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谷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7-09   共 0 篇   访问量:111
第一一一章
发布日期:2020-07-09 字数:5713字 阅读:111次

  正待吕不韦一筹莫展,想不出更好办法说服张唐之时,突然,总管吕征难得一见脚步快快地跑了进来,来到了吕不韦面前,吼吼叫地通报说有一小孩童儿,说是丞相府的宾客,拦亦拦不住,非要见丞相不可,说是他能解丞相之心结,排丞相之忧虑。

  吕不韦一听,甚为火冒三丈,想自己已是火急火燎,却怎么冒出一个不懂事的小毛孩来,添的是甚么乱呵。于是,他当即对着吕征就是一顿训斥:“吕征呵,你亦不看看,一个小毛孩能管甚么大事,尽给我添乱塞堵不是。赶紧地,赶紧地,你给我把他给打发赶走了……”

  可未等话音落地,就看见一身着白衣棉袍的小孩童,猛一阵的“嗵嗵嗵”,小快步地跑了进来,很快来到了吕不韦的面前,大人似地伸出一双小手,拉开脆响的童音,躬身揖拜道:“少庶子甘罗拜见丞相大伯啦。”

  气正不打一处来呢,吕不韦哪有一点好脸色,立马厉声呵斥道:“去去去,这没你小毛孩甚么事,该回去赶紧回去,回家去跟小孩童儿一起玩去吧!”看着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儿,他禁不住很为光火,恼怒地认为,自己都无法搞定的事,一个小孩儿能替他做得了甚么,不是添乱塞堵是甚么呵?

  然不想,那自称甘罗的小孩童儿,却非常不满地把个嘴巴撅得老高,甚是气呼呼地:“丞相大伯别看不起人,别看不起我人小啊?您可是知道,从前的项櫜才七岁就做了圣人孔夫子的老师了,而我,而我现在都已十二岁了,比项橐还大了五岁呢,凭甚么,凭甚么您要轰我出去,凭甚么您就能如此轻慢天下之士啊?”

  尽管那甘罗自比项櫜,可吕不韦仍是一脸不屑,凶眼一横:“可你能做甚么,不还就是小毛孩一个嘛。”

  又不料,这小甘罗居然使上性子来了,急用小孩儿般的不卖帐,尖声叫道:“丞相大伯,不兴许骂人的!您可要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也!哼——,我,我是听说张唐不肯出相燕国,让您不高兴了才过来的,是为您好啊。哼——,要不是看在我是您丞相府少庶子的份上,我还真懒得管您这等破事呢。现在倒好,是我甘罗自讨没趣,连效忠都无门,原本还想为您丞相大伯分点忧甚么的,去劝劝张唐……可您,可您……”说着说着,他急煞的居然用小手抹上了委屈的眼睛,啜泣了起来。

  吕不韦是听着听着,渐渐觉得这甘罗还有点儿意思,于是不由地用正眼细细地打量起他来,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小毛孩儿来了。哎,还真别说,这一细瞧,吕不韦猛然瞧出了他的一点不同凡响来了,别看着他人小不点儿,然整一个人儿还真有着一股挺机灵的劲儿,那一张红扑扑的脸蛋,尤其是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透着一种非同寻常的聪明与伶俐。于是他赶紧地,立马放下了自己的丞相架子,一个笑脸绽开了,问道:“哦,哦,都怪丞相大伯错了,错看了你呵。那请问,小毛……哦不不,是少庶子,你呵叫甚么名呵?有多大了呵?”

  又没想,甘罗更是带着生气劲儿,犟硬着头,嗷嗷叫道:“您就没带耳朵吗?我都告诉过您啦,这可是第二遍了,您给我听清楚了,我,我叫甘罗,甘罗,甘茂的孙儿甘罗知道吗?今年,今年啊我已有一十有二啦,一十有二啦知道吗?”

