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祭清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2-02   共 0 篇   访问量:1208
临山
发布日期:2012-12-02 字数:1104字 阅读:1208次
  袭一身朴素简约的白色衬衫,没有牛仔裤的束缚,也没有夹克衫的牢固禁锢。简单的衣衫,平和的心境,怀揣着拥抱自然的心灵,脱离了尘世,逃离了杂志。心灵中,思想里,岁月长河,青葱年华,屈指算来何以有觅的至纯心境?眷恋着滚滚的红尘,陶醉着潇洒豁达的人生,却忘记了返璞归真的自然无邪。

  如镜,平和得无任何瑕疵,照射着尘世的可笑。如梦,长远得似乎没有尽头,或是浑浑噩噩,或是潇洒飘逸,或是酒肉人生,或是鸿鹄大志论宿命。如酒,麻痹了多少坚强的心灵,迷惑了多少清澈的明智瞳孔。如烟,消消散散,来来往往,却不知消散后飘向何处。如雾,懵懵懂懂,迷迷糊糊得恍惚人生。

  卧山,卧着那宁静而致远的大山,葱茏森林遍地野花,大山,何等的悠闲何等的潇洒、豁达。羡慕得近乎嫉妒,多少个春秋得以在纯粹自然中消遣,多少场轮回得以在宁静的氛围中细数年华。慢慢地抚摸着你自然的肌肤,感触原始的风味,自然的纯粹。感叹你那雄浑的威武,浑然天成的艺术品一般,无可挑剔,也无瑕疵。完美得超乎想象,却没有人工精雕细琢的拘束与作秀。

  

  大山,或是威风凛凛的戎马将军,或是不甘拘束的自由主义者,或是驰骋草原的潇洒骏马,或是路见不平的逍遥侠客,自在豁达,俗世的繁琐怎能禁锢这颗永不停止跳动的心灵。更多时候,觉得你更有几分隐居人士的飘逸潇洒,却无放荡公子的桀骜不驯。拥抱着自然,亲切而温馨,纯粹而舒心,俗世红尘暂且搁一边,潇洒地享受,才是王道。

  

  也许是被俗世的不堪与繁琐蒙蔽了明智的双眼,以致如今返璞归真,寻觅本性都成为一种难得的奢望。太多的时候,都被世俗困扰得犹如庸人。大山,也许你一辈子都不能理解这无尽的疲惫。

  

  放下手中的一切世俗,捧一捧清澈明净的溪流,也许那里可以寻觅的到难得的本真,寻觅的到最原始的自我。望一望湛蓝的苍穹,不要畏惧烈日灼眼的光芒,只有在最刺眼的情况下,才能更好地认识自我,抛弃杂念。数一数落叶,孩童般的游戏,却能拾回一去不返的童真,美好的天真是污秽现实的唯一纯洁。

  

  或许是心灵浮躁得过久,以致有些麻木不仁了。淡然地卧在雄浑胸襟的大山,换个角度去仰望滚滚红尘,太多的纷争繁琐迷乱了心智,世人又有几个能如大山一般潇洒豁达。舍弃了苦苦追寻的表象,保留最原始的本真,卧山平心,何乐而不为?

  

  眷恋红尘,迷恋表象,麻痹的世俗折煞多少颗纯净的心,长叹一声也罢,痛哭一场也罢,寻觅本真才是难得。

上一篇: 《夜半》     下一篇: 《莫问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208次 | 联系作者
对《临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