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传承研究豫西靠山黄的往事回忆》--乔社斌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01   共 0 篇   访问量:3357
学习传承研究豫西靠山黄的往事回忆
发布日期:2019-04-01 字数:9591字 阅读:3357次

“豫西靠山黄”起源于古老文明的嵩县,素有“嵩戏”之称。它的前身是“靠山吼”,萌生于明朝嘉靖年间(1542年前后),形成于明朝万历年间(1600年前后)。嵩县靠山黄经历明朝、清朝、民国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四个历史时期。经有“靠山吼”、“靠、卷梆子戏”、“靠山黄剧种”、“靠山黄——豫西梆子”、“靠山黄——豫剧豫西调”这五个发展变阶段,已有四百七十余年的历史。“靠山黄”是在豫西山区土生土长发展起来的梆子戏独立剧种,盛兴时曾誉满嵩州,遍及河洛,声传中原。是河洛文化之明珠,豫西戏曲之牡丹嵩县靠山黄发展形成“豫西靠山黄”,长期以来在豫西地区的戏剧舞台上占据主导地位。“靠调”是在豫西、乃至中原,传承历史最长,传播地域最广,影响力最大的独具特色的剧种。它既有独立的剧种地位,又是根植“豫剧豫西调”的生根母体,其历史地位、现实意义和传承价值不容小觑。(笔者本人撰写的《豫西靠山黄渊源于嵩县四百年史略》和《豫西靠山黄渊源于嵩县的五个衍变阶段》,已经分别刊登在《嵩县文史资料》第十八期、第二十四期,详细史料,本文不再重述)

“豫西靠山黄”俗称“豫西老靠调”,简称“靠调”,其上承“靠山吼”、“卷戏”;下传“豫西梆子”、“豫剧豫西调”。“靠山黄”与“河南梆子”对应称“豫西梆子”,与“豫东调”对应称“豫西调”,与“祥符调”对应称“西府调”。民间为了统一称谓,就有了“豫西老靠调”的俗称,为了简便顺口,就有了“靠调”的简称。至于“靠山簧”这个“簧”字,据嵩戏靠门世代相传是这个“簧”字,然“非遗”保护部门经专家学者考证,使用这个“黄”字,两者所指是一致的。

嵩县是“豫西靠山黄”的发源地,更是根植“豫剧豫西调”的根脉宝地,这是嵩县人们的骄傲。然而,保护、传承、弘扬“靠山黄”这门根生土养于嵩县的戏曲艺术奇葩,也是嵩县人们共同的责任和义务,更是嵩戏靠山黄的传人弟子们的责任和义务。我作为嵩县靠山黄的第六代传承人,发挥好“源头”效应,把有着厚重历史文化底蕴,详实的历史文化资料,在嵩州大地传承四百七十余年的“靠学文化”史,再度展现给世人,扎实传承,切实保护,发扬光大,这才是我这个普通的民间艺人平生的梦想。

嵩县靠山黄申报“非遗”保护项目,被嵩县人民政府和洛阳市人民政府分别公布为:嵩县、洛阳市两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笔者本人被公布为:洛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靠山黄代表性传承人。并被中国文艺网录入“洛阳市文艺人才库”。河南省文化厅“非遗”保护处于2014年也把嵩县靠山黄列入“非遗”代表性项目备案。这是县市党委、政府和宣传、文化部门对保护、传承“靠学”历史文化的高度重视与善作善为。若持续申报省级、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则任重而道远,仍需县、市有关方面协同努力。

我名乔社斌,字孝义,艺名罗汉,笔名松峰。1948年出生,嵩县饭坡镇人,1968年参加工作,讲师级职称。曾供职于嵩县商革委、嵩县供销社。当年总结撰写的典型经验材料,曾多次在《河南日报》《人民日报》发表,在全国、全省性会议上交流。1996年退居二线,2009年元月退休。现任洛阳市戏剧家协会会员、嵩县戏剧家协会第一副主席、豫西靠山黄(簧)嵩县研究协会主席、嵩县文化艺术联谊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洛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靠山黄代表性传承人,是“嵩戏靠门”第六代传承人。

