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为爱走偏锋》--羽佳一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6-16   共 0 篇   访问量:139
第七十一章 为爱走偏锋
发布日期:2020-06-16 字数:11473字 阅读:139次


    凤城不远的西乡,是个繁华的大镇。镇中心是林立的高楼,繁华的街道,不亚于一般的县级市。周边有山有水,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从县志上看,这里出过不少名人墨客。就说当前,这里也是著名的疗养胜地,大大小小的军区疗养院、干休所有十几处,私人度假山庄也有几座。

    王易佳的二姨妈家,就在一个兰空干休所隔壁,一个叫观山苑的小高层小区。她二姨妈家在三号楼的二楼东户住着,站在阳台能看到小区旁边就是大片荷花池,水面上有长廊、小桥流水。往远处能看到绵绵的青山叠翠。王易佳已经来了五六天,没心情浏览风景,也不愿意逛街。如果不是因为怕气坏倔强的父亲,她早就逃出这里,坐车到北河找帅小泽了。可她心里有所顾忌,她也不敢赌。那样真有可能令父亲做出极端的事情,无论他伤害到她还是伤害到自己,伤心的总归是全家人,她这个不孝的罪名是背定了。

    连日来饭吃不香觉也睡不好,她就在表姐房间里翻旧书打发时间。无论是古典文学,现代爱情小说,都是随便翻翻。只有两本关于建筑的杂志才能引起她的兴趣,《WA》看了两天,《A+U》看了三天,那都是出于对帅小泽工作的关心才爱屋及乌的。

    接下来又是无聊。无意中翻到一本高中课本,《孔雀东南飞》那一课是折起来的。文言文中“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部分用红笔圈了好几道。正是刘兰芝投水自杀的句子。她立即就来了兴趣,仔仔细细把原文看了几遍。脑子里开始浮想联翩:人家刘兰芝都能为了爱情与命运对抗。我为什么就要屈服在家庭的管教下?这是个婚姻自由的年代,亏我还是个大学生,白读了这么多年书,难道连个古代弱女子都不如吗?虽然我不希望小泽像焦仲卿那样“自挂东南枝”,起码要让我爸妈知道我非他不嫁的决心。可是我也绝不能一死了之,因为人死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什么爱情和事业都画上句号!我该怎么办呢?

    究竟要怎样才能恰当博得父母的同情又不危及自己的生命?这个问题让王易佳为难了。投身荷花池?害怕失救!爬到楼顶上装跳楼?万一失足就彻底玩儿完!三尺麻绳悬梁?没有将绳子割成刚刚好的把握!割腕?一定好疼!喝农药?太苦了!

    经过大半夜的反反复复纠结,终于决定在脖子侧面用剪刀刺个口。要流出些血,就不能太浅了,否则不能引起倔强父亲的怜惜。

    起床洗涑以后,王易佳没有出房门陪姨妈遛弯。把剪刀擦干净放在枕头下面,没吃饭,也没有跟姨妈姨夫说早安。故意装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坐在窗台抱着膝盖,默默熬时间。等了很久,二姨妈关切地进来叫她吃饭,见她的样子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有气无力地告诉姨妈只是心情不太好,不想吃饭,让姨妈不要管。姨妈叹口气出去了,她当然知道外甥女是因为喜欢个父母不中意的男孩,所以被送来这里冷静。看来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心意,她这个做姨妈的也只有心疼的份,没什么能帮外甥女的。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王易佳仍然不肯出门。这下二姨妈坐不住了,把饭菜拿到她房间里劝她多少吃点。可她还是坐在那里无精打采的摇头,眼圈还有些发红。二姨妈无奈把饭端了出去,难受的直抹眼泪。于是,打电话给佳佳母亲,佳佳母亲听了以后也感觉到有些意外,就给丈夫打手机。可他听完就发脾气,说女儿这是要跟父母叫板儿,指定想让父母妥协。绝不能惯她这个毛病,饿她两天自己就吃了。佳佳母亲挂完电话又打给二姐,说了王仲坤的意思,让她密切注意着佳佳,多劝劝,说什么也不能让女儿饿坏喽。

