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钱灯油》--云上晴天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09   共 0 篇   访问量:282
五分钱灯油
发布日期:2020-04-09 字数:3938字 阅读:282次

我读小学时的学校是一大户人家的旧宅。宅子很有气势,三进三出的,东西边各有一个跨院。前院的房子很考究,全是青砖灰瓦带廊柱的大房子,廊柱是木质的,由于年代久远,虽有开裂,但依然很结实地支撑着廊檐。院子里所有的台阶都是青石板铺成的,青石台阶踩磨得很光滑,走在上面有一种古朴厚重的感觉。小时候的我们特喜欢在前面的院落间穿梭嬉戏,那种刚碰面才分开而又不期而遇的情景常常使男孩女孩们开怀大笑。后面两个院子的房子没有前院的那么气派,多是土瓦房,横七竖八好多排,听老师说这可能是大户人家雇佣的长工居住的地方。在这样一所学校念书,在八十年代初的农村,校舍条件不亚于贵族学校。

读三年级时,我得住校上晚自习了。学校里没有电,我们这些小学生需每人自备一盏小油灯。于是,教室里的窗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油灯,大多是不起眼的墨水瓶或药瓶子做的。我的那盏是最漂亮的,因为做油灯的瓶子实在太好看了:透明的玻璃瓶子布满了流线形的花纹,瓶盖是金黄色的铁壳,瓶子外形是灯笼状的,瓶身向下慢慢收拢变细,底部有一个圆形厚重的小基座,使瓶子能稳稳地立在桌子上。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拥有这样一个瓶子的我就像公主拥有了一座宏伟的城堡,那种优越和欢喜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父亲建议我用这个瓶子做一盏小油灯,我欣然应允。我在瓶盖上打了一个孔,父亲把找来的一根空心的小铁管牢牢卡在瓶盖上,母亲则用自己纺的棉线做了一根长长的白色灯芯串在了铁管里。小油灯做好了,我加上灯油,白色的棉线灯芯很快就湿润了,抽出一根火柴,“哧”的一声划着了,引燃灯芯,一朵金黄色的火焰就在我的欢呼声中盛开,温暖而明亮的灯光洒满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洒在我因激动而变得红彤彤的脸上。守着这盏漂亮的小油灯,我度过了童年生活中贫穷而又美好一段时光。

记忆中,小学校的晚自习是美妙的。天一擦黑,事务长就拉起绳子敲响悬在食堂门前的大铃铛,“咣铛咣铛”的铃声传得很远很远,以至于在校园每一个角落里嬉闹的我们都可以听到,大家就像归窠的鸟儿争相往教室里跑。满头大汗的我们屁股还没有坐稳,领歌班长那清脆嘹亮的“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一二开始”的领唱声就响在耳畔,于是大家很自然地加入歌唱的行列,一起唱起来了。一时间,合唱的洪流排山倒海地在校园的上空激荡开来,蔚为壮观。我喜欢这种仪式感极强的课前歌唱,每个人端坐在座位上,挺直腰杆,仰起头颅,张大嘴巴,唱得酣畅淋漓,唱得荡气回肠。这个时候,学校里每一个班级的孩子们都在暗暗较劲,大家尽最大的力气使自己班的歌声压倒其他班级,从而在校园大赛场上傲视群雄一枝独秀。这在当时是最让我们三年级同学引以为豪的,因为我们班人多力量大,总能在所有班级中脱颖而出!但课前歌唱时间总是短暂的,随之而来急促的上课铃声常常使我们意犹未尽的歌唱戛然而止,就是现在回想想起来,我始终以为那是一件让人十分遗憾的事。

