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万素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2-14   共 0 篇   访问量:1829
家事
发布日期:2017-02-14 字数:4196字 阅读:1829次

  小时候,家,是最温暖的地方,因为家里有疼你爱你的父母。

  结婚后,家,是最温馨的地方,因为家里有相伴一生的爱人。

  做了父母后,家,是最快乐的地方,因为家里有自己活泼可爱的孩子。

  家是爱的殿堂

  家是快乐的源泉

  家是栖息灵魂的地方

  家是港湾

  家是心的根

  在

  (一)

  相对于母亲,父亲的形象,总是不苟言笑的。每到父亲节,在一片祝福声中,我首先想起的,却是童年里被父亲的训诫。童年里因为我们姐弟三个淘气,没少挨打。记忆 里有两次挨打印象深刻。一次是我和弟弟打架,几岁的弟弟被我赶跑,午饭时候,父亲命令我去找回弟弟,否则就别回来,我实在不愿意去,想想也是可笑,就像鸵鸟,以为把头藏起来,看不到别人,别人也就看不到自己,于是我就把自己这只鸵鸟藏在了大门后面,结果可想而知,被恼怒的父亲揪了出来,那一顿打,噼里啪啦,打得我晕头转向,长大后我跟父亲开玩笑说,都是小时候被你打的,打坏了脑子,到现在一出门就迷糊,分不清东南西北,哪天跑丢了,你可就少了一个孝顺的女儿。

  另一次是弟弟挨打。有一年冬天,弟弟因为淘气,父亲把弟弟反锁在房间里,扒掉弟弟厚厚的棉裤,用皮带抽弟弟,一家人在门外急得不得了,后来叫来了姑姑,才把门打开。弟弟出来后一家人抱着赶忙看打坏哪里没有,却不料弟弟趴在母亲耳朵旁调皮地说:“没打着,打着空气了!”原来父亲愤怒归愤怒,打孩子还是手下留情的,那抽打的皮带,都落在了弟弟褪掉的棉裤上。

  长大后,为人父母,当我也因孩子的淘气或者心情郁闷而迁怒于自己的孩子时,我很快理解了当初父亲的心情,我曾和父亲交流,为什么当初那么狠地打我们呢?父亲嘴上说:“不打不成器啊!”但我分明看到父亲脸上有一丝愧意。多年后的今天,我倒是庆幸,在父亲偶尔的暴力下,我们没有被教育成苦大仇深的怨恨者,反而在父亲和母亲对外公外婆的悉心照料上,让我们姐弟三个学会了孝顺和感恩。

  其实除了挨打,更多的回忆还是温馨的。儿时父亲下班回家,总是会带给我们一些惊喜,吃的,玩的,最多的是一些小人书,黑白的,有图画,下面几行字,做故事介绍,后来就是稍微大一点的彩色的漫画故事书。每次带回家,左邻右舍的小伙伴蜂拥而至,一大群黑黑的小脑袋凑在一起,津津有味翻看小人书,又是讨论又是争执,一不小心弄破了书页,推推搡搡的你指责我我指责你,再后来我和弟弟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小心翼翼,几个人分一本,各看各的,有时甚至忘了回家吃饭,直到大人喊着回去吃饭,才恋恋不舍放下书本离去。回去不到几分钟,胡乱扒拉几口饭,一窝蜂又飞奔我家,只为谁先到谁就能拿到小人书,拿到小人书,也就掌握了翻看的权力。现在回忆起来,还总为孩提时代那种因掌握了资源而号令天下、天真的优越感和骄傲感而忍俊不禁。记得曾经看过一本书《鸡毛信》,情节已不太记得,只记得画面上一群鬼子高高瘦瘦,穿着黑色的制服,挎着长长的枪支,晚上做梦梦到那样的鬼子到我家去,半夜醒来吓得钻进外婆怀里大气不敢出。后来看小人书《红楼梦》,所有的情节都不记得,只有一个画面历历在目,那就是宝玉因冥顽不化,冲撞了父亲,被他父亲下令,绑在板凳上,重打几十大板,被打得皮开肉绽,我惊讶于这个画面如此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大约是害怕父亲哪天像宝玉挨打那样去打我,所以才如此深刻。

  父亲如今早已退休十余年,退休后父亲回到了农村老家,每日里在村委帮点忙,忙得不亦乐乎。因为老家地处产业园区所在地,村里搞建设规划,旅游规划,帮忙搜集整理一些文字资料,每天戴着老花镜忙到深夜,还乐此不疲。我能做的,就是闲暇之余也帮父亲做些整理,减轻父亲的操劳。父爱无言,而子女对父母的爱也是无以表达,有句话说的好,我用像你的方式完成我爱你,那就让我们做子女的以继承父母优点的方式去爱父母吧。

  多年来,父亲用他自身的经历和无言的爱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使我们懂得:要想优越,先要优秀,要想优秀,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面对逆境和挫折,要心如坚石,坚定意志,保持内心的强大,那样才不会被击垮。面对一份责任,要学会担当,要勇于担当,善于担当,这样才不会虚度一生。 父爱无言,父爱如山!父亲的深沉与担当,跟母爱一样弥足珍贵。他把爱深藏于心底,不轻易流露,却无时无刻不在默默付出、奉献,他倾其所有为孩子撑起了一片蓝天。

  (二)

  带母亲去体检,走在川流不息的都市街道上,母亲紧紧依靠在我的身边, 那一丝的迟疑与胆怯, 犹如小时候我拉着母亲的衣襟过马路。我拉起母亲的手,那手粗糙、干裂,我是有多久没有这样拉过母亲的手了?母亲年轻时高高的身躯如今已明显矮了下去。我拉着母亲,穿过红绿灯,穿过车流,穿过城市的喧嚣与时尚,城市的灯红酒绿与我们无关,那一刻,心静如水,我只想这样静静牵着母亲的手,一直走下去,无论风,无论雨……

  曾经和儿子一起过马路,面对如织的车流,儿子会下意识挡我一下。仰脸看着高出我大半头的儿子,心里满满的踏实和安全感,一时有些恍惚,仿佛刚刚还是襁褓中的孩子,脑海里还是儿子蹒跚学步,咿呀学语的景象,怎么一转眼就长成了高高大大的小伙子。儿子说:

  “妈你以前不是挺高的嘛,怎么现在感觉你变矮了?”

