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佚事》--秦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1-05   共 0 篇   访问量:527
名人佚事
发布日期:2017-11-05 字数:2665字 阅读:527次

                  名  人  佚 事      名人之所以有名,是因为Ta们知识面宽广而且有深度。Ta们对自然、对社会、对人、对事有自己独道的认识见解,极具个性,他们是社会精英,是世间的智者。现例举一些趣事,与朋友分享。     

  

       最近读著名作家贾平凹的文集,有一篇《养鼠》。“买了十三楼的一个单元做书房,原以为街道的灰尘上不来,蚊子上不来,却没想到上来了一只老鼠 ,一拃多长,皮毛淡黄,尖嘴长尾,眼睛漂亮。老鼠之所以叫老鼠,生下来就长胡子,尽管还是幼鼠。”“它昼伏夜出,根本看不到。既然无法捉他撵他,那就养吧,必竟是条生命"。下来作者细致记述人鼠共处的过程。他喂它,换着食物喂,为的是不让它饿了咬他的书。他发现它爱吃馒头和锅盔,就笑了“它真是陕西的老鼠,陕西人爱吃这些。"”这老鼠和我的饮食习惯差不多"。养了四年。其间放了它不爱吃的东西,它便咬坏了他的拓片,还在供奉石佛的案上撒了尿拉了屎。他大怒,去市场买猫,但又想“何必要它性命呢?”     便又回去对着屋子大声训斥,告诫如若再犯决 不迁就。朋友取笑说那大概是一只文化鼠吧,他圆场说:它进来了,不得出去,我能不养吗?或许是一种缘。

        高,这就是名人的高明通达之处:老鼠误进书房,不像鸡呀狗的一撵就朝大门外跑,它整天躲在暗处看不到。撵不走捉不住,又怕饿了咬书,只得好生喂着,日久生情,不忍做绝,只能顺其自然,人鼠和谐,心安理得,曰豁达也。       

        此后, 他就把它看作文化鼠,与自己同类,四年中没有加害它,没有奴役它。它也改了错,再没咬东西和随处大小便。他甚至同情它单身需要情欲需要后代……。         文章以他偷看到老鼠在佛像前拜佛结束,十分耐人寻味。

         

        徐城北在他忆杨刚前辈的一篇题为《对我仍然是谜》的文章中这样写《大公报》著名记者杨刚:她的名字虽然男性化,其实是女性,比我母亲大九岁,是更早的革命家兼记者。母亲曾这样说她,“她怎么能那么抽烟!一写政论大文章就非得抽两盒三盒!”   母亲也不是不抽烟,但往往是写单篇文章最“艰苦”的时候,抽上两根三根。

        人们平时只看到新闻工作者光鲜的一面,岂知背后“艰苦”的一面。特别是女性、优秀的女性,她们头上的光环其实是用高昂的付出作代价的。我用平常心衡量,她们作为妻子,母亲,淑女,为了热爱的事业,全然顾不上身体与形象,这是一种多么高昂的代价!

        

      《在陈永贵墓前》作者这样记述:看过展览,遂登虎头山,陈永贵的陵园在山顶。仰头看台阶分五个坡段,第一坡八级,象征他当国务院总理八年;第二坡二十八级,象征他入党二十八年;第三级七十二级,象征他享年七十二岁,爬完这三坡,我已气喘吁吁,不知最上面两坡什么意思。上到山顶,导游小姑娘告诉我,原来在陈墓前的两根柱子上还各安置了一个半人高的虎头,应“虎头山”之意,后来一想不对,让老虎成年累月虎视眈眈注视着山下的乡亲,那成了什么意思?则把虎头拆除。下来作者评论:仿孙中山墓设计,未必适合陈永贵。他经历了文化革命前后的浮沉后,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回归农民本色。

       

        《记沈从文先生》开头这样写:沈的房间也就十平米,家具是老式的,大多还有点残破,毛笔、宣纸和各种文具散乱充塞其间。成鲜明对照的,是一部簇新的外国留声机,摆在矮小的茶几上。每每与客谈话,他都要打开留声机,放外国古典音乐。沈操着浓重的湘西口音,说话声音很轻,再加上音乐的忽高忽低,骤紧骤慢,来客完全听懂的不多。沈也怪,他似乎并不要求对方完全听懂,只是如淙淙流水不停地讲,不时伴以含意丰富而神秘地微笑。他谈话的节奏和音乐的起伏相应和。每到一个乐段结束,沈的谈话随之告一段落。他的“收式"十分特别一一总是扬起右手,掌心向上,五指岔开,水平地旋转一下手掌,再“丰富而神秘地"笑笑,于是音乐与谈话一并停歇。


        聂绀弩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在文革时下放北大荒劳动改造,一天深夜,领导忽然命令大家写诗。聂写了大半夜,交了一首七言古体长诗。第二天,领导宣布他写了三十二首!原来领导以四句一首划分的。也就在这以后,他一发而不可收,为了寻觅精神寄托,也为了转移痛苦,他写出了很多高水平的田园诗。他歌颂薰肥:“撒出黄尘皆作雾,薰时白草定成灰。为迎谷雨天初暖,才觉东风燕便飞  ”赞美清理厕所:“天涯二老连三月,茅厕千锹遣百愁。手散黄金成类土,天将大任于曹刘。”   他留恋铡草,“六月百花初妩媚,漫天小咬太猖狂。为人自比东方朔,与雁皆征北大荒。"


         《到底意难平》中记述,京剧名伶程砚秋和梅兰芳“打对台",前二次基本平手。第三次又不欺而遇,程选的剧目欠佳,演出效果极不理想,倘若这时梅一来上演,程的败局是必然的。周总理在北京看到上海报纸,上边有梅、程将在沪同时演出的广告。周恩来总理连忙把当时主管京剧的领导马少波找来说:“你们的两位院长要在上海打对台,你赶快去把他们拉开!”  马少波不敢懈怠,才避免了一场龙虎相斗的尴尬。

上一篇: 《读书》     下一篇: 《一个自认淫妇的女人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27次 | 联系作者
对《名人佚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