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步》--候鸟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7-30   共 0 篇   访问量:207
走步
发布日期:2019-07-30 字数:3465字 阅读:207次

       运动的方法有许多种,急走、跑步、打太极、跳舞、练各种体育项目等等,但归结起来不外乎剧烈运动和柔缓运动两种。各种运动都有其符合自身条件的特性,不管哪一种运动方式,只要适合自己,个人喜欢,能让自己动起来就是好方式。

        我喜欢走步。因为它不需要器材,不需要动脑。它随意,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根据自己的意愿来,走走停停也可以。走步我已经坚持好几年,成为我每天的必修课。在家时一早一晚在院子里走,因为出去在公路上走嫌热闹不安全,还有汽车尾气的污染。就连乡间小路上也是车来人往心慌人。

        到深圳这一年多,更是从无间断。可我不在小区内走,小区内虽说没有空气污染,但在小区内拐来弯去,需要躲人,还要防猛然间冒出来的车。特别是晚上,小区内的灯光昏昏欲睡,让人心里憋闷,所以我经常到小区外边走。

        深圳白天热,我傍晚前后出去走一个小时,晚上八点前后再走一个小时。经常从六号门出,也就是小区北门。北门门卫换的勤,还没有混个脸熟就又换人了。不过现在有个瘦高个小伙子在这里坚持的时间不短。小伙子性格开朗,见人热情。不论老的小的,谁从六号门进出他都会给你打招呼,大人小孩都很喜欢他。其他的门卫在这里一天板着个脸,站在那里看到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一天说不了两句话。这个小伙子在六号门一年了,和他搭班的换了好几个。

        出六号门是个水果店,这是新来的一家。原来的一家经营不下去易手给现在这一家。原来的店主死板,生意自始至终冷冷落落。现在的店主活套,热情。看着你像是买水果的,先给你打招呼,让你犹豫之中瞬间决定买,和气生财就是这样吧,这一家的生意做得很红火。

        往前走是个药店,药店前面是女人街,女人街和金地梅陇镇四期有道绿篱区隔,中间有一个容得下一个人过的通道。通道两边经常有卖饮料、玩具、老鼠药的,还有卖鸡蛋鸭蛋、土特产的。这些小摊贩在这里影响人们行来过往,况且他们也是违规经营。因此他们看到金地梅陇镇的保安就马上挪到世纪春城这边,看到世纪春城的保安快速挪到金地梅陇镇那边。

        走过金地梅陇镇四期就到民安路,民安路东接民治大道,西通梅龙大道。两边的人行道从早到晚熙熙攘攘人流不断。民安路南边有一块空地,过去在那儿闲着。临路有个报刊亭,经营报刊亭的人还兼给别人理发。那里经常会有下象棋和斗牌的,有时能摆四五摊子,大部分是世纪春城和金地梅陇镇出来的中老年们。每个棋摊都会围满人。有的人去的晚,为了能看见,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只管往里边挤,挤到前边挡住别人看,让人很烦。

        有个绰号叫“教练”的人,此人腿快嘴快。没有见他下过几次棋,但每个棋摊前都少不了他。刚才还在这个棋摊掂着别人的棋子走,眨眼又听到在那个棋摊给人说这样走那样走。到那个棋摊挤着就进去了,他在世纪春城四期住,大家也都认识他,他往里面挤别人就给他让路。他给人指点,如果不听他的,他急得直接下手替别人走。真听他的,三几步说不定就会吃亏。大家叫他“教练”,他也乐意答应。

        经常下棋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下棋就是图个消遣,消磨个时间。由于是个过路道,常常会有人停下来看棋,或者来几盘,老的少的都有。有一个邋邋遢遢模样的人,小个,大概有五十岁上下。披一件脏兮兮的外套,里面的白衬衣穿成黑的了,挎一个很脏的提包。头发过耳,下巴留着二三指长的胡子,脸和手不知道几天没有洗过,看不出本色,指甲好像多天没有剪过,还藏满黑灰。裤子也不烂,但就像穿上从没有下过身。运动鞋也不破,鞋后跟折着,好像从没有提上过。此人爱下棋,没有见他站着看过,每一次见到他都是在那儿给人对弈。棋路也高,大家也欺生,总是一个人给他下,旁边一圈子人给他的对手支高。大家对着他一个人,他也不生气,不紧不慢步步缜密。有时支高的人急上来就下手掂着子替他的对手走,一旦是个败招,还会再把棋盘恢复到原来的局面。有人看不下去,就会替他抱不平,看棋的双方为此发生口角。这人会劝替他抱不平的人,让人不要争吵,说下棋是玩的,输赢无所谓。这处空场改造成街心公园后,没有下棋的了,我只在梅龙路东侧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在金地梅陇镇北边,一次是在世纪春城附近。还是那样的装扮,头不抬脸不迈,不紧不慢地走,旁若无人,好像天塌下来也与他无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

