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洁随笔》--云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5-11   共 0 篇   访问量:2007
母亲节特刊 || 难以忘记
发布日期:2019-05-11 字数:2700字 阅读:2007次

  难以忘记,我亲爱的娘。


  亲爱的娘,你已离开了我近七年了,如果你还在,你已经69岁了。69岁,也许你发已白了很多,牙齿已脱落了多颗,但在女儿眼中心中,你还是那个身材好、干净利落的妈妈,娘在我心中,永远也不会变样,我爱娘,直到我生命的终结。


  娘三十七岁时,女儿十六岁。爹工作在千里之外,娘送女儿去上师范。安排好后,娘走了,走到村口,乡亲们都说,云儿那么小,就送到那么远去上学,你不应记吗?娘一听,泪水哗哗哗地流。娘后来向女儿说起,还是含着泪。娘说,当时只顾高兴,想着你端上了铁饭碗,一辈子就不用像娘一样在农村,农活一大堆,又苦又累了,没想着十六岁的你要离开我一个人去生活会咋样。女儿听娘说着,也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有娘的女儿像块宝。当时,我就是娘的娇宝宝。


  娘四十五岁时,女儿二十四。女儿出嫁那天,女儿哭,娘也哭。车拉着女儿走了,娘还在村口大声哭。乡亲们也被感动了,流着泪说,云儿出门了,还要回娘家来,不用伤心。娘哭着说,云儿孝顺啊,工资那么低,从不自己留,都拿回来补贴家用,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现在她要自己过日子了,可是一分钱也没攒下,做娘的我,心愧疚啊!后来,我听婶婶们向我说起这些话,我心里不是滋味,娘生我养我,供我读书,在爸爸常年不在家的情况下,她受的苦可想而知。娘的小名中有一个“忙”字,乡亲们都说,娘的名字叫坏了,要不,不会那么忙。娘的忙,方圆几十里都知。娘的能干,传得更远。后来,娘的四个儿女相继上了师范、中专、大学,娘的笑容啊,美丽成花。


  娘四十八岁时,女儿二十七。娘的外孙女,我的女儿出生了。娘高兴,娘心焦。当时,娘正在和爹在家盖小别墅一样的房子,顾不上女儿。女儿的婆婆更忙,孩子无人带,苦坏了娘的女儿。娘的外孙女一岁后,娘时常把她带回家,外孙女哭着要妈妈,哭得嗓子哑了,娘也哭成了肿眼泡。那时,山里的家离县城我工作的地方几十里,交通不便,家中也没车,我工作忙,唯一能联系上的就是固定电话。一天夜半,也许是母女连心,我打电话问女儿乖不乖,娘说,可乖了,安心工作吧,不用应记。当时,我心放下,一夜睡到黎明醒。后来,娘哭着对我说,我那晚打电话时,妞儿刚哭得呕吐后熟睡,说是要妈妈,可为了不让我担心,没对我说实话。我听后,心在疼,亲我爱我的娘啊,你受苦了。


  娘六十岁时,女儿三十九。爹生了大病了,在家吐血好长时间,不让娘告诉儿女们。爹六十岁生日那天,一家人幸福四溢,唯爹和娘愁眉不展,在我的追问下,娘说出了实情。很快,爹住进了市里的医院,娘一天不落几个月地伺候爹,直到爹走到了生命的终结。我可怜的娘,还有我可怜的爹啊,女儿心如刀割,想起来便疼痛难忍。


  娘六十二岁时,女儿四十三。头天晚上,娘还追在车边给女儿送炒栗子。头天晚上女儿急急地去开会,没和娘多说一会儿话,第二天早上正在上早读,弟弟打电话,娘晕过去,不省人事。从那天起,娘成了植物人,一直由娘的小女儿请假伺候。娘插着胃管,不会说不会动,只睁着呆滞的双眼。娘啊,我受尽了人间苦的娘,再也不会喊儿女们的乳名了。


  娘六十四岁时,女儿四十四。娘坚持了两年后,没力气了,在某一个周六早上永远地去了。那周,她的在重点高中教学的女儿遇上了两周一过的星期天。娘会说话时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都太忙,别应记我们,别耽误你们工作。于是,她选择了那一星期天。娘走了,我肝肠寸断,后来,在近一年的星期天里,我总要在家大哭一场,以抒发我对爹娘的深切思念之情。后来,我不大哭了,我小声哭,常常泪流颈项,沾湿衣襟。直到此时,我一想起娘,便会想起爹,便泪流不止,心中疼痛。娘啊,爹啊,女儿真的好想好想你们。


  如今,我已近五十岁。记性越来越差,忘性越来越好,但是,从记事起,和娘在一起的事情,我从未忘记。想起娘,便会看见娘的笑、听见娘的唤、感受到娘的爱。亲爱的娘,女儿终生把你记在心里,并且学着娘的样子,爱我的儿女,把娘的美德传承下去。


  一声娘,一世情。愿天下的儿女们,好好爱娘!



上一篇: 《我有陋室》     下一篇: 《一路跟踪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007次 | 联系作者
对《母亲节特刊 || 难以忘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