  吕不韦猛一下又感觉甘罗很滑稽好笑,于是连忙又放大了笑脸,抱歉道:“好,知道知道知道了,就是说小甘罗已是大人了,对吧?”而其实,他是听进了甘罗所说的,他竟然是甘茂的孙儿,是曾在武王时期担任过丞相的甘茂后裔,故而,吕不韦便自然地有点儿另眼看待他了。

  甘罗不免狠劲地又抹了一把眼睛,总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您说对了,那您难道还要看我小吗?小看我吗?还要说我是小毛孩了吗?”

  吕不韦连忙爽朗一笑:“好,好,不说了,不说了。那,那丞相大伯就想请问甘罗了,哦,请问少庶子,你有何赐教丞相大伯呵?”

  甘罗立马显得甚为得意,既轻快又高兴地回道:“嗯,这还差不多,还算是个称职的丞相大伯。好吧,丞相大伯,甘罗可就是为您来解决这件小事来的,其实它一点儿都不难,不难,懂吗?我呀,这就代您去请张唐,请张将军出使燕国为相,如何啊?”

  吕不韦抬眼再次瞧了瞧甘罗,不能相信,带有将信将疑地重重言道:“行吗?甘罗,丞相大伯可是亲自去请过,都尚且无用,而你一个小毛……哦又说错了,是少庶子,你焉能请得动他?”

  甘罗自是摆出一副神兜兜的模样:“是不信吗,丞相大伯不信吗?嗯,亦情有可原,因为您还没见过我的能耐是吧?好,就让我去张唐将军府走一遭,届时啊若是成了,那丞相大伯,嘿嘿,您能拿出甚么来犒赏我呀?”

  吕不韦一时信马由缰,不由随口一说:“那我就禀告大王,给你封地加爵,如何?”

  甘罗立马当真,快活地道:“丞相大伯,一言为定!”

  吕不韦仅是敷衍一下地道:“嗯少庶子,一言为定。”

  说做就做,一点都不拖拉。

  甘罗在得到丞相大伯吕不韦的允诺后,大步流星地来到了张唐将军府,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一剑书房。

  张唐将军见是一小孩童来访,先是皱了皱眉,及后忙堆上慈笑,迎了上去。

  不想,甘罗却不管天高地厚,礼亦不拜,猛地举起小手,居然不顾一丝情面地直呼其名,大声指骂道:“张唐,你是一个狗熊,不配做我大秦将军!”

  张唐顿感突兀,太突兀了,立马脸色骤变,瞬间气得胡须都竖翘起来,急急地横眉瞪眼,一声吼叫道:“滚,滚出去!你个小狼崽子,是哪一个大胆叫你来的,居然如此没有教养!”

  甘罗根本不屑这股气势凶暴,摆出了一副临危不惧的神情,继续大声囔骂道:“张唐,你都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竟还敢对我这般叫嚣作势!”

  张唐气噎梗梗,旋即硬生生地憋住一口气,禁不住居然口吃了起来:“你……你……你……你给我说清楚,小……小狼崽子,你……不……不说清楚……我……我……我决饶不了你,宰……宰了你!”

  看到张唐如此憋气胸闷,甘罗反倒气神若定,更加锵锵地道:“张将军,我可是救你来的啊。”

  张唐愈发气噎,一个脱口而道:“甚么,救我?”

  甘罗昂昂然挺胸,点点头:“当然!不信吗?那张将军,我且问你,在我大秦,是你的功劳大,还是武安君白起的功劳大啊?”

  张唐脑袋顿住了,不明此话究竟何意,遂猛然一个翻眼,很不情愿地闷声回了道:“那,那自然是武安君功劳大啰,你……你个小狼崽……崽子,怎么能清楚呢。想当年,武安君可是纵横跃马,南挫强楚,北威燕赵,战胜攻取,破城堕邑,那可是不知其数……我,我如何能比得上……恐都不及他十分之一也。”

  甘罗狠劲傲然一笑,紧接又问了道:“好——,那我再请问张将军,想当年意气风发、执掌朝政的应侯范睢,与现如今的文信侯吕不韦吕丞相相比,你看,究竟是谁的权势更大啊?”

