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林雨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7-02   共 0 篇   访问量:1154
错爱
发布日期:2013-07-02 字数:8502字 阅读:1154次
  在一片废墟中,有一间破旧的房子。房子的周围杂草丛生,落寞凄苦。在离它千米左右的前方有一栋新开发的楼盘。

  在外人的眼里,这破旧的房子或许不被人们所注意。可谁又能想到,就在这破烂不堪的屋内却深埋着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

  是什么线索让办案人员终于找到了案情的头绪,是一辆出租车的牌号—辽AE5678

  那么又是什么让这个无辜的女孩惨死在这荒郊野外。

  女孩叫吴琼,今年23岁,人长得漂亮,是家里唯一的女孩。

  家在农村的她,因没考上高中,务农几年后,看见同龄的女孩都进城打工了,也想进城尝尝鲜,将来好在城里安家落户,过上城里人那样的生活。

  吴琼的想法没有错,也是现今农村多数女孩追求的梦想。错就错在她进城后结识并爱上了一位并非男友的刘猛。

  刘猛26岁,人高马大的,出租车司机。和妻子离婚后,带着女儿在城里过着打工族的日子,女儿小只好先由父母带着。

  他在一次意外中结识了吴琼。

  那天,吴琼从老家赶来城里,热闹繁华的城市,让她目不暇接,看得她眼花缭乱。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她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也不管红绿灯了,横冲直撞。就在过马路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一辆出租车给撞倒了,司机不是别人正是刘猛。

  “我说,小姑娘怎么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没看见红灯。”

  因车开得不算太猛,吴琼只是擦破点儿皮外伤。

  不管怎样,刘猛开车撞了人,出于礼貌也得下车问候一下。

  “没事吧你?”“没事。”

  “来城里打工吗?”

  “嗯,刚来,”

  刘猛一看姑娘长得很美,就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眼下他也正想给女儿找个保姆。女儿总放在父母家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他心想,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小保姆吗!

  “姑娘,叫啥名啊?”

  “吴琼。”吴琼打量着身边这位素不相识的男人到没有觉得陌生,反倒觉得很亲切。不好意思在那儿摆弄着自己长长的辫子。

  “姑娘你的辫子真好看。”

  刘猛不时地在琢磨着怎样开口让吴琼给他孩子做保姆的事儿。

  “吴琼,你看这样啊,你一人来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工作我帮你找行吗?”

  吴琼一听也没过多考虑,心想自己遇上贵人了。真是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

  “真的帮我找工作吗?”

  “没问题的,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刘哥吧。”

  “谢谢刘哥!”吴琼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只是一个劲给刘猛行礼。

  “行了,一会儿头该晕了。”

  就这样,吴琼跟着刘猛来到他的出租房。

  出租房低矮潮湿,还有一股几天没的洗臭袜子味道。吴琼进屋就捂着鼻子,大气不敢喘。捏着鼻子说:

  “这是谁家啊?”

  “当然是我家啊!”

  “你就住这儿?”

  吴琼不太相信这个撞了自己还要帮助自己的男人就住这样简陋的房子里。她似乎有些后悔,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既来之则安之。不然自己也一时找不到工作。

  “刘哥,我来你这儿具体做什么呢?”

  刘猛给吴琼搬来一个小凳子让她坐下,又拿来一瓶矿泉水。自己呢点燃一支香烟,慢条斯理里和吴琼谈起了工作。

  “你的工作就是给我的女儿当保姆。我前年和妻子离婚了,女儿判给我。女儿现暂住农村的爷爷奶奶家,我也不能让老人总带着,想想还得自己带。自己带开车早出晚归的也不方便,对女儿成长也不利,所以就想找个保姆阿姨带着,连收拾屋子,做饭什么的。工资吗,你可以提。你在我这里吃住,我呢,在车里睡就行了。”

  吴琼听着刘猛分配的工作不算太好做,做饭收拾屋子都行,可这孩子也不太会带啊。”

  “刘哥,你女儿今年多大了,两岁。”

  "啊,才两岁?”

  “是大还是小。”吴琼看着刘哥表情有些僵硬,不敢多说。

  “嗯,不大也不小。”心想,这么小怎么带啊。

  

  吴琼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家庭小保姆的行列。

  刘猛的小儿女乳名叫欢欢。欢欢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小嘴,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父母的离异给这未懂事的孩子造成的伤害或许在她成年后能读懂。

  吴琼见到欢欢的时候就很喜欢。可喜欢归喜欢,带这么小的孩子真不到如何下手。

  刘猛撇下女儿就要出车了,临走说一句:

  “你就把我女儿当你女儿的带吧!如果我女儿有三长两短,我可饶不了你。”

  刘猛这不冷不热的话,让吴琼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

  “嗯,我会尽力。”