上世纪三、四、五十年代是“豫西靠山黄”发展到鼎盛的历史时期,是“豫西靠山黄”向“豫剧豫西调”转变的关键年代。这个时代是开国领袖毛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打天下,取得决定性胜利,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辉煌时代。嵩县1947年解放,我1948年出生,1949年建国。1950年县政府决定将嵩戏靠门第五代名艺人曹天社从田湖乡政府调入县文化馆,筹办嵩县开天辟地的第一个公有制剧团——嵩县和平豫剧团(嵩县豫剧团的前身)。1951年嵩县靠山黄第四代著名大戏东“老戏筋”程继舟先生将闫庄火神班一整套戏箱、道具无偿捐献给嵩县和平豫剧团作铺垫,又从全县各靠调戏班选调七十余名靠调艺人,组成清一色的靠山黄班底剧团。1953年嵩县和平豫剧团更名为嵩县豫剧团,曹天社担任首任指导员兼导演。1954年又从新安县请回原籍嵩县桥北的靠调艺人王五常及其继女王仙娥、王晓娥一家。同年又从伊川请来靠调“名奸生”杨太云。从登封请来靠调东路腔须生李玉顺、武须生齐君。从栾川请来靠调名须生贾福正。由王五常担任嵩县豫剧团首任团长,这就是嵩县豫剧团之由来。考证当时洛阳及周边各县区首批建立的豫剧团,也都是由靠山簧底子铺垫起来的。如:伊川豫剧团有靠调名家“狗尾巴”王遂朝及其弟子胡发生(人称小狗尾巴)、靠门名旦张素勤、名武生冯聚堂、名须生马德乾等。汝阳豫剧团有原籍嵩县的靠调名艺人吴银船(又名吴小船)等。宜阳有靠调名老艺人“地牡牛”贾宝须、名黑头赵小旦、名旦车兰玉等。洛宁有吉太法等靠门名流。临汝有靠调东路腔名家李小才。孟津有靠门第四代名家“戏篓子”李留柱(慕水旺、王二顺、马元凤的老师)。登封有靠调名艺人苏兰芳等。栾川有名冠豫西的嵩县人“段氏五兄弟”之老五段西忠(又名段冲娃),及其几十名高徒们,还有贾福正等靠调名家。偃师豫剧团有靠调名家,绰号“狗头”的王相臣。还有祖籍偃师的“狗尾巴”王遂朝,及其关门弟子“小狗尾巴”胡发生等。洛阳地区豫剧团有靠门第六代名旦王晓娥(师伯袁福舟之女、笔者的师姐)、豫西调名生王书耀等。洛阳市豫剧团有靠门东路腔名家王二顺、名旦马元风等(前身是慕水旺等举办的五月剧社)。可见靠山簧在嵩域河洛乃至中原的戏曲文化史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靠山簧根植豫西调无可置疑,对新中国戏曲文化的奠基与发展,在豫西及中原地区,可称首功当先。