  张唐惘然,不翻眼了,直勾勾地一个定睛回道:“那当然,那当然是文信侯的权势更大啰。”

  甘罗不由轻蔑一笑,更进一步地紧逼了上去:“噢,原来张将军都知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晓呐。如此说来,你张将军不就是明知有没顶之灾降临,却还拼着命地一个劲偏要往深死潭里跳啊。唉,可惜啦,可惜啦,张将军,我甘罗真就为你至死不渝而感到痛心惋惜啊。”

  张唐更是一头雾水,很不明白地狠骂道:“小……小狼崽子,你为何如此咒我,我有何灭顶之灾?说清楚点,不说清楚,我……宰了你,宰了你这个小狼崽子!”

  甘罗摇摇头,慢慢板下脸,非常痛惜严厉地指明道:“不明白?不明白!哼,你还想宰了我?怕不是吧。我再叫你一声张将军,你居然还执迷不悟。那你好好想想吧,当年,应侯范睢遵先王旨令,请武安君攻赵,可武安君不从,就是不肯出征,结果如何呢?那应侯激然一怒,给先王只说了九个字,因此,武安君便被逐出咸阳七里,被赐剑自刎,死得很难看啊。如今,你明知自己功不及武安君,而文信侯又权重于应侯,可你偏偏抗命于文信侯,不留情面,断然拒绝,不肯入燕为相,结好燕国,你这岂不是自寻死,不可活吗?唉——,我真不知道张将军你将死于何地,是咸阳七里还是八里呢?”

  张唐悚然惊醒,惶恐地瞪大了眼睛,望着甘罗。

  甘罗随之又嗤鼻一狠道:“张将军,怎样,是你先宰了我,还是你明日被人宰了自己还不知道啊?”

  张唐后背遽然直冒冷汗,紧忙一个跽身叫道:“张唐错了,孺子教我也!”

  瞬时,甘罗感觉一阵松快,看目的达成,于是便显得很是豁达地对张唐道:“好吧,谁让我甘罗心肠软呢,张将军,你还是有的救的。既然醒悟了,接下来就看你的诚心了。我这个小狼崽子给你谋个主意吧,你呀,亦不必惊慌失措,只需赶快地,越快越好,赶快去丞相府负荆请罪,最好痛哭流涕,表示自己心甘情愿去燕国为相,那一切都迎刃而解了,此不亦就化险为夷了吗?”

  三下五除二,甘罗既是压迫威胁又是好言劝说,终究说服了张唐甘心愿意听从秦王旨令,遵从丞相安排,出使燕国为相了。

  时近傍晚,夕落昏黄。

  张唐按照甘罗的指教,袒胸露背,负着荆条,来到丞相府,“扑”地一下跪伏在了玄书房的中门前,涕泗满面地喊叫道:“丞相,丞相,张唐错了,张唐错了!”

  引领过来的总管吕征甚是惘然,站立到了一旁,自不知所措地,居然忘记进去通报吕不韦了。

  或许这喊叫声太大过于嘈杂,还带有泣音,自然很快地,便能听见一沓快速的脚步声踩踏了出来,乃是丞相吕不韦,已经快步匆匆地踩走到了中门口外。

  猛然一见吕不韦,张唐立马加大声量,叩首喊叫道:“丞相,丞相,原谅张唐吧,原谅张唐吧,是张唐错了,罪将张唐愿往燕国去为相也!”

  吕不韦大惊不已,不知何故会是这般模样,于是紧忙地,他两步跑了上去,想一把扶起张唐来:“张将军请起,赶快请起!这是怎么啦,为何呵?”

  张唐就是跪着不动,死劲不起,只是仰起脸,面带万分悔色,继续喊叫道:“丞相,请恕张唐之罪,张唐方能心安理得啊!”

