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zf110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0-24   共 0 篇   访问量:628
第四十八章
发布日期:2012-10-24 字数:6446字 阅读:628次
  苗清泉和周大海离开了不大一会儿,周涛便坐上了办事处的那旧辆上海牌轿车,去医院看望梁艳丽。
  这次来北京,他拜访了几位同是环卫系统的劳模朋友,听人说起某省的李大哥已经不在世了,江苏的吴大姐几年前就病卧不起瘫痪了,讲了一大串。最让人痛心的是东北沈大哥的遭遇,说前些年还时不时地见到他上京来告,破衣烂衫像个要饭的花子,饿急了才上几个在京的朋友家求助。老是说自己还背着个反革命的名声,不愿意给人丢脸,所以总是夜里才来。来了又不肯进门,怕脏了别人家。多实诚的一个热心肠汉子,为别人做了一辈子的清洁工作,如今成了一个孤人。大伙看不过意,每回都要强留他住下,可总也没能如愿。去年听说他在老家的大街上要饭时冷死了,在这世上只活了五十六周岁。
  周涛受了刺激,比着别人想自己,大有感慨。想人这一辈子,究竟活个啥呀?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总端着举着的有什么意义?其实人就只是个动物,哪天活不动了,再怎样不甘心也没法子。折腾来折腾去,一会儿你对他错,一会儿他对你错,对的又都错了,错的又才是对的,最后到底谁说了才算呢?糊里糊涂想不清楚,但有一点想通了,跟人过不去自己就过不去,人生在世活得顺才是真的,不能总抱着个什么来胡乱掰扯。世间哪有大过命的理呀,其实放进人的一生里,这仅有的几十年光阴,最终还是要看活得值不值,別到头来后悔没活好。
  他想化解和苗清泉的矛盾,可是偏偏就话不投机。他决定去看看梁艳梅,把话说开,再不想去扯那些闲事,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周涛到了医院大门口,觉得空手进去不好,看见有几处卖鲜花的,就请司机停了车,要去买一束。
  卖花的姑娘问:“老同志,是看望还是告别?”
  周涛说:“还有这个讲究。”心想过些天就要走了,不会再来了,便说:“今天是看望病人,也是来告别。”
  卖花的姑娘介绍说:“哦,活不长久了。这一种花叫勿忘我,小巧秀丽,蓝色花朵中央有一圈黄色心蕊,半含半露,表示挂念。这一种呢叫千屈菜,这种是康乃馨,意思是一样的。老同志是位领导吧?一看就是,您老选哪一种?”
  周涛大感耳顺,心想那个半含半露的表示挂念,说不定苗清泉早来买过了。于是就说:“我就看上康乃馨了。”等她扎好后接过来,高高兴兴地付了钱。

  周涛一路打听来到病房,看见病房的门虚掩着,“哼哼哼”清了几声嗓子,举手轻轻敲门。听见屋里说:“请进。”口音不像是梁艳梅,便稍微迟疑了一下。又一想可能是个嘴巴快的同屋吧。这才轻轻地推开门进去,一看吓一跳,以为走错了,愕然而立。
  梁艳梅正躺在病床上和苗冬梅说话解闷,笑些可笑的事。听见敲门后苗冬梅抢着应了一声。被慢慢地推开,见一位穿深兰色毛料中山装的人,怀抱鲜花进来了,又站着发愣。苗冬梅正想问找谁,就听梁艳梅惊叫道:“哎呀!是周大局长,你怎么来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周涛听见是梁艳梅,这才松了口气。四下一看,说:“嗬!这地方!我们局的高局长那年住院,也没这儿的一半好。梁艳梅,这可报不了账啊。”
  梁艳梅介绍说:“这是我们省环卫局新当选的副局长周涛同志,他满脑袋装的都是些不可以的事,长期坚守真理,恶谁仇谁。今天来看望眼中钉了。”又问:“你这算是高抬贵手,既病不咎吧?发大慈悲了?”说完看一眼他怀里的花,笑道:“花买得一点都不土。”
  周涛本来是笑脸,被梁艳梅的态度弄成僵笑,尴尬极了,苦笑道:“幸亏不是今天才认识你,怪人一个嘛。”
  苗冬梅过去接过花说:“周局长,这花买得好。”说完拿去放下,说:“我去一下。”急忙出去了。

  周涛站在原地问:“不请我坐?”
  “请坐吧周局长。”
  “伤得还好吧?”
  “没大碍。”
  “好,好。”