家父乔文朝,出生于1913年,病逝于1979年,享年66岁。因家贫他从没入学读过书。他为人忠厚、聪慧过人,13岁学打铁,16岁学唱戏,19岁就是打铁、唱戏、下相棋高手,三种专好均得名师传授,三者都具有独到之功,曾誉享县内外。单就从艺而言,他16岁(1929年)投师嵩州著名大戏东程继舟门下,受程特别抬爱。经程继舟大师推荐,于1930年拜师在嵩戏靠门第四代掌门大师段遂兴门下,主工老生、须生。他是当时名冠豫西的“段氏五兄弟”门下的首位大弟子。家父同大师爷“赛梨花”段喜娥的高徒袁福舟,与四师爷“活关公”、(人称:中原第一红生、艺名“靠山红”)的段保兴的高徒,人称“小段保兴”的“白新子”白法仁(宜阳人),同为段氏门下的三大高徒。袁福舟师伯成名后,曾与豫西靠调名家王二顺合伙同班演唱,曾唱红于小汝州、老禹州及汝阳一带。袁福舟师伯不幸于1945年英年病故。段保兴师爷最得意的高徒、“白新子”师叔于1944年身患疟疾,英年早逝,年仅38岁。家父成为靠山黄第五代老艺人们的掌门大师兄。人称“老乔师”。早年家父曾随其师“段氏五兄弟”及其师叔程继舟等,三次跨区演出。曾过汝州、跃禹州、进豫东;越鲁山、跨宝丰、闯南阳;走永宁、串陕州、入太行,为弘扬老靠调做出了显著贡献;三、四十年代曾在宜阳、渑池、新安一带搭班传艺;四、五十年代在嵩县南庄、田湖、饭坡、九店、黄庄等数十个班社搭班演出兼授徒,成绩斐然。他能通本传授六、七十部靠调剧目,在《金勇下山》《崇祯吊死煤山》《托兆碰碑》《破天门》《老征东》《反徐州》《收岑彭》《桃花庵》等数十部拿手好戏中领衔主演,深受观众喜爱。他培育门徒近百人,传带出郭长福(饭坡)、牛遂福(饭坡)、郭进举(田湖)、赵木森(田湖)等几十名嵩县名艺人。他并与本门派第五代师兄弟们:罗堂(南庄)、马生(南庄)、郭豹子(南庄)、张丙午(南庄)、马国贞(青山屯)、王让(德亭)、张子峰(大章)、龚怀娃(大章)、张运(闫庄)、曹天社(闫庄)、周青娃(白杨)、吴小船(汝阳)、赵小旦(洛宁)、贾宝须(宜阳)、王遂朝(偃师)、王二顺(洛阳)、袁福舟(嵩县)、贾福正(栾川)、吉太法(洛宁)、苏兰芳(登封)等靠门江湖名艺人交情深厚。还同民间乡里业余艺人杜栓(饭坡)、杜长兴(饭坡)、时六庆(饭坡)、杜灿娃(饭坡)、裴秋(饭坡)等亦师亦弟,情同手足。他老人家1979年病逝,众弟子门徒赠送纱帽、蟒袍、朝靴陪葬。

家父生前曾无数次对我讲:人生在世要懂得“重情重义、求学上进、知恩图报”。这十二个字是家父留给我的家训。他老人家生前还说,他一生最应该感恩的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七个人:一是田湖屏凤庄村(原属饭坡)的老铁匠高师,他是家父学铁匠的开山业师。二是山东人名叫鲁金,锻工刀刃活工艺高超,特别是打“散刀”技术绝伦,而且他还是象棋高手。鲁金和高师大半生合伙,在新安、渑池、宜阳三县交界处“牛池”打铁创业,名传三县。两位老师对家父特别看重,毫不保留,把打铁、特别是“锻工刀刃活”看家本领传授给家父。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两位老人年老散伙,返还故里时,将”铁匠楼”全部不动业产留给了我父亲。这成就了我父亲一生爱戏如命、打铁养戏,广交戏友的资本。三是:家父学戏前期受嫡传恩师段遂兴及其弟“活关公”段保兴嫡传亲授。后期得益于名扬豫西的“靠调四杰”即:名师“活蔡阳”段遂兴(家父与马国贞、罗堂等人的老师)、“老戏筋”程继舟(家父同周青娃、曹天社、张运等人的老师)、“万人迷”韩佳旦(曹天社、王让等人的老师)、“戏篓子”(孟津)李留柱(洛阳五月剧社慕水旺、王二顺、马元凤等名家的老师)这四位名师的倾情传教与指导。听家父说:这四位名师都是门下高徒如云,且都是德高望重。我1948年出生时,正处于建国前夕,是全国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之时。家父中年得子,喜从天降。为我庆满月那天,亲朋好友云集贺喜,“四杰尊师”都率着徒弟门侄光临致贺。来了四路鼓乐,抬着四架“拾摞”,送来银锁、银项圈、银牌子、银娃娃。这些“银生活”,家母一直保存着,后来“破四旧”时,自行砸烂处理。