晚自习开始了。小油灯一盏盏一排排地亮起来了,油灯上跳动的火焰使教室变得温暖而又明亮,每一个孩子的木板桌前面都有一盏属于自己的小油灯。在灯下,大家或书写或思考或默读;讲台上坐着语文老师,是年轻漂亮的申铁朋老师,她正伏案批改我们的作业,她的讲桌上有一盏带着灯罩的煤油灯,那油灯端庄大气,看上去比我们的小油灯要亮许多,我知道,那是因为玻璃灯罩的缘故。一切都是安静的,教室里充斥着煤油燃烧的味道,偶尔还有蛋白质被烧的焦糊味,我猜想:肯定又是哪一位女同学的头太靠近小油灯不小心烧着头发了。我就有过这样几次,顺滑的前额头发被烧成了枯黄的蜂窝状,手一扒拉,纷纷折断,这样的情景每天晚自习都要上演,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有时也会突然听到“哧拉哧拉”的声响,那一定又是最后排调皮的男生在用小油灯烧粉条吃了。他们把粉条放在火焰上燎一下,又细又硬的粉条马上变成了白白胖胖的粉条棒棒,吃起来又脆又软又香,我就见过几个家里条件不错的男生的书包里总是放着一些粉条,开始不知做什么用,后来才知道是在晚自习的时候当夜宵的。当然,烧粉条吃是需要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进行的,要是被老师发现了,粉条被没收,还要挨老师的批评,写检查甚至罚站。

小油灯的灯油有用尽的时候,需要添加灯油了,学校的后勤处是备有灯油的。管后勤的是一位姓李的年轻老师,国字脸,中等身材,脸上总是带着真诚的笑,走路像风一样快。他是一个喜欢读书的老师,我见他办公桌的小书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每次添加灯油的时候,他都招呼我们排好队,一个一个加油,并嘱咐加完了油的把五分硬币放在桌子上。而年轻的李老师则坐在书桌前认真地看书,目不斜视。有喜欢占便宜的学生看李老师不注意,就使劲地往瓶子里添油,有的都快流出来了,于是就有看不惯这种行为的孩子在旁边指指点点。这个时候,李老师就侧过脸,笑眯眯地说:“别太过分,让老师赔惨了,下次可没灯油了!”普通的小灯油瓶加满需五分钱,我的小油灯瓶肚子大,五分钱只能加半瓶。李老师每次看到我来加油,总是放下书本,来到油桶前,接过我的小油灯,先夸奖小油灯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油桶里舀上满满一勺灯油倒进我的油瓶里,末了还不忘说句,这小油灯不仅漂亮,还挺能装货,这小同学爱学习成绩好,再来一勺灯油作为奖赏,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手捧着装满灯油的小油灯满是感恩地挤出人群悄悄离去。

现在看来,五分钱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实在想不出现在的五分钱到超市还能买到些什么,我们甚至不屑于捡起掉在地上的一元钱。但那个年代,五分钱对于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是来之不易的,有时翻遍所有的口袋,也无法凑够加一次灯油的五分钱。更要命的是加完这次灯油,我就需要考虑下次加灯油的钱来自何方,一分一分地攒?还是问父母要?谈何容易,我常常注视父母无论多努力都无法摆脱穷困时无助的眼神和因劳累变得越来越驼的背,这使我无法也不能张口向父母索取五分钱的灯油,去增加他们额外的负担,让他们被穷困和劳累折磨的身心再承受些许的焦虑与忧愁。所以李老师的奖赏就像是干渴土地上的一场及时雨,既不伤及我的自尊又于无形中解除了我的困顿,让我无助的心灵感受到了被关怀被帮助的温暖,这延长了我攒钱的时间,使我不至于为攒不够五分钱的灯油太过焦灼和悲伤。

时光流逝,沧海桑田。当年的李老师早已离开了教育这块热土,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杳无音信。但他给予我的五分钱灯油奖赏却总是让我历历在目,终生难忘。这是我童年生活中最温暖最亮丽的色彩和最温暖的回忆。如今,当我行走在曲折而又坎坷的人生路上,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裕、是失意还是落魄,我也总是有意或无意地把自己的那份温暖传递给需要帮助的或熟悉或陌生的人,因为我始终相信,爱只有被传递,才会充满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上一篇: 《做人与做生意》     下一篇: 《梦醉花海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82次 | 联系作者
对《五分钱灯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