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十四)》--端木文成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2-21   共 0 篇   访问量:2222
第二章(十四)
发布日期:2018-12-21 字数:8808字 阅读:2222次

  (十四)

  农历腊月二十六,离除夕夜只剩下两天了。海伦趁着母亲上班的时候,简单地收拾了随身携带的物品,便匆匆地赶往长途汽车站了。上了出租车,她发现自己忘记带上有钱的那一张银行卡了,而她的微信和支付宝所绑定的那一张银行卡,里面也只剩下了一百三十块钱。海伦掏出钱包,想数数钱包里的现金。她发现自己走的太急,忘记了带更多的现金,钱包里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了。当时她一直害怕母亲会突然返回,所以在慌乱之中,也就忘记了很多东西。她并没有折回家中去取现金和银行卡,因为她完全不敢那样做。她想,她的现金足够支付去S市的路费了。等到了那头,见到了心上人,她也就不必为缺钱的事情担忧了。尽管她很不情愿花对方的钱。

  上车前,海伦给王恩义打了电话。电话里,王恩义答应着要去接海伦。长途汽车站人头攒动,甚是拥挤。这是到了过年前后才有的特殊现象。海伦走进候车大厅,大厅里嘈杂混乱。叫声、笑声、各种物体的摩擦声以及皮箱轱辘滚动声响成一片。各色各样的背包、皮箱、购物袋占满了所有的座椅。有些人背着或拖着着沉重的包裹在大厅里来回走动,他们都在寻找空座位;还有些人,早已排成一条长龙,等待着检票员检票;而那些有了座位的人们,他们东倒西歪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海伦扫了一眼,便在离检票口最近的一个窗口停下。她望向窗外,窗外又开始飘起了雪花。一个被沉重的包裹压弯了腰的老者正步履蹒跚地横穿马路,有好几辆汽车为了避让老者而不得不急刹车;其中一辆轿车无法停住,不得不急打方向盘躲避前车,车子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轿车的司机将头探出车窗,朝着老者破口大骂了起来。老者没有回头,只顾向马路对面行去。

  上午十一点一刻,海伦到达了S市。出了汽车站,她四处寻找着男友。她的男友还没有到来。海伦取出了电话,拨通了男友的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发嗲的女士。那女人询问了海伦的身份。待海伦表明了身份,对方就突然挂断了电话。大约五分钟后,王恩义打来电话,询问海伦是否到达。他表示,他已经赶去接海伦了。

  挂断电话,海伦心里一阵忐忑。尽管她不知道接电话的那个女人是谁,可她却隐约感觉那个女人好像和她的心上人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可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海伦不敢多想。她害怕她的胡思乱想会误会了男友。再者,她也不会相信她的心上人会背叛他们的感情。

  “不,他不是那样的人!恩义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海伦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否认到。

  十五分钟后,王恩义方才赶到车站。他见到海伦,笑着向海伦走去。海伦早已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冲入他的怀中。王恩义搂着海伦安慰了一阵,两人才上了车。王恩义启动了汽车,向市中心飞驰而去。

  “宝贝,你怎么了?你看上去脸色有些差呀?”王恩义关心地问到。

  “是的,亲爱的,我遇上了麻烦。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海伦抓着男友的手委屈着说到。

  “呦!谁敢欺负我家宝贝呀?看我不打掉他的牙!”王恩义笑着问到。

  “我没跟你开玩笑!是妈妈!我和妈妈闹了矛盾!”海伦说到。

  “你真是个孩子!我也经常和妈妈吵架,可过一会儿就又和好了。我想,你也会的!”王恩义笑着安慰到。

  海伦怔怔地说到:“这次恐怕很难和解了!这次的分歧太大了!”

  王恩义没有理会到海伦的失落,继续笑着说到:“我看,是你想太多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吗?我看,很容易解决的!是你太多心了!”

  海伦噙着泪向王恩义说到:“你不了解事实,而事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王恩义见海伦落泪,于是安慰到:“没事的,没事的,一会儿我带你去吃顿大餐就没事了!你可真是天生爱哭的小猫咪!”

