得很呐!”
  郑奇伟点上了一支烟。
  “意料之中!要换做是你,没拿到那750万,你也不会就这么走人吧。”
  吴劲松点了点头。
  “那倒也是。不过那冯成忠的话也有道理啊,殡仪馆和陵园的改扩建工程,咱们以开发资金不足的理由拖了一段时间,可现在这投资商都已经派下来了,再不开工怕是说不过去呀。”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规避政策的红线嘛!”
  吴劲松发起了牢骚:“您说这政策也真是的,只给地不给钱,又不让招商引资,这不难为人吗?”
  “说起来还是陵园的情况有些特殊,一直就有这么个投资商在里面,市里面的意思就是只给地,开发资金的事儿就让安吉实业公司去解决,他们哪知道,这安吉公司和陵园已经是空壳子了!”
  “这市里面既然让陵园自己想办法解决开发资金,那干嘛还要指派另一个投资商过来呢?”
  郑奇伟一撇嘴:“还不是因为咱们向市里面反映开发资金不足嘛。”
  “又不许招商引资又要指派投资商,这是不是有点儿自相矛盾啊?”
  郑奇伟抖了抖烟灰。
  “这就是咱们徐书记的办事风格!既要不触犯政策规定,又要把工作干得漂漂亮亮的!徐书记惯用这种方法来考验一个干部的工作能力!这项工程既是对你我这种行业领导的考察,也是对投资商的一种考察!”
  吴劲松想了想:“郑局,我觉着咱们还是应该坚持既定方案,让这冯成忠走人,让那陶成业进来,这就是最好的方案!那冯成忠要是赖着不走,软的不行,咱就来硬的!”
  郑奇伟迟疑了一下:“硬的?可咱手底下也没人来办这事儿啊……”
  “咱们没有,那陶成业手底下肯定有啊!这大老板、大投资商有几个不是黑白通吃的?还能没有这些个人?”
  “这倒也是……”
  吴劲松催促道:“郑局,咱不能再犹豫了,这项工程越快启动越好,迟了主动权就不在我们手里了。”
  郑奇伟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
  “好,你把陶成业约过来,咱们和他摊牌!”



       冯家乐斜躺在椅子上,惬意地把双脚翘在办公桌上,冯成忠大步走了进来。
  “大白天的不好好上班,连坐都不像个样子!”
  冯家乐赶紧放下了脚。
  “爸,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还是陵园的总经理呢,就不能上你这儿来看看?”
  冯家乐站了起来。
  “是是是!总经理先生,欢迎视察工作!”
  冯成忠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家乐啊,我来问你,那郑奇伟和吴劲松每个月还在你这儿拿钱吧?”
  “是啊,就跟发工资似的。”
  “你那骨灰盒的生意怎么样?没人来说三道四吧?”
  “还行吧,反正这殡仪馆里面都是咱们说了算,还能有人抢生意不成?”
  冯成忠叹了一口气:“以前是不会,可以后就难说了。”
  冯家乐愣了一下。
  “爸,您这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又找了一个经销商?咱们可是和他们说好的,我才是这殡仪馆里面,骨灰盒的唯一特约经销商!”
  “那是因为我是陵园的总经理,他们才同意的!万一我不在了,你以为还会是这样吗?”
  冯家乐一下紧张了起来:“爸,我怎么听不懂您这话的意思……”
  “家乐,你应该知道,这殡仪馆和陵园都要搞改扩建吧?到时候这些东西都会推倒重建,所有设备都要重新招标采购,这里面有多少油水,你不清楚吗?”
  “您的意思是……他们连我这特约经销商也要替换?这也太绝了吧!”
  “有什么绝不绝的?换一个经销商,不照样每个月领工资吗?非得是你才行啊?”
  “爸,您确定他们会这样做?”
  冯成忠摆了摆手。
  “也不是确定,只是一种预感罢了……家乐啊,以前不是没人反映过你在殡仪馆里面搞垄断经营、高价卖货,那都想办法按下去了。以后真要变了天,可就没人护着你了。所以你做事儿得悠着点儿,明白吗?”
  冯家乐默默地点了点头。



       马军把在长州所做的相关调查向黄正华进行了汇报。
  “正是这个徐冰洋,在事发当天租赁了一辆奥迪Q7前往兴龙古镇,这是我们从汽车租赁公司获取的有效信息。”
  黄正华轻轻点了点头。
  “目前来看,还差最后一个环节就能把所有的细节都联系起来,那就是,和韩东磊通话的徐冰洋,租赁奥迪Q7的徐冰洋,和在兴龙古镇的肇事者徐冰洋就是同一个人!”
  “要证明在兴龙古镇的肇事者也是这个徐冰洋,那需要韩东磊、陈乐琪和陈安民的指证,只有他们三个人目睹了事发的全过程。前两个估计靠不上,但陈安民肯定行!黄队,你看我们要不要展开行动?”
  黄正华笑了笑:“你以为那个徐冰洋还呆在家里?很可能早就跑出了扬德省,甚至出了国也不一定。”
  马军挠了挠头:“那倒也是,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去一个和中国没有引渡条例的地方藏起来,我们还真拿他没办法。”
  “就算要展开行动,鉴于嫌疑人的特殊身份和背景,我们也必须向县里面进行汇报,张县长的态度已经再明确不过了,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黄队,你说……张县长会不会早就知道,这个徐冰洋就是徐建辉的儿子?”
  “这可不敢胡说,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张县长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黄正华略微一思索。
  “先不要在明面上展开行动,可以查一查这个徐冰洋还在不在国内,只要有了更确凿的证据,我们就有理由展开抓捕行动!到那个时候,谁也护不住这个徐冰洋!”

上一篇: 《盘扣一生 1/11/11》     下一篇: 《四季组曲之冬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4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二章 流星灯饰厂(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