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赶庙会_亲闻亲历_扫花网
《赶庙会》--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3-22   共 0 篇   访问量:1005
赶庙会
发布日期:2017-03-22 字数:1412字 阅读:1005次

    难得的星期六。

  吃过饭,已经是上午九点。

  推开窗,看见外面风和日丽,春光袅袅,忽然萌发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驾着车,顺着天城路西行,走了四五里,渐渐觉得前面的车越来越多,越来越堵。发现这里正在赶庙会。于是,停下了车子,不自觉地加入到了庙会的人流中。

  天城路的这一段,两边净是做生意的。临时摆放的摊点,就着车厢摆放的货物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耳朵里传过来生意人的吆喝声和广播里的叫卖声,闹哄哄的。路过的车辆到了这里,放慢了车速,焦急地鸣着笛。我们一边小心地扯着孩子,一边慢慢的一个摊点一个摊点地浏览。

  前面一个路口,向右拐往河滩。河滩处的路两边,竟成了最为热闹的所在。原来河滩那边还有一台戏,老远就看见上面的“洛阳市青年豫剧团”几个大字,正朝着这边公路。河滩自然就成了天然的看台,黑压压坐满了人。锣鼓胡琴声伴着演员那高亢的唱腔飘散在整个河滩上。

  戏台东边,散乱的分布着各种卖吃卖喝的:一家卖羊汤的,支个大锅,锅里的水滚得正欢,老远就闻见一股浓烈的羊膻气;一家卖糊涂面的,刚刚起锅,红绿相间,勾起人的食欲;两家卖水煎包的,焦黄焦黄的包子在平底锅里泛着油星;一家卖凉皮的,主人正在切凉皮,咣咣当当的声音清脆好听……。这一带的叫卖声似乎有意和唱戏声比赛,显得格外热闹。

  小儿子在人群里格外兴奋,跑这儿跑哪儿,要这要那,叫人格外不放心。我就干脆把他给抱起来。买了两斤米糕,买了一份凉皮,一直走到河滩的人流稀少处。

  扭头向南看天城路,才发现天城路南边的山坡上,一条羊肠小道顺山而上,三三两两的人们走上走下,连成一条线。山顶处,隐隐一座寺庙,露出几角飞檐。这才想起来:庙会庙会,庙原来在那山上。刚才路边看见那么多卖香的,坡上那三三两两的人大概就是去烧香的人吧!

  顺着来路返回,慢慢地站站看看听听,还真听出了门道,戏唱的是《打金枝》。回到天城路上,妻子又买了一把剜菜的的铲子,便站在路边看起了戏。我抱着孩子,走到南边的坡上,也没有向上再走,去看那寺庙如何;就在半山腰,找了片开阔平整的地方,停了下来。

  从这里俯瞰庙会,就有了居高临下一览无余的感觉。丁字形散布的人流忽然变得安静了许多,河滩上的声音几乎全被戏台上那唐王的唱腔过滤掉了。远处的烟雾遮不住春天的色彩,大片的麦田,鹅黄的杨柳,还有金黄的油菜花……脑际渐渐幻出赶年集的味道,但又觉得赶年集太忙乱,远远比不上这个似乎是被人随意丢弃在荒野里的原始庙会。东西多了,交通方便了,甚至那戏台上提示的台词都用上了电子屏幕,但是,这种渗透其中的自发意识、淳朴的风俗却一直没有改变。

  于是,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

  身边几位老人顺着坡势,躺在阳光下看戏,懒散而舒适。小儿子在用铲子挖土,那样入迷。突然想起小时候赶会的情景:那时候,手里拿着父亲给我的几毛钱或者一块钱,和同伴们翻山越岭,跑十几里路,在街上兴奋而且新奇地转来转去:先跑到书店买两本小人书,再喝一碗粉汤,买两个包子,吃一根油条,还能再喝一杯2分钱的冰糖水,一天下来,临走还能再买一个呜哇呜哇作响的洋茄子……

  中午回家的路上,还一直在内心念叨,我有多少年没有赶过这种会了?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转角遇见春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05次 | 联系作者
对《赶庙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