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3-19   共 0 篇   访问量:525
货郎担,游走乡村里的“杂货铺”
发布日期:2020-03-19 字数:2707字 阅读:525次

这是40年前的事儿啦!

在我的记忆里,表舅是个挑货郎。他手拿拨浪鼓,肩挑货郎担,走街串巷。一到村头,先是把手中的拨浪鼓“咚叭,咚叭”地晃上几下,接着扯起那嗓子吆喝:“废铜烂铁、鸡毛、鸭毛、鹅毛、破布头烂面絮,换糖吃啰······”

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有一群和表舅一样挑着担子、摇着拨浪鼓卖货的人,老家管他们叫货郎挑,一根扁担一对箱,一年四季走四方,他们给交通闭塞的乡村送来了实惠与方便。

只要听到那熟悉的拨浪鼓,大人和孩子们便会围上去,尤其是孩子,眨吧着嘴,吸溜着大鼻涕,如同归巢的小鸟,吱吱喳喳地吵着不停。

表舅的大木箱子简直是一间杂货铺子。

箱子上贴着“招财进宝”、“四季发财”的红色吉言,箱盖里面,挂着几排小巧玲珑的杂货。箱内分上、下两层,上层是首饰细货,下层是针头线脑。什么发卡首饰、针线顶针、儿童杂耍、文化用具、衣帽鞋袜,琳琅满目,可谓应有尽有,任人挑选,随心买换。

表舅走村串户,到了晌午,通常会到我家落脚打尖,好赖吃点东西,而后继续赶路。久而久之,村里人也习惯了在这个点上到我家来,围着表舅的货郎担,各自选购所需物品。于是,我家也几乎成了表舅的一个小卖点。

或许表舅的货物美价廉,也或是表舅嘴巴甜,一口一个“嫂子好”、“大妹子亲”,让选购物品的人络绎不绝,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满满一担子货色,一盏茶的功夫便卖了八九不离十。

这时,是表舅最快乐的时光。他手脚麻溜地收拾完箱底子,便倚靠在那棵老槐树上与村里人拉起了家常。

“慧婶子,皮帽子老好了。隔天给捎上两顶让娃儿们戴吧?”表舅说笑也不忘他的生意。

 “甭说那没用的。头回说的松紧带儿啥时候能捎来呀,等着用哩!”慧婶话音儿刚落地,那边菊嫂便嚷嚷了起来:“我说老表呀,你咋又忘带顶针了……”

“哎呦,你看我这是啥脑子。菊嫂你别急,再忘了,我把脑壳送你当夜壶!”表舅“嘿嘿”一笑,满脸的酱油色,真不愧是走街串巷的,油嘴滑舌。

“呸,想得美。你那脑壳还装不了一泡尿……”菊嫂的话音刚落,一场笑话好像早就充满了村头,她没想到,一句不经意的话把它们点燃了。我看到那哄笑声“嘭”的一声,像长了翅膀,从表舅的货挑子上挤了出去,一下子飞上了树梢,又四下里分散。每一个人都在笑,一个个脸像熟透了的柿子。

我那时也就七、八岁吧,是表舅的跟屁虫。当然了,跟着他的目的,是盯上了他木箱子里那块麦芽糖。在他肩挑着的两只箱子里,通常总会搁上一块麦芽糖,以此招徕生意。

只要听见表舅“鸡毛换糖”的吆喝,就馋得直流口水,于是就跟大人纠缠不休,吵着要换糖吃。大人们也就找点破烂,换点糖让孩子们解解馋,顺便购置一些针线之类的日用品。

换糖时,无论是废金属或其它破烂均不用称,表舅拿眼晴粗略毛估,然后切下一小块糖作回报。但孩子们嘴馋,往往不满足,总嫌少,便“舅舅、舅舅”不停地喊,央求着“再给一块呗”。每当这时,表舅也总是应承着,“中,再给娃儿来一块!”说完,又切上一块,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欢天喜天地跑开。

“千做万做,蚀本生意不做”。娃儿们送来的废旧物品所换回的那块麦芽糖,到底是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只有表舅心里最清楚。起初,我也不理解,曾扯着表舅的裤管问他,这是不是赔本的买卖?表舅笑而不语。

有一天,村里来了个推着架子车的货郎担。除了麦芽糖外,他经营物品比表舅的更丰富。当然,看得出麦芽糖和表舅的一样,也是配摊的。

拨浪鼓一响,花婶扭着水桶腰第一个走出家门。她左挑右选,想中了几双袜子、凉鞋。但就在谈好价付钱时,她家馋嘴娃儿跑了出来,哭着要换糖吃。

谁知拿来的塑料不够秤。换理说,一口半嘴糖块也不值啥,花婶好说歹说,可货郎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松口。气得花婶丢下手里的袜子和凉鞋,扯着孩子走了。

要知道,花婶可是村里的大嗓门。结果,货郎在村里等了一上午,连根针也没卖出去。这还不算,经花婶三传两不传的,附近几个村子的人也都不肯买这个货郎的货了。

这天,我暮然明白表舅没说的答案。“东边不亮西边亮”,表舅多送娃儿们一块麦芽糖,看似赔了,实际上赚钱的还是表舅,因为他赚的是人心。

“昔日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随着改革开放的力度不断加大,国家的经济实力逐渐增强,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饭店、菜店、超市、修理铺、美容店等各种门市相继开设,作为城乡商品流通领域中的生意人,表舅也早以功成身退,当年的货郎担子也摇身成为一家连锁超市,正以良心的价格笑迎八方来客。

货郎担消失了,拨浪鼓声也随之逝去。

尽管如此,它们给我童年时代带来的乐趣和梦想,早已深扎在记忆里。如今回忆起来,那一幅幅久违的画面,仍然是那样灵动、那样温馨、那样美好。


上一篇: 《谁来种地?怎么种地?》     下一篇: 《我是疯子先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25次 | 联系作者
对《 货郎担,游走乡村里的“杂货铺”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