    二姨妈过去又费尽心思规劝王易佳,可她还是什么都不吃,再说多了就哭,用脑袋撞墙壁。吓得二姨妈赶忙出去,跟丈夫发起牢骚。他同样无计可施,只是埋怨几句小姨子夫妇心肠太硬,随后出门溜达了。

    下午四点半,王易佳肚子饿的咕咕叫。在抽屉里翻出一小包饼干来,就是五公分大小的三片薄饼,喝了两口昨晚剩下的白开水,仍旧坐在窗台抱着腿发呆。

    晚饭时间到了。二姨妈寻思外甥女饿了一整天,晚上肯定得饿。蒸好米饭炒几道菜,红烧了条鲤鱼炖的排骨汤。可过去叫吃饭时,王易佳还是摇头,坐窗台上都没动。二姨妈苦劝无效,只好用盘子拨了各种菜,米饭和汤各盛一大碗端到她房间。见她没反应转身去客厅,和丈夫唠叨起来。

    看着香喷喷的白米饭,色香味俱全的菜,她更是觉得饥肠辘辘,真有些忍不住想吃些。可就怕这一吃前功尽弃了。在桌子跟前犹豫了几分钟,强忍着回到窗台上,继续装出一副苦瓜脸,心想幸亏没选择绝食,要不然非饿坏不可。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到了晚上八点半左右的时候。二姨妈来房间,饭菜纹丝没动,这下真的焦急了。生怕外甥女在她家饿出个好歹,转身回客厅给妹妹打电话。

    王易佳隐约听到二姨妈打电话时的抽泣声,心里也很难受。再一想事已至此,只有狠下心再走下一步。于是,她来到桌子跟前坐下,拿出笔,翻开一个大教案本。在第一页空白纸工工整整写道:“泽,对不起!我没勇气跟父母对抗,也不忍心让她们为难,只有跟你说句永别了!你放心,我今生只爱你一人。生不能做帅家媳妇,死也会在地府等你,等你百年之后,咱们做一对亡命鸳鸯!珍重!”落款:“深爱你的佳!”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洋葱,凑近眼睛,把眼睛薰得潸然泪下,隔着窗子丢了出去。然后坐到床边,摸出枕头下的剪刀,在脖子上比划几下,不敢用力。怕疼,也怕姨妈发现不了她自杀。犹豫了几分钟,终于下定决心,其实也是害怕拖的时间太长了更下不了手,再放弃了。

    她咬着牙把汤碗推到地上,汤洒一大片,碗竟然没烂。又担心姨妈没听见,再把饭碗高高举起“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听见姨妈在客厅的惊叫声后,转身到床沿坐下。把剪刀尖对准耳朵下方的脖子,用力一推,脖子扎破一些。感觉血顺着脖子流出,好疼啊!有点担心伤口太浅不能引起父亲怜悯心,又忍着痛用左手拍了一下剪刀把。这下惨了,剪刀是进去不少,血顺着剪刀往出窜。可与此同时,她看到姨妈姨夫进门了。也感觉脸上火辣的疼,难道——哎呀,剪刀另一个刀口刺到脸了,会不会破相了啊?“哇”的一声,疼得她哭出声来!

   二姨妈一进门,看到外甥女歪在地上,鲜血正从脖子往外涌。吓得大叫一声,瞬间泣不成声:“啊!佳佳,我的闺女,你这是咋啦?要把姨妈疼——呜呜呜呜……”

    “哎呀呀!别哭了!快给孩子把伤口摁住!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去!”姨夫也吓坏了。但瞬间就清醒过来,喊完妻子就往客厅跑,拿起电话拨120。

    二姨妈先抱住王易佳上身,右手用力压住她脖子,血从指缝往出冒。两人都在哭,见丈夫出去又哽咽着喊:“呜呜,给咱妹打电话……呜呜呜……”

    120急救车呼啸着往市区飞驰,王易佳躺在床上痛苦地流着眼泪。此时她最怕的不是疼痛,也不是死亡。她最担心的是脸上留下疤痕,即便出院后帅小泽嘴上不嫌弃,但她在他心里的形象也必然受影响。万一他又转头找袁欣敏,她所遭受这番罪就成了把他推向情敌的动力。因为医生已经简单处理了伤口,并安慰她和姨妈伤口没有生命危险。