  海伦听到男友的话,感到很生气。她感觉,如今她一肚子苦楚没有地方倾诉,已经够委屈了,而她的男友却只当她是在使小性儿,这让她心里更加委屈了。她多希望她的男友能主动地问询一下她苦楚的因由,然后再认真地倾听她倾吐苦水,并给她以安慰。她现在并不想吃什么大餐,她只想躺在男友的怀里痛苦一场。

  “我可不是什么小猫,猫是不会哭的!我也不想吃什么大餐。我累了,只想找个地方休息!”海伦生着气说到。

  “怎么?生气了?好了,别生气了,咱们先去吃饭。等吃完饭,咱们再去找一家宾馆住下。这附近有一家韩式餐厅很有特色,咱们就去那里吧!”王恩义说到。

  海伦撅着嘴说到:“你还知道我在生气呀?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生气的原因吗?”海伦红着脸问到。

  王恩义见海伦生气,便板起了脸。他不明白海伦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朝自己发火。他又没有招惹到她。“难道是因为刚刚那通电话让海伦起了疑心?真该死!那通电话怎么偏偏在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打来呢?要是再早一点儿或晚一点儿,那通电话就不会让王静接到了!今天可真不走运!可是,等会儿要是她问起来了,我该怎么解释呢?我得想想。对,就说王静是我的同学!”王恩义想到。他想到了应对的话后,故作镇定地向海伦问到:“你为什么生气呢?”

  海伦见男友态度敷衍,便更生气了。她说到:“你真的很关心我为什么生气吗?”

  王恩义心里有些厌烦,大声地说到:“你无缘无故地朝我发脾气,我真像个吃了黄连的哑巴,有苦也没法儿说!我又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也好替你分担一下嘛!”

  海伦听男友的话,也觉得是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她想,毕竟她没有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他又怎么能够知道她委屈的原因呢?海伦顿时消了气,体谅了男友的不知情。但要让她立即将自己同母亲争吵的原因告诉男友,她犹豫了。她觉得,最好在停车后把事情讲给男友。她怕男友开车分神。

  “好吧,咱们先去吃饭吧!等吃饭的时候,我再和你慢慢讲!”海伦擦了擦眼泪说到。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王恩义见海伦不再追问,便高兴地向海伦示好。

  十分钟后,他们便在一家装修精美的韩国料理餐厅门口下了车。王恩义拉着海伦的手臂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他们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向他们递上了菜单。她的牙齿整齐,皮肤白皙,微笑的时候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王恩义把菜单递给海伦让海伦点餐,而他的眼神却在偷偷地游移着。海伦很快就点完了餐,又将菜单递给了王恩义。王恩义做出一副难以抉择的样子,在几道餐品之间犹豫不定。他让服务员帮他推荐餐品。服务员微笑着俯下身子,为王恩义推荐了几道招牌菜。王恩义又让服务员确定餐品。那服务员刚将手指伸到菜单上时,恰巧和王恩义要去确认餐品的手指碰到了一起。服务员忙撤回了手,迅速地扫了海伦一眼。王恩义则带着一副思考的样子,偷偷地瞄了瞄海伦。海伦正失落地摆弄着水杯,同时又眉头紧锁地思考着问题。王恩义确定了餐品。递出菜单时,他又眨着眼朝服务员笑了笑。服务员抿着嘴表示回应,然后拿着菜单走开了。

  “亲爱的,你不高兴吗?”王恩义抓住海伦的手问到。

  “没事的!我只是在想,我该怎么和母亲和解。”海伦有些茫然地说到。

  “难道你和伯母吵得很厉害吗?”王恩义问到。

  “是的,我们产生了很严重的分歧!”海伦摇着头说到。

  “到底怎么回事,海伦,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分担的!”王恩义问到。

  “你真的愿意为我分担吗?”海伦高兴地向王恩义问到。

  “愿意!只要是你的事,我都愿意为你分担!”王恩义向海伦说到。

  听到男友的这句话,海伦激动的噙出了眼泪。这是她今天听到的最温暖的话。她的双手紧紧地握住男友的手,动情地看着对方说到:“亲爱的,我会告诉你的,只是现在我还不知该从何说起!”