  两人好一会儿没话说。直等到苗冬梅又回来了,梁艳梅才说:“快泡杯茶。”
  周涛赶忙说:“不用不用。”
  苗冬梅泡好茶端给周涛,不知两人有过节,陪着静坐了一会儿,以为他们有事要谈碍着了,推说有事走了,随手关了门。
屋里更静了。

  周涛不知怎样开口,更不知该朝哪看,愁得不停地吹着茶沫,唏嘘有声。梁艳梅更是个不受憋的,自然更难受,又没话和他说,忍着忍着打起哈欠来了,竟然一连好几个,“啊呀”有声。两人都不自在。

  到底是周涛心里有事,抬头望着梁艳梅说:“我就说了吧,今天一是来看你,过几天就要回去了,你还要在北京继续治疗。二是来谈谈我心里的想法,希望你能耐心听。”见梁艳梅点头就接着说:“这次来北京,见到了一起开过会的老朋友,听了一些事,有所触动,想了不少,这些就不多说了。主要是咱俩的矛盾,日子不短了,积怨很深。梁艳梅同志,还有不到两年我就退休了,回头一想过去的日子,特别是进了机关以后,总有些事拿起就放不下,这是为什么呢?是我认死理?其实不是。我这个人啊,几十年干工作从来都不肯落后,眼里不揉沙子,又好占个上风,斗来斗去积了些怨,搞得别人不高兴我也不愉快,这毛病啥时候落下的我也想不清楚。有位老朋友用了句时髦的话,就是活得很累质量又不高。其实别人咋活碍着我什么了?朋友们劝得对,世界太大,这世界因该是大家的,哪能我怎么想就怎么干?不能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对人指指点点,谁认真听你的了?梁艳梅,你和苗清泉的事我决不再掺和,碍着我什么?大家仇人似的。今天把话说开,从今往后我和谁也不斗了,真的,想通了,人与人总斗不是什么好事。今天找你就是想说这个。”
  梁艳梅听了很吃惊,说:“刚才你说幸亏早就认识我了,我怎么觉得今天才认识你。你的话我还来不及细想,不过没关系,我从来不是先弄清别人怎么想的再决定我怎么活。我和苗清泉本来就不该是你们的靶子,难道良心呀道德呀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更知道有感情为什么会痛苦。人活得太复杂了,迷惘是难免的,生活里有些难题我们都不会解,指指点点装圣人的其实藏着啥,不去说穿就是了。周局长,不说了,到此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又有人来敲门,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周涛就去开门,见来的人竟是苗清泉和周副省长的儿子周大海。
  周涛见到苗清泉很吃惊。

  周大海在路上被个警察数落了一顿,收了驾照领了罚单,又遇上苗清泉这种不配合的人,心情很不好。见到周涛便说:“这世界真是个大杂院,太乱!刚在办事处见过面又见面了。”见周涛望着直笑就问:“记不得了?”
  周涛说:“记得记得。”
  周涛心中不解,既然你是周副省长的儿子,干嘛要说是梁艳梅的哥哥梁冀东找苗清泉?忍不住猜疑,把刚对梁艳梅说过的那些话抛在了脑后,一心想弄个明白。这也是他积久养成的,遇事油然而生好奇心,不是故意的。
  梁艳梅见到苗清泉就说:“可来了,我都急死了。”
  苗清泉走到床边说:“你这个帮倒忙的朋友周大海,一路上和我干仗,刚才到了楼下才告诉我事有多急,我都恨不得踹他几脚,这位个小公子哥还自以为是,冒充你哥哥来找我,坏事有余的废物。”
  周大海说:“请不要损我行吗?你才是个干大坏事的!我可一直忍着。梁艳梅的母亲姚阿姨要是在医院醒不过来,我找人做了你!”
  周涛一听大惊,心想梁艳梅的母亲病了?急得?气得?和苗清泉有关?这可不是小事,苗清泉这回真要倒大霉了。心砰砰直跳,又搭不上话,又不能去坐下,更不想这时离开,便悄无声息地站着听。
  梁艳梅对苗清泉说:“我原来以为只有我又犟又憨,现在又出了个更憨的。吴吉伟上午对咱俩说了那些话之后,这个从小惯大的痴呆子,就给我姐打电话,找不到人就去了我大哥家。他见到我妈便把什么都说了。我姐中午又刚被公安局的人叫走,周肥肥这个笨蛋吓傻了,就乱找人,把电话打到我大哥家要我妈想办法,你想我妈哪受得了这么一堆乱事,当时就气得坐不住晕了,还是吴吉伟送的医院。”
  苗清泉听了很意外,见梁艳梅着急,就抓住她的手用力握了几下,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梁艳梅说:“吴吉伟把我妈送到医院来抢救,就在一楼,是他来告诉我的。”
  苗清泉问:“你旁边就有电话,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梁艳梅说:“我还不了解你这个人?是我让周肥肥那样的,怕你路上担心瞎想,再说路这么远来车接更快。我真的急死了。”
  苗清泉就劝,然后说:“你大哥还约我六点见面。”
  梁艳梅说:“什么六点,我大哥肯定就在楼下,你怎么还不明白,是我让周肥肥先这样说的。”又问周大海是不是这回事。
  周大海说:“是你不让我告诉他的。”
  刚说完就有人推门进来。