  “工资吗?每月800元。女儿的生活用品和喂养的奶粉都有我负责。”

  随即把欢欢的奶粉放在了床头。

  吴琼倒吸一口冷气,以为从她的工资里扣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就是一个白忙活。现在一个孩子费用别说是800元两个800元都紧巴。

  吴琼看着欢欢想和她说说话,可孩子只是用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位陌生的女人。两岁小孩会说啥啊,睡了吃,吃了睡,睡了尿,每天都是这样的规律。

  吴琼把欢欢放到床上,开始收拾家里的卫生,然后烧开水给欢欢沏奶粉。

  欢欢到还是听话,不哭不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喝完奶后,就香甜地睡着了。望着欢欢美丽的脸蛋,吴琼想,这小孩也挺好带啊。吃饱了就没什么事儿,心中窃喜。她还琢磨着和刘猛商量给欢欢买一个摇篮车,每天摇来摇去的多好。

  一晃,吴琼带欢欢有个把月了,和欢欢的感情也很好。有时候捎带还给刘猛做些好吃的送去。

  刘猛到没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但似乎对她也有一种好感,但这种好感并非就是男女之间的情爱。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妻。在他心里任何女人都不能和她的前妻比。

  既然刘猛那么在意前妻,为什么会离婚呢?原因很简单,刘猛的脾气不好,好吃懒做,在外面喝完酒,回家就和妻子闹。有时候赶上妻子来那个,他还要房事,妻子真的受不了。挣点儿钱还不够他赌博的。妻子渐渐心烦了,所以提出和他离婚。

  刘猛不想离,忍痛割爱,和妻子办理了协议离婚。家里也没有什么财产分割,刘猛只想做女儿的监护人,生生死死要和女儿永远在一起。别看刘猛对妻子动手动脚的,对女儿却是柔情万种。

  那天,刘猛回来看女儿。

  “我的宝贝女儿,阿姨带你怎么样啊?对你好不好?”说着说着在亲着女儿小脸,女儿的小手嫩嫩的滑滑的在刘猛的脸上摸着。

  吴琼看着亲热的父女俩,不忍心打扰,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心想将来自己有了心爱的人也要给他生一个像欢欢一样漂亮的女儿或儿子,共享天伦之乐。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对刘猛生出莫名其妙的感觉,莫非自己在这浅意思里要充当这个家什么角色吗?她自己也搞不懂。

  “刘哥,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事儿,说吧!”刘猛头也不抬,只是和女儿亲热。

  “你看能不能给欢欢买个摇篮车啊?”

  “谁还买那玩意儿,都过时了,现在都买电动车了,小飞车了。”

  “我说的不是孩子的玩具,那是睡觉的摇篮车。”

  刘猛这时才过来正眼看看秀气和蔼的吴琼,眼里掠过一丝的念想,他不知道这种念想是否能添补生活中空白和缺陷。

  这时,只见刘猛过来很亲近的样子把吴琼拉倒自己的身边,轻轻在抚摸着她的肌肤。吴琼要躲闪,但身子却不听使唤。

  第一次近距离与男人接触,这样涉世未深的吴琼不知所措,但似乎很久以来就需要这样男女之间的亲昵动作。她没有异常情绪,却迎合着刘猛示爱的举动.......

  一番云雨之后,吴琼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她要以自己女人的柔情来捂热眼前这位是否真爱自己的男人。

  看见自己身边熟睡打鼾的男人,吴琼开始为自己设计未来的美妙。即使给欢欢当后妈也愿意。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公园里,欢欢在爸妈的中间,蹦着、跳着、喊着、唱着该有多好;草坪间,一家人躺在绿色的地毯上,望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尽享太阳的滋润,那种心情,那种惬意真是太美妙了。

  吴琼越越想越完美,但就是不知道人家刘猛的想法如何,她想现在提出还不是时机。因为刘猛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起给欢欢找后妈的事儿。

  刘猛伸着懒腰,一只手抚摸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拉着吴琼的手,俨然是一位知冷知热的“丈夫”。

  看着她,心里滋味也很难说清楚。

  吴琼真想就这样在他身边守着,一刻也不想离开。而刘猛的举止言行,又让她心有余悸。不知道眼前这位男人是否是自己真正要的男人,他对自己的爱究竟有多深。

  “吴琼,你在想什么呢?

  “嗯,没想什么,就是想给欢欢买摇篮车的事儿。”吴琼故意岔开想要说的话题。

  “买就买吧,反正也不贵。”

  

  摇篮车买来了,欢欢每天坐着躺在摇篮车里很随意,晃晃悠悠的样子就像在荡秋千。闲暇的时间,吴琼可以做些其它的家务事儿。

  那天,欢欢在摇篮车里不知为什么滚了出来,哇哇大哭,辛亏是落在了床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件事儿,吴琼没有告诉刘猛,怕刘猛因这件事儿把她给辞了。欢欢在刘猛心中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一天,吴琼提出三口人出去溜达,刘猛没有同意。

  “刘哥,你看今天天气多好,我们带着欢欢一起出去玩好吗?”