  “没关系的,我随时等待着,直到你愿意跟我说为止。”王恩义勉励地笑着说到。

  “你知道吗?自从我踏上长途汽车的那一刻起,我的身边就只有你了。你能永远地爱护我吗?”海伦看着男友的眼睛说到。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海伦?我觉得你还是现在就告诉我吧,我会为你分担的!”王恩义略显严肃地说到。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会不会永远爱护我?”海伦重复到。

  “我会的,我会的!”王恩义低下眼睑,压低了声音说到。最后的两个字吐出的时候,已经微弱的无法分辨了。

  “那好吧,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不过,我得想想,该从何讲起。”海伦说着,目光投向远处。

  王恩义有些焦急不安地等待着。他自斟自饮,接连将好几杯茶水一饮而尽。从海伦话音结束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一直在海伦和茶杯之间徘徊。转眼间,三杯茶已经进肚,他开始急躁了起来。他故作镇定地微笑着向海伦说到:“没关系的,你随便说就行!你和我讲话,不必要求严谨的!你就轻轻松松地和我聊天就行了。”

  海伦思考了一会儿,双目含情,情中带泪地望着男友说到:“妈妈想把我嫁给别人!一个富商的儿子!”

  王恩义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他瞪着眼睛盯着海伦,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美女服务员端着饭菜走来,朝着王恩义甜甜一笑。王恩义意识到自己失态,整理了衣襟,缓缓地坐了下来。服务员将饭菜摆定,然后笑着离开了。王恩义朝服务员笑了笑,又看了海伦一眼,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海伦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男友的行为有些怪异。

  王恩义呼了一口气后问到:“海伦,你能不能把事情说的清楚一点?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听到你的话,我一时有点懵!”

  海伦看着男友说到:“我妈妈想把我嫁给一个富商的儿子!那个富商的儿子喜欢上了我,于是向母亲求亲。母亲答应了他,还带我参加了那个富商的私人宴会!”海伦有些语无伦次。

  “那个该死的混蛋!有钱他就了不起吗?海伦,你告诉我,那个混蛋是怎么骚扰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王恩义叫嚷到。他又想起了海伦提到的宴会继续问到:“还有,那个该死的宴会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那个宴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去之前妈妈就没跟我提起过!可结果…”海伦垂着头说到。

  “结果怎么了?你就一次讲给我听好吗?”王恩义焦急地问到。

  “结果,结果那个男的竟然向我表白,还向我求婚!”海伦捂着脸说到。她又急着向男友解释到:“不过我当场就拒绝了!”

  “他有没有拉你的手?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王恩义双手攥着拳头,眼中冒着怒火,语气僵硬地问到。

  “我们一起跳了舞。他要拉我的手,不过被我挣脱了!”海伦解释到。

  “海伦!你认为你的话我能信吗?你说你跟他一起跳舞!你们都抱在了一起,还在乎拉手吗?”王恩义气急败坏的起身质问到,“海伦,你的谎话简直太容易被戳穿了!既然你找到了金银靠山,那你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告诉我呢?你是在可怜我吗?不,不用!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

  海伦也没想到男友竟会责怪自己。她本想一心投奔爱情,并且奋不顾身地来到男友面前,没想到竟被泼了一盆冷水。海伦站了起来,她的身子不停地颤抖。止不住的泪水从她的眼中划落,她的心犹如刀割般的剧烈疼痛。她想要清清楚楚地向男友解释,可她的唇在颤抖,舌头也不听使唤。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侮辱我呢?你知道吗?你的话,让我感到难过!”海伦带着泪珠说到。

  “海伦!你和别的男人跳舞的事,让我怎么想呢?那个有钱人为了你举办私人宴会,然后你就参加了,然后你们在一起跳舞,在一起说悄悄话。你让我怎么想?难道说,你要让我理解你,理解你为了闻有钱人身上的高级香水和有钱人逢场作戏吗?海伦,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王恩义气愤地说到。

  “没有!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龌龊!只有贪慕虚荣的女人才会那么做!我们只是在一起跳舞,再正常不过的交际舞!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我呢?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海伦流着泪说到。

  “好,就算是我想错了!那么,你母亲呢?你母亲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对那个有钱人一点意思也没有,你母亲又为什么要极力地撮合你们两个呢?海伦,这难道不矛盾吗?”王恩义争论到。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我们相处了这么久,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我不喜欢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妥协!但只有你的事情是个例外!我这么大老远地跑到你这里来,难道就是来彼此羞辱的吗?我本以为你会安慰我,和我一起面对我的父母,面对我们的未来。可现在,你反而指责起我来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海伦哭着说到。

  他们的争吵引来周围食客的注视。王恩义看到那个美丽的服务员就在远处的柜台前看着自己。他压低了声音对海伦说到:“走吧,我们到别的地方去说吧!”说着,他拉起海伦的胳膊,快速地离开了餐厅。

  他们上了车。几分钟后,汽车在一个公园旁停下。他们下了车,来到一棵老松树下。海伦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男友。王恩义摁着海伦的双肩说到:“宝贝儿,你告诉我实话,你究竟有没有对那个男人动心?毕竟,他是那么富有!”

