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洁随笔》--云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23   共 0 篇   访问量:2057
斯人不在,泪如雨下
发布日期:2019-01-23 字数:2909字 阅读:2057次

  闻知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驾鹤西去,不觉哽咽,又恍惚良久。


  总以为写出让心灵生香的美文的人,生命也是永恒的,然,岁月不息,生命有涯,他今天与我们分别,再也不相见。


  著名台湾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林清玄,他,今天病逝,享年65岁。


  但昨天上午9点32分,他还发了一条微博: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想必昨天的他,在病痛中仍然持一颗飞翔的心,对生活充满着信心。有谁看到这则文字,会想到这已经是走到生命边缘的人的心音。他的文章,带给读者的,永远都是清风扑面、莲香拂身;他的灵魂,带给世人的,永远都是洁净如新,皎洁似月。


  读他的文字,读几遍都不厌。一读,眼前一亮;二读,心中甘甜;三读,身心高洁。他的文字,明白中蕴含着哲理,读之不艰,悟之入禅,又如良药能医病,但此良药不苦口,喝着甘甜,入心后余韵不散,浸润身心,一生受益。


  每次买来他的散文集,一读起来,便忘了饥饿,消了疲倦。每当享受了精神浴后,才小心合起书本,然又反复翻看,直到夜深人静,方才心满意足,微笑着入梦境。


  喜欢一个作家,是因为他的文字。虽然,林清玄貌不扬,有人甚至说其丑,但这并影响读者爱他。


  爱一个人,爱的是他的心、他的品、他的才华和他的仁爱。然而,众生之中,只修表,不修心者诸多。然而,众生之中,只爱表,爱财,不屑于人品者亦大有人在。所以,众生之中,悲者亦不少,可谓真悲哉!


  林清玄,向美,向爱,向远方。小时的他,人穷志不穷,勤奋读书,立志写作,坚持不懈,长大后终获大成。


  他的成功,是他努力后的最美好的诠释。


  他的境界,是他一直把美好放在心中的最高奖赏。


  一个人,若是心中有梦想,并有着为梦想而奋斗不止的精神,他不成功、不成才,天也不允。


  他,走了,虽然生命定格在了65岁,但他的文字却要影响世世代代的读者,他的精神亦如此。正如诗人臧克家的诗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写的一样,林清玄不在了,但却住在了人们的心里、灵魂里。


  看到刘备我祖的史记《林清玄传》的结尾处,便心畅脑醒,为刘老师的文字所折服,就以刘老师的这段文字来表达我对林老师的倾慕吧。


  结尾的文字是:


  太史刘曰:


  文采风流,多为佳人写,然未必佳人所写, 佳人佳文,多难两全。然能传佳文者,亦佳人哉,不为皮囊之佳人,则为灵魂之佳人,庶几无恨。


  是啊,斯人虽貌丑,但他比那些只皮囊之佳人者俊了何止千万倍呢!


  是啊,斯人是灵魂之佳人,唯有这样的佳人才能永远在人们心中,是一生都让人一想起他就心生香气的人。


  后记:


  读林清玄的文章《生命的化妆》后,便觉得自己已不是原来的自己,是一个净化和提升后的自己。


  现附上此文,在此向林老说一声:林老师,一路走好!


  《生命的化妆》(林清玄)


  我认识一位化妆师,她是真正懂得化妆、而又以化妆闻名的。


  对于这生活在与我完全不同领域的人,我增添了几分好奇,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化妆再有学问,也只是在表相上用功,实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应追求的。


  因此,我忍不住问她:“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会化妆?化妆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这位年华已逐渐老去的化妆师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她说:“化妆的最高境界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自然。最高明的化妆术,是经过非常考究的化妆,让人家看起来好像没有化过妆一样,并且这化出来的妆与主人的身份匹配,能自然表现那个人的个性与气质。次级的化妆是把人凸现出来,让她醒目,引起众人的注意。拙劣的化妆是一站出来别人就发现她化了很浓的妆,而这层妆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缺点和年龄的。最坏的一种化妆是化过妆以后扭曲了自己的个性,又失去了五官的协调,例如小眼睛的人竟化了浓眉,大脸蛋的人竟化了白脸,阔嘴的人竟化了红唇。”


  没想到,化妆的最高境界竟是无妆,竟是自然,这可使我刮目相看了。


  化妆师看我听得出神,继续说:“这不就像你们写文章一样?拙劣的文章常常是词句的堆砌,扭曲了作者的个性。好一点的文章是光芒四射,吸引了人的视线,但别人知道你是在写文章。最好的文章,是作家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他不堆砌,读的时候不觉得是在读文章,而是在读一个生命。”


  多么有智慧的人呀!可是,“到底做化妆的人只是在表皮上做功夫。”我感叹地说。


  “不对的。”化妆师说,“化妆只是最末的一个枝节,它能改变的事实很少。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体质,让一个人改变生活方式,睡眠充足,注意运动与营养,这样她的皮肤改善,精神充足,比化妆有效得多。再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气质,多读书,多欣赏艺术,多思考,对生活乐观,对生命有信心,心地善良,关怀别人,自爱而有尊严,这样的人就是不化妆也丑不到哪里去。脸上的化妆只是化妆最后的一件小事。我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化妆师接着做了这样的结论:“你们写文章的人不也是化妆师吗?三流的文章是文章的化妆,二流的文章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文章是生命的化妆。这样,你懂化妆了吗?”我为这位女化妆师的智慧而起立向她致敬,并深为我最初对化妆的观点感到惭愧。


  告别了化妆师,回家的路上,我走在夜黑的地方,有了这样深刻的体悟:这个世界一切的表相都不是独立自存的,一定有它深刻的内在意义;那么,改变表相最好的方法,不是在表相上下功夫,一定要从内在里改革。


  可惜,在表相上用功的人往往不明白这个道理。


上一篇: 《知否,知否,你知否》     下一篇: 《岁末思绪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57次 | 联系作者
对《斯人不在,泪如雨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