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12》--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0-24   共 0 篇   访问量:305
元月 12
发布日期:2020-10-24 字数:5982字 阅读:305次

12

   

【第九场】
(武三思、来俊臣同上。)
武三思  (唱)     谢仲举奉旨去苏州,

来俊臣  (唱)     竟与当朝作对头。

武三思  (唱)     土地追还千百亩,

来俊臣  (唱)     打武宏、斩少炳,结下了血海深仇!

武三思  (白)     那谢仲举领凭出京,本爵曾叮嘱她照顾我儿,谁知竟因他们闹了公堂,打了我儿,斩了你弟,此仇不报,何以为人!

来俊臣  (白)     闻得谢仲举派人去至太湖,何不告她通敌谋反?

武三思  (白)     本爵也曾奏过,姑皇只说“待朕思之”,不加处断,也是枉然。

(来俊臣想。)
来俊臣  (白)     小官倒有一条偷天换日之计。

武三思  (白)     何为偷天换日之计?

来俊臣  (白)     何不将“待朕思之”改为“代朕诛之”。小官与王爷即日去至江南,矫旨拿问谢仲举,严刑之下,哪怕她不招认谋反。只要有了口供,就算大功一件。

武三思  (白)     倘若姑皇责我擅改口谕呢?

来俊臣  (白)     谋反事大,改谕事小,料圣上决不见责。

武三思  (白)     你料得就么?

来俊臣  (白)     小官也曾这样杀过许多元勋上将,圣上不曾见责,何况一个小小的巡按?

武三思  (白)     如此就依来大人。所幸本爵曾请得圣命督造江南行宫,于今就以督工为名,率领一哨禁军即日南下。来大人也请假同行,由本爵批准,有何不可!

来俊臣  (白)     王爷也该留一密奏。

武三思  (白)     那是自然。

     (唱)     一条妙计安排就,

来俊臣  (白)     谢仲举啊,小畜牲!

     (唱)     管叫你人头挂虎丘。

武三思  (白)     挂虎丘!

来俊臣  (白)     挂虎丘!

     (笑)     啊哈哈哈!

(武三思、来俊臣同下。)
【第十场】
(太监、宫女引武则天同上。)
武则天  (唱)     谢瑶环抚江南锄奸救苦,

             却为何数月间谤满神都?

             莫非她结太湖心肠反复?

             辜负了朕委托其罪当诛!

(太监上。)
太监   (白)     启奏万岁:正谏补缺拾遗官报道,苏州有一秀才名叫龙象乾,千里徒步来京告密,现在宫门外候旨。

武则天  (白)     此人来京,定与谢瑶环一案有关,宣他到便殿面奏。

太监   (白)     是。

             圣上有旨,宣龙象乾便殿面奏啊。

龙象乾  (内白)    领旨。

(太监引龙象乾同上。)
龙象乾  (唱)     只为忠良遭陷害,

             布衣粗服舞金阶。

     (白)     小臣龙象乾见驾,愿主万岁!

武则天  (白)     平身。朕降有旨意,凡来告密者赏予五品官待遇。州县供给舆马,你为何布衣粗服,徒步进京呢?

龙象乾  (白)     小臣密本牵涉两位朝廷大臣,他们势力浩大,耳目甚多,犹恐中途有变,因此,小臣才不要舆马官服,徒步而来。

武则天  (白)     原来如此。你且说牵涉哪两位朝廷大臣呢?

龙象乾  (白)     一位是梁王武三思,一位是御史中丞来俊臣。

武则天  (白)     唔,果然势力不小,只是他二人身在洛阳,与苏州何干呢?

龙象乾  (白)     这两位大人在苏州都有庄园,他们的子弟倚恃豪强,侵夺民田,霸占民女,胡作非为,民怨沸腾。新到巡按谢仲举大人执法无私,打了武宏,杀了蔡少炳,三吴人心大快。不料因此得罪权贵,闻得梁王武三思、御史中丞来俊臣等奏谢大人谋反。万一忠良被害,三吴百姓将重陷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小臣不顾千里之遥,风霜之苦,奔到神都面见圣驾,替百姓诉苦,替谢大人伸冤。

武则天  (白)     龙象乾,你的妻子可是叫萧慧娘的么?