    凤城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手术室外面,十几个人在焦急等待。王易佳的父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两个姨妈和小姨、三个姨夫,还有几个表姐表哥。

    这时外婆一家匆匆的走过来。老人家是最疼爱外孙女的,有小半年没见到她了。半夜却传来个不好的消息,老两口催儿子、儿媳连夜赶来。刚到手术室门口就焦急地问王仲坤: “小坤,这是咋回事儿?佳佳不是在西安上班了?啥时候回来的?咋又忽然伤这么严重?”

    “妈,我也不清楚她到底发的什么神经!大半夜把大家都弄过来!您和我爸先到旁边椅子坐会儿吧!”王仲坤满脸惊慌的搪塞。

    “坐啥呀?谁还能坐得住?看你们弄的啥事儿!”外婆说着又看佳佳母亲,厉声喝道,“你说!别跟我说你也啥都不知道!”

    “这个——”佳佳母亲犹豫了一下说,“妈,佳佳回来几天了。我们看她心情不好就让在二姐家住一段时间,谁知道二姐夫忽然打电话说佳佳脖子弄伤了!我们也是刚来一会儿,孩子还在里头动手术。”

    “我说老三,你这是咋说话咧?”二姨妈立刻就满脸不高兴地走过来,看完三妹又看着母亲,“这两口子嫌佳佳喜欢哪村一个孩儿,硬要拆散俩人。佳佳自打到我那儿就天天不开心——”

    “二姐,我是怕妈听了不好受才不说这,你别生气嘛!”佳佳母亲赶忙回话。怕二姐心里系疙瘩,也怕母亲知道真相把脾气发给王仲坤。

    “你咋不说怕咱妈埋怨?妈,今儿早上孩子就不对劲儿,一整天滴米没进。我给她打电话,她家小坤还说孩子在给他叫板儿,不能惯她这毛病!”二姨妈心里自然向着外甥女,直指着王仲坤,生气地说,“现在孩子出事儿了,他又一推三六五,全是他的责任!”

    “妈,二姐,我也没想到她这么较真儿。这孩子,犟,心眼儿小!都是让她妈惯得了!”王仲坤推脱道。

    “咋说孩子心眼儿小?她自杀前考虑的都是你俩的破面子,不想让你俩为难。给,自己看看!”二姨夫最看不惯妹夫没有担当的一面,从裤子口袋拿出佳佳留的字条,几乎是撇到王仲坤手上的。

    可不是,纸上清楚地写着王易佳不愿悖父母的意思,又不愿放弃跟小泽的感情,才宁愿一死到地府再相会。这分明就一份遗书,誓死反抗父母的控制主权。

    没等王仲坤看完,外婆就夺走了。看完后眼泪“噗嗖”“噗嗖”往下掉,又直接丢回到他脸上,转身扶着墙抽噎起来。还没等王仲坤再作反应,佳佳爷爷又过来捡起看,奶奶和婶子也探头过去看。佳佳爷爷看完先吧嗒吧嗒嘴欲言又止,狠狠瞪了他一眼,把字条转个旁边站的佳佳外公,背着手在原地干转圈。

    佳佳外公看了只是轻轻的摇头,看王仲坤的眼神里有怨恨也透着无奈。王仲坤干脆往墙角一蹲脑袋无力地低垂着。

    佳佳奶奶闪着泪花走到王仲坤面前,咬着牙瞪了他一眼,伸出食指点指,指尖几乎触到他额头的发梢。颤颤的语气埋怨到:“混球!这回佳佳要有个啥好歹儿,你看我能给你完的了!”

   王仲坤低头不语,他心里已经暗骂自己好多遍。送她走的那天她连脾气都没发,只是不愿意走。没想到十天都没过去,就整医院来了。

    “妈,您就别怨他了,他也是为孩子好!”佳佳母亲虽然也在抹眼泪,却没耽误为丈夫辩解一句。

    “什么是为孩子好?愚昧!”佳佳爷爷到背着双手急得额头冒汗。他本来是不想说话,一听佳佳母亲的辩解就很不高兴,他认为这事不是儿子一个人做主。但他不能朝儿媳发作,撇了儿子一眼说:“净扯淡!你咋不用刀子插自己喉咙试试咧?佳佳出院你再不许说她半句!”

