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zf110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10-19   共 0 篇   访问量:704
第四十三章
发布日期:2012-10-19 字数:3638字 阅读:704次
  梁秀娟跑来问:“怎么回事?”又忙着去安抚客人,好言好语的忙赔不是,把这桌的一对男女客劝到旁边,连连说:“按原样免费再重新赔齐,免单。”又点头又弯腰,赔尽了笑脸。
那个男的客人因看不惯吴吉伟的打扮,骂道:“这儿他妈的什么怪物全往里放,还是个人呆的地儿吗?早瞅见这个长毛不地道,他是干嘛的?不会是一个流浪汉吧?”
  那女的客人说:“还真像。看,我的衣服脏了。”
  男的客人就嚷:“这可是件白色的羽绒服,刚买来的,是进口货。我地上的这位大姐就别躺着了,快起来赔呀!”
  梁秀娟蹲下身去,见梁艳梅双手捂在肋间一脸苦相,忙招呼人来帮忙扶。可是哪里扶得起,稍微一碰她就痛得直叫。便知道是摔重了,十分焦急。又听见那位男客人在喊,就说:“谁还故意摔啊,人都成这样了,咱们就积点儿口德吧。”
有位围观者说:“八成是伤骨头了,快叫救护车。”梁秀娟急道:“准去打电话!”
  吴吉伟说:“电话我去打。”起身就走。

  那男的客人拦住他说:“别走,这飞来的横祸把咖啡全弄身上了,一件好端端的羽绒服算是糟蹋了,我告诉你它可不便宜。招谁惹谁了?不行!长毛你得赔。”抓住不放。
  吴吉伟问:“难道一件衣服比救人还要紧?”甩开他要走。
  两人拉扯起来,三下两下那男的火了,说:“反了你丫的!”举拳要打。
  这时周大海冲过来分开两人,对那男的说:“哎哎,这位小哥哥,您还真要动手啊?犯得着吗?”见他嚷着非要赔不可,再看周围一个个或惊或喜,像是看定这场热闹了,便嘿嘿笑道:“不就是一件羽绒服嘛?还能贵到哪去?裤子脏了没有?我都赔,我全赔,行不?”
  那男的对周大海说:“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今天我就要这个流浪汉赔。敢跟我动手?长行市了!”
  吴吉伟说:“先救人,晚赔一会儿有什么关系。”
  那男的客人说:“不就是摔一跟头嘛,别说的这么吓人。再说了,这事儿是你们的全错,她今儿个就是摔了八次也得赔。”
  周大海看明白了,心想这人是个二杆子,爱搅和事的,便把吴吉伟拉到旁边嘀咕了几句,过来说:“各位各位,别看了,不小心摔一跤,本店负责医疗费,谁让这咖啡馆是咱开的呢。这位弄脏了衣服的小哥哥,还有这位小姐姐,你俩受惊了,咱在这里再赔个不是。”然后深鞠一了躬,又说:“对不起您嘞,也对不起各位客人们,惊扰了你们。咱还得正常营业,这二位都请跟我进去,咱说说赔的事儿。”见那两个发愣,又说了一遍,然后催道:“走啊?别愣着了。”
  外面自有梁秀娟照顾。

  几个人来到后院,周大海就喊:“来人,把门给我关死了,谁也别想出去,快!”
  就听见答应声,有人跑去关上门,还上了锁。
  周大海笑笑说:“这门关了也不止一回两回了。咱是当街开店,迎来送往,来去的什么人都有,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多大的事儿也要有个解决不是?我也不往屋里请二位了,咱就站在这院子里说句敞亮话吧,想怎么着呀?”说完变成了黑脸。
  那男的感到不对,看了看四周,见另有几个人也板起冷面孔,便问周大海:“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的一见这场面就怕了,大声质问:“想干啥?把门打开!”
  周大海说:“我不愿和女的斗。”再转身对那男的说:“按常理,不小心不为过,因为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摔的又是一女的,都伤成那样了,你还说风凉话,就知道喊赔,稍微晚一点儿都不行,一点儿人道主义都不讲。我就奇怪了?那位大哥要先顾救人,他哪点儿不对了?你这人也太差了,听口音是个南方人吧?你说你跑到北京干嘛来了?”嗤之以鼻,又说:“还骂这位客人是长毛,是流浪汉。他头发长有错吗?凭什么要被你骂?告诉你,他是这儿的常客,一贯的彬彬有礼,从不招事儿。我还要告诉你,人家可是个住在京西山里主。听说过西山吗土老冒?八成不知道吧。告诉你,住在西山的都成了流浪汉,你俩还不得去吃屎啊?”不屑地看了一眼。
  那男的听了,梗脖子气的瞪眼。

