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山水》--春江青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08   共 0 篇   访问量:274
破碎的春天,黑暗成炼狱
发布日期:2020-04-08 字数:2527字 阅读:274次


1

不想再写关于新冠病毒的那些千年悲伤,我已写过很多,很多,从冬到春我都在写同样的内容。我的文字一直在哆嗦,疼痛,哭泣,呼喊。我写到避难心已成殇,指尖一触键盘就无法轻松呼吸,无法安然。我静坐天地的缝隙间,浮屠禅念,等来一个接一个惊恐,失望,焦虑,压抑,无奈,茫然。

又是度过冰冷的一夜,决定再继续往下写,这就是现实,由不得谁,尤其是在这个浸渍于泪水中的破碎春天,时日烂了,流年崩溃,人在死去。目光淤滞,在绝望中,我的心无所适从。

这段黑暗的光阴已把人间变成一座炼狱,考验着每一个人。日月星辰,生成一朵玄雾,乌啼夜半,风波诡谲,谁的刀能斩断灾难。

 

2

这是一次灵魂的全暴露,自行在残风中分类,鸟瞰一般清晰。

毒魔把天下灵魂驱赶到上苍的阶下,拷问中,心如猢猴发出嘶鸣,请求神的拯救。一管哨音掠影,乱了年华灿烂。透不过骨髓的草绿,也无法完成那些叹息,听着挽歌扶起倒下的街灯。

王子与公主中毒。

首相被确诊。

无需过多议论,也许,他们的灵魂与人民走得最近。也许,滚滚红尘中,美丽的灵魂不分贵贱。

那些卑鄙、自私、野蛮的行径,不属于人类,在武汉与纽约都遇见过。当天空成群飞过阳光的彩翼时,他们都将成为狰狞的白色骷髅,暮昏末路,一世葬于苍黄尘埃。

被测试过的正常灵魂特别简洁,只有一个标准:天下太平,身心健康。

 

3

走完冬寒,并未到达春天,时间没有背离,终究未按约定回到人们身边。城市迷人的线条躺满街边,巷弄里梅花开过,桃花开过,海棠接着开。有人在驰援,向着瘟疫,向着武汉,向着贝加莫,向着纽约,心海里,豪放的诗意落下,一去不言归。生命诚可贵,献身更崇高。

当然,不乏贪生怕死者,耍阴谋,玩尽伎俩。他活着,已在人心里死去。

世人已为罹难者哭干眼泪,已为英雄哭干眼泪,烟尘也没有雕花的纪念碑,或刻意编织的所谓口碑,最高大的是竖立在天下大众胸膛里的心碑。那些为救治他人而默默殉职的医生,那位把呼吸机让给青年而辞世的老者,那些把食物和水摆放到路边与国际难民分享的无名人群,共同书写了生命的不朽。

这一次懂得,面对死亡所有生命一律平等,为社会捐躯者是巍峨大山。

 

4

这是一个寒冷彻骨的春天,令人蹑手蹑脚。雨落下,倍感心烦。花开了,不知道。人蜗居,虽能阅读,但没有湖水,没有青林,也没有飘飞的燕语,只有落阳滑过西窗,留下一抹深重的绛紫。

有患新冠肺炎者走进了病房,带着不曾有过的孤独,没带银行卡,大量的财富全部撂下,眼神捻碎了整个世界。一个不屈的强人瞬息坠进了陷马坑,晚风吹拂,终于明白,失去健康就失去了最后的一切,平安无价。

千万人在阎王殿门前挣扎,特朗普先生叫嚷着经济。我看到天尽头只有一缕微弱的灯焰,幽幽一息。

也有人在这场灾难里获得了物质享受,那是一群美国的流浪汉,他们免费住进了宾馆,也许只是个三星级宾馆,也许没有级。管它是什么呢!反正世界变得比以前公平,这是苍天垂爱。

 

5

所有的眼睛彻亮,叶落有声,鸟鸣何意,毒魔在疯狂追砍岁月。全人类都是父老乡亲,全人类都是兄弟姐妹,灾难中,大家向着远山近树的旷野呼唤共有的人性,由一条河溪流出重生。

人性之外,分明可见政客的流氓习气,奸商的贪得无厌,小人的可恶。

毒魔肆虐,从反面证实道德是人性的基本内涵,这一次人人都受到了道德检阅。有人胸怀犹如大海,濡润天下,其乃有济。有人操弄一腔狭隘,睱眦必报,怨天尤人。岂知,天塌了谁能逃脱。

时日无光,人性引领每一个落魄的灵魂,安全渡往彼岸,也许还需要经过千回百转。待到航船驶进港湾的一刻,柳风晓月将搭起登陆的画廊。

 


上一篇: 《海棠开时,在美国就地避难》     下一篇: 《长江上,春天的小雨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74次 | 联系作者
对《破碎的春天,黑暗成炼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