  海伦一把推开王恩义愤怒地说到:“你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呢?他有钱关我什么事?我要找的是情投意合的男人,不是一个黄金的笼子,你明不明白?”

  “可是他有钱呐!”王恩义大声地说到,“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

  “你的意思是,钱也能买到我的感情呗?”海伦落泪问到。

  “钱能买到一切!”王恩义说到,“你知道的,如今这个社会,没钱寸步难行!如果你没钱,那对不起了,你就要挨饿;如果你没有钱,那你就要受苦受穷;如果你没有钱,那你就要失去自由;如果你没有钱,你就会被别人看不起,永远低头做人;如果你没有钱,你将远离一切梦想,只能和那些假乞丐一起去乞讨!钱有多么重要,可不是由我说的算,而是由我们的社会来决定的!”

  “那又怎样?如果它是错的呢?那么我们还要坚持吗?”海伦问到。

  “这是潮流,我们都无法改变!我们只能逆来顺受。”王恩义解释到。

  “逆来顺受!包括牺牲我们的爱情吗?”海伦问到。

  王恩义陷入了沉默。一分钟后,他才说到:“海伦,我不想和你争论什么道理,今日面临抉择的是你,你知道吗?”

  海伦后退了几步又镇定了下来问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大老远地跑来是为了羞辱我的意志吗?我本以为,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很稳定了,所以才跑来投奔你!而你,就像妈妈一样的对我步步紧逼!难道,我在你的心中,就是那种为了物质生活而不择手段的人吗?”

  “海伦,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个!我的脑袋有点儿乱,你先让我静静吧!”王恩义连忙向海伦摆手说到。说着,他转过了身,背对着海伦。他用脚尖狠狠地将一株枯草连根带泥地踢了出来。

  海伦一动不动地看着男友,她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淌。她伤心地向男友问到:“你还爱我吗?”

  王恩义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他双手掐腰,不停地喘着粗气。

  海伦险些跌倒。她感觉心里一阵疼痛。她捂着胸口,有气无力地对王恩义说到:“既然这样,我们分手吧!”

  王恩义突然转过身来朝海伦喊到:“你看看,你终于说出来了!我就知道,你来这里,就是要跟我提分手的!既然你要分手,又跟我说那么多无聊的情话干什么呢?”

  海伦差点儿被气晕了过去。王恩义的话让她有些哭笑不得。她对王恩义说到:“要分手的人是我吗?如果我要和你分手,那么还会来这儿找你吗?”

  “我可猜不透你在想什么!”王恩义大声说到。

  “那你要和我分手吗?”海伦问到。

  王恩义没有应答。两人保持沉默约有一分半钟时间。王恩义打破僵局,吞吞吐吐地说到:“既然我们的父母都不赞成我们,我们…毕竟我们结婚以后还要和父母生活。如果父母都不赞同,我们又怎么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呢?又怎么会幸福呢?得不到父母祝福的爱情,注定是不幸的!”

  海伦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又冲到王恩义面前,拉着他的手含着泪问到:“你在说什么?难道我们的感情就那么脆弱吗?你怎么就知道,他们现在不赞同我们,将来也不赞同我们呢?如果我们好好地孝顺他们,他们还会不接受我们吗?”海伦说着,忽然意识到,王恩义刚刚在提到父母时,用的是“我们”二字,她又向王恩义问到:“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用“我们”?难道你的父母也反对我们吗?”

  王恩义对海伦说到:“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就跟你说了吧。没错,我父母也反对咱们!这些天,他们又托朋友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女孩,今天接你电话的就是其中一个!”

  “那你呢?你什么态度?你真的答应去见那些女孩了吗?”海伦问到。

  “我见过了!但我觉得,她们都没法儿和你比!”王恩义说到。

  海伦踉跄着后退几步,冷笑着问到:“原来我在你心中只是用来和别的女孩作对比的!你告诉我,和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动过真心?”