    佳佳外公走过来劝道:“亲家,算了,先消消气儿。只要咱孩子没事儿咋都好说。唉,走,坐那边歇会儿。”

    “亲家你说,佳佳那么乖的妮儿,咋让他两口逼成这!都怪我没管好,教子无方啊!早知道就让佳佳住我那院子了。”爷爷边往旁边走边抱怨。 

    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推着车子从里面慢慢出来。这些人唰的一下全围了上去,问东问西。王易佳脖子上包扎着,右半边脸也包着纱布,白色短袖体恤已经被血染红大半。大概麻药劲还没过去,所以她还睡着。外婆第一个走到床跟前,看外孙女可怜的样子,哭着喊她名字。两个姨妈和小姨赶紧过去劝。医生给大家说明,说这次的手术很成功,两处伤口里外缝了六十八针。脖子上的伤口恢复快,半个月左右能拆线。脸上不容易恢复,且留下疤痕的可能性非常大。希望他们有个心里准备,多关心、安慰病人。

    十几个人众星捧月般的把王易佳送进病房里,都要流下来照顾她,护士说最多两三个陪人。可外婆坚持留下,奶奶和二姨妈也坚持不走。佳佳父母也说必须伺候孩子,其他人才陆续离开医院,都说天亮了会再来。家在城区的小姨和表姐争着要包下佳佳住院期间的补汤饭菜,婶子也说尽快联系外科专家以减小她脸上的疤痕。

    王易佳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她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摸一下脸上的纱布,又难过地哭起来。

    “还有脸哭?看你干的好事儿!那么大人没一点儿自制力,你知道伤了多少人的心吗?我养你二十几年,就落个这样汇报?大半夜把所有人折腾到医院来!”王仲坤听见哭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责备。

    “呜呜呜,干吗要救我?干吗不让我一了百了?呜呜呜……”王易佳哭得更加伤心。

    “你以为死就能解决问题?幼稚!”

    “住口!自己犯的错不知道去弥补,还在这儿埋怨孩子?”外婆在门外椅子上打盹,听见里面说话就闯进来。先喝止王仲坤又掏出手绢俯身为王易佳擦泪,心疼地说,“佳佳不哭,出院就跟姥姥回去,你跟那孩儿的婚事,姥姥姥爷给你做主了,看谁敢打横!”

    王仲坤幽幽地说:“妈,事情不全赖我,那男孩儿——”

    “你个混球!还敢说话?”外婆身后紧跟着的佳佳奶奶也发火了,“昨个夜里你爹咋说的?不让你再说佳佳半句,你没记性啊?要想帮忙就老实呆着,不想呆就滚!”

    “妈——你就听我解释一下——”王仲坤弱弱地说,但再次被母亲打断。

    “你解释个屁!”奶奶指着门口说,“滚!你现在就滚!老王家没你这号糊涂虫!再不滚我可要打了!”老太太说着就四下踅摸家伙。

    “你快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娘们四个照看。”佳佳母亲催促丈夫出去,四十多岁的人要被婆婆揍一顿也挺难堪的。

    “你也是!这么大人没个主心骨!他说啥你就听啥?妞不是你生的?不知道心疼?去,买点儿稀糊糊饭去!”外婆给王易佳擦完眼泪,刚好看到王仲坤开门要出去,就责备佳佳母亲,其实还是怪他心肠硬。

    “妈,小妹不说给送汤吗?”佳佳母亲犹豫了一下。

    “麻利儿去!佳佳醒了就必须马上吃,昨个儿一天都没吃东西!”外婆白了佳佳母亲一眼。

    “姥姥,我不饿!”王易佳哽噎着,眼角还有泪流出来。

    “佳佳乖,不饿也得喝点儿稀的,”外婆又弯腰擦王易佳的泪水,心疼地说:“乖,别哭了。有姥姥跟奶奶在,谁也别想欺负我们佳佳!”