龙象乾  (白)     正是,小臣妻子蒙谢大人搭救,还赠小臣纹银百两,才得完成花烛。

(武则天怒。)
武则天  (白)     唔!谢仲举也曾密奏此事,你为了报谢仲举的私恩,竟敢擅告朝中大臣,该当何罪!

龙象乾  (白)     陛下呀!

     (唱)     小民我怎敢擅告大臣?

             皆因是三吴百姓火热又水深。

             谢大人年轻富血性,

             体陛下天地父母心。

             力惩贪婪制兼并,

             何止是象乾夫妇感私恩?

             陛下若把谗言听,

             自摧梁栋坏长城。

             众百姓都愿拿身家性命,

             担保忠良谢大人。

             万语千言说不尽,

             一封血表万民心,呈上当今!

武则天  (白)     将血表展开!

(太监持血表呈武则天,武则天看。)
武则天  (白)     哎呀!

     (唱)     阅过了表章心大惊,

             字字行行是血泪痕。

     (白)     传御史徐有功上殿。

太监   (白)     圣上有旨:左台殿中侍御史徐有功上殿。

徐有功  (内白)    领旨。

(徐有功上,跪。)
徐有功  (白)     老臣徐有功见驾,愿主万岁。

武则天  (白)     平身,赐座,

徐有功  (白)     谢座,宣老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武则天  (白)     龙象乾由苏州捧来血表,保谢仲举不反,涉及武三思、来俊臣等,贤卿一观。

(徐有功接表匆匆看,交还。)
徐有功  (白)     老臣处也收得许多词状,与此事有关,正要启奏陛下。

武则天  (白)     宣梁王武三思上殿!

徐有功  (白)     且慢,梁王与来俊臣奉旨到江南惩办谢仲举去了,陛下怎么又要宣他呢?

武则天  (白)     三思只说他要到江南督造行宫,却不曾说要惩办谢仲举啊?

徐有功  (白)     梁王说,奉陛下口谕“代朕诛之”,故此与来俊臣同去苏州捉拿谢仲举去了。

武则天  (白)     竟敢曲解朕意。这还了得!他们走了几日了?

徐有功  (白)     走了一日了。

武则天  (白)     徐卿传旨:命卿与狄致远保驾,即日密幸江南,龙象乾赏五品服色,随驾前往。

徐有功  (白)     领旨。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谢瑶环、袁行健同上。)
谢瑶环  (唱)     且喜得结同心百般恩爱,

袁行健  (唱)     敛豪情学张敞巧画蛾眉。

(谢瑶环、袁行健同坐,苏鸾仙急上。)
苏鸾仙  (白)     姐姐,武太守从太湖回来,要见你呢。

谢瑶环  (白)     说我有请。

(袁行健起身。)
袁行健  (白)     我回避了。

谢瑶环  (白)     在座不妨。

苏鸾仙  (白)     有请武太守。

(武存厚上,入见,行礼。)
武存厚  (白)     卑职叩见大人。

谢瑶环  (白)     武大人辛苦了,请坐。

武存厚  (白)     谢座。

谢瑶环  (白)     太湖之事,可有眉目否?

武存厚  (白)     这——

谢瑶环  (白)     此位是敝友阮华,与本院八拜结交,但说不妨。

武存厚  (白)     卑职奉大人之命,见了李得才、王阿锡等,知道大人打了武宏,斩了蔡少炳,都有昭苏之望。

谢瑶环  (白)     唔,这就好了。

武存厚  (白)     大人执法如山,万民称快,只是与豪门酷吏冤仇结得更深了!

谢瑶环  (白)     有道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本院也顾不得许多了。为今之计,应当及早安定太湖,使百姓归农。梁王统兵南下之说,本院当上本力争,务求贯彻朝廷原议,太湖若定,梁王也无词可借了。

武存厚  (白)     是是。

谢瑶环  (白)     于今正是春耕时节,本院已命将各家侵占田亩,次第归还,又命人将武宏征去的大批铜铁,打造农具,发还百姓。就烦武大人再去太湖,劝他们速速归家耕种要紧。

武存厚  (白)     大人英明果断,真乃社稷之臣,只是太湖豪杰,疑虑尚多,烦得一位大人的亲信同去才好。

谢瑶环  (白)     阮义士与李得才有一面之交,又是本院至友,就请他同去如何?

