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一)》--端木文成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19   共 0 篇   访问量:2615
尾声(一)
发布日期:2019-02-19 字数:12338字 阅读:2615次

                                  尾声(一)

  六月中旬,林月和周文正结婚了。婚后,他们去了意大利度蜜月。到八月底,他们结束蜜月归来。林月夫妇回来后的第二天,便去到林德家拜访。

  “嘿!看谁回来了!”开门后,林德惊喜地向卧室喊到。他赶紧将林月夫妇拉进屋内。

  卧室里传来了一阵衣服窸窣的响声。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林德向林月夫妇问到。

  “昨天傍晚。”林月回答到。

  林德向周文正笑了笑又点了点头,然后弯下腰,打开鞋柜,拿出两双拖鞋递给林月。

  “妹夫好像第一次来我家吧?”林德笑着问到。

  周文正微笑着回答到:“之前就想来拜访的,可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听说你只休周日,也就趁着机会过来了。”

  “很长时间都忙着孩子的事了,弄的我焦头烂额的。不过以后就好了。只要你晚上有时间,又想喝几杯的话,就来我这里。咱们不醉不归。”林德说到。

  林月给丈夫递过一双拖鞋,然后,她躬起身子一边换鞋一边笑着说到:“还不醉不归呢,一杯白酒他就得躺在桌子底下!”说着,她顽皮地朝着丈夫笑了笑。

  林德说到:“那就只喝半杯,或者只喝饮料,都无所谓的,各自尽兴就好!到时候咱俩弄几个小菜,唠唠家常。你可以跟我发发牢骚,说说在家的时候小月是怎么欺负你的;”说着,他笑着看了看林月,又向周文正眨了眨眼睛,“也可以跟我谈论国际大事、体育新闻,只要你感兴趣的,都可以跟我聊的。”

  林月笑着嗔怪到:“你可真坏,到这个时候还不忘取笑我!”

  “我只不过一个比喻嘛!要是你们小俩口天天在家打情骂俏,我还替你们高兴呐!”林德笑着说到。

  林月的脸颊绯红了起来。她带着明亮的目光看着丈夫,中间还有几分羞涩。她丈夫深情地看着她,脸上红润,不说话,只是微笑。

  林月换好了鞋,然后搀扶正在换鞋的丈夫。

  周文正换好了拖鞋。

  “妹夫千万别客气,到了这里就像到家一样。你们随便坐吧!”林德说到。

  “对了,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被雨淋着?”林德又问到。

  林月回答到:“还好我俩没坐公交车,否则昨天就成落汤鸡了!”

  周文正跟着说到:“这件事说起来还要感谢林月。幸亏她买了早一点的航班。要是依我的意见,恐怕我们得顶着雨回来了!”说完,他微笑着看了看林月。

  他们回来的那天,从晚上七点开始就下起了大雨。而那个时候,林月夫妇刚到家仅仅几分钟。

  “那你们还挺幸运的!”林德笑着说到,“昨晚我去了趟超市。回来的路上,就下起了雨。我赶紧往家跑,可到了家里,竟比落汤鸡还惨!”

  “瞧你,出门也不带把伞!”林月笑着说到。

  “这也不能怪我!昨天天气预报上说,晚上八点以后才有雨呢!我寻思着,既然雨要等到八点以后才下,那么我七点之前出去还是没事儿的,也就没带伞。可谁知道,这雨足足提前了一个小时!”林德说到。

  这时,邓倩从卧室里跑了出来,像个孩子似的将林月抱住。

  “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可想死我了!你们在国外一定玩的很开心吧?”邓倩高兴地问到。

  “还好吧!只是那里的风土人情让人难忘。”林月想了想回答到。

  “真羡慕你们!长这么大,我还从未到过国外呢!”邓倩拉着林月的手说到。说着,她朝丈夫撇了撇嘴。

  林德笑着向林月夫妇说到:“现在国内国外都一样!国外有的国内也都有。再说去国外那么麻烦,而且钱也不少花,还不如在国内转一圈呢!”他转向妻子说到,“等小海伦再长大一些,咱们也到各地转转。”

  “那还得等好几年呢!”邓倩向丈夫说到,“到那时候,指不定又被什么事情拖累呢!”