   “妈,还是我去吧。顺便给大家都买点儿吃的。”王仲坤在门口转回身看向岳母,不料她就像没听见,还是专心看着王易佳的脸。

    “你滚远远儿的!我们不吃你买的东西!”奶奶这时候只要看见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喝到,“快滚!没认识到错误以前不许回来!佳她娘,快去快回,别让孩子饿着了!”

    王仲坤灰溜溜走了,在母亲面前他是从不敢顶嘴的。佳佳母亲也跟着出去了,他又交代妻子好好照顾女儿,同时招呼好岳母、母亲、二姐,他去小姨子家看看有什么需要,然后回单位。

    看着妹妹妹夫都出去了,二姨妈又把事情发生的经过,仔细跟二老说一遍,二老心疼得直掉眼泪。后来三人又问王易佳小泽是个什么样的人,家里情况咋样。她就把怎么跟帅小泽同学,两人怎么情投意合,一起幻想梦想家园,一起工作大概讲了一遍。又把他家里多少人,他母亲和外婆以及那些亲戚多么喜欢她,连这次回来打算订婚都仔细说了。

    三位长辈听完也觉得帅小泽靠谱。尤其是外婆,一再担保这庄婚事她管定了,还说等出院就找帅小泽母亲谈。

    转眼间二十天过去了,王易佳脖子上的伤基本复原,细细的疤痕刚好被下巴遮盖住大部分,不仔细根本看不见。值得担心的是今天拆脸上的纱布,她非常紧张,外婆也跟着紧张,所以两人一起进的治疗室。

    当医生拆完纱布,正用棉签沾着酒精慢慢的擦拭干净伤口。王易佳迫不及待的从包里取出化妆镜打开,忐忑地从眼睛往下移动,长约三厘米宽不到半厘米的浅粉色伤疤全部进入镜子时,她的眼泪唰就下来了。手里的化妆镜也掉在脚旁边,碎裂成几片。

    “佳佳乖,别哭啊?”外婆急忙劝,“等过几天伤口那层嫩皮儿长老,就不明显了,乖,不哭了,哦?”

    “呜呜,姥姥,不是这样的,时间长了更明显。呜呜,我不要见人了,呜呜呜……”王易佳难过地哭出声来,这些天她最怕的就是这结果,有时做梦都能被自己吓醒。

    “乖,别哭了啊?赶明儿咱买几瓶进口化妆粉涂的稍微厚点儿,就遮住了。”外婆说着又扭头问医生:“大夫,你看还有啥办法没?”

    医生摇摇头说:“阿姨,就目前国内的医术来说还做不到。但国际上某些美容机构有整形这一说,据说能把身体其他部位的皮肤移植到指定位置,再经过特殊处理,肉眼几乎分辨不出来。”

   “哎呀,有地儿能做就好。那个小泽有那么多钱,领你出国看不就行了?放心,回家姥姥给他拨电话!”外婆喜出望外,拉着王易佳就往出走。

    “姥姥,小泽还不知道我变成这样。他要知道了说不定,说不定,呜呜呜呜……”王易佳担心他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直接嫌弃了,哭得越发难过,“呜呜,再说,呜呜,再说,他的钱还得用来搞事业,呜呜……”

    外婆一听立刻就把脸沉下来,在门口停顿一下纳闷儿地说:“搞事业?搞啥事业?上亿地钱在银行搁着还不知足?是事业重要还是媳妇儿重要?你别管,我去跟你婆婆说!”

    “呜呜呜,哎呀——姥姥——还不是咧!还没订婚就被我爸,拆散了,呜呜呜呜……”王易佳哭得都看不清路了。

    “别提你那个不称职的爸,这事儿姥姥做主,明儿个我就去见小泽他妈。对了,这个镯子不就是他们家给的?”外婆说着摸了摸王易佳手腕的翡翠手镯,心里还是有底的。

    “姥姥,呜呜呜……”王易佳哭着,被外婆拉着手往外走。边走边哭,完全不在乎走道里面异样的目光。

    回到家以后,王易佳就窝在房里不出来。母亲把手机还给她了,可她却不敢跟任何人联系,怕有人知道她破相的事,连闺蜜季心怡都不敢告诉。更加不敢给帅小泽打电话。虽然很想见到他,也很想听到他的安慰,但这条小小的伤疤却让大大咧咧的她自卑起来,有时还偷偷掉眼泪。