  “有,我一直都是最爱你的!”王恩义说到,“可是,你知道吗?你跟我说,你的家境不好。妈妈反对我和家境不好的女孩来往!”

  “家境不好又怎样?我讨厌我父母的感情状况!我一直认为,父母感情不和就意味着家境不好。你母亲为什么只在意那些虚幻的东西呢?”海伦说到。

  “虚幻?虚幻?”王恩义冷笑着说到,“你认为物质条件是虚幻的吗?海伦,你真的太天真了!世界上只有虚幻的感情,没有虚幻的物质!”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我家境贫穷,就没有资格和你恋爱了,是吗?”海伦问到。

  “我没有那个意思!”王恩义狠狠地说到,“我只是说,我父母也在反对咱们俩!如果咱们两个的感情不被双方的父母看好的话,那么咱们再继续下去是不会有幸福的!”

  “我只知道,幸福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不是别人恩惠的!我们的感情,需要我们自己维护,与他人何干?”海伦说到。

  “不,海伦,你的想法太狭隘了!”王恩义反驳到,“将来我们结婚以后,还要面对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结合,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结合,更是我们两个家庭的结合。如果我们连家人的祝福都得不到,就一定不会幸福的!与其面对不幸,还不如现在就一了百了!海伦,我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才这么说的!我是爱你的!”王恩义要去扶住海伦的双肩,海伦忙向后退了几步避开。

  “这都是借口!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你就是一个不懂得爱的自私鬼!我们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理想。我们为什么要随着父母的意志而做出改变呢?王恩义,你真是个自私鬼!”海伦哭了起来。

  “不是我自私,海伦!是现实太残酷!”王恩义解释到,“我父母要求我妻子的家族在经济上能与我们家旗鼓相当,那是因为我父母想要我过的更好!还有,我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他们也希望我未来妻子的家族能对我们家有所帮助!物质是最基本的条件。如果连这最基本的条件都无法满足,那么又如何享受到精神上的幸福呢?”

  “谬论,全是谬论!”海伦捂着耳朵说到,“王恩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王恩义喊到,“你知道吗?就因为你的家境不好,我母亲坚决反对!我曾和她对峙过,可结果她断了我的生活费!如果我再坚持我的想法,家里的产业就全都归我哥哥所有了!那时候我会一无所有的,你知道吗?”

  “哈哈,哈哈,”海伦声音虚弱地冷笑到,“原来你是为了你自己呀!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没有自立能力的人!”

  “我怎么就没有自立能力了?只要妈妈把生意交给我,我一定会做的比任何人都好!”王恩义喊着说到。

  海伦浑身无力地踉跄着。她对王恩义感到失望。她低下头,冷笑着说到:“看来,在你眼中,钱一直都比我重要!”她抬起头看着男友说到:“我们分手吧!我不想把自己托付到一个没有爱的能力的男人手里。”说完,她泪如泉涌。

  “海伦,你误会我了!”王恩义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到,“不过没关系,你今天来,不就是要和我分手的吗?现在你如愿了吧?”

  “是的,我如愿了!”海伦有气无力地说到,“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若按物质来讲,我的家庭条件不比你的差!好了,愿你好自为之吧!”说着,海伦转身离开。

  “等等,海伦!”王恩义追上去,拦住海伦的路说到,“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的家境很好呢?那样的话,母亲就不会反对我们的婚事了呀!”

  “可我的母亲会反对!”海伦气愤地说到,“你知道吗,我母亲只会让我嫁给经济条件更好的男人!如果我执意反对,就不会得到一分钱的家产!那我和穷光蛋又有什么区别呢?那时候你母亲还会让你娶我吗?”

  海伦的话,让王恩义哑口无言。海伦离开了。他只能任凭海伦离开。对于海伦来说,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伤心欲绝,心在滴血。她的脑中嗡嗡直响,有好几次都差点儿摔倒。她要尽快离开他,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她走到路边,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要能离开他就行。如今她身上没了钱,就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她想了又想,决定给表哥林德打个电话,让表哥往她的银行卡里打些钱。无论如何,她都要尽快逃离这个伤心的地方。


上一篇: 《第二章(十三)》     下一篇: 《老 鸦(wa) 潭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22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章(十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