  周大海又溜了他几眼,见他怒而无言了,哼哼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是个人来风,围的人越多越闹腾,这会儿怯了?”
  被那女的又喊打开门。
周大海转过头去,用手式轻轻往下压了压说:“嘘……,小丫头片子别嚷,还想怎么着?单也免了,又答应了赔这件衣服,还没完了?”笑眯眯地又问:“这件是鸭绒的吗?不会是土鸡毛的吧?谁能证明?你可别讹我。”
  那位男客人小声说道:“别为难我何,不小心造成的过错也是错,应该赔偿。”
  周大海听见了问:“可是空口无凭啊,怎么证明赔多少啊?”
  那位男客人说:“多点儿少点儿没关系,大概齐就行了。”说着就拉住那位女的想往外走。

  店员见周大海没了头,不敢开门,忙过来把周大海请到旁边耳语,说:“我看差不多就算了,这两人是开着辆军用吉普车来的。”
  周大海问:“那又怎么样?”
  店员说:“你看这小伙子的两只手,不停地抖,说不定早服输了。刚才进来时我试着摸了他胳膊,细得得很啊。”
  周大海问:“我是心里没数的人吗?”于是回去凑近了问:“小哥哥说说想要多少吧?不就是钱嘛,多给你几个,算救济。”抬头就看了见红红的大阳正照正当空,忙抬着天空说:“雪停了!嘿嘿,好,停了好。”
  那男的问周大海:“那位哥哥他真是住在西吗?小弟住在军区大院。”
  周大海听见了,闭着嘴“嗯”出一声鼻音,表示知道了。
  那女的喊道:“我们想回去。”
  周大海说:“我成天忙得,哪有闲功夫来管这些破事呀?我看你们也是业余的混混,输了不丢人。”
另几个人就讽嘲地了笑。
  周大海又说:“毛病!给他俩二百块钱吧,不过得先交给派出所,免得又来赖。这种吃混食的,听税打明朝时就有过,咱得小心侍候。”然后开了门,自己一摇三晃地去了里面。
  
梁艳梅已被几个人扶到了一间小屋里,正躺在长沙发上休息。双眼紧闭着,痛得咬牙,冷汗直流。
  梁秀娟问吴吉伟:“救护车啥时到还难说,赶快就近找个医院检查一下吧。”
  吴吉伟说:“地方上的小医院我不放心,还是等一会儿去部队的医院吧。”
  梁秀娟说:“那就要快!”
  梁艳梅此时痛得叫。吴吉伟蹲下身说:“再忍一会儿。”
  
 
  又等了一阵,终于坐上了救护车,到了部队医院。

梁艳梅伤痛没去多想。拍片子的时候,突然见吴吉伟领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来了,就对梁秀娟说:“姐,别让他为我忙乎了。”
  梁秀娟说:“我可能办不到。”
  梁艳梅恨道:“这件事都怪你,本来好好的,非要把我弄去见面,见个鬼面呀!你安的什么心?”
  梁秀娟说:“这事你问妈吧,是她要我安排的,妈马上就到。”
  梁艳梅惊道:“啊!妈都知道了?原来这是你们的阴谋?我不会再和狮子狗交往,能走路了就回去,我还是更喜欢芝兰县的山山水水。”
  梁秀娟哼道:“别装成野成山羊了,在芝兰县还没疯够?这次回不去了,和你那个所谓的心上人断了吧。”
  梁艳梅说:“纠正一下,治理江水污染不是发疯,那个人也有名字,我和他断不了!”
  梁秀娟惊得直瞪眼,再想争辩时,见人已经到了跟前,只好作罢。
梁艳梅瞟见吴吉伟一副多管闲事的着急样,想不去理他,又觉不近人情,点个头敷衍了事,低头皱眉不说话。
  梁秀娟迎着听吴吉伟介绍道:“这是骨科的王主任,他可是个专家。”梁秀娟伸出手握了,表示了感谢。
  王主任过去问梁艳梅:“哪边疼?”
  梁艳梅说:“右边。”
  王主任说:“抬起右手,举高。”
  梁艳梅举了一下。
  “再举,保持。”抓住手在她肋间按了几下。
  梁艳梅笑着喊痛。
  王主任对吴吉伟说:“问题不大,住院观察,我要先看片子。”又对梁秀娟说:“亲属请来一下。”

  离开十几步后,王主任对梁秀娟和吴吉伟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不像骨折,有可能是骨裂。如果没有其他约损伤和内出血,半个月就可以回去了。”
  梁秀娟说:“我们想让她多住些日子静静心,你看两个月行吗?”
  王主任问:“为什么?”
  梁秀娟说:“想找个理由关她禁闭,收收心。”
  王主任为难道:“医院不可以这样做。”
  吴吉伟说:“可以,顺便做些全面体检什么的,院长那里我去说。”
  王主任无奈地笑道:“办手续吧,我还有手术。”握手告辞。
上一篇: 《第六章 两张电脑磁碟》     下一篇: 《第四十四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0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