我父亲对我的最高期望就是“唱好戏、打好铁”(1966年到67年学校停课时,跟着父亲打过两年铁)。1948年我刚出生就掉进靠山簧的戏窝里。我还未入学门,就进戏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年,家父在老家饭坡、南庄、田湖三处开设有“铁匠楼”,每当老艺人们云集会演,都是家父承担吃喝费用。马国贞师叔有句口头禅是“乔哥家的麦,没秆,随便吃”。我三、四岁时,就常被罗堂等师叔抱上戏台,学“刀劈杨藩”。马国贞师叔给我起了个艺名叫“罗汉”,含义是神戏童。1953年——1965年,从记事起,我边上学边学艺,跟着家父和众师叔,苦练靠调童子功13年。并得益于同门师叔罗堂、马国贞、曹天社等名师倾情传教,得以真传、练就基功。十余岁登台就能扮演岑彭、刘备、关公、杨继业、杨延景、徐达等角色,名传乡里。还不断跟随家父和众师叔赶会头、赶庙会、逢年过节唱大戏,与古老的靠山黄结下了不解之缘。参加工作之后虽然被录用在商革委、供销社,但与嵩县剧团两代演员交往深厚,与老靠调老艺人联系密切。学练靠调从没懈怠,在传统戏十年限演之秋,仍坚持自学自练,经常温习剧目,整理资料,从不间断。正像很多靠调老前辈们一样,牢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永远不忘是共产党毛主席把千千万万的艺人们,从万恶的旧社会里,被当成“下九流”、“八辈子不能入老坟”的人间最底层,解放出来,站起来,当家作主人,成为人民的演员!光荣的艺术家!作为靠山簧的传人弟子,把一代又一代先师们,用生命和智慧传留下来的传统艺术宝典,继承下来,传承下去,才是实实在在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从1978年传统戏开放以来,嵩县豫剧团以曹天社师叔为首的靠调老艺术家们重登舞台,曹天社师叔主演的靠调三部曲《三哭殿》《开棺审子》《闯幽州》,唱红嵩州河洛,唱响省会郑州。《三哭殿》在洛阳连演五十六场,场场爆满,在郑州连演十六场,座无虚席。《开棺审子》《闯幽州》被河南省黄河音像出版社录音制带发行,省内外观众争相购买。曹天社师叔被公认为:豫西靠山黄第五代名家,豫西调早期代表性人物。嵩县靠山黄二度回春。家父四、五十年代亲授的门徒郭长福和郭进举,一个曾任嵩县豫剧团团长,一个任导演。改革开放后,两位师兄,分别在饭坡南庄、嵩县老城办起两所戏校,培养出几十名有老传统戏基因的戏曲人才,多数七代门侄辈们都成为县、市专业剧团的戏剧骨干。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河南省豫剧教育家陈安福先生在郑州举办“河南省实验豫剧团”,特聘请我师兄郭长福为导演。陈安福先生前不久在河南省广播电视台公开课上,讲嵩县“靠山吼、靠山黄”的源头地位时他说:郭长福人品好,身上有真功夫,可见嵩县靠山黄老师有真传。我回忆当年我师兄郭长福办戏校时,还请我给他抄写提供过家父遗传的靠调剧目和唱段。