  邓倩抱着林月的胳膊在沙发上坐下。周文正坐在了林月的另一侧稍远的位置。林德忙跑进卧室去取茶盒。

  “再说了,国外的人文和饮食和国内差异巨大。到国外看看,既开了眼界,又丰富了人生阅历,岂不更好?”邓倩接着说到。

  林德从卧室出来,笑着说到:“好,那就到国外去看看。现在孩子小,咱们走不开。等孩子上小学了,就让她到奶奶家去住。到时候不管国内国外,只要是好的地方,咱们都去看看。”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把它当成梦想的!”邓倩勉励地说到。

  林月笑着对邓倩说到:“你要是真想出去的话,不如跟我们一起吧!正好过两天我们去南方,也计划着在回来前到苏州走走。你跟我们一起也好有个伴呀!”

  “那孩子怎么办?”邓倩问到。她对林月的邀请有些动心。

  “大娘不是有时间吗?可以找大娘帮忙的。”林月建议到。

  “妈妈前些天找了一份工作,白天根本就没有时间过来。”邓倩说到,“我看就算了吧,等有时间再说吧!”

  “哦?大娘有新工作了?她去了哪家公司?负责什么工作?”林月问到。

  “妈妈去了一家洗车公司,每天都要洗很多的车。妈妈的这份工作真的挺辛苦的!”邓倩回答到。

  “可真苦了大娘了!”林月感叹到。

  林德说到;“我劝妈妈换个轻快一些的工作,可她不干!她说洗车赚的多,还说不能老是待在家里让爸爸养着。我说,反正他们老两口也不需太多花销,爸爸一个月的收入也不少,足够生活的了。可是妈妈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要我说,她这辈子就是个操心的命”

  其实,马翠兰出去工作有两个原因:一是她不愿整天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让丈夫一个人奔忙;二是她见到儿子整日辛苦工作养家,难免心疼。她想多赚点钱,适当的时候好帮助儿子贴补家用。马翠兰在回答儿子的时候,自然隐去了第二个原因。

  对于林德来说,生活给了他不小的压力。目前整个家庭中,仅仅一个孩子就让他整日奔忙,如果再有什么操心的事,那么他可真就疲于奔命了。幸好家里的两对老人还不需要他照顾,否则他真的无力招架的。

  “记得小时候,”林月说到,“大娘就闲不住。那时候,她每天都要下地里干活,然后还要准备一日三餐。别人家农忙的时候屋子都是脏兮兮的,而大娘总是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管大娘多辛苦,她都关心我们吃没吃饱,穿没穿暖。我佩服大娘,也心疼大娘。我敢说,大娘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和感伤。

  林德打破沉默说到:“到时候,我和倩倩都去上班了,总得有人照顾小海伦吧!所以我就想让妈妈在家带小海伦。”

  林德这一句话让大家又陷入感伤。因为林德对女儿的称呼让大家想起了海伦。

  “你能不能不要把小永馨叫做小海伦?你想没想过,妈妈每次听到海伦的名字都会伤心的!”邓倩对丈夫说到。

  “可妈妈也赞同我这么称呼女儿呀?有时候,她也这么称呼呐!”

  “是的,妈妈是这么称呼过。可你知道吗?妈妈总是因为想念海伦在厨房里发呆;有时候,妈妈还躲在洗手间里偷偷哭泣!我知道你是因为怀念海伦才那么称呼女儿的,可请你不要当着妈妈的面那么称呼了好吗?”

  妻子的话,让林德感到惭愧。他从没想过自己那样称呼女儿会给母亲带来负面影响。他以为,有了小海伦后,母亲的情感就会有所转移。可是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海伦曾经也有血有肉地活过,即便海伦已经离开了,可留在每个人心中的那份情感却不曾改变。每个人的独特性都是别人所无法替代的。

  “对了,听爸爸说,海伦的事对二叔的打击特别大,为此他还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没有出门。不知道二叔现在还好吗?”林月问到。

  “比以前更糟了。自从二叔辞掉工作以后,就整日躲在家里喝酒。每次去他家,他都醉醺醺的。有一次,我和妈妈去他家看他,妈妈就劝他来着。可他说,他已经一无所有,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想想,二叔真的特别可怜!”林德叹着气说到。

  “那二婶呢?你还见过她吗?”林月问到。

  “就见过一次。不过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林德回答到,“那天我去电视台送外卖,我进门的时候她正要出去,我们就面对面遇着了。我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对我笑了笑,和我说几句客套话,然后就走开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听爸爸说,她又找了个离过婚的男人。那个男人很有钱,是一个服装厂的老板。那个服装厂离电视台不远,好像就在电视台后面的那条街。”林月说到。

