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刺 4》--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21   共 0 篇   访问量:219
挑刺 4
发布日期:2020-04-21 字数:5161字 阅读:219次

4

   

二天后的夜晚,丹青去了天安门广场。前门有一块高级干部住宅区。丹青是专程来拜访国家计委原材料局长人称“铁女”的冷珠的。

电梯上了八楼,她按下了朝南的房间的门铃。不一会儿,门开了。

“啊,是你呀,丹青。唬我一跳……”

身着毛衣的冷珠言道,请她入内。

“我来的真不是时候,突然,冒冒失失的闯进来,真不好意思。”

丹青一边脱大衣,一边道歉。她可是瞄准了冷珠在家才登门的。

“请上客房吧,不想我老头子在场的话,上书房好了。”

一边猜测丹青登门的用意,一边爽快利落地发话道。冷珠的丈夫辛庆之眼镜底下堆满了笑容,丹青郑重其事地行礼致意。辛庆之是专门培养党员干部的大学新闻系的主任教授,现在居住的高层住宅,也是辛庆之单位分配的。

“父亲,还好吗?”

辛庆之问候她父亲道。

“很好。为了将贵州铝厂搞成世界第一的规模,他那把老骨头是打算扔在那儿的了。”

丹青回答道。当初下去时,说好了三年后还让他回来的。可现在都过去四年多了,上头仍没有叫他回北京的意思。怪不得连林彪都说:“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好!难得他还是那么气宇轩昂!我走了,你们慢慢地谈吧。”

辛庆之不想妨碍她们谈话,起身去了书房。

“我想请辛叔叔留下。”

“这么说,今儿个来不是为了你爸爸的事儿?”

冷珠直截了当地问道。如果是为了赵大烈的人事调动问题,丹青是不会强拉老头子在场的。有些话是不方便当着第三者说的,哪怕是自己的亲属。

“不是,不关父亲的事儿。是关于我丈夫,冷局长的直属部下冯长幸的重大事件!”

丹青顾不得理会冷珠的态度直言道。

“关于冯长幸的重大事件,还真让人觉着意外。”

冷珠虽然很是吃惊,可并不表露于色。

“丹青好象也能喝咖啡,和我们一起喝一杯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陪您喝一杯吧。”

丹青和许多的中国人一样,虽然不知如何品尝咖啡,可还是笑着点头道。

“老头子是典型的欧洲风味,煮咖啡的活儿就拜托给他吧。”

冷珠言道。辛庆之当年曾同已故周总理留学法国,冷珠是莫斯科的留学生,三个儿子和女儿分别都就读美国的名门大学。这家子不仅是吃喝,连屋子里的陈设,都充满了西欧风格。这跟丹青他们所居住的中国的传统式四合院可是个鲜明的对照。

咖啡煮好了,注入法国制造的玻璃杯里。

“说说吧,冯长幸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刚才还是一副家庭主妇的慈祥的面孔,顷刻间便换上了在国家计委办公室才有的冰冷的表情。

在“铁女”面前 ,丹青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如何说出雪绢对她说过的那些话?怎么样才能不伤害到自己,又能给卑鄙可耻的丈夫致命的打击呢?这二天来,丹青想了很多。经过了深思熟虑慎重的考虑之后,才决定来找冯长幸原单位的上司,并且曾经对赵大烈的功绩做过适当的评价,对他的左迁内心里多少有些同情的冷局长。从自身的厉害关系出发,量她也不敢瞒天过海,文过饰非。再说,冷珠的丈夫是党的喉舌名牌大学新闻系的主任教授,应该是可以说真话的人。

“我丈夫,冯长幸故意偷窍准国务院文件,并把文件隐藏了起来。”

直刺丈夫的行为,一瞬间,房间内充满了异样的紧张气氛。

“你是不是玩真的?丹青,你不是要告发你丈夫吧?”