  吕不韦禁不住摇摇头,慢慢放下搀扶的双手,仰天一声慨叹:“呵,真没想到,这小兔崽子一番摇唇鼓舌,竟能如此打动张将军呵。”说罢赶忙,他一下蹲身下去,紧一把就搀拉起了张唐,“张将军,你何罪之有呵?快请起吧,快快请起吧。”

  张唐硬被强拉着,适才勉力站了身起来,然他人却摇摆歪歪唧唧的。

  吕不韦紧忙又招手吕征过来,与他一起帮着松解张唐背上荆条。忽然,不知何故,吕不韦一下停住了手,两眼呆然地盯看着吕征在忙急地松解荆条,居然有点儿触景生情,情不自禁想到了现在的自己,甚是感慨不已。呵,呵,现在的自己,处境何尚不似张唐这般,负着荆条,难受更难堪呵?不由地,吕不韦猛然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异常感慨地道:“呵,张将军为我大秦可谓鞠躬尽瘁,本丞相又何能怪罪于你。可是,可是大王旨令在身,你我都身不由己呵,还望张将军能多多体量,能见谅本丞相呵。”

  张唐一听,更是感动之至:“丞相何出此言,实在张唐荒唐,不该违抗大王旨意。丞相,您说,张唐我当何时动身赴燕而去?”

  看着已然诚恳万分的张唐,吕不韦一声叹息,一声无奈地道:“自然,自然是宜早不宜迟呵,张将军。”

  日暮苍苍,云翳茫茫。

  甘罗站立在昏黄不定的中庭院中,仰头向天,自傲而得意地笑了。但他此时更是想着,并不想因此罢休,而是更想着要去做一件完善且有意义的大事,那就是为张唐将军出使燕国扫平去赵国的道路。于是,翌日一清早,他便迈步纠纠,心怀壮志地走进了吕不韦的玄书房,请求他的丞相大伯让他出使赵国,游说赵王,替张唐打点通关系。

  这一次,吕不韦自是不假思索地允诺了,亦就因为经过劝说张唐一事,已然知晓甘罗的大能耐了。然而,他又不敢擅自作主,尤其现在,于是他紧忙来到咸阳宫,迈步稳当地走进了秦王书房,禀请嬴政而道:“大王,甘茂有一年幼孙儿叫甘罗,因是名门之后,故所有诸侯都知道他。之前张唐以病为由,不肯去燕为相,是甘罗说服了他。今日,甘罗又主动提出,请求先去赵国为张唐清除障碍,打通关节。故而臣来,特禀请大王下旨允诺他的请求,看当否?”

  嬴政想了一想,即刻点头同意了:“好吧,丞相,你去办了吧。”但稍顿须臾,嬴政忽地改变了主意,似饶有兴趣地忙又叫住了吕不韦,“哎——,丞相,寡人想还是见一见……甘罗,你看如何?”是出于好奇,嬴政或许听了吕不韦的细说,知道这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竟有如此不凡的才智,然又不免心存将信将疑,因而他便想还是亲自召见甘罗一次为好,当可以眼见为实。

  吕不韦岂敢不同意。于是他只得赶紧回去,招来甘罗,继而领着他再次回到咸阳宫,仍旧迈步稳当地走进了秦王书房。

  甘罗,他才不稳当迈步呢,而是气宇轩昂,若大人一般地阔步走到秦王面前,立即一个“扑通”跪地,大拜道:“甘罗拜见大王,大王万年万年万万年!”

  “嗯,起身吧。”嬴政初初一看,这甘罗还果然不一般样,甚感有些喜欢,于是一边让他起身,一边堆上微笑问道:“甘罗,寡人问你,你见了赵王将何以措辞呀?”

  甘罗急忙起身,非常从容地回道:“禀大王,甘罗以为当察赵王之喜惧,然后相机而行,自不可以预定也。”

  没想甘罗虽然年少,却紧懂遇事权变之理,嬴政不由地欣然赞许点了一下头:“说的好!那寡人就助你一臂之力,即刻让你出使赵国,可好?”

  甘罗拱手弯腰,亮声应诺道:“诺!甘罗遵旨,定然不辱使命,给大王一大惊喜!”

  此时,吕不韦只是陪着甘罗站立在一旁,几乎都插不进一句话,已然没有了他说话的份了。

  两日之后,秦王嬴政亲自安排车辇十乘,仆从百名,以壮其威势,更扬之大秦雄风,送行甘罗一行别一样地威武雄壮地出发了。

上一篇: 《第九十二章》     下一篇: 《三女婿拜寿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一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