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我的垂柳_咏叹抒情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02   共 112 篇   访问量:668
我的垂柳
发布日期:2020-11-02 字数:1695字 阅读:668次

  这些天秋雨淅淅沥沥,连绵不绝,走进十月,仿佛一下子走进了雨的世界。仰望阴沉的天空,平视迷蒙的雨幕,远眺浓雾弥漫的山峰,恐怕短时间还真的难以走出这雨的王国,更难以摆脱雨季里这湿漉漉的感觉。


  细雨如丝,漫天挥洒;梧叶飘黄,如蝶翩然,秋意萧萧秋色寒。此刻,漫步偌大的校园,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宁静和迷醉之中,没有喧哗,没有吵扰,有的只是匀称的雨点自云端率性洒落大地时那细碎而深沉的絮语。


  撑一把轻巧的雨伞,漫步校园,当我的目光游弋在教学楼前的某个角落时,下意识地寻寻觅觅,我忽而忆起了从前那里曾经婆娑如盖的垂柳。其实并没多久,一排躯干粗大弯曲、枝叶丰茂翠绿的垂柳还静静地长在那里。只是因为学校再建,在决策层果断的决策中,在挖掘机刺耳的轰鸣声中,一朝一夕之间它们就被连根拔起,从此便再也没了那一年四季亭亭玉立的绿影。


  在垂柳一棵棵倒下的瞬间,一时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这倒下的分明是我的垂柳,而不是别人的垂柳”。从精神世界的维度来说,我只冥顽不化地固执地认为这就是我的垂柳,它与其他人或许真的无关,它的倒下或许只在我的感情世界掀起情思伤感的涟漪。


  对于垂柳被伐的结局,我不止一次感到深深的惋惜。在垂柳倒下的关头,我还强烈地感受到作为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或者说带有几分书呆子气的多情的读书人,我是否真的过于迂腐、天真,或曰矫情?一棵或几棵树是倒下还是继续站立,这在学校发展的里程中或者在别人眼里或许真的不是个问题,一个校园那么多人,那么多老师和学生,为什么独独我一个人对此耿耿于怀,伤感于心,久久惋惜呢?


  往年,秋雨中垂柳的样子真的令我喜爱和陶醉。我常常于蒙蒙秋雨中,站在远处,与那一行垂柳拉开适当的距离来观察欣赏。雨中的垂柳,你只会把它想象成温柔的倩女,而不是阳刚的男性;你只会把它想象成阴柔的淑女,而非鲁莽的壮汉;你只会把它想象成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而非蛮横泼辣的悍妇。你会由它想起古代折柳相赠的长亭送别,想起送别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红颜粉泪和缱绻柔情;你会由它想起“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深闺幽情,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甜蜜幽会和爱情私语;你会由它想起南国水乡“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春日美景,想起“烟柳满皇都”的奢侈风情和浩大景象。你还会由它想起寂寞的美人,孤独的隐士,失意的政客,归园田居的文人墨客。


  那丝丝缕缕、袅袅娜娜的自然下垂的枝条,在深秋的细雨里依然绿着,没有半点凋零和萧条的意象。我不止一次在校园里走动并欣赏着,我在细雨中每每能感觉到季节的变换、秋意的萧瑟和寒意的肃杀,但也每每总是雨中的垂柳荡起我心湖的万丝柔情,并能给我以心灵的温暖和情感的慰藉。


  在这个世界上人事的烦扰和生活的苦恼很多,我从来不向朋友和亲人絮叨这些,也从来不向周围的人无聊地展示内心的纷乱和不快。我认为排遣不快和烦恼的最佳选择就是走进自然,哪怕是面对一棵不会说话的树,你也分明与之达到了心灵的契合和情感的共鸣。无需言语,只需默默地对视。就如常常对视一棵或几棵垂柳,我已经无数次地被它柔美的枝条柔化了心,柔化了情,被它婆娑婉约的身姿风貌安抚了躁动的心绪,诗化了平凡的生活和生活的琐碎平庸。


  人不是仅靠物质活着,人还需要依赖精神生活而存在。就像一棵、一排长在校园的垂柳,它不是学校学习和生活的必须,但没有它,我们就失去了一种审美的意象,并且会失去每一个季节多少的诗意风情。就算严冬,它那寂寞的站立照样能让人心生审美的伤感意绪;最重要的是它还能让人在严冬冰雪之中窥看到新的生机和希望,给予生命下一个轮回美好的等待和诗意的憧憬。


  (2020年9月25日写于大章镇中,后几经修改而成)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集体宿舍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68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的垂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