  “是呀,那是因为你长高了呀!不过妈也感觉自己变矮了,可能人也是会缩水的吧。”

  “没事,有我呢,以后我来保护你!”

  母子俩十指相扣,偶尔把头靠一下儿子那宽宽的肩膀,撒下一路欢声笑语。

  儿时,母亲用那宽大的身躯来保护我,如今,我得努力为父母挡风遮雨;以往,我牵儿子的小手,现在,很享受儿子呵护我的感觉。亲情,一幕幕似曾相识,一代代轮回延续,亘古不变。

  一边做女儿一边做母亲的感觉真的很好,做一个温婉明媚的女子,享受生活中这些细细碎碎的温暖。

  (三)

  下班回家,常常是老公做饭,我洗衣服,倒不是我懒,是老公做饭更好吃,还麻利,色香味俱全,汤汤水水,荤素搭配,不像我,一股脑儿乱炖一起,啥都一个味;也不是我勤快,是我洗衣服更干净,更科学,内衣外套,深色浅色 ,手洗机洗,严格区分,一丝不苟,绝不马虎。所以,因人制宜,扬长避短。久而久之,成了习惯,老公尽管一不小心做了大厨,偶有微词,面露不悦,可还是一回家就挽起袖子去他那几平米的小天地大显身手;而我,一日不洗点什么,就手痒。

  那日下班早了点,回家看老公还没回来,也没衣服可洗了,就穿上围裙罩衣,把菜先洗了。刚洗完俺家大厨就回来了,俩人在厨房说话,下意识就把罩衣围裙解了下来,那家伙居然也是下意识地两只胳膊一伸就穿了进去,整个过程自然而毫无意识,待俺发觉,赶紧忍住笑,半分钟后这个凡事都慢半拍的家伙才意识过来:

  “咦?这不在你身上么?咋着可跑我身上了?”

  我勒个去!笑死俺了 !

  (四)

  女儿小时候淘气,经常会磕磕碰碰,那时我总是说:

  “看看,又碰着了吧,谁让你恁不小心,磕你不亏!”

  咿呀学语的年纪,只想让她长点记性,以为她未必听得懂。

  大约她三、四岁的时候,有天早上,帮女儿穿完衣服,她站在床边等我整理床铺,然后帮她洗漱,再送她上幼儿园。整理完床铺,一转身我的头一下子撞在了衣柜角上,疼得我两眼直冒金星。我用手捂着额头,想缓一下,这时,只听身后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磕你不亏------!”

  那声音坚定而决绝,干脆利落,几乎在我撞向衣柜的同时毫不犹豫,脱口而出,仿佛早就知道有这一撞,早就等在那里。还有那“亏”字,显然故意拖长了音,后音还稍稍上翘,语气里分明带着一种终于有人帮她出了口恶气的快意。我转过身来,女儿那张圆乎乎、肉嘟嘟、剪着娃娃头、扑闪着两只大眼睛的小脸正仰脸看着我,那神情傲娇而倔强,天真而狡黠,隐隐地有一丝幸灾乐祸。

  我假装生气,恨恨地说:

  “你这死妮子!”

  然后一把搂过女儿,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许是怕我揍她,在女儿的脸埋入我怀抱的一瞬间,我看见女儿两只白白的奶牙使劲咬着下嘴唇,硬是把那快意的偷笑给憋了回去……

  现在的孩子真是鬼精灵,孩子从小就是张白纸,你画什么她就是什么。那之后,再不敢随便在孩子面前说话了,以免哪句不合适的话,又被这小小的鹦鹉给学了去。

  (五)

  十一长假即将结束,上班上学进入倒计时,外出游玩回家的路上女儿一脸伤感,长叹一声: 哎,今天终于明白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见我不解,遂解释道: 玩七天,照样得上七天学!

  ------可怜的娃!

  从朋友家开车回家,俩孩子在后座打游戏,女儿突然说:“快看,咱妈的同类!”我扭头问:“啥是我同类啊?”儿子亮出手机里某动物的图片:“你不是属这个嘛,这不是你同类吗?”

  ------咋生了这么个熊孩子呢?!

  当第N次晚上宣布“不吃饭了,减肥”时,听见两个孩子在一旁窃窃私语,

  儿子:“我敢打赌,今晚咱妈睡前还会偷吃东西,而且比平时吃得更多!”

  女儿:“我也敢赌!咱妈肯定说,哎呀饿死了,只吃一点点。然后偷偷再吃一点点,再吃一点点……最后吃不下了,就去睡了。”

  这俩熊孩子!太伤自尊了!老妈减一次肥容易吗我?偷吃一点还被你们发现了!

  ……

  后记 : 编辑完自己记下的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突然发觉,所谓幸福,不是生命中的那些大富大贵,而是渗透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千秋怀抱三杯酒,万世功业也抵不过那片刻的绕膝之欢、天伦之乐。就让我们时时沐浴这浓浓的亲情,或者去遇见每个有着干净笑容的人们; 就让我们专注于一己小小的悲欢,拥有这世俗的稳稳的幸福。


上一篇: 《慢下来,才是生活》     下一篇: 《媚女华诞情人节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829次 | 联系作者
对《家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