        在这块空地上还有几个人,也不下棋,也不打牌,坐在一起就是侃大山。指责现在这也不好,那也不对,中国不如外国,总之一肚子的不满。说得最多的是一个中等偏低个子的人,国字脸,大背头。就他知道的最多,就他的怨气大,说起来高腔大调,恨不得让天下的人都能听到。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发生过纠纷,被巡防收拾一顿,指责他们整天做负面宣传,说反动话。从此以后即使看到几个人相聚,也不见他们在那里穷嘴呱嗒舌了。

        后来这里改造成了街心公园,栽上花,种上树,铺上大理石,周围有供人休闲的长椅。下棋的销声匿迹,白天人们在这里休闲,到晚上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嬉戏,长椅和周围的花坛坐满人。八点到九点多随着咚哧咚哧的音乐,有一二十个中老年女的,把孩子们赶走,他们在那里摆手扭屁股跳舞。

        我有时从街心公园西边过民安路往北走民治中学天桥,穿德逸公园到人民路,再绕道沃尔玛回家。有时候从街心公园往西,到梅龙路红绿灯口左折往南,过民兴路到民旺路,折着向东到民福路再向北回家。或到民福路不拐弯,继续往东走,到大润发看看有什么可买的,出来后再向北回家。有时候到民旺路过红绿灯口一直往南,到民康路再折回来。这样走都是将近一个钟头,这样走能看一看有几处的建设搞什么样子了,看看北站的楼盖到什么程度了,连走路带观景。

        但更多的时候是从民兴路口过梅龙路往西,过民塘路到民繁路,绕着水榭春天三、四期转一圈。因为那里的几个小区是刚建成的,车少人少,公园多,清静,空气好。走得时间长,热了,累了,拐到梅龙路西边的迪卡侬休息一会儿,坐下看会儿手机上的文章。迪卡侬不但是个购物的地方,也是一处休闲场所。里面宽敞,明亮,冬夏恒温。带着孩子在里面钻帐篷,打球,踩滑板车,玩健身器材,学习骑车子。让孩子既玩也练习了。成年人去的也不少,坐在那里的凳子上玩手机看书的都有。

        走步,有时就是走路,什么也不想,边走边数着走的步数,但不累计,就是1、2、3、4、5这么惯性地数。有时边走边看边思考,灵感也会随时产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就是在走步时获得的。

        那一晚我从街心公园往西,走到梅龙路红绿灯口,看到一对小夫妻领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在等绿灯。男的抬头看到挂在空中的月亮,便用好奇的语气指给妻子怀里抱着的孩子看。而孩子并没有感到新奇,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由此引起我想写一写月亮的想法,因为月亮在我的心中永远是夜晚的光明。即使在深圳这个不缺光明的城市,每当月亮应该出现在天空的夜晚,我总会在天空找寻她。我在佐阾广场看到楼隙间的月亮是昏黄的;在迪卡侬楼顶上看到的是金黄的;在小区内的楼顶上,在一个雨后的晴空中,看到的是一个白中泛黄的月亮。这可能与城市的灯光有关联。在老家,在晴朗的夜空,让人看到的月亮是银白的,白得水汪汪的。有人说月光如水,那水是从月亮上滴下来的。

        走步,不单单是为了锻炼,也是我获得外界信息的一种渠道;是我获得灵感的其中一个方式;更是我的消遣方法。


上一篇: 《你的才气醉倒山河-建军92周年献给毛泽东的组诗》     下一篇: 《读书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7次 | 联系作者
对《走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