1996年我从工作岗位退居二线,全身心致力于“豫西靠山黄”的学习、表演、传承和研究。先后会同师叔曹天社等名师一道,联合器乐名艺人崔长寿、张大妮、王红章、张铁犁等,联同社会名流张金保、刘建光等,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士魏岳森、胡建立、段喜国、闫占立等百余人,创办“嵩县文化艺术联谊会”、“豫西靠山黄(簧)嵩县研究学会”。在时任嵩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焦治中、县委办副主任王献斌、县文化局长李福建等领导同志的支持下,连续数年组织全县各乡镇和县直各单位参与的全县性的戏曲会演、调演,唢呐及各种器乐大赛。规模最大的一次是在县城老电影院,创连续演艺十八天的嵩县规模空前的大型活动。多次活动都由曹天社师叔担任首席艺术顾问,我担任执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组织规模之大,轰动全县。在多次赛事活动中,发现选拔出的青少年新秀,现多成为省市县专业剧团的戏曲人才。笔者数年内连续获得县、市宣传、文化部门颁发的先进组织奖和优秀演员奖。对活跃全县人民文化生活、弘扬靠山黄艺术作出了前所未有的贡献。并组织和参与组织县内外各类戏曲文化活动,深入敬老院、军警驻地、县城大街小巷、乡镇村头民间、机关学校组织义演,参与县城和乡镇的广场文化活动等。数十年间,演出场次高达数千余场,本人基本场场都唱老靠调,在县内外得到广泛认可。还近百次到周边县区献艺,所到之处掌声、叫好声连连。数十次到古都洛阳演出,参加广场文化义演,应邀参加洛阳牡丹花会和“非遗”展演大型活动,广受古都观众好评,并多次获奖。曾被民众誉称为当今“钢腔靠调王”,被马紫晨等著名戏剧专家学者著文列为“靠山黄存世名家”,本人自知愧不敢当。还会同嵩县龙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编审杜长军、嵩县戏曲志主编、县文化局原办公室主任李文阁等嵩县文化名人,组织县内外选手参加的大型戏曲文化赛事活动,组织“伊水之声擂台赛”、参与“嵩州梨园擂台赛”,组织“少儿擂台赛”、“庆五一职工擂台赛”,组织民间唢呐、二胡及各类乐器大赛等等,每次活动我都担任秘书长兼义演演员。几十年来组织参与上千次活动,从未向政府和有关部门伸手要过任何经费,本人从没享受过任何补贴或物资支助和公款吃喝。当今流传的“戏子误国”之类说法,与我这民间艺人毫不相干。近二十余年间,潜心挖掘靠山簧文史资料,查找核实过百余名已故老艺人生前踪迹和来龙去脉,跑遍嵩州河洛及省内外有关地方,撰写靠调论文十余篇,组织编写靠山黄申报“非遗”各种文字资料,录音录像资料,组织演艺资料,全部是自费,从没占用政府和有关部门任何保护经费。为实现自己的初心和梦想,经二十二年的努力,基本理清了嵩县靠山簧乃至“豫西靠山黄”的起源与传承四百七十余年的脉络。自筹资金,多方搜集资料、编著成《豫西靠山黄》一书。该书于2017年底,已样书粗成。中州古籍出版社也已报送国家出版总署予以批准立项。但是出书需要投资:书号费、审稿费、印刷费等计需资金五万余元。因本人为靠山黄这项“非遗”宝典的传承,经过二十二年奔波,耗尽了自身全部工资收入。现在两袖空空,没有能力持续承担这项出书费用(据说:从2019年开始,书号费又提高了两万余元)。使之出书事宜,拖延搁置一年有余,不能付梓出版。

目前,“嵩县靠山黄”这项源头性“非遗”宝典项目,已经得到省内外一些著名专家学者和省、市官方媒体的关注、认可和报道。河南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国家级著名戏剧学家、现年86岁的马紫晨教授,是“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中原珍稀剧种整理与研究》主编,近年来曾先后四次同其靠山黄研究小团队(由中国传媒大学、中央音乐学院、河南省艺术研究院、河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河南科技大学、洛阳师范学院等十余所院校部分学者组成),深入嵩县及周边县区,实地采风调研靠山黄。对嵩县靠山黄的源头文化高度重视。专家学者撰写的论文分别刊登在《中原文史》《中国戏剧》《东方文艺》等省、国家部分重要报刊上。

《洛阳日报》于2012年5月29日,曾用一个完整版面,报道嵩县靠山黄。《洛阳晚报》于2017年元月至三月间,曾连续用八个整版,报道嵩县靠山黄。曾一度兴起阅读热潮,影响市内外。

