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槐花香》--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11   共 0 篇   访问量:313
又闻槐花香
发布日期:2020-05-11 字数:1282字 阅读:313次

又到了槐花的季节,前几天女儿给我送来几碗蒸槐花,我比看见卤猪肉都高兴。因为我们那些年代,吃惯了粗茶淡饭,早已成了习惯。我从小就喜欢吃蒸菜,尤其是槐花,好几年没吃过了特新鲜,又闻槐花香,不由想起过去捋槐花、吃槐花的一些往事,在我饥饿的童年,槐花可是一道美食,一吃就是几十年。

小时候,村子里有些许大槐树,每到槐花盛开,树下散发出甜丝丝的馨香,串串雪白的槐花令大人小孩举目仰望,这个说:“咦!今年槐花真稠,能吃了,”那个见主人说:“啥时候上去砍几枝让大伙尝尝,”主人犹豫一下说:“我忙顾不上,你们自己想办法吧!”主人一放话,就有年轻人腰别斧头像猴子一样爬了上去,砍下几大枝,有人用长长竹竿顶端绑个镰刀,把树枝勾下来,招来一大群妇女儿童,竹篮、筛子、簸箕摆了一大片,树枝落下来蜂涌而上,抢宝贝似的忙活着,孩子们一边看热闹一边抓着往嘴里塞。我也不例外,忍不住的吃几口,越嚼越甜很美味,半天功夫就把槐树折腾的缺胳膊少腿,残枝败叶落了一地,主人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说什么。

六七十年代那会儿,我家门前有一条石圪临,父亲在边沿栽了几棵小槐树。每到季节,母亲总会捋些槐花变着法子给我们吃,那时都以粗粮为主,天天不离红薯面,母亲将槐花洗净控干,没有一滴油只用盐葱蒜调好,包成红薯面角子在糁汤里煮熟给我们吃,拌玉米面蒸着吃,凉拌吃,还可以煮熟晒干到冬天包饺子吃。吃完槐花吃槐叶,因为在大门口也方便,母亲做饭时出来捋把槐叶开水烫一下,放在糁汤里饭闻着香喷喷的,似乎更好喝了。

新世纪前后,俺村南面有个槐树坡,还是尖尖小角时,就开始三五成群的妇女、十几岁的孩子,偶尔也有男的拿着镰刀编织袋挎着竹篮来到这里。近前,一股甜思思的清香扑鼻而来,寂静的山林顿时沸腾起来,有人爬上树把竹篮绑在树上,有的用钩镰钩下来,也有的踮起脚尖把树枝捞下来用手去捋,手里忙着嘴里张家常李家短唠着,和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小蜜蜂的嗡嗡声响成一片,热闹非凡。在这期间时常会出现点小意外,因那是坡地,竹篮一定要放稳当,一不小心会从上一直滚到沟底。有的手被槐花刺几道血印子,有的衣服刮个大口子,和小蜜蜂抢地盘难免遇到报复,给蛰一下眼睛肿的眯成一条缝,但这些都不在话下,丝毫不影响大伙的快乐情绪。半天的努力,大家背的背,扛的扛,收获了果实,也收获了快乐。

今非昔比,在这国富民强的今天,人们衣食无忧,鸡鸭鱼肉生猛海鲜。过去挖野菜捋槐花是为了填饱肚子,而现在是为了找生活的乐趣,呼吸新鲜空气,拥抱大自然。

春花秋实,寒来暑往,一晃我们老了,多年没去挖野菜捋槐花了,那些曾经已成为历史,永远烙印在我们那代人的心中。


上一篇: 《捋槐花》     下一篇: 《岭上开遍映山红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13次 | 联系作者
对《又闻槐花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