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5》--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6-09   共 0 篇   访问量:1195
命运 5
发布日期:2018-06-09 字数:3408字 阅读:1195次

5

 

陆一心在敦子枕边,从假睡中醒了过来。这是第二个夜晚,夜半三更时分。

小窗外面雪花飞舞,清冷清冷。风将雪花吹得无踪无影,给人一种不祥之感。

就着煤油灯,看了一下手表,下半夜二时五十分。陆一心松了口气,总算没误每隔四个小时喂一次药的时间。为了不吵醒病人,陆一心轻手轻脚步地下了炕。

给炕添足了柴之后,加了点开水给白米粥温了温。这时,陆一心突然想起了范家屯的父亲。这白米还是范家屯的父亲特意送到陆一心家里来的呢。

粥开了,直冒白气。陆一心端下瓦锅,把粥倒进小碗里。敦子食欲减退,这一天半以来。眼看着她体力在明显下降。白天,好心的王大妈来看她时,给她送来很营养的朝鲜人参,煎好药,给她服下后,没想到又随着血痰一起给吐了出来。

拿来温好了的小碗粥,来到敦子枕边坐下,见被高烧烧得火一样通红的脸色退了,显得格外苍白。

“敦子——”

敦子睁开了眼睛,视线却是漫无目的地望着天空。

“敦子,你没事吧?”

摇了摇她的身子。

“——哥,烧伤,热,好痛——”

敦子用中国话声音微弱地喃喃言道

“烧伤,这伤疤应该不痛了吧?”

陆一心轻轻抚摸着敦子右腕上留下的五岁时被火烧伤的伤疤言道。

“好了,趁热,哥喂点儿粥给你吃吧。”

吹了吹气,送到敦子嘴边,可是敦子不吃。没办法。只好强行将抗生物质药给灌了进去。

“哥呀,我痛,火……我怕!”

象是梦魇一样,反复说这几句话。或许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混浊了,要不就是在梦中又梦见了当年在佐渡开垦团驻地惨遭苏军大屠杀情景,或许她现在正面临着生死关头的大决斗呢。

由于新添了柴,炕头比先前热和了许多。可是病人的体温却好象正在下降,陆一心用双手不停地给敦子搓脚,可是体温仍不见回升。

“活下来,别死。千万要活下来呀!”

陆一心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不停地为妹妹按摩两手和双脚。可是敦子的体温仍在继续下降。敦子要死了。她快要死了。陆一心心里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恐怖。

首先日本国抛弃了她,继而中国也没有把她当人看待。被两个国家遗弃了的战争孤儿敦子,在她四十一年的生涯中,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幸福,她是从来也没有享受过。自己寻找了三十五年的唯一的亲人,好容易才找到了她。可是仅仅一年的时间,她又将再次离开自己。

“……小胜子……谢谢……谢谢……”

朦胧意识中,敦子声音微弱地反复用从陆一心那儿学来的日本话说这几句话。

在妹妹的生涯中,如果还有一点值得留恋的话,那就是把她从张家解放出来,送进古城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兄妹俩在一起开心地交谈那一刻的事了。她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她说谢谢,是谢谢哥来救她呢,还是在向哥哥做今生的永别呢?陆一心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

天,眼看着就快要亮了。敦子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弱,停顿间隔越来越长,最后终于停止了呼吸。

陆一心仍然紧紧地握着妹妹的手。仅存的一点儿体温,眼看着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一开始,陆一心只是强忍泪水悄悄地哭泣。突然,象发了疯似地,嚎啕痛哭起来。

哭声惊醒了在炕的一另一头睡觉的老太婆和傻妹夫,还有孩子。他们眼怔怔地望着陆一心,好一阵子之后,老太婆才扯开喉咙嚎叫起来。

“玉花呀,象你这么好的媳妇,为什么这么早就被天堂召去了哟!”

傻丈夫百安,扒在尸体上。

“你这么好的老婆,我可不能没有你呀!不许你死,快给我活过来呀,我要你长生不死。”

有一句没一句地哭着数落起来。头脑痴呆的十岁男孩,不知道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傻呆呆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不意被老太婆在屁股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痛得他跳了起来:

“妈呀,快起来吧!”

接着,学着大人们的模样,又哭又叫的。闻讯匆匆赶来的王大妈,走到死者跟前:“玉花,你可是咱村子里最勤快的一个,只是太不注意身子。既然,在这个世上不能幸福,到另一个世界上,我们一定多给你烧纸钱,让你做一个有钱人。”说着,也跟着大伙痛哭起来。

陆一心重新替敦子穿戴上亲手脱下的黑色死人衣裳。虽说是冬天的寿衣,却只是薄薄的布单衣。早就预备好的棺材也是用几块薄板装钉起来的便宜货。陆一心心里虽然过意不去,可到了这种地步,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办法来。只好将就着这么办了。过分的悲哀,反而使他麻木了。陆一心将敦子的双手放置在胸前。

死者家属傻丈夫、老太婆和痴呆孩子,每人在腰间系了一块白布。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有钱人家是要全身披麻戴孝的。可是,贫苦的农民,只有在腰间系条白布,表示心意而已。

在房门口,垂着一条绳帘。根据死者的年龄,在绳上打了同样数目的绳结。亲戚和乡邻都来了。哀悼死者的亡灵。一边大声哭着,一边在棺材前叩两个头。一个接着一个地轮流上前。期间,哭得最凶的就是老太婆。痴呆孩子刚一停止哭叫,老太婆马上狠狠地拧他屁股。于是孩子又大声地哭叫起来。为了祷告死者升天成佛,在她戴着的黑帽子的头上供奉着饼子和饭团。人们仍在继续为她哭泣,只是谁的眼里也掉不出一滴泪水。哭得累了。哭得声音嘶哑。于是拼命地喝水,接着再哭。为了让死者在黄泉路上有的钱花,在门口摆放着一口很大的缸子。不停地往里面添纸钱。家中被火和烟熏得乌烟瘴气的。

陆一心从喧哗的家里一个人走了出来。靠在外面的土墙上,一个人发呆。

 


上一篇: 《也说高考》     下一篇: 《雨中行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95次 | 联系作者
对《命运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