    接着两家的老人坐在一起讨论,有人建议托媒人去探探帅小泽家长的口风,也有人认为女求男传出去让人笑话。议论了很长时间,外婆和奶奶倒是统一口径,必须撮合两人成亲。王仲坤从始至终站在一边半句话都没说,这段时间他对自己的偏执也深刻自省。正如岳母说的,只要孩子开开心心的,即使以后有个啥差池,至少没留遗憾。讨论到最后决定由外婆和佳佳母亲、婶子三人到帅小泽家,去商量两个人的婚事。

    七月十号上午,佳佳叔叔开车,王易豪带路,外婆、佳佳母亲、婶子在后面坐着,五个人往北河东村赶去。

    帅小源高考完了以后,整天就想到外面玩。这天早上刚要出门就被母亲关爱红叫住,让他没事去河滩看哥哥房子盖得咋样。他说吃完饭再说,吃完饭了还是不想去,又嘟囔着反正都是包给别人,干吗还瞎操心。接着就被母亲数叨一顿,现在不想看以后也别看,房子盖好她搬过去住,他就别去了。

    娘俩正说着,王易豪领着家人进了院子,笑着跟关爱红打招呼。

    “小豪?来找小源玩儿啦?这不刚说让他到你小泽哥的房子,这是——?”关爱红说着目光投向王易豪身后的几人,她从没见过他姐弟二人以外的家人。

    “阿姨,小源,”王易豪赶忙逐个的介绍,“这是我姥姥,这是我妈,我婶儿,我叔。是为我姐跟小泽哥的事儿来的。”

    关爱红先是一怔,连忙笑着往里面让:“哎哟喂,稀客稀客,快往堂屋坐。”又看一眼帅小源说:“还矗在那儿干吗?快到厨房给你阿姨她们沏茶去!”

    “不说让我去河滩看房?小豪,走,跟我看咱哥的别墅!”帅小源说着招呼王易豪。

    “好啊!”王易豪早听帅小源说过别墅的事,也想见识一下。就没进房间,在门口对母亲说,“妈,我跟小源去看小泽哥的别墅了,你们慢慢儿聊。”

    “这孩子!就爱偷个懒儿!”关爱红说着又跟佳佳母亲说,“呵呵,这也不知道称呼你姐还是妹子合适,你们先坐一下,我马上就来。”说着转身往厨房走。

    “这些孩子都一样!姐姐,你坐吧,我们刚吃过一会儿,不渴,咱们坐下唠唠。”佳佳母亲直接称呼关爱红姐姐。

    王易佳的外婆和婶子刚坐下也连声客气,关爱红笑着摆摆手,已经走向厨房。

    “小豪等等!”佳佳叔叔也站起身子,对几个人说,“姨,嫂子,你们在这儿聊着,我跟那俩过去看看啥别墅。”说完没等佳佳母亲同意,就出门了。刚好看到关爱红端着茶盘往回走,笑着说,“姐,我跟孩子一块儿转转去,呵呵。”

    “那去吧,看完早点儿回来,晌午饭在这儿吃!”关爱红笑着。

    几个女人寒暄了一会儿,外婆轻轻干咳后转入正题:“小泽他妈,咱也不算外人,我就有啥说啥了。虽然前几天闹点儿误会,可我们佳佳对小泽是一门儿心思地好,不知道你们家有啥想法没?”

    “阿姨,我们家对佳佳这妞很满意。我年初还带她给家里人看了,他爷爷奶奶,叔叔姑姑都很喜欢她,包括俺娘家爸妈,兄弟姊妹都挺喜欢她的!泽妞前些日子还说把婚定喽再走咧,这就出岔子了。”关爱红微笑着说。

    “要是这样的话。你看,俩孩子既然情投意合,咱们也能说到一块儿,是不是挑个日子,给俩孩子把婚事儿办了?”外婆接着说,“我们家也不图啥,只要他俩以后日子和和美美的!”