袁行健  (白)     这——

(谢瑶环含笑。)
谢瑶环  (白)     江南百姓安危,在此一举,仁兄千万不要推辞。

(袁行健决然。)
袁行健  (白)     但不知何日动身?

谢瑶环  (白)     即日动身。

武存厚  (白)     如此卑职回衙办理日来公务,就来迎接袁先生。

谢瑶环  (白)     祝武大人一帆风顺!

武存厚  (白)     请大人但放宽心。

(武存厚恭敬辞下。谢瑶环回头笑对袁行健。)
谢瑶环  (白)     袁郎,你刚才为何要推辞呢?

袁行健  (白)     太湖之事关系重大,我怎好推辞?只是与你新婚燕尔,未免儿女情长了。

谢瑶环  (白)     为妻自幼深锁宫闱,自遇袁郎才知唱随之乐。只是巡按江南真乃一场恶战,为妻既不能对黎民疾苦无动于衷,也不能与贪污淫暴之徒相安无事。

袁行健  (白)     我知道。

谢瑶环  (白)     到任以来,秉承圣意,雷厉风行,三吴人心大快,因此不能不结怨豪门、酷吏。我夫妻今日真好比燕巢危幕之上。但一人祸福事小,百姓的安危事大。此次与武太守前去太湖,若劝得他们回家耕种,消大祸于无形,袁郎你的功劳不小。

袁行健  (白)     倘若武三思果真带兵南下,征剿太湖,我们岂不是欺骗了三吴百姓?

谢瑶环  (白)     他们来了,太湖的人已经回家,武三思就扑空了哇。

袁行健  (白)     那武三思、来俊臣等若果真南下,岂肯空手回去?必然像丘神勣在博州,武懿宗在河北,王弘义在赵、贝,大批捕杀无辜,以邀功赏。李得才等岂能幸免?

谢瑶环  (白)     为妻有密本进京,说安抚太湖已有眉目。另有一信,托殿中侍御史徐有功徐大人面奏三吴情形,陛下英明,或者不致偏听武三思一面之词。

袁行健  (白)     于今朝中与你作对的岂止武三思一人?有道是:“众口铄金”,难保圣上不要疑心于你哟。

谢瑶环  (白)     咳,袁郎啊!

     (唱)     忠而见疑古有之,

             美人香草屈原词。

             为妻但作当为事,

             斧钺在前也不皱眉。

(苏鸾仙上。)
苏鸾仙  (白)     姐姐,武太守派人来接袁姐夫来了。

袁行健  (白)     贤妻珍重,我太湖去了。

     (唱)     但愿此去风波息,

             樵唱渔歌湖水湄。

             辞别贤妻洞庭去,

(袁行健一揖,向苏鸾仙。)
袁行健  (白)     鸾仙,

     (唱)     托贤妹衙中好护持。

苏鸾仙  (白)     不用拜托了,袁姐夫您放心吧。

袁行健  (白)     瑶环,我们仇敌甚多,凡事务须谨慎。

谢瑶环  (白)     晓得,袁郎保重,不要以我为念,有了结果,速速回来。

袁行健  (白)     知道,贤妻保重了!

(袁行健下。马铃声。谢瑶环呆然有顷。)
谢瑶环  (白)     袁郎转来!

苏鸾仙  (白)     姐夫他走远了。

谢瑶环  (白)     喂呀。

     (唱)     自古销魂是别离,

             不知重逢在何时?

(中军急上。)
中军   (白)     启禀大人:武梁王、来中丞已到苏州,请大人行馆相见。

谢瑶环  (白)     知道了。说我就到。

(中军下。)
谢瑶环  (白)     鸾仙贤妹。

苏鸾仙  (白)     姐姐。

谢瑶环  (白)     他两人到此哪有好意。为姐昨夜修有本章,就烦贤妹即日捧本进京,面呈圣上,为姐死也甘心。

苏鸾仙  (白)     姐姐。

(谢瑶环、苏鸾仙同抱哭。暗。)


上一篇: 《我的诗歌的品格》     下一篇: 《里仁红叶赞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05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1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