  “出去玩,如果见了熟人,怎么解释?”

  “你愿意怎么解释都行,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

  看来刘猛压根就没想和吴琼有故事发生,也没有继续走下去的意思。吴琼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但在吴琼的心里,她可把刘猛当做自己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吴琼,对刘猛闯入自己的生活很在意,她期待的某一天能穿上刘猛亲手给他买的婚纱,过一把城里女孩那走进神圣婚姻殿堂的难忘和美好。

  吴琼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美滋滋的。可事实上刘猛是在玩弄她的感情而已,她只是没有意思到。

  刘猛因生意忙,好几天没来了,吴琼给他打电话总是处在关机状态。这女孩一旦谈上恋爱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尽管刘猛对吴琼忽近忽远,但吴琼还是痴痴等他,爱他。给自己心爱的人买衣服穿,做好吃的饭菜。

  那晚,刘猛回家看他的宝贝女儿欢欢。看见欢欢坐在摇篮车里很开心,小脸红扑扑的,也很健康,就和欢欢对起话来。

  “欢欢,坐在车里好吗?开心吗?”

  欢欢闪着大眼睛,看着好几天没有回来的爸爸,特别兴奋,非要从车里出来,呀呀啊啊,示意让爸爸抱。刘猛抱起欢欢亲了又亲。

  “宝贝,好重啊,又长分量了。看来你的吴琼阿姨带你不薄啊!”

  吴琼站在一边看着父女俩亲热劲,不免有些嫉妒。心想自己要是欢欢就好了。

  天真的女孩,想法都是那样幼稚。刘猛把女儿放进摇篮车,转过身来对吴琼说:

  “吴琼,我女儿你照顾得不错,从这个月开始再给你增加二百元,每月一千元怎么样?”

  “我不要。”

  “那你要什么?”

  刘猛是明知故问。

  “我想,我想,我要一家三口在一起。”

  吴琼说完脸红到脖根,不好意思跑了出去。

  其实,刘猛这些天没有和吴琼联系,他没有去找他的前妻,而是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或许这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能替代他的妻子,他自己也不知道。

  对吴琼的真情表白,刘猛显得很平静。等吴琼冷静过来后,他说。

  “吴琼,我们俩是不可能的,虽然你对我女儿很好,但这并不能表明你就能做她的后妈。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

  “那你,为什么还和我在一起肌肤之亲呢?”

  “那也是我的一时冲动。”

  “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吗?”

  “没有!再说喜欢并不能代表爱。”

  吴琼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总是充满着潮湿,她不知道男人究竟对女人的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吴琼在刘猛家做保姆有一年了多了。虽然所挣的工资不多,但她很少为自己花,全都花在刘猛的身上。她就认定刘猛是自己的爱人。

  可对刘猛来说,甩开她很容易,但再找像吴琼这样对女儿好的保姆很难。所以目前他还不想辞掉吴琼,等待合适的机会再说。

  刘猛,最近的生意也不算太好,每天除了上交的费用,几乎没剩多少,但给女儿买奶粉的钱,无论如何都要挣出来。

  那天,刘猛无意中听到吴琼在给她的父母打电话:

  “爸妈,你们还好吗?”

  “还好,琼儿什么时候回来啊?”

  “现在还暂时回不去,等过一段就回去。女儿现在需要一笔钱,和朋友做生意。”

  “什么生意?需要多少啊?”

  “嗯......大概两万吧!等女儿有了钱加利息一起还给您们。”

  吴琼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拿出两万块钱,相当与一年的心血。但女儿提出急需钱,老两口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成全女儿。家还有点儿积蓄,亲戚朋友又四处借借,凑足了两万元,次日就打在了吴琼的账户上。

  吴琼编造谎言骗取父母的两万元,究竟要做什么。她的目的很简单,她就要和自己爱的男人出去痛痛快快地玩一趟,即使将来不能和刘猛在一起,也算留些温馨的记忆。

  吴琼的想法近乎痴情,她还不知道人家刘猛是什么想法。

  刘猛的想法近乎复杂恶劣阴险。

  

  刘猛,今早回家很早。给女儿买了些奶粉和其它用品,又给吴琼买了一条乳白色的连衣裙。他要在今天做一件对他一生有影响的事情。他实在不想让吴琼再纠缠自己,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喜欢过他。他又得知吴琼手里还有两万块钱。“把她做掉”在他脑海中翻腾着。

  刘猛进屋,看见女儿欢欢在摇篮车里熟睡着,走到跟前亲着欢欢那美丽的小脸,还觉得不过瘾,又把女儿轻轻抱在怀里,看也看不够,亲也亲不够。刘猛在心里说:“欢欢,爸爸回来看你来了,今天爸爸要给你送到爷爷奶奶家了,爷爷奶奶也想你了。”

  吴琼站在旁边,看见父女俩的亲热劲,很是羡慕。

  “吴琼,在那儿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给你买一件礼物,你过来看看。”

  “什么礼物啊?”