    “这俩孩子结婚从我这儿说是一百个乐意。”关爱红说着稍微犹豫了一下,“阿姨,这结婚是个大事儿,能不能容我跟他爷爷奶奶商量一下,我妈那边儿也得先打招呼声。还有泽妞这孩子一直说盖完房再说结婚,起码也得给他打个电话,阿姨说对不对?”

    “姨,嫂子,我看爱红姐说话也怪实诚,咱就按她的意思咋样?”佳佳婶子觉得关爱红说的也有道理,虽然话里也有活动成分。

“妈,你咋看?”佳佳母亲已经不敢擅自做主了。

    外婆思量了几十秒,笑着说:“小泽他妈,要不然这样。俺们娘仨在这儿坐着,你给小泽拨个电话,他要是乐意就说个大概日子,咱们都得时间做准备,你说是不是?”

    “哦——?”关爱红心里一忖,觉得佳佳外婆也过于着急了点儿,但也不好质疑。笑着说道:“那,那也好,我这就打电话去,你们先喝茶啊?”

    说完,关爱红就到半截柜跟前拿起电话。按着旁边的纸上写的,拨通帅小泽的手机。直截了当地说了王易佳家人过来提亲,并说了佳佳外婆希望他们早点完婚,问他的意思。他自然是没异议,就说这几天在出差,周末回来可以赶回老家把亲定了。等房子盖好后再商量结婚的具体时间,还说年前都会比较忙,准备婚礼也不能草率,结婚的事最好放到来年开春以后。

    关爱红挂了电话,又坐回到三人跟前。轻声说:“阿姨,刚给泽妞说了,他想法是这周末出差回来就把亲先定了,他房子还没盖好,这装修完也不能马上住,得跑跑气儿。再一个他农历年以前工作忙,想把婚期放到开春儿,你们看行不行?要有不合适地方尽管提,我马上再给他拨电话。”

    “放到开春儿?这个——”外婆有点不满意,她希望二人早点结婚,主要考虑早办早了,尽量不给王仲坤机会作啥幺蛾子。再一个早点完婚后,帅小泽能早点带王易佳出国看脸,女孩子爱都美,脸上的事得在乎一辈子。

    “妈,我看爱红姐说的好着呢,小两口结婚结到新房多好,过几天儿把婚一定,谁再反对也没用了!她婶儿说对不对?”佳佳母亲赶忙接话,又扭头问弟媳妇的意思。

    佳佳婶子笑着说:“是啊,阿姨,你不是就担心大哥发对吗?只要把婚定了,佳佳就可以跟小泽名正言顺地出去工作,你和俺妈也都能把心放下了!”

    “行啊,那就这么定了。小泽他妈,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就怕她那个不懂事儿的爹瞎捣乱!”外婆长出口气,“周末订婚也好,周末是初几?”

    “阿姨,礼拜天是十五号,农历二十五,你要觉得日子不好咱可以再改。”关爱红心里放松了,之前听她的语气这么急,还以为有啥不对劲儿,原来只是尽早打消王仲坤的阻碍。

    “十五,二十五,就这,好着咧!”外婆说着又靠近关爱红一些说:“咱以后可真就是自己人了,再到集上去,记得拐弯儿到俺家坐坐!”

    关爱红也变得更加亲热:“谢谢阿姨,再从那儿过一定去看你,俩孩子的事儿多亏有你!那天半夜,泽妞回来就急着回西安,脸拧地跟麻花儿似的,那个难看!一张口就是跟佳佳的事儿怕是黄了,可把我给吓坏了……”

    几个女人乐呵呵地聊了起来,中午几人一起动手包的饺子。帅小源和王易豪回去后听说周末给哥哥姐姐订婚,更高兴的不得了。快吃饭时,关爱红又让帅小源到前院把爷爷奶奶叫过来吃饭,把婚事也给二老说了一下。老爷子高兴的合不拢嘴,让小源在去趟小卖部买了白酒和饮料,让佳佳叔叔陪着喝起来。


上一篇: 《怀念老父亲》     下一篇: 《第九十一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3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七十一章 为爱走偏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