河南省广播电视台戏剧栏目——976月阳直播间公开课,著名豫剧教育家陈安福先生应邀走进直播间,先后于2018年9月18日上午、10月9日上午、10月16日上午,讲解豫剧豫西调的源头与传承。明确讲述和肯定了嵩县靠山吼、靠山黄的源头地位。嵩县靠山黄名家曹天社、乔社斌原汁原味的靠山黄大本嗓唱腔,在省台现场播出,影响省内外。并得到宝岛台湾豫剧界的响应,得到省级官方媒体和豫剧教育名家的充分肯定。

“嵩县靠山黄”得到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豫西调领军人物李树建先生的热诚关爱和支持,我们曾多次约谈交流。著名“老靠调”第六代名家、豫西调名老艺人胡发生师兄曾在偃师“古亳梨园”公开讲述:“他唱的是嵩县段保兴传下来的‘靠山红’”。2014年8月9日我同嵩县文化馆原馆长陈吉祥、文化名人王歌曲、张红斌等人专程探望胡发生先生。他深情地同我们讲:“见到你们我很高兴!嵩县是老靠调的发源地。你们嵩县一定要把‘靠调’传下去,不能失传!”。2017年3月初,我同《洛阳晚报》首席记者张广英、嵩县文化馆原馆长陈吉祥等赴登封专访了当年96岁高龄、人称豫剧“活化石”的豫西派名老艺人苏兰芳大师。因苏老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曾与家父乔文朝在嵩县田湖一带同台献艺三年多。苏老见到我等,她热情的称我们为“娘家人”。我尊称她老人家为“师姑”。我们各自即兴清唱了拿手的“老靠调”名段。她对我高亢的大本腔唱法,赞不绝口。

河南戏剧界三大资深名家:著名戏剧学家马紫晨教授、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大师、豫剧教育家陈安福老师,都亲为嵩县靠山黄第六代传人、洛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靠山黄代表性传承人即笔者编著的《豫西靠山黄》一书题了词。嵩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县人大原副主任,在县文史界德高望众的王元立先生为该书作了序文。笔者企盼《豫西靠山黄》一书,能够早日得以付梓出版!恳请县政府及有关部门,依据国家“非遗”保护法和省“非遗”保护条例等法规,为《豫西靠山黄》一书的出版,解决有关出版费用问题。

我坚信起源于嵩县的豫西靠山黄,在“非遗”保护进入立法时代的盛世今天,一定会飞得更高!走得更远!“豫西靠山黄”土生土长在中华文化腹心宝地——洛阳为中心的豫西地区,这是洛阳人共同拥有的“非遗”宝典。只要我们不忘初心,坚持文化自信,追梦传承,坚信这项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和艺术潜质的项目,一定能搭乘“非遗”保护的时代列车,进入省级、乃至国家级的“非遗”保护层面,恢复其本来就是的独立剧种地位。使之理所应当的屹立于省和国家的戏曲剧种之林,落地生根,再放异彩!这个梦想一定能达到!也坚信一定能够达到!这就是我们应该坚持的文化自信。马紫晨教授在他撰写的《靠山黄探踪、归类和史承价值》一文中讲的好:本文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对其源流的梳理,还靠山黄以应有的名分……戏曲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民族艺术形式,有些明显具有潜质的品种,只要在关键的时刻扶她一把,她就活了,靓了!

综上所述,要把“非遗”宝典豫西靠山黄,这项古老的艺术奇葩靓活,就要坚持文化自信,除本门派潜心传承外,更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宣传机构、文化部门、“非遗”保护部门、文化大家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关注、关爱和支持,才能传承下去,发扬广大,梦想成真。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

 

 

二○一九年初春写于乔社斌工作室


上一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2)》     下一篇: 《琴声在蓝天上飞翔--记任士荣琴声中跳动的“三化”主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357次 | 联系作者
对《学习传承研究豫西靠山黄的往事回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