  除了周涛不认识,这几个一看来的是梁宁。又听他说:“小姑,奶奶醒了,要见你。”
  梁艳梅就说:“快去快去!”
  苗清泉这才发现周涛还在,问:“你还在?”

  周涛不知道前头的事,听了这半天也只明白了小半,自知是个外人,始终没有插嘴。但苗清泉这一问使他反感,心想我是堂堂正正来看病人。你惹出了一大堆麻烦反倒有脸来赶我,你凭什么就以为自己是这家人了?于是斜了他一眼。又一想算了,走了也好,懒得再跟人生气,就去向梁艳梅告别,说:“我们回省再见,祝你早日康复。”说完觉得还少了句啥?这才想起她母亲,又不想掺合,“唔唔”了几声没再开口。
  梁艳梅就问:“周局长还有话?”
  周涛说:“没了,今天把想说的都说完了。不过话容易说,只怕事到临头又管不住。唉,凡事多悔几次就改了,终归是起了这个要改的心的。”
  梁艳梅点头说:“都是凡人嘛。”也不多说。

  周涛走后,梁宁就问:“小姑?怎么局长还向你作检查?”
  梁艳梅就笑,说:“你只是恰巧听到了他刚才这几句,自然会奇怪,我却是和他纠葛到现在。这人的老婆还当众羞辱我打过我。生活中有许多事都是很认真的,又都是很无聊的,我倒真有些感慨。”
  苗清泉听了低头不语。
  梁艳梅对梁宁说:“奶奶醒了快走,去听骂。”
  大家帮着先取下输液瓶又重新挂好,扶梁艳梅坐上轮椅,搭好毯子,由梁宁推着出了门。
苗清泉望着他们在楼道里拐过弯,叹了一声,看着窗外说:“起风了,天也红了,要下雪了。明天又是白茫茫的一片。”
  周大海听见了,绕到苗清泉前面瞅了一眼,问:“嘿!我就纳了闷了,你还有心情观天说景,你这肚子里全是杂碎吧,不然是匹大种马。哎,我说您到底是个什么人呀?”
  “嘴巴子干净点!”苗清泉怒视了周大海一眼。
  “告诉您一声儿,这还是忍着说的,您就忍着听吧。”
  “年青人,油嘴滑舌不好,别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流氓腔,真以为怕你?”
  “哈!还真没指望您怕。我可什么都不怕,从小就这样,遇谁是谁。”
  两人正吵着,从休息室里出来个人,双手插在裤兜里,弓着背向这边走来,步履蹒跚,一瘸一拐走来。
  周大海看见了便小声说:“哎呀快看,法国狮子狗来了!和您一样,也是个尽添事儿的主。吚,他怎么瘸了?”说完笑着迎过去,微微躬了一下身说:“这儿给吴大哥请安了。精神委靡您是病了?不然就是又喝高了?不对!都喝瘸了,嘿嘿嘿。”笑声里既有幸灾乐祸也有讨好,上去扶住又说:“唔!有股酒香!吴大哥您还真是喝了。”
  吴吉伟并不理他,抽出手来招呼苗清泉说:“苗老兄,别站着,过来过来,我这儿有花生米,实在香,可是没人陪呀,独自喝我难受。来来来,咱俩同病,对饮歌一曲,哭笑两心知,桃红柳绿春鲜艳,只是总伤情。”说完晃悠悠要倒。
  周大海赶忙扶稳说:“哥哥,亲哥哥?醉了?说什么疯话呢?这才刚入冬多久?哪来的桃花儿红柳叶子绿?站稳站稳!哈哈哈房子変成船了吧?咱还得怪地球,干嘛是圆的呢?平的多好,对吧咱哥哥?”望着苗清泉指着吴吉伟偷偷笶。
  吴吉伟一把推开他,问苗清泉:“苗,苗,苗老兄,我问你,爱情大还是婚姻大?你回答!”
  周大海忙说:“您怎么能问他!”
  吴吉伟又指着周大海说:“去打酒来,马上就去!两瓶,白的,弄肉来。”大眼鼓着。
  周大海不想去,说:“杏花村太远,去不了。”
  吴吉伟怒道:“那就捶死你!”
  苗清泉忙上去把吴吉伟又扶进休息室,见地上倒着一个空酒瓶,散落着花生壳,也无旁人。就问:“一斤下去了?”