冷珠的脸上,也动了表情。

“丹青,这可不是夫妻吵架时所说的话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哟。”

辛庆之提醒她注意自己的情绪,两口子干仗,也别闹得太蝎虎。

“我知道,我也是党员。有责任检举揭发丈夫欺瞒党和国家的重大事实。”

丹青语气坚决地言道。

“冯长幸,自前年末到去年四月初旬,作为GIS检验立会代表团的成员,在日期间,从同室者重工业部计划司的陆一心同志手里窃取了准国务院文件,宝华钢铁厂的《内部工程表》。并且隐藏至今。”

关于日本人出身的重工业部计划司的陆一心,擅自单独外出去了生父东洋制铁松本上海事务所长的家,并且遗失了《内部工程表》的事情,冷珠早就从内部参考上得知了的。只是这人与本单位派到上海宝华钢铁厂指挥部的冯长幸有关,并且将文件隐藏至今,真叫她难以相信。

“冯长幸隐藏准国务院文件,现在,你有确实的证据吗?”

不放心地问道。

“有!今儿个我带来了。”

丹青回答道。拿出了从雪绢那儿得到的《内部工程表》。冷珠马上接了过去,看着看着,“铁女”的脸色变得险峻起来。

“编号七,没错!这正是检验立会代表团所使用的编号。我们怀疑东洋制铁上海事务所松本所长可能掌握了的也是这个编号。你是怎么找到的?”

“前天,我刚从上海回北京,进屋就看到卧室的床上睡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从她那儿得到的。”

“什么?!”

“铁女”的眉毛吊了起来。连她丈夫辛庆之也绷紧了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请说说吧。”

冷珠催促道。丹青便将前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一直侧耳聆听的冷珠,等到丹青把话说完,才重重地吐了口气。

“这么说,这份《内部工程表》,一直是在外贸部的英语翻译的手里。这期间,她可能给别人看过吗?”

“我想不会的。文件袋是封好了的。涂满了浆糊,一看便知是冯长幸的杰作。再说,当我看到里面的文件大吃一惊的时候,她也同样惊愕不已。一个连基本的法律都不知道的翻译,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问题是,我担心……”

“什么事儿?”

“冯长幸会不会将原本放在女翻译那儿保管,自己另外再复印了一份呢?那翻译的叔叔是美籍华人,不仅在上海,就连北京也有他的大饭店。通过这条线,可将机密文件出卖给出得起好价钱的欧美企业。”

丹青说到这儿,冷珠气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这还了得!从同事那儿窃取如此重要的国家机密文件,举世瞩目的宝华钢铁厂工程建设的《内部工程表》,并且企图出卖给外国企业。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马上叫他回北京,交国家计委党委审查。真恨不得把他交给公安部门处理!”

旁边的丈夫辛庆之进言道:

“为了搞好我国的经济开放,当然是要做出处理的。我教过的许多学生都在各新闻部门工作,叫他们写几篇报导,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问题是,这个问题太严重了!处理不当,作为他的直属上司,冷珠,你也难脱干系。这可是有关举世瞩目的宝华钢铁厂的大事儿,还是慎重处理的好。”

“好吧,明天一早,我就去找重工业部的鲍书记,召开重工业部和国家计委的临时紧急党委会,对冯长幸进行审查,处理!丹青,谢谢你带着文件上这儿来找我。”

丹青说:

“冷局长,在将文件交给你之前,我有一个要求!对于冯长幸的处分,按照我的本意,真恨不得将他送进监狱!我之所以来找您,就是想请你洗清因受此事的牵连,无辜地被下放到大包钢铁公司的原重工业部计划司的陆一心同志的冤罪,早日将他调回上海指挥部!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这个条件!”

“当然,鲍书记看了这文件之后,自然会立即撤销对陆一心同志做出的错误处分,将其调回原单位的。”

冷局长一口应允道。

 

一个星期之后,冯长幸突然被召调回北京,接受了国家计委党委会的审查,经过六天的调查和审讯,另外还弄清楚了四次向重工业部计划司揭发陆一心问题的小报告全都是冯长幸的所作所为。

结果,冯长幸被调到了国家计委下属的粮食供应部门的广州蔬菜公司。

一切,都是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上一篇: 《谷雨》     下一篇: 《几个故事和一首古诗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19次 | 联系作者
对《挑刺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