  “在欢欢的摇篮车里。”

  “哦,谢谢!”吴琼高兴像得只快乐的小鸟,走过去从摇篮车里拿出礼物。打开一看,是一条乳白色的连衣裙。吴琼把连衣裙捧在胸前爱不释手。心想,这么久了,刘猛还是第一次给自己买礼物。莫非是要向自己提出结婚吗。吴琼过来搂着刘猛的腰间,不愿意松开。

  “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好了,你去穿一下,我看看。”

  “嗯!”吴琼走进卫生间。当她穿着这条乳白色的连衣裙出来的时候,刘猛眼睛一亮,但显得很不自然。因为今天这个漂亮的女孩就要和自己阴阳两隔了!刘猛不敢多想。

  “好看,吴琼穿什么样衣服都好看。”

  刘猛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他首先要把女儿送走,回来才能做他的“正事。”

  “吴琼,你过来,和你说件事儿。”

  “什么事?说吧!”

  “我想把欢欢送回我爸妈那一段,再说爷爷奶奶也想欢欢了。”

  “怎么咱俩想到一块儿了!”

  “你也有这个想法?”

  “我是想咱俩出去旅游,不能带着欢欢,不方便。”

  刘猛想,这吴琼想得还挺美,我也没说带你出去玩啊!哼,带你去天堂还行。

  刘猛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表情上还是迎合着。

  “那好啊!你等着,我先把女儿送走。回来收拾收拾咱就走。”

  吴琼没想到刘猛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高兴得跳起来。过去就给刘猛一个深深的吻。

  “快回来,我等你。”

  

  刘猛回来见吴琼不在屋,觉得不对劲。

  “吴琼在吗?”屋里没人回应。其实吴琼是出去买旅游带的食品。

  刘猛回来的时候,也买了些食品,但他没忘记买那个对吴琼有生命威胁的毒药。

  

  吴琼乐颠颠地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一看刘猛的车子停在家门口,就知道刘猛回来了。

  “刘哥,我回来了。你看,我买的东西够吗?”

  进屋后,看见刘猛坐在餐桌前一个劲地抽烟,还喝着酒。

  “刘哥,你怎么了?”刘猛也是在给自己壮胆子呢,想着吴琼那两万元,想着自己实在不愿意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吴琼只是一厢情愿,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谈不上爱。

  “吴琼,在出去玩之前,我们先喝两杯酒吧,算是为我们践行。”

  “我也不会喝啊。”

  “红酒,好喝!”

  “吴琼,哥想说,出去玩,哥这手头还挺紧巴。”

  “没事儿,我都准备好了,让父母给我的钱都寄来了!”

  刘猛心中窃喜。“你这个傻丫头,为什么要喜欢我啊,对不住了啊!”

  如果说,刘猛能念在吴琼给他打工这段,念在对女儿照顾得周到,还有点儿良心的话,吴琼也不会有今天的悲剧发生。

  金钱、诱惑、恶毒,心狠让刘猛不得不迈向地狱的门坎。

  刘猛假惺惺地搂着吴琼说:

  “妹子,咱俩今天最后一次相聚,过了今天我们就…….”

  “刘哥,你喝多了,说什么胡话呢?”

  “咱俩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吴琼伸手接过刘猛给她已经准备好毒酒,一饮而尽。

  “还挺好喝呢,甜滋滋的。”

  刘猛看见吴琼把酒喝了,脸立刻就吓白了。再说吴琼喝完酒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趴在桌上。

  嘴里还不停地说:“这酒劲还真大。”

  “刘哥,我突然感到头特别疼,像要爆炸似的。”不一会儿,吴琼就口吐白沫,两眼发直。

  “刘哥,你这酒里有…….”还没等毒字说出来,吴琼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一个花季女孩,一个善良的女孩,错爱一个男人,就这样惨死在丧心病狂刘猛设计的圈套里,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人生。

  

  监狱的候审室里,狱警问刘猛:

  “你为什么要这样杀害无辜,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吗?”

  “没有,我有喜欢的人。”

  “谁?”“我的前妻。没有任何女人能和她比。”

  “那两万元你弄到手了吗?”

  “弄到手了!密码你知道吗?”

  “密码写在卡的后面,是我的生日……”

  

  

  

上一篇: 《羽心姑娘》     下一篇: 《捡红薯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54次 | 联系作者
对《错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