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五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五章》--段衡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8-21   共 0 篇   访问量:545
第五章
发布日期:2020-08-21 字数:5203字 阅读:545次

这些天简泽莲已渐渐发觉了简泽业与王淑华的关系非比寻常,这让她心烦意乱,特别是当这天简泽业傍晚才回来时她朝他发了火,斥责他到处乱走,活也不干,叫他干脆别回来了。晚饭她也没吃,就坐在床边嘟着嘴发愣,任凭简泽业怎么说也无用。周翠花破口大骂。“没良心的!都怪传富造的孽,收留了这没良心的崽子!”倒是刘明丽异常平静,她闭若金口,即不回击周翠花,也不训导自己的儿子,像个局外之人,又像个看透一切的智者。

简泽业依旧每天去大水坑,依旧每天听周翠花一家的斥责,他呆在屋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他讨厌那里,一刻也不想呆。直到这天周翠花告诉他:“你们还是离开吧,我不想看到我的秀莲再受伤害。”

“那我们要去哪里?我们现在哪里也去不了。”

“这我管不了,你们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

刘明丽说道:“我们会走的,但要等盛堂回来,没有男人。我们娘俩会死在外边的。”听到这话周翠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这天刘明丽叫住简泽业问道:“你是要王淑华还是要简泽莲?你要想清楚,你都快十八了,是个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和你盛富叔叔的意思是你跟泽莲成亲,毕竟我们是本家。而且我们也需要他的照顾。”

“我要王淑华!”简泽业说的很坚决。

“那好,那我们就准备离开这里吧,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

简泽业想到了一个地方,就在山的那头,或者说就在山的上面,那里有水有地,草木茂盛。他操起镰刀从山脚砍伐到山顶,几日后,在那茅草和树枝簇拥间便露出了一条蚕丛鸟道,后来的人又陆续在这条道上加了石阶,不多不少,共一百阶,唤作百步陡。简泽业在那新地方用树木搭起了两间茅屋,那是他和王淑华的忘忧之地,他们常常一整天呆在那里,因为饥饿,他又垒起了一座简易灶台,王淑华便经常带些粮食过来炊煮。

当天刘明丽收拾行李准备带简泽业回城里,她不想孤儿寡母寄人篱下,简泽富拦住不让走,他知道城里兵荒马乱,让他们走等于让他们去死。

“那也不能呆在这里,在这里只有伤害。”

 “上凹!去上凹吧!”简泽业这么说时,众人皆一脸迷惑,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说“上凹”两个字。很快他们的迷惑驱使他们来到那里,他们看到那有两间茅屋宽敞而结实,灶台的灰似刚刚冷却,屋旁的荒地已翻了新,随时可以下种。简泽富忙夸辛业这孩子能干,比他父亲强,刘明丽则两眼湿润,“泽业,你受苦了,你已是个大人了。”此时她已下定决心要在这里等她的丈夫,等她孩子的父亲完好无损地归来。

搬到上凹后,刘明丽似乎一整天都在劳作,她不想停下来,她怕一停下来就会想念她的丈夫,想到枪林弹雨中有无数人倒下,她便惶恐不安。她修平了好几条山路,即使那些路是通往无人的荒野,她翻新了许多土地,即使那些土地她并没有作物可栽种,她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这样晚上就容易入睡,但即使这样她也常常半夜醒来。简泽业总是沉默着,即使面对刘明丽和王淑华,也是多数时间沉默不语。他忧虑过往后的生活,忧虑父亲会战死,忧虑母亲会累垮,忧虑自己会饿死,但他很快就明白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答案就是劳作。他表现出来的天分使得他上山下地变的得心应手,毒蛇猛兽为他让路,荆棘芒草变得温和,土地松软湿润,作物欣欣向荣,只是他的越来越粗糙黝黑的皮肤使得他看起来像个小老头。

简盛富和王喜争相给母子两送来农具和种子,王淑华则抱来了一只下蛋的母鸡。刘明丽感激不尽,回应他们自己无以为报,请他们下次不必送东西过来了。

终于在某一天,母子收获了第一批作物,他们留下一半作为口粮,剩下的一部分送到了下凹,一部分拿去街口镇变卖了。在简盛富家送粮食时,简泽莲依旧躲着简泽业,简泽华则带着几分恶意,“没有我们,你已经饿死了,你欠我们的将很难还清。你小心点,要出山你就得经过我这里,我随时可以拦你。”

王保长带了三个人来这里视察,他们挨家挨户询问登记,姓甚名谁,来至何方,全部记录在册,还发了安民告示,要他们遵纪守法、照章纳税。他们又爬上百步陡,来到上凹,见茅屋内母子两相依为命,甚是清贫,于是他们决定免去母子两一年的田赋。刘明丽对此感谢了他们,但等他们走后刘明丽却破口大骂,“贪官!鱼肉百姓!”

简泽业不解,“他们明明帮了我们。”

刘明丽告诉简辛业:“政府的政策是新垦地免三年田赋,所以他们是贪官。”

“那为什么还要感谢他们?”

“这就是人情世故,你以后也会遇到的。”

“娘,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简泽业好奇地问道。

“娘是什么都知道,娘还知道你以后必须靠自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刘明丽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铅般沉重,呼吸有些阻滞,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只能听天由命。

有人带来了战事的消息,他告诉村民县城已被鬼子围得水泄不通,他亲耳听到过打炮的声音,轰隆作响如惊雷。

“那会打到这里来吗?”村民问道。

“不太会,这里穷山恶水,他图什么?”村民这才稍稍放了心。

常宁城破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山村。

“街口镇也会被占,街口镇被占了,那离我们这也就近了。”

“我看没那么快,起码也得一个月才能来。”

于是他们又开始放心耕种,继续上山砍柴,好像日子并没有什么改变,直到有一天他们追赶一只野猪到二十里外的麻州,并亲眼见到湘江两岸的鬼子在那里杀鸡宰羊、生火做饭,他们才大吃一惊,“来的太快了!”奇怪的是鬼子似乎对他们不感兴趣,他们的兴趣全在那只野猪身上,他们把野猪追过来追过去,直到赶到河边无路可去,于是便哈哈大笑,然后抄起步枪,“砰砰砰”打死了事。村民们不敢擅自走开,但见鬼子们并不理会他们,便抄起锄头和鸟铳回村了。

“是疯子!”

“我看是他们杀人杀多了,所以没兴趣了。”

“他要是敢开枪打我,我就用鸟铳打他,至少能打死一个,拉一个垫背也值了。”

......

回到村里,村民开始在山坡隐蔽处打地窖,并往地窖里运粮食。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浮生六记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4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