  周大海抢话道:“艺术家嘛,都是酒雄。怎么今天才一斤下去就成狗熊了?害心病了?”过去捡起酒瓶子看了一眼,又闻了闻,脸一撇说:“又是高粱酒,他平时就好这个,说酒中有土地味儿,庄稼味儿,生活味儿,人味儿,总之一大堆特别有艺术味儿的理由。”又问:“哥哥?不是装的吧?您可吓着我们了。”
  吴吉伟一把抓牢了周大海,问:“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吗?用打吗?”举起了拳头。
  周大海忙说:“把你喝死了,我就是间接谋杀。不!直接谋杀。”
  吴吉伟又问:“不去?”
  周大海低头不敢看他,说:“打吧,这样您好受些。”
  苗清泉过来握住吴吉伟的手,感觉热乎乎的,说:“今天我也想喝,你先用劲扭我的手。”
  吴吉伟扭了几下。
  苗清泉说:“真有劲,再看这是几?”先伸出四个指头,又变成两个,再变回四个。
  吴吉伟说:“快拉倒吧,四个两个四个,我站不稳是因为蹲麻了。”
  苗清泉听了就对周大海说:“去买吧,今天夜长。”
  周大海说:“您见到个空酒瓶子也醉了?现在才是下午。”
  苗清泉说:“之后是长夜,去买吧我负责。”
  周大海嚷道:“你负责?你能负什么责?你们俩正常吗?都不是正常人了。”刚嚷叫完就听见吴吉伟“唔”地怒了一声,忙改口说:“行行,买去,还要别的吗?”
  吴吉伟不耐烦了,问:“以前咋跑的腿忘了?”
  周大海叹气走了。

  吴吉伟对苗清泉说:“这个小屁孩说对了,咱俩都不正常。”
  “吴吉伟,我可不是惺惺惜惺惺,因为你的事我不清楚,我只是想喝点酒。”又问:“梁秀娟为什么进的公安局?”
  “他大哥整的,不把她吓回省去不罢休。我和她大哥见面就掐,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艺术浪人,无德无行啊。他在我眼里,只是一个中规中矩为衙门办事的能员,活得不像自己,只是为些规定活着,原则的化身,不近情理,是个简单符号,甚至连姓名和性别都虚化了。说穿了,只是一种部门功能,没一点人气儿。听说你俩谈过了?”
  “对,在芝兰县谈过一次,时间很短没有展开。他是想吓唬我。听梁艳梅说起她这个大哥,可完全不像你说的那样。他是个水平很高的人,并非不近情理,只是十分正统,看不惯当下有些所谓自由的乱象,自然容不得我。”
  “他哪里懂得自由。”
  两人侧身相向而坐,叙谈起来,自然是吴吉伟的声音大。
兴致所至,竟对苗清泉大谈起欧洲文艺复兴来了,说:“从中世纪到近代,欧洲经历了四百多年的变化,文艺复兴就是人的重生或复活。”神情向往。又搬着指头数出了一串名子,逐一解释,也不理苗清泉是否懂了,突然又站起来,扬起头,高亢地评说起来。末了又低声细语,像悄悄地走近了伟人身边,赞叹不已,双眼放光。
  苗清泉耐心地陪着,终于等到吴吉伟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又讲了事情经过,吃惊道:“你把在心里爱梁秀娟的事对她母亲讲了!”
  吴吉伟说:“当面讲了。”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下一篇: 《第八章变换身份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28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四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