  林德冷笑着说到:“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吗?物质在她的眼里胜过一切!当初家境没落以后,她就经常和二叔吵架。如今她也算如愿以偿了。”

  “只是可惜了思孝和海伦。尤其是思孝,自从住进城里,就成了纨绔子弟。大学毕业后,他又学会了吃喝嫖赌,游手好闲。最后,还连累了他姐姐。想想小时候,思孝是多么懂事呀!怎么进了城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呢?”林月感叹到。

  “上个月,妈妈陪二叔去看了思孝。二叔把海伦的事告诉了他,当时他就哭成了泪人。听妈妈说,思孝已经成熟了,懂事了。只可惜,他再也没有改过的机会了。”林德说到。

  他们又陷入了沉默。好在周文正转移了话题。没过多久,马翠兰来了。马翠兰见到林月夫妇,高兴的合不拢嘴。当她抱住林月的时候,还激动的眼泛泪光。她坐在林月的身旁,拉着林月的手,向林月问了一些旅行时的见闻和趣事。此外,她还和周文正唠起了家常。让马翠兰感到欣慰的是,周文正既聪明又善良,既勇敢又本分,绝非那种油腔滑调的年轻人。她为林月感到由衷地高兴。

  晚饭时间近了,马翠兰要为大家张罗一顿丰盛的晚餐。首先,她要出去买菜。马翠兰本打算一个人张罗的,可林月非要帮忙。

  “大娘,我和您一起吧!好久都没做饭了,突然手有点痒了!”林月说到。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你才回来,旅途的疲劳还没有消退呢,就好好的坐下来休息吧!”马翠兰摆了摆手说到。

  “我和文正回国以后,已经在G市休息一天了。昨天到家,睡得也早,所以早就消除疲劳了。今天早起,就觉得神清气爽,要是不活动一下,反倒觉得不舒服了。所以呀,您一定要让我跟您一起去!”林月笑着说到。

  “你看,你的衣服这么干净,真怕弄脏了你的衣服。”

  “衣服脏了不可怕,要是找借口不去做,那才可怕呢!走吧,咱们一起去吧!”林月挽住马翠兰的胳膊说到。

  “你这丫头,嘴可真伶俐!好吧,那赶紧换鞋吧!”马翠兰扭了扭林月的鼻子,笑着说到。

  这时,林德和周文正也一起跑到门口。林德说到:“这种事情怎么少得了我们呢?”

  “是啊,咱们大家一块儿去吧!”周文正跟着说到。

  马翠兰笑着说到:“瞧你们,买个菜还用的着这么多人吗?快算了吧,你们两个就别去了!”

  “妈,你看我们都在家坐了一下午了,就不能出去活动活动吗?再说了,我们又不跟你们抢着买菜,只是你们买多了,我们两个顺手帮你们拎一下而已。”林德对母亲说到。

  “小德去我当然赞成。可是文正第一次来,怎么能...”

  周文正笑着说到:“您要是这么想呀,岂不是把我当外人了吗?跟我您就别客气了!”

  林月接着丈夫的话向马翠兰说到:“是呀,大娘,就让他跟着一起去吧!到时候咱俩负责买菜,他俩负责拿东西,这样分工挺好的!”

  “瞧你们这帮孩子,真是拿你们没办法。那咱们赶快去吧!”马翠兰笑着说到。

  这时,邓倩从卧室跑出来说到:“你们可真不够意思,出去也不叫上我!”

  林德摸了摸妻子的头说到:“傻瓜,你走了孩子怎么办呀?你还是乖乖地待在家吧!”

  邓倩朝丈夫做了一个鬼脸。待他们走后,她又回卧室去了。

  一个小时后,他们买菜回来。回来后,他们又进行了分工。林德和周文正负责择菜,林月和马翠兰则负责切菜以及煎炒烹炸等过程。他们花了两个半小时才将晚饭做好。晚饭很丰盛,他们吃的特别开心。

  晚饭过后,林月夫妇又逗留了一个小时,便回家去了。他们走后不久,马翠兰也动身回家了。她考虑到不能回家给丈夫做晚饭,于是就多准备了一份饭菜提前打包,留作丈夫的晚饭了。

  林月夫妇近期还要赶往浙江看望林月的公婆。可再过两天就是小永馨的周岁生日了,林月夫妇决定为小永馨过完生日之后再动身。

 

 

 


上一篇: 《又是一年元宵圆》     下一篇: 《牛子厚在中国京剧中“永生”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615次